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14章 皇家庄园的不寻常
    小丫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撅起小嘴,皱了皱眉,跟着一把拉过道袍,穿到了身上。

    等她穿好道袍,也不出声,就是低着头坐在床上,小脸还是通红,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张禹站在前面,听她应该是穿好衣服了,可不见她出声,只好问道:“还没穿好呢?”

    “穿好了......”张银玲扁着小嘴说道。

    “那不说一声。”张禹转过身子,看向小丫头。

    此刻的张银玲,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生。当然,她本来就是一个小女生。

    张禹笑着说道:“这不是已经好了么,别难过了。”

    “嗯。”张银玲低着头,轻轻应了一声,她的小脸,仍然桃红。

    张禹也明白,这应该是小女孩的害羞,索性他故意说道:“刚刚说要先给你治,你偏偏不干,非得看看我说的对不对。行了,这下好了吧,遂了你的心思。对了,你没看看,脚下现在几颗红点啊?”

    其实张禹也想看看,张银玲现在的脚下,是不是只剩下一颗痣了。

    经张禹这一提醒,张银玲也反应过来,可不是么,自己之所以遭罪,就是为了看看,现在脚下还有几个红点。

    小丫头一下子盘起腿来,搬起自己的脚,查看脚心。这一看,可不是么,左脚的脚心之上,刚刚还是两个红点,可是现在,已经变成一个了。

    张禹说的时候,她也是相信的,因为她知道张禹不能骗她。但这种事,实在叫人有点不可思议,此刻亲眼看到,不禁让她有些瞠目结舌。

    “这......这......怎么会这样......两个红点......真的变成一个了......”张银玲一下子忘记先前的羞臊,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不是都跟你说过了么,你自己不信,还怪得了我。”张禹笑着说道。

    “我也不是不信......”张银玲撇了撇嘴,说道:“只是想亲眼看看而已......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的......”

    这丫头也不笨,很快想到这一点,无缘无故的,张禹怎么一下子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了。

    张禹微微一笑,说道:“你以为我每天给你暂时治好了就算完事了,我还得研究呢。昨天晚上看到你脚下有三个红点,我就在怀疑,经过我的研究,再加上你刚刚脚下的红点变成两个,我就已经能够确定,问题真的出现在这里。”

    他当然不能说实话,可是这番话,看起来说的十分随意,听在小丫头的耳朵里,却叫人十分感觉,心里暖暖的。

    张银玲感激地说道:“真是谢谢你了,原来你每天不仅仅还要研究跟那些老外较量,还得研究怎么治好我。一定很辛苦......”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来英吉利,也是因为我,若是带着伤病回去,我可担待不起。”张禹咧嘴一笑,说道:“把脚伸过来,我来给你彻底治好。”

    “嗯。”小丫头点了点头,将脚伸给张禹。

    不过一个女孩子,将自己的脚伸给一个男人,也是叫人心中羞臊。特别是张银玲这种女生,从小在天师府长大,受的都是那种封建传统教育,跟一般人家的女孩,可是截然不同的。

    张禹则是以一个医生的角度来处理问题,他先去找来昨天用的火罐,都已经清洗干净。从怀里取出来一张辟邪符预备着,跟着抓起张银玲的小脚,用七星刀轻轻地将上面的红点刺破。

    鲜血一下子淌出,血液之中还带着臭味。张禹轻车熟路,点燃辟邪符丢入火罐之中,然后扣在张银玲的脚心之上。

    “啊!”张银玲痛呼一声,跟着就看到脓血从脚心不停地喷出来。

    看到这个,让她都有些忘记疼痛,眼睛直勾勾的,实在想不到,竟然会这样。

    张禹的心中,现在也在好奇一个问题。

    那就是昨天溃烂发作的时候,不过是一个拳头大小,今天怎么溃烂的面积一下子变得这么大。

    这让张禹不禁有点替帕丽斯担心起来,也不知道,帕丽斯今晚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过了能有五分钟,张银玲脚下的脓血不再淌出。张禹将火罐取下,直接就冒出一股浓郁的恶臭。

    小丫头抬手捏住鼻子,扁着小嘴说道:“好臭啊。”

    “臭也是从你的脚上淌出来的。”张禹咧嘴一笑,转身朝卫生间走去。

    张银玲瞪了眼张禹的后背,心里又是一阵委屈,“今天真是丢人......”

