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13章 好奇
    张禹等人上车离开,前往住的庄园。半路之上,还是在酒店打包了一些饭菜。

    回到庄园,他们在停车场下车,跟张禹坐一辆车的是张银玲、赵华、布莱顿等人。大狼狗就坐在张禹的腿边,还撒娇般地将脑袋贴在张禹的腿上。

    车门打开,他们鱼贯下车,两辆车的车先后下来,汇合之后,就打算一起进到别墅之中。可就在这时,张禹腿边的大狼狗,猛地窜了出来,直接冲到苑小小的面前,不停地吠叫起来,“汪汪汪......汪汪汪......”

    苑小小见大狼狗突然冲过来朝她吠叫,吓得她花容失色,连忙躲到身旁尹尚杰的身边,怯怯地说道:“它、它干什么......”

    尹尚杰和张禹的其他弟子不晓得这狗为什么一上来就冲苑小小叫唤,一个个都莫名其妙,有的看向张禹。

    张禹走了过来,大狼狗看到他来了,仿佛有了一种狗仗人势的精神头,叫的更唤了,“汪汪汪......汪汪汪......”

    苑小小看向张禹,委屈地说道:“师父......我怕狗......”

    “阿狗,不要吓唬人......”张禹弯下腰,摸了摸狗头,跟着说道:“都是自己人,咱们回家。”

    说完,他就转身朝别墅走去。

    狗狗好像听懂了他说的话,朝苑小小看了一眼,就转身跟着张禹朝别墅那边走去。

    它就跟在张禹的脚边,随着张禹穿过阵法,来到别墅门前,进到里面。

    其他的人都在后面,鱼贯朝里面走。苑小小走到张银玲的身边,抱住小丫头的胳膊,她和张银玲的关系最好,委屈地说道:“那狗怎么一上来就欺负人。”

    “不用害怕,我就是一条狗么。有我在呢,再者说,张禹也不可能让它随便咬人。”张银玲撇着嘴说道。

    “那还好。”苑小小点了点头,跟着张银玲进到阵法中。

    众人来到别墅之后,先是一起吃饭,还给大狼狗准备了一份。吃了个饱,弟子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张禹则是招呼张银玲和阿狗,一起上楼。

    进到卧室,大狼狗先在房间内转了一圈,然后就趴到门后。看起来,还蛮尽职尽责的。

    张银玲则是说道:“你这狗好像挺聪明的,为什么一上来就吓唬小小呢。”

    “这谁知道。”张禹耸了耸肩膀,然后说道:“你到床上坐着,把鞋脱了。”

    “脱鞋......”小丫头见张禹直接这么说,俏脸不由得一红,“做什么......”

    “给你治病呗。”张禹微笑着说道。

    “治病......这和脱鞋有什么关系......”小丫头好奇起来。

    “脱了你就知道了。”张禹故作神秘地说道。

    “神神秘秘......哼......”小丫头哼了一声,跟着在床边坐下,将鞋脱了下来。

    一双小脚晃悠了一下,又道:“行了吗?”

    “袜子。”张禹说道。

    “讨厌!”张银玲白了张禹一眼,但还是听话地将袜子脱了下来。

    然后,她看向张禹,脸色有些晕红,嘟着嘴说道:“接下来呢?你要是治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

    “行了行了,昨天也不是没看到你的脚。把脚伸起来。”张禹笑着说道。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小丫头故意做出一幅不情愿之色,慢慢地抬起了小腿。

    虽然昨天自己的脚也让张禹看了,可那是无意识的。可是现在,张禹主动提出来,就让小丫头有些难为情了。

    她一双白嫩的小脚呈现在张禹的眼前,张禹只一瞧,立时点了点头。

    没错,跟他预料的一样,此刻张银玲的脚心之处,已经不是昨天的三颗红痣,而是变成了两颗。

    张银玲则是把头别到一边,不好意思看张禹,可她还是用眼角的余光偷眼张禹的举动。

    见张禹点头,小丫头好奇地问道:“我的脚上有花啊,你还点头?”

