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16章 优势
    张禹心中清楚,这种较量,制作进攻法器的一方是占据主动的,制作防守法器的一方,是占据被动的。

    如果说,这里真有机关,对手肯定会事先做了充分的准备,自己输的概率必然要大。可是张禹想不到,皇家庄园竟然会干出这种事情了。

    不过想象也是,这是在英吉利,洋鬼子的主场,怎么可能让最后的决赛是两个东方人,那样的话,人家的颜面往哪里放。

    虽说自己和艾伦小姐有些交情,可是这种事,怕是艾伦小姐说的都不算。

    但是不知道这里的机关也就算了,既然知道里面有机关,要是还吃这个哑巴亏,就不是张禹了。张禹的手只是在里面一划了,就发现了机关的所在,有个小铁片,不过是遥控的,用手肯定白费。

    张禹的手一动,从袖口里掉出来一根针,他用阵轻轻一勾铁片,“咔”地一声轻响,下面的夹层就翻了起来,里面果然还有一个小球。

    当然,张禹如果直接将三个小球都给拿出来,也不是不行,可这么做的话,就等于和对方撕破脸,交流会肯定会就此取消,而得罪了英吉利皇室,估计自己的道观也不用在英吉利混了。

    不管做什么事,起码的面子,还是要给对方留的。于是,张禹只是将翻出的那个小球给抓入手里,随便拨了一个小球下去。机关重新关上,张禹跟着将小球拿了出来。

    艾伦小姐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个,因为张禹的速度实在太快,也就是比刚刚空弈小尼姑慢了不到十秒钟。让外人看来,张禹好像是在做抉择。

    “张道长,你现在拿着小球站到一边等待,现在由请莱昂纳多先生抽取。”艾伦小姐说道。

    张禹站到一边,莱昂纳多走到桌子旁,这个时候,张禹已经听到银壶中响起“咔”地一声轻响。

    他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就等着莱昂纳多抽出小球。

    莱昂纳多的手伸进去之后,很快抓出一个小球,艾伦小姐旋即说道:“请二位打开小球。”

    张禹和莱昂纳多一起拧开小球,张禹跟着将纸条展开,是一个红色的圆圈。他将纸条亮了起来,瞥眼间看向艾伦小姐,想要瞧瞧,艾伦小姐对于这个结果,是什么样的反应。

    艾伦小姐神色如常,说道:“张道长的纸条上是红色的圆圈。”

    见她这般淡定,张禹愣了一下,心中暗说,看来她真的不知道。

    张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公证席,古德逊公爵一幅期待的样子,看不出其他。而大主教查尔斯的脸上,已经有点阴晴不定。

    看到这个,张禹立时能够确定,八成就是这个老家伙搞的鬼。

    莱昂纳多也展开纸条,上面是一个黑圈。这一刻,莱昂纳多的脸色也为之一怔,仿佛对这个结果很是意外。

    就在昨天晚上,他接到了一个重要的电话,电话里的人告诉他,他明天将会抽到“进攻”,制作进攻的法器。于是,晚上他就开始准备,觉都没睡好。

    现在让他抽到一个“守护”的标记,这不是坑人么。昨晚下的功夫,一下子全都白费了。

    莱昂纳多在心中暗骂,这是谁传递给老爹的消息啊,未免太坑人了吧!

    艾伦小姐也确定了莱昂纳多的纸条,说道:“莱昂纳多先生的是守护的纸条,制作守护的法器。”

    莱昂纳多也没辙,即便自己提前准备了,奈何抽到的纸条不是进攻法器,自己能多说什么。

    总不能把昨晚接的电话给说了吧,那岂不是自讨没趣。

    艾伦小姐顿了顿,又接着说道:“眼下两组选手分别制作什么样的法器,已经确定出来。这次交流的地点,就在彩台之上,四位嘉宾当众制作法器!”

