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17章 秒破
    “这葫芦可真漂亮。我刚刚看他用血和什么东西搅合在一块,那东西是什么?”“这个我哪知道。”“看起来特别的神奇。”“那东西叫朱砂,我听人说过,是东方道家所用的东西,十分的神奇。”“原来如此......”“那是不是很厉害啊。”“当然厉害了。你看他画的,不仅仅美观,而且肯定还是一件厉害的法器。”......

    台下的人小声议论,张禹显得是神情自若。在他和三个嘉宾后面,坐着的是公证人。

    查尔斯大主教三个人,正常也无法看到过程,只能是转过身子,通过大屏幕去看。

    一边看的时候,查尔斯心里还在嘀咕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那个红圈的纸条会被张禹抽到,莱昂纳多的却是黑色的。明明做了手脚,张禹是怎么拿到的,难道说是先前藏小球的时候,放错了。

    一想到这里,查尔斯认为很有可能,十有**是干活的人给放错了。

    他在心中暗骂,真是废物,这么点活都干不好!

    骂归骂,他跟着又皱起眉头,昨天自己已经给葡萄牙大星相师夸雷斯马打了电话,表面上自己不清楚莱昂纳多的身份,但是却故意透露了消息,聊到张禹和莱昂纳多的交流时,表示莱昂纳多能够成为攻方,而张禹则是防守的一方。

    有了这个暗示,傻子都知道提前该怎么准备。就好像罗肯维尔一样,在他的十朵银色小花上,那是提前加持好了的,威力极大。等制作法器的时候,只需要拿出来,将银色小花上加持好的法力转嫁到道具上面,一切也就完活。

    罗肯维尔提前准备银色小花,用了能有十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说,想要法器有这么大的威力,三个小时绝对不够。而将加持好的小花进行转移,用的时间段,不消两个小时,一切就能给搞定。

    如果说,莱昂纳多之前只准备了进攻的手段,那现在肯定是措手不及。回头自己,怎么跟人家交代。

    时间缓缓地流逝,三个小时的时间终于过去。

    艾伦小姐看到大屏幕上的时间一定格,立刻说道:“时间到,请四位嘉宾停手。”

    话是这么说,其实张禹等四个人,都已经完工了。四人都在等待,谁也没有动手。

    艾伦小姐跟着说道:“第一环节,法器的制作已经结束。接下来,我们将要进行下一环节,也就是法器的比拼。每组的一攻一守,事先都已经订好,限时三十分钟。为了能够让现场的来宾们看的清楚,所以需要一组一组的进行交流。可为了确保公平公正,等待的一组,需要站在台下等候,而你们两个人所制成的法器,不能发在你们两个人的手里,需要礼仪小姐来看管。当然,法器是不会离开你们视线的,礼仪小姐就站在你们的身边。我想这样,四位嘉宾应该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张禹等人纷纷点头。

    “你们两组谁先来呢......”艾伦小姐故意迟疑了一下,随即从兜里逃出一枚硬币,又微笑着说道:“我看不如以猜硬币的形势来确定。画的一面,是第一组的两位嘉宾,字的一面,是第二组的两位嘉宾。四位觉得怎么样呢?”

    张禹等人耸了耸肩膀,一幅无所谓的样子,“ok。”“ok。”......

    “好的,那就这样......”艾伦小姐说着,将硬币放到大拇指上,然后向上一弹。

    硬币在半空中翻滚,转了好些圈之后,落到地上。

    专门有摄像机拍下这一幕,大屏幕上,显示的十分清楚,是带有数字的一面。

    艾伦小姐随即说道:“带有数字的一面是第二组的两位嘉宾,现在请第一组的两位嘉宾暂时下台等待,张禹道长和莱昂纳多先生留在台上。”

    台下的礼仪小姐,此刻已经走到台上,将空弈和罗肯维尔的法器放到银盘之中,双手托着,朝台下走去。

    空弈二人跟着下台,他俩都是站到台下中间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台上的情况。两个礼仪小姐则是陪在二人的身边,以二人的实力,礼仪小姐想将二人的法器如何,根本不可能的。

    张禹和莱昂纳多站在台上,艾伦小姐表示,二人站在彩台中间,面对面,之间距离三步。法器都要拿好,等她喊“开始”的时候,才可以动手,并且开始计时。

    张禹二人做好准备,台上的众人,紧紧地盯着他俩。靠后位置的,只能通过大屏幕观看。他们早已经急不可待,就等着这一刻呢。

    “开始!”

