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15章 哑巴亏
    七点时分,爱德华兹和查尔森坐车来到皇家庄园,二人并不是住在这里,只是早上早早的过来喝咖啡。

    二人的车在半路相遇,一前一后的来到停车场。

    司机停车,然后拉开车门,二人下车之后,彼此间微笑打了招呼,联袂朝庄园内走去。

    才到庄园门口,他俩就看到门口站着的保安一个个无精打采,像是没睡醒。紧跟着,二人便发现,好像有点不对劲。

    “查尔斯,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好像有点不对。”爱德华兹看向查尔斯,低声说道。

    查尔斯轻轻点头,也是低声说道:“这里弥漫着深幽之气,所以才让这些人,无精打采。一看就是,身上染了深幽之气的征兆。”

    一点没错,庄园内充满了阴煞之气,这些阴煞之气是如何来的,自然再简单不过,就是昨天张禹搞的鬼。他用鲤鱼打挺阵法将阴煞之气从别墅中转移出去,但是并没有马上散发开来,而是在晚上,没有阳光的时候,阴煞之气才开始在庄园内弥漫。

    如果说,将这些阴煞之气集中在一点,谁也受不了。可是,如果分散开来,威力就不是那么大了,只是让很多人受到阴煞之气的侵袭,变得身体发虚。短时间内,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时间长了的话,就不一样了。

    张禹一般从来不用法术害普通人,这一次,他心中有数,有查尔斯和爱德华兹两个老狐狸在,怎么可能解决不了这点问题。

    “没错,正是如此。可是这深渊之气,又是从哪里来的呢?”爱德华兹疑惑地说道。

    “咱们进去瞧瞧。”查尔斯说道。

    二人一同进到庄园,没有去那栋白色的古典建筑,而是信步溜达。

    在庄园内,二人还见到一些工作人员,有个扫地的小子,站在院里,都好自己睡着了。查尔斯二人自然不会搭理一个下人,仍然向前走,走了一会,爱德华兹说道:“大主教,我好像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了?”

    “怎么回事?”查尔斯问道。

    “你还记得昨天车信由美在破阵的时候,引动了藏星,让里面的霉运涌了出来。而这些霉运,又和渗入藏星中的深幽之气结合,跟着融为更为强大的深渊之气么。”爱德华兹说道。

    “这个我记得,张禹还说那是他的阵法,后来他把深幽之气给破了,还说是撤掉了阵法。”查尔斯说道。

    “哈哈哈哈……”爱德华兹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你还记得张禹破掉那深幽之气的效率吗?”

    “当然记得,实在是太快了。让人无法想象……皇家庄园这么大,暗星之内藏着的霉运肯定不少,如果让我破这些霉运,倒是不难。但是霉运化作深幽之气之后,即便我能破,也要有不小的损耗……”查尔斯如实说道。

    “没错,我也是这样。可是张禹呢,我就不信他有超过你我的修为。”爱德华兹说道。

    “那他是怎么破掉的?”查尔斯若有所思地说道。

    “他根本就没将那些深幽之气给破掉,而是另外用了一种法子,将深幽之气给送回暗星那里。等到过后,估计是天黑的时候,深幽之气在没有阳光的一刻,就从暗星中涌出,弥漫了整个庄园。”爱德华兹信誓旦旦地说道。

    “还有这样的手段……”查尔斯终究不是星相师,他似乎都有点不敢相信。

    “你还记得张禹是怎么破掉杜鲁夫的阵法吗?”爱德华兹问道。

    “记得,他用的什么法子,我至今都没想出来。”查尔斯说道。

    “具体是什么法子,我也不知道,但或许是差不多的。还有一点就是,张禹将深幽之气逼回暗星,然后再弥漫整个庄园的法子,我也会。不出意外的话,在那栋别墅中,却是一点深幽之气也没有的,反而是气运极佳。”爱德华兹自信地说道。

    “真的是这样么……”查尔斯迟疑了一下,说道:“大星相师,要不然咱们一起去那栋别墅看看……”

    “我也正有此意。”爱德华兹说着,朝查尔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请。”查尔斯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当下,两个人一起朝昨天张禹布局的那栋别墅走去。