    说到这里,台下立时掌声雷动,“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现场制作法器,而且还不用看着大屏幕,就近观看,这可是一个学校的好机会。被淘汰的嘉宾,还有他们带来的人,对于这个都很有兴趣。希望能够从中得到一些借鉴。

    要知道,被淘汰了不要紧,重要的是能够通过这次的交流会开开眼界,有所领悟。

    在台下,车信由美的脸色仍然不是很好看,昨天张禹将她救过来,但也不是说完全化解了她身上的阴煞之气,还需要她自己动手,甚至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痊愈。

    饶是这样,车信由美今早也是来了,因为她也想从中有些领悟。特别是张禹和空弈,二人都来自东方大国,一个道家,一个佛家。岛国的阴阳术,源自于东方大国的玄术,跟道家的相似之处不少,后来又借鉴了佛家之术。所以,车信由美对这个特别感兴趣。

    等掌声停歇,艾伦小姐又接着说道:“时限为三个小时,诸位也都知道。现在请工作人员将桌椅搬来,交流即将开始。”

    当下,就有十多个工作人员上台,有的搬桌子,有的搬椅子,在台前分别摆好。

    等工作人员下去,艾伦小姐又道:“制作法器,必然要使用一些道具,这些道具,由我们皇家庄园提供。这些道具,都是普通的物件,等下四位嘉宾在选择好之后,可以相互进行检查。道具都有哪些呢,请看大屏幕。”

    说完,艾伦小姐转身看向大屏幕,张禹、空弈四人也都回身看了过去。

    台下众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到大屏幕上。

    本来是关着的屏幕,现在亮了起来,屏幕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物件。

    珠宝首饰,瓶瓶罐罐,书画乐器,什么都有。

    艾伦小姐说道:“四位嘉宾,你们有五分钟的时间进行选择,挑选出一件,顺手适合的物件作为道具。”

    这些道具中,分为东西方色彩,什么样的都有。

    其中有一个白玉葫芦,十分的漂亮,白色之上,还带着碧绿色的花纹。

    张禹指了指白玉葫芦,直接说道:“我就选那个白玉葫芦了。”

    “好的。”艾伦小姐点了点头。

    见张禹指向白玉葫芦,莱昂纳多琢磨了一下,伸手指向一个金灿灿的花瓶,说道:“艾伦小姐,我选择这个花瓶。”

    “ok。”艾伦小姐点头。

    空弈小尼姑倒是不着急,不紧不慢的欣赏,也不知是不是想要看看她的对手罗肯维尔选择什么。

    很快,罗肯维尔就选择好了,指了指一个一把装饰剑,说道:“我选这把剑。”

    艾伦小姐也是点头,“ok。”

    见罗肯维尔做出选择,空弈又看了能有半分钟,才指向一块银盘,说道:“我选择这块银盘。”

    “好的。”爱伦小姐点头。

    她跟着转身看向台下,说道:“四位嘉宾都已经选择完毕......”

    随后,她报出四人分别选择的道具,最后说道:“请工作人员将道具拿上来。”

    等了能有五分钟,就有工作人员用托盘托着四人所选择的物品上台。

    台上的四个桌子,是按照序号摆的,1号是空弈,银盘放到她的桌上。罗肯维尔是2号,装饰剑放到他的桌上。接着是张禹的白玉葫芦和莱昂纳多的金瓶。

    东西全部摆放妥当,艾伦小姐请四位嘉宾就位,在张禹四人坐下之后,她又说道:“现在有五分钟的准备时间,如果诸位有什么没有携带上来的用具,请立刻让人送上来。机会只有一次,在计时开始之后,为了公平起见,诸位就不能继续从下面索要用具了,只能用身上携带的物品。”

    张禹从容自若,只是将自己需要用的物品从怀里掏出来。这里面有朱砂、毛笔、符纸,十分的简单。

    小尼姑的空弈所用的东西,也十分简单,一本经书,一个木鱼,再没有其他。

    罗肯维尔的准备,也是十分充分,他从勃颈上摘下十字架,从怀里取出《圣经》,另外还有十朵银质的小花。

    莱昂纳多的准备,就不是那么充分了,他昨晚下的功夫,全都没用。冷不丁从进攻变成防守,简直是要命。自己本来准备了一些辅助的材料,现在全都用不上,只好从怀里掏出来一些零碎,以及一本《圣课》,全靠临场发挥了。

    五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见没人提出到台下取东西,时间一到,艾伦小姐就直接说道:“开始计时!”