    艾伦小姐拿着麦克风,突然大喊一声。

    声音一落,张禹也不客气,猛地催动手里的白玉葫芦。

    旁人看不到,但是张禹看的清楚,一个黑气直接从葫芦嘴里喷了出来,直取莱昂纳多手里的金瓶。

    “啪!”

    一瞬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见莱昂纳多的手好似触电一般,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在他手里攥着的金瓶,直接脱手掉到地上。

    “这!”“这!”“这么快!”“怎么回事?”“难道是秒杀!”“不会这么夸张吧!”“我的天啊,竟然还能秒杀!”“太强了吧!”“刺激!刺激!”......

    台下的人一下子全都懵了,本来以为,这会是一场龙争虎斗,即便是再不济,应该也能够坚持一会。实在是想不到,莱昂纳多竟然如此不济,手里的法器,这就掉了。

    不仅仅是他们诧异,台上坐着的查尔森等人,一时间也懵了。三个公证人睁大着眼睛,错愕地看着掉在地上的金瓶,怎么也不会想到,两个人之间,会在一秒钟分出胜负。

    艾伦小姐显然也愣了一下,但她跟着说道:“这一局,张禹道长晋级!”

    “等等!”莱昂纳多本来也傻了眼,可听了这话,随即反应过来。这若是算张禹晋级的话,自己岂不是输了。

    “怎么了?”艾伦小姐看向莱昂纳多。

    “这、这......我只是一时手抖,法器掉了而已,按照规则,不是他破掉我的守护法器,才算他赢得么......”莱昂纳多急忙说道。

    “没错。”艾伦小姐点头,说道:“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了。交流继续,莱昂纳多先生,请你将法器拿起来吧。”

    莱昂纳多弯腰去捡金瓶,他的手一触碰到金瓶,登时又傻住了。

    原来,在金瓶之上,哪里还有法力,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金瓶。

    不但如此,金瓶上还有点发凉,自己刚刚之所以手一抖,令金瓶脱落,原因就是在于此。

    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张禹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破掉自己的守护法器。即便是再厉害,自己这边应该也能够撑一会。

    其实这里面的原因,只有张禹一个人清楚。问题只是出现在他所投入葫芦嘴里的那些符灰。这可是水雷符,威力极强,再配合张禹加持在葫芦上的阵法,其中的阴煞之气都能够取人性命。

    莱昂纳多的法器,确实不错,可昨天晚上,自己费了大力气准备好的东西用不上,功力白白浪费。今天临时准备的法器,效果自然大打折扣,此消不在之下,抵不住张禹的一击,也就在所难免。

    法器被破掉,莱昂纳多即便捡起来也没有用,可他还是给捡了起来,脸上露出尴尬之色。他也明白,法器上有没有法力,有没有被破掉,外行人看不出来,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特别是,只要张禹再催动一次那葫芦,自己的法器被破掉的事实,必然露陷。

    他看了张禹一眼,又看了一眼艾伦小姐,迟疑了一下,说道:“张禹道长的修为了得,着实令人佩服,从刚刚的那一击,已经能够看出张禹道长的法器在我的之上。即便继续比,结果也很明朗。既然如此,那我还浪费时间做什么。罢了......我认输了......”