    来到别墅门口,都不用进去,以二人的实力,就能感觉到,这里有一股清静、祥和之气,让人觉得十分的舒服,跟其他的地方相比,简直是截然不同。

    查尔斯看了眼爱德华兹,说道:“你说的没错,确实是这样。”

    “再到里面看看吧。”爱德华兹说道。

    二人又走进别墅,里面的感觉更好,而且这里充满了财运、健康运,给人一种进来之后,就不愿意离开的感觉。

    “我说的没错吧。”爱德华兹又开口说道。

    “果然没错……”查尔斯说这话的时候,不由自己的咬了咬牙,他恨恨地说道:“实在想不到,咱们竟然被这小子给耍了!”

    “这小子不仅本事不弱,而且还十分的狡猾。大主教,你看现在该怎么办?”爱德华兹说道。

    “这个……”查尔斯迟疑了一下。

    “你说等下张禹过来,当众揭穿他可以吗?”爱德华兹问道。

    查尔斯琢磨片刻,微微摇头说道:“这都是第二天了,这小子怎么可能认账。还有,暗星的事儿,咱们当时不说,现在说算什么。你也不是没见过那小子的嘴皮子,咱们这么大的年纪,跟他在台上斗嘴,也不像话。到时候,反倒是你我再成了笑话。”

    “呵……”爱德华兹轻笑一声,说道:“那咱们岂不是等于在自己的地盘上,吃了他的哑巴亏。”

    “放心好了,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大星相师,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了。”查尔斯说道。

    “什么事?”爱德华兹问道。

    “这里到处都是深幽之气,等下宾客来了也是不妥,总不能一直这样吧。我想劳烦大星相师,化掉这里的深幽之气。”查尔斯说道。

    这个活,肯定得是他们两个人来干,不是查尔斯,就是爱德华兹。

    如此大面积的深幽之气,可不是随便哪个人给解决的。

    说实话,想要破掉这里深幽之气,损耗实在不小。爱德华兹真的不愿意做出这种无谓的消耗,奈何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哑巴亏!绝对的哑巴亏!

    这次轮到爱德华兹咬了咬牙,说道:“好吧,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大主教不要忘记你刚刚说的话,绝对不放过张禹那小子,这个亏,可不能白吃。”

    “一定的。”查尔斯自信地笑了起来,看他的样子,已然是胸有成竹。

    张禹的车一路来到皇家庄园,到了地方,已经是九点多钟了。

    停车场这里,已然停了很多车。今天的较量,在几乎所有人看来,都会是一场别开生面的龙争虎斗。

    张禹带着子弟们一到门口,就有礼仪小姐引领他们前往小广场。一路过来,这里没有半点阴煞之气,感觉和昨天没有什么区别。张禹的脸上挂着微笑,心中暗说,看来这两个家伙的效率很高啊,让你们昨天看我笑话。

    走了一会,来到广场,不少嘉宾一看到张禹他们来了,都主动站了起来,跟张禹打招呼。

    张禹一行所过之处,不说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其实也差不多。

    不过,张禹很快路过一张周边一个人也没有的桌子。他记得清楚,这是杜鲁夫、帕丽斯一行人的位置。

    杜鲁夫和因扎吉昨天没来,就是帕丽斯一个人来了,可是现在,帕丽斯怎么还没到?不会出什么事吧。

    一时间,张禹的心头,竟然冒出一股莫名的担心。

    张禹的脚步,只是停了一下,又继续向前,来到自己的位置就坐。

    接下来,就是等待。

    坐在椅子上,张禹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朝后面扫去,接连又来了一些人,始终没有看到帕丽斯的影子。没过多久,人来的差不多了,古德逊公爵、查尔森大主教、爱德华兹大星相师等人来到台上。

    艾伦小姐走在最后面,她一上台,就拿着麦克风面朝台下,朗声说道:“欢迎诸位贵宾准时光临!”

    顿了顿,她又说道:“我想经过漫长的一夜,诸位对于今天的较量,肯定已经是急不可耐。那我废话少说,现在就由请张禹道长、空弈师太、罗肯维尔先生、莱昂纳多先生上台!”