    声音落定,大屏幕立刻变化,有四个屏幕,用来拍摄张禹四人,另外还有一个屏幕,上面只显示时间。

    三个人是统一的时间,而且还没有先后之分。不管是你用了多长时间制作好法器,用来分胜负的只有一条。除非是两个人都无法按时制作出法器。

    三个小时的时间,所以四个人一开始,马上就动手制作法器。

    小尼姑空弈所用的道具是一块银盘,她将那本经书放到银盘之中,然后拿起木棍,开始敲击面前的木鱼。

    “咚咚咚......”

    她一边敲,一边小声的念叨,看起来是在念经。

    好家伙,她这制作法器倒是省事的很。

    在她旁边不远处是2号的罗肯维尔,罗肯维尔选择的道具是一把欧式长剑,这把剑比较宽,是用来装饰的。

    罗肯维尔将《圣经》垫在剑身的下面,十字架贴在剑鄂之上,十朵银色的小花,将长剑给围住,嘴里跟着振振有词的念叨起来。

    他的做法,倒是和空弈比较相似。

    4号位置的莱昂纳多则是将《圣课》放平,选择的道具金瓶摆在《圣课》上面。他拿出来的零碎中,有银质的小球,还有水晶小球,另外还有一枚拳头大的水晶球。

    莱昂纳多将拳头大的水晶球放到金瓶的瓶口处,瓶口没有水晶球大,令水晶球呈现在外面。其他的水晶小球和银质小球,则是将金瓶给围住。紧接着,他也开始嘴里振振有词的念叨起来。

    这三人的做法,倒也不奇怪,属于是加持法器。

    所谓的加持,都需要咒语和法力,而这种咒语,往往都是成篇的,就跟经文一般无二。

    张禹的做法和他们完全不同,这倒不是道家不念经,而是张禹会的经文着实不多。还有就是,道家的法器,大多都是炼制的,跟念经不太发生关系。

    只见张禹拿出打开朱砂盒子,然后划破左手掌心,将鲜血滴入盒子,然后拿起毛笔,调拌朱砂。朱砂和鲜血调拌均匀,张禹便开始用毛笔在白玉葫芦上画了起来。

    他在上面画的是符文,带着鲜血的朱砂画在上面,红色鲜艳,而在红色之中,还暗藏着一抹金色。

    张禹在葫芦靠下的方位,画的符文是**聚煞,跟着又在上面四象生阴。这是他比较熟悉的阵法,光是在葫芦上画符文,用的时间就不少,毕竟在葫芦上画和在符纸上画是两码事。最为重要的是,还需要真气的加持,要不然的话,如何能够令葫芦具有强大的法力。

    过了能有差不多两个小时,张禹才将符文画好。随后,他拿过准备好的一张空白符纸,这是一张明黄色的符纸,他在符纸上画了一个水雷符的符文。

    “噗”地一声,符纸点燃,张禹把符灰投入葫芦口中。他倒转葫芦,葫芦口冲下,将倒入进去的符灰给空了出来。

    看起来,符灰是出来的,但是符纸上的威力,已经留在葫芦中。

    张禹完全能够感觉到,葫芦之上,充满了灵气,虽然这是一件一次性的法器,但是威力非比寻常。唯一的缺陷之事,这东西比不得自己用混元鼎法炼出来的法器。

    饶是如此,张禹已经十分满意,这比在白眉宫之时所炼制的山海镇可要强多了。

    如果是以前,张禹绝对没有实力,在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内,加持出威力这么大的法器。

    不过张禹的脸色,现在并不是很好看,有些苍白。

    这两天来的消耗一直不断,前天用吸运**遭到反噬,昨天又是一场消耗战。现在的他,身上的真气都不多了。

    自己的法器制作好了,那也只能等着,张禹左看看又瞧瞧,1号位置的空弈还在念经,2号位置的罗肯维尔已经收手,看来是完事了,4号位置的莱昂纳多仍在念叨。

    时间不到,张禹只能静静地等待,可是台下,早已小声的议论开来。

    观众们完全能够看到他们四人制作法器的过程,哪怕是位置靠后的,也能通过大屏幕看的清楚。

    旁人选择的道具,看起来和先前一样,所以没啥稀奇的。

    张禹的白玉葫芦,则是变化最大。葫芦上的血色符文,还带着淡淡的金色,那叫一个漂亮。白玉葫芦,上面本来就带着绿色的花纹,配上血色,更加美妙。给人一种赏心悦目,又透着神秘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