    张禹将火罐冲洗干净,出来之后,看向床上坐着的小丫头,他微微一笑,说道:“等下我召集所有弟子在大客厅上晚课,你趁这个功夫回去,换套衣服吧。”

    说完,也不等张银玲出声,他就朝门口走去。

    拉开房门,地上趴着的大狼狗就站在起来,跟着张禹朝外面走去。

    张禹见它跟来,立刻说道:“阿狗,留下来看门,不要乱走。”

    还真别说,这大狼狗就像是成精了一样,竟然朝张禹点了点头,然后雄赳赳地返回房间,隐然是一个接到任务的士兵。

    张银玲看到张禹这般,心中再次一阵温暖,她在心中说道:“这家伙,还真是善解人意,知道我现在不好意思回房间,他就专门把人都给带走......给我机会回去换衣服......”

    张禹下到一楼,正好看到张清风等几个弟子在大客厅研究阵法。张禹让张清风将所有的弟子都给招呼下来,进行晚课。

    他的晚课,可不是令大伙念经,这个张禹并不擅长,张禹讲课,一般都是一些实在的。

    今天晚上,张禹讲的是医术,用张禹的话说,日后肯定要在英吉利传道,风水什么的,用的地方虽然很多,但是中医却是最为直接的。

    毕竟风水不是为每一个人服务,而中医则是服务大众。

    张禹以前给弟子们讲过不少,这次又进行循序渐进的讲解。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脉象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

    讲了一会之后,张禹说道:“苑小小,你过来给我把脉。”

    “是,师父。”

    张禹是盘膝坐在大客厅的沙发上,弟子们都是盘膝坐在地上。苑小小起身来到沙发旁边,张禹示意她坐下,然后伸出自己的左手,右手则是按在左臂的上端一部分。他接着说道:“你现在给我把脉,看看我现在的脉象如何?”

    “是......”苑小小伸手放到张禹的脉门上,半晌之后,才慢吞吞地说道:“没、没什么事......一切正常......”

    “怎么可能正常呢?”张禹立刻用训斥的口吻说道:“我的手放在脉络上,一定会影响到脉搏,你说一切正常,平常是怎么学的,我是怎么教你的!”

    “我......我......我这两天,身体有点不太舒服......脑子发沉......所以、所以......才没摸出来......”苑小小连忙委屈地解释道。

    “原来是病了......”张禹温和地说道:“把手腕给我,我给你把把脉......”

    “嗯。”苑小小轻轻答应,将手递给张禹。

    张禹抓住苑小小的手腕,过了一会说道:“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估计就是休息不好。接下来的几天,一定要注意休息,早点睡觉。”

    “是,师父。”苑小小又是点头答应。

    张禹让她回去坐下,又让别的弟子上来把脉练习。

    一只手压在脉络上,会给脉象造成一定的影响,张禹当初也是这么学的,要不然的话,哪有那么多病人给他练手。徒弟们的表现,还是蛮不错的,半数以上的弟子,都能说出个大概,再不济的,也能说上几句。

    对于众人的表现,张禹还是很满意的。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八点多钟,张银玲自己在楼上没意思,也下楼瞧着。

    她已经换好了内衣,坐在苑小小的边上,听张禹讲课。一直讲到十点钟,这才完事,张禹让大伙上楼休息,自己一个留在一楼大厅。

    留在这里,其实张禹自己也说不上是什么缘故,在众人上去之后,他的心里不自觉地琢磨起来,“帕丽斯今晚还会来么......也不知道,她的情况怎么样......会不会发作......应该不会吧......”