    说完这话,莱昂纳多直接从台上跳了下来,拿着金瓶朝自己的位置走去。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仍然是一愣,但现场随即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也不知道,他们的掌声是给谁的,是因为张禹的实力太强,还是因为莱昂纳多的爽快。

    毕竟在这之前,出了杜鲁夫和因扎吉这两位,实在太能耍赖。而莱昂纳多的表现,则是足够的光明磊落。

    一般的人,当然看不出来莱昂纳多的法器被破。可在他对面的张禹,却是看的明明白白。

    坐在公证席上的爱德华兹看了眼查尔斯,低声说道:“大主教,我看莱昂纳多的法器,好像真的被张禹一下给破掉了。”

    “应该是这样。”查尔斯说道。

    “莱昂纳多的实力,绝对不弱,怎么会这样呢......”爱德华兹都有点不敢相信。

    “这个张禹不简单啊......”查尔森淡淡地来了一句。

    他心中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莱昂纳多肯定是昨晚光准备攻击的法器配件,消耗的元气一定很大。估计莱昂纳多准备的深幽之气,绝对不简单,如果是莱昂纳多来攻,估计输的就是张禹。

    无奈莱昂纳多倒霉,做了无用功,加持法器的时候,功力肯定不足。败给张禹几乎是板上钉钉,只是这么输掉,实在有些夸张。

    “张禹道长,现在莱昂纳多先生主动弃权,这一局由你晋级。请你先到台下休息。”艾伦小姐在掌声停歇后说道。

    “好的。”张禹微微点头,朝台下走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激烈的掌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很明确,这次的掌声是送给胜利者的,张禹用他的绝对实力诠释者,什么叫作强悍。

    “张禹,你真棒!”“师父,我就知道你肯定赢!”“师父是最强的!”“师父最厉害!”......张银玲、张清风等人,见张禹下来,全都站了起来,大声呐喊。

    他们无比的激动,换成谁也会这般,这一局的结果,无疑可以用秒杀来形容。

    张禹激烈的掌声下,慢慢走回自己的位置。他仍然下意识地朝帕丽斯那边看了一眼,桌子旁仍然是空空的,帕丽斯根本没来。

    “她人呢......到底出了什么事......”张禹心中疑惑,不由得暗自嘀咕起来。

    可也只是嘀咕了一句,就被张银玲给拉到位置上坐下,小丫头跟着说道:“赶紧,把这葫芦给我瞧瞧,真的是好厉害啊......”

    说着,她干脆从张禹的手里,将白玉葫芦给抢了过去。

    其他的人也都盯着葫芦看,最主要的,还是盯着上面的符文。

    “现在有请空弈师太和罗肯维尔先生上台!”台上的艾伦小姐又大声喊了起来。

    两个礼仪小姐倒是先走一步,朝台上走去,空弈和罗肯维尔跟着一起上来。

    来到台上,礼仪小姐十分负责的将法器还给二人。空弈拿起银盘,罗肯维尔拿起长剑,二人按照规则,相对而立,之间距离三步。

    艾伦小姐又说了一下规则,顿了片刻之后,大声喊道:“开始!”

    罗肯维尔的长剑垂在身前,剑尖朝下。听了这话,立时催动长剑,紧接着,一股黑色的气流就从剑身上涌了出去。

    张禹的看的清楚,强烈的黑色气流直取空弈。空弈双手握着圆盘,圆盘挡在胸前,一团白色的气流将圆盘裹住。黑色气流在冲到圆盘后,跟白色的气流交织到一起,随后消失不见。

    罗肯维尔的剑上,又涌出黑色气流,空弈的银盘上,又浮现出白色气流。

    一团团的气流,不停地涌出,又不停地消失殆尽。

    这种斗法,就是这样,在一般人的眼中,看起来似乎特别的无趣,因为看不出端倪。完全没有真刀真枪的较量有意思。好像张禹的秒胜,才会令人激动。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台下不少实力弱的人,已经看的无味。有些人,甚至开始小声询问起来,“你说他们俩谁强啊?”“没看出来。”“怎么还能没看出来呢?”“我就比你早拜师一年,还是问问老师吧。”“老师,他们俩谁厉害?”“目前难说,暂时难分胜负。”......

    张禹这边也是如此,张清风低声问道:“师父,他们俩谁能赢?”

    其他的弟子,也都关心这个问题,一起看向张禹。

    张禹琢磨了一下,又看了眼大屏幕上的计时,已经过去能有将近二十分钟。而台上的两位,法器中散发出来的气流,都减弱了一些,谁输谁赢,现在真的说不清楚。

    张禹摇了摇头,说道:“再过五分钟,或许才能判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