    听了这话,张禹站了起来,扭头看向身后的空弈。空弈也站了起来,张禹等了她一下,两个人跟着是联袂朝台上走去。

    往前走的时候,空弈突然低声说道:“张道长,你可千万不要输,咱们决赛见。”

    “好,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咱们决赛见!”张禹点头说道。

    两个人从彩台的左侧上去,莱昂纳多和罗肯维尔是从右侧上去。

    来到台上,张禹率先看了一眼三位公证人。古德逊公爵和大主教查尔斯倒是一切如常,可是爱德华兹的脸色,那叫一个苍白,几乎没有半点血色。

    从这里,张禹马上就能确定,庄园里的阴煞之气,是被这个家伙给破的。

    张禹心中暗说,这个老家伙破这阴煞之气都累成这样,若是换做我昨天破的话,怕是今天就干脆别比了,直接认输好了。看我的笑话,现在舒服了吧。

    想归想,张禹的脸上却带着微笑,朝三位公证人点了点头,然后在艾伦小姐身边不远处站下。

    张禹这不点头还好,看到他这边,查尔斯和爱德华兹差点没炸了。好在二人很有涵养,没有表现出来。

    四强嘉宾站好,艾伦小姐立刻说道:“即将开始交流,昨天我已经说了规则,想来诸位已经清楚,我就不再重复了。现在,我们要进行的是第二次的抽签,来决定出,哪位嘉宾制作攻击法器,哪位嘉宾制作守护法器。现在,由请礼仪小姐……”

    声音落定,马上有两个身穿白色长裙的漂亮女郎来到台上。

    二人的手里,各有个托盘,在托盘之中,还有一个银壶。

    彩台早有摆了桌子,礼仪小姐将两个托盘放到桌上,然后退到一边。

    艾伦小姐这才说道:“这一次,我们采用最原始的抽签方式来决定,哪一方进攻,哪一方防守。在银壶之中,各有两个小球,小球内有纸条,画着红色圆圈的是进攻,画着黑色圆圈的是守护。抽签的次序,以昨天抽取的次序进行。也就是说,空弈师太第一个,罗肯维尔先生第二个。二人抽左边的铜壶。张禹道长第三个,莱昂纳多先生第四个。抽右边的铜壶。”

    说着,她伸手在身前扫了一下,接着说道:“由请空弈师太先抽。”

    空弈点了点头,走到左边的铜壶前,伸手进到痛呼,在里面抓出来一个小球。

    艾伦小姐示意她先不必打开,然后说道:“现在请罗肯维尔先生抽。”

    罗肯维尔走到铜壶前,可就在这时,张禹突然听到,在铜壶之内,响起“咔”地一声轻响。

    “嗯?”听到这个动静,张禹不由得一愣,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罗肯维尔已经把手伸进铜壶,拿出一个小球。

    艾伦小姐说道:“ok,此刻二位可以将小球打开,看看里面画着的是红圈还是黑圈。”

    空弈和罗肯维尔一同将小球拧开,将纸条拿出来。空弈的那张纸条上画了个黑圈,她是防守的一方。罗肯维尔的纸条上,自然是红色的。

    “第一组,罗肯维尔先生负责制作进攻的法器,空弈师太负责制作防守的法器。”艾伦小姐直接宣布。

    她跟着看向张禹,说道:“张禹道长,现在由你来先抽。”

    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

    张禹走到银壶之前,将手伸了进去,在银壶之内,有两个小球。

    若是刚刚让张禹第一个来抽,亦或是没有听到那一声轻响,他肯定是随便抽出来一个小球,不管是什么了。

    可是眼下,他却犹豫了一下,就这犹豫的功夫,他旋即发现不对劲。

    因为这银壶的高度和手掌伸下去的深度,显然是不一样的。不但如此,张禹更是发现,在这里面,竟然还暗藏着一个机关。

    张禹为什么会这么快发现,道理很简单,他跟朱酒真学了机关总纲,这可不是白学的。

    一瞬间,张禹意识到,在这机关下面,十有**还藏着一个小球,这两个小球,不管自己怎么抽,恐怕都是一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