    他胡思乱想,心中总是惦记着帕丽斯,担心这个女人出什么状况。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张禹终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这一睁眼,天已经亮了,帕丽斯没有来。

    弟子们先后下楼,开始准备早餐,张禹上去将自己的狗给带了下来,让弟子给狗狗安排了吃的。

    吃饱之后,张禹留阿狗看家,一行人离开别墅,前往皇家庄园。

    对于帕丽斯没来这件事,反倒是让张禹松了口气,因为帕丽斯既然没来,那就说明,肯定是没事。

    坐在车里,赵华和往常一样,手里拿着手机,看着手机里的新闻。

    他的手机都是英文的,里面的新闻自然也是英文的新闻。看了一会,他突然说道:“我靠,竟然出了这种事。”

    他就坐在张禹的侧后方,张禹听了这话,好奇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在默西赛德郡、南约克郡先后出现小孩失踪的事件,这种事情,在英吉利很少发生。可是这一次,报道上说,已经有二十多个孩子失踪。”赵华说道。

    “这么看,其实哪里的治安都一样,都有这种事情发生。”张禹说道。

    “不是这样的,这样的事情,英吉利很少出现,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回事。另外,英吉利的监控设施很强,做这种案子的肯定跑不了,而且英吉利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是很严格的,人犯一旦被抓到,最少也得判200年的有期徒刑。”赵华说道。

    “200年的有期徒刑.......”张禹错愕地说道:“能活上这么多年吗?”

    “活不上就死在里面呗。”赵华说道。

    “那还不如叫无期徒刑呢。”张禹说道。

    “以前是有终身监禁的,不过后来改了,犯什么罪行就是多少年,数罪并罚的话,几百年也不稀奇。虽然也有减刑,但也就是三五年的减少,还有次数限制,若是判个百八十年的话,就算是减刑,有生之年也是出不来的。”赵华说道。

    “这倒也是......”张禹点了点头。

    国内的法律中,虽然有无期,可是会变成有期,再减两次刑,大体上无期徒刑二十年就能出来。而在英吉利,要是判个上百年,有生之年真的是出不来了。

    对于这种事情,张禹也没有那么多闲心研究。

    皇家庄园。

    庄园内的工作人员,一般起来的都很早,大体上六点半钟就要起来。

    露娅丝是庄园的一名服务员领班,她的生物钟,一向都很准时。每天六点半都是准时醒来,通常只能早不能晚。可是今天早上,已经六点五十了,露娅丝还躺在被窝里熟睡。

    “铃铃铃……铃铃铃……”

    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露娅丝这才缓缓地睁开眼睛,打了个瞌睡,“谁呀,这么早就打电话……”

    她的心情很是不爽,拿起床头的手机接听,“hello,谁呀?”

    “露娅丝,你怎么还没起来,经理正找你呢。”电话里响起一个少女的声音。

    “维尼,这才几点啊,经理找我有什么事?”露娅丝不解地问道。

    “都六点五十了。”少女说道。

    “啊?”露娅丝大吃一惊,连忙说道:“我马上就起来。”

    她挂了电话,跟着一看手机上的时间,可不是么,已经是六点五十。她匆匆地下床,可没想到,脚一触地竟然一软,身子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哎呦……”露娅丝痛呼一声,忍不住又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这是怎么了,今天怎么起来的这么晚。身上,怎么还觉得这么倦,昨晚睡的也不晚啊……”

    她无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跟着又打了个瞌睡,急匆匆的穿上衣服,脸都顾不得洗,就出了房间,前往大堂。

    一到大堂,那里站着不少男女服务员,大家伙一个个都是哈切连天,仿佛都没睡好。哪怕是经理,也时不时地张开嘴巴,打着瞌睡。

    “经理,我来了……”露娅丝小心地说道。

    经理微微点头,一脸不悦地说道:“你看看你们,一个个无精打采的,昨晚都瞎折腾什么去了,不知道早上要工作的么。就你们现在这个状态,怎么工作……”

    说到这里,他又忍不住打了个瞌睡。

    服务员们谁也不敢出声,只是心中暗说,你比我们强多少么。

    “好了好了,赶紧干活。”经理没好气地说道。

    说完这话,她就朝楼上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一边走,她的心里还在一边嘀咕,“昨晚就喝了一杯威士忌啊,怎么现在都没缓过来……”

    庄园酒店内的情况,只不过是偌大庄园内的一个缩影。

    在整个皇家庄园之中,每个人早上都起来晚了,醒来之后,哪怕是用凉水洗了脸,可依旧是无精打采。体格不太好的,都觉得身上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