    “你的脚心上有痣吗?”张禹问道。

    “没有啊。”小丫头面对张禹,轻轻摇头。

    “那你现在看看你的左脚。”张禹说道。

    张银玲连忙将腿盘了起来,搬着脚脖子,看向自己的脚底板。

    紧跟着,她就看到自己的脚心上有两颗痣。

    “我、我......我脚心上好像没有痣......怎么会有两颗痣呢......”张银玲有点莫名其妙地说道。

    这一刻,她甚至怀疑起自己的记性,是不是以前没注意。

    “这就没错了。”张禹笑着说道:“你身上的问题,就在这两颗痣上。我也不瞒你,昨天我看你脚上一共有三颗痣。现在变成了两颗。”

    “啊?”张银玲惊诧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应该是一种类似于降头,或者是蛊毒的东西,但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太了解。只知道,你身上每溃烂一次,这痣就会减少一颗。如果我猜的不错,等痣全部消失的时候,可能你身上就不会再溃烂。”张禹认真地说道。

    “还有这样邪门地法术......不对,是妖术......”张银玲的脸上露出恨恨之色,她的一双眸子,更是紧盯着自己的脚心。

    片刻之后,小丫头说道:“那你有办法治好吗?”

    “当然有办法,只要略施手段,就能把你脚上的痣给去掉。”张禹肯定地说道。

    “那就好......”张银玲点了点头。

    “好了,我现在就动手,帮你将这两个红点给去掉。”张禹说道。

    “好。”张银玲欢喜地说道。

    可是紧接着,她又轻轻摇头,说道:“先不要!”

    “不要......为什么?”张禹不解地问道。

    “光是听你说,我也没亲眼见到,这样多没意思。要不然这样,咱们等一会,在复发之后,我亲眼看看,脚上的痣会不会少一个。”张银玲一本正经地说道。

    听她的意思,仿佛是遇到了一件好玩有趣的事儿,想要见证一下奇迹。

    张禹皱眉说道:“不至于吧,这还得亲眼看看。”

    “看看怎么了,我就要看看。”张银玲撅起小嘴,倔强地说道。

    “好好好......你要想看,那就看呗,反正身上烂的人也不是我。要是哪些羞羞的地方烂了,可别怪我看到......”张禹故意笑嘻嘻地说道。

    “我......”小丫头闻言心头一紧,俏脸不由得火烫。

    可不是么,溃烂的地方一向没准,天晓得等下会在哪里溃烂。万一是不该让人看的地方出了问题,这该怎么办。

    不过,小女孩的好奇心,一向都是很强烈的。

    张银玲又看了看自己的脚心,心中嘀咕起来,“哪有那么巧,会烂在羞羞的地方......估计也就胳膊上和腿上,就算后背出点问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倒要看看,等发病之后,下面痣到底会不会少一个......”

    拿定主意,小丫头撇了撇嘴,说道:“有什么大不了的,吓唬谁呢?我就要看看,等发病之后,脚上的痣会不会少一个。”

    “你......”听了这话,张禹也服了,这可真是看自己有本事治好她的溃烂,有恃无恐啊。

    “我就要......”张银玲得意地说着,可话才说到这里,她突然叫唤一声,“哎呦......”

    “是不是发病了,在什么地方?”张禹赶紧问道。

    “呃......疼......”张银玲的嘴里发出痛苦之声,说道:“身上好疼......整个上半身都疼,身上火辣辣的......呃......”

    “上半身都疼,不会吧?”张禹诧道。

    “呃......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半身都疼......”说话的时候,小丫头的脸色变得极为苍白憔悴,她身上穿着道袍,跟着抓住上面的腰带,将腰带给解开。

    在道袍里面,穿的是白色的衬衣,张银玲的道袍脱到一半,才反应过来,张禹就在对面。

    她急忙说道:“你转过去,转过去......不许看.......”

    张禹也没二话,连忙转过身去。他在心里暗说,“你这丫头,可真是不听话。”

    见张禹转身不看,张银玲才算松了口起,快速地脱下道袍,丢到一边,然后拉起衬衣。在衬衣里面,还有一件小背心。这丫头不喜欢穿文胸,里面就这个。

    她低头看向身上,背心之上,血糊糊的,看起来都叫人觉得恶心。最为要命的是,整个身上都是这般。

    “怎么会这样......”张银玲差点哭出来。

    “怎么了?”张禹听她声音哽咽,急忙关切地问道。

    “这一次,我的整个上半身......呜呜呜......好像都......烂了......”这丫头直接哭出声来。

    “不会吧?”张禹大惊,顾不得其他,赶紧转过身子。

    一回身,他就看到白背心被染得一塌糊涂。

    这让张禹为之一怔,诧异地说道:“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严重?”

    “我......我......怎么办......张禹......”张银玲委屈地哭道。

    “没事、没事......我能治好的......”张禹宽慰道。

    “嗯。”张银玲轻轻点头,扁着小嘴说道:“那你赶紧治......”

    “你这得把背心脱了......”张禹摊手说道。

    “我......”小丫头的眼泪,立刻如断了线的珍珠,“呜呜呜呜......早知道......我就不看了......真倒霉......”

    “谁让你自己非得看呢,我也不是没提醒你......”张禹无奈地说道。

    他跟着转过身子,不再去看小丫头。

    张禹也知道,这丫头害羞,这么看着她,肯定不好意思。同样,张禹也在纳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前几天还只是溃烂一个巴掌大小,今天晚上,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严重。

    好在他有经验,上次帕丽斯的身上烂的更加严重,不也照样给治好了么。

    张银玲看着张禹的后背,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她心中后悔,但后悔也没有用。

    迟疑了片刻,张银玲咬了咬牙,横下心来,拉起背心。

    好家伙,脱背心的时候,疼得她是呲牙咧嘴,就好像拔掉一层皮似得。

    身上血肉和背心连在一起,就算是铁打的汉子,也是要命的。

    她将背心脱了下来,再一看自己的身体,从肚子一直烂到脖颈下面,简直是触目惊心。张银玲都恨不得一头碰死。

    小丫头看向张禹,苦哈哈地说道:“你赶紧治我......”

    张禹在她脱背心的时候,就已经掏出了辟邪符,做好了准备。

    听了这话,他立刻转身。才一转过来,小丫头就惊慌地叫道:“闭上眼!不许看!”

    张禹闭上眼睛,说道:“行行行......”

    以张禹的本事,倒也不需要睁眼去看。他向前两步,来到张银玲的身前,左手拿起一张辟邪符,“噗”地一声,符纸自动点燃。

    他把符灰递给张银玲,说道:“吃下去。”

    “好。”张银玲一把抓入掌中,将符灰吃了下去。

    张禹也没二话,又拿起一张辟邪符,点燃之后,直接朝张银玲的肚子上拍去。

    “嗤!”

    青烟冒起,这次的疼痛,要比上次更强,小丫头即便有所准备,也不由得闷哼一声,“呃!”

    “现在怎么样?”张禹问道。

    在张银玲的肚子那里,溃烂很快消失,变成光洁的皮肤。

    小丫头松了口气,说道:“好了一半,还剩上面一半......”

    “这就好!”张禹点头,左手又拿起一张符纸,点燃之后,手掌慢慢上抬,慢慢凑近小丫头的身子,说道:“这个位置可以吗?”

    张银玲双颊火烫,如同熟透了的红苹果,小心肝如同鹿撞,“砰砰砰”的,那叫一个快。

    她扁着小嘴,看着张禹的手和自己身体上的位置,瞄准了一会,才小声说道:“再往上一点。”

    张禹的手往上挪了一点,小丫头又比了一下子,才羞臊地说道:“行了......”

    有她的话,张禹也不迟疑,手掌往前一送,“嗤”地一声,符灰按在张银玲脖颈下,胸口的位置。

    张禹的手,还是比较大的,即便上往上挪了,但还是触碰到两个土丘中间的位置。

    为什么说是土丘,实在是小丫头的不大。张禹的手随即挪开,小丫头的上半身很快恢复,变得正常。

    看到自己如玉的肌肤,张银玲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她的双颊依旧火烫,快速的心跳,仍然没有缓下来。

    她抬眼看着张禹,声音带着喘息地说道:“你......你没偷看吧......”

    “有什么可看的,这次好了没有?”张禹不以为然地说道。

    “好了......”张银玲轻轻点头,但是很快,又在心中说道:“怎么就不好看,很差么......”

    同时,她还低头看了看,暗自嘀咕了一句,“好像确实挺小的......但小又怎么了......”

    张禹现在已经转回身子,说道:“好了的话,就赶紧穿衣服。”

    张银玲的背心已经不能穿了,饶是衬衣,也不怎么样,总不能直接穿道袍吧。自己现在可不是一个人睡,回到房间,一脱道袍,被人看到,算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