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11章 到底破没破
    在张禹的山雷符丢入马桶中之后,从马桶内刚刚冒出来的黑烟,一下子就朝下方涌去,进而消失在马桶之中。还有那流出的阴煞之气,也随着黑烟的涌入,以极快的速度缩了回去。卫生间内原本弥漫的浓郁阴煞之气,好像是接到了什么指令,不再朝别墅中流动,掉头进到马桶之中。

    别墅内弥漫的阴煞之气,也都开始不停地朝卫生间内聚集,然后原路返回,进到马桶里,消失不见。

    这里的阴煞之气越来越弱,张禹和查尔斯、爱德华兹都能真切的感觉到这一点。

    爱德华兹和查尔斯明显都是一愣,查尔斯说道:“大星相师,你不是说,这里是藏星之地么,此间的霉运与深幽之气融为一体,威力惊人。可是现在,怎么突然又回去了?”

    “这个……”爱德华兹一时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这里的问题,以爱德华兹大星相师的实力,自然也能解决,只是要费些功夫。像张禹这样,轻而易举的就让深幽之气回到藏星之所的,简直是闻所未闻。

    “我也不清楚,这小子到底用的是什么法子……”爱德华兹摇头说道。

    “连你都不知道……”查尔斯错愕地说道:“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张禹竟然比我想象中的实力还要强悍……”

    “确实是叫人想不到……东方竟然冒出了这样的人物,怪不得敢到英吉利传教……”爱德华兹轻轻皱眉。

    “想在英吉利传教,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好戏还在后头……”查尔斯说话的时候,眼睛盯住张禹。

    别墅内的阴煞之气,在三分钟之后,全部从卫生间内的马桶中离开。取而代之的是,这里的财运变得浓郁,别墅中一片安详。

    张禹满意地一笑,收了八卦镜和五面小旗子,转头看向查尔斯和爱德华兹,说道:“两位公证人,阵法已经撤回。”

    “很好、很好……”爱德华兹点了点头,即便明白是怎么回事,却依旧揣着明白装糊涂地说道:“张道长的实力,果然了得,阵法收发自如,令人佩服。好了,那咱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到前面去吧。”

    “好的。”张禹点头说道。

    三个人相互间做了个请的手势,便一同朝楼上走去。

    来到别墅一楼,这里也没有了阴煞之气,楼梯下面拴着的那条狗,也算命硬,本来趴在地上昏昏沉沉,现在竟然睁开了眼睛,有了生气。

    三人走出别墅,就见前面的桌子旁,艾伦小姐、车信由美、古德逊公爵都坐在那里。艾伦小姐已经苏醒,工作人员和摄像师,也都醒了。

    见到他们出来,古德逊公爵立刻起身说道:“情况怎么样?”

    他说的是生涩的国语,张禹也能听得懂,张禹微微一笑,说道:“公爵阁下,别墅内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哦,那我再进去看看。”古德逊公爵对星象风水极为痴迷,刚刚阵法中强大的阴煞之气,让他都有些吃不消。

    眼下一听说问题解决,他忍不住起身就朝别墅内跑去。

    车信由美看了张禹一眼,跟着也朝别墅里面走去,看她的意思,似乎对于先前自己晕倒的情况,还是十分不解,现在想要看看,里面又是什么情况。

    查尔斯和爱德华兹因为刚刚从里面出来,所以并没有再进去的意思,艾伦小姐缓缓地站了起来,朝别墅里走去。

    没走两步,她的表情还心有余悸,下意识地看了眼张禹,说道:“张道长,可以一起进去么。”

    “没有问题。”张禹转身朝别墅内走去。

    艾伦小姐和张禹联袂而行,走进别墅的那一刻,艾伦小姐突然斜了张禹一眼,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她轻声说道:“刚刚谢谢你……”

    “不客气……”张禹随口答道。

    说完这话,他才反应过来,原来刚刚艾伦小姐虽然昏迷,但昏迷的那一刻,应该还有知觉。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发现,自己一不小心抓错了位置。

    艾伦小姐没有再说别的,又是嘴角上翘,她向前几步,站到别墅的大客厅内。

    古德逊公爵和车信由美也站在那里,古德逊公爵忍不住说道:“张先生,实在是太神奇了,刚刚我站在这里,脑子都一阵眩晕,这么短的时间,一切就恢复正常,而且这里还有一些令人安宁的气息。真的很棒、很棒……”

    “谢谢公爵先生夸奖……”张禹颔首微笑。

    车信由美却是疑惑地看了张禹一眼,旋即朝楼下的地下室走去,一到地下室,她又四下张望起来,很快来到卫生间那里。

    之前强烈的阴煞之气,她当然能够感觉到,让她疑惑的并不是这个,而是车信由美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破掉张禹的阵法。

    印象中,自己明明破了张禹的阵法。邪门的是,阵法破掉之后,竟然还会有阴煞之气涌出,直接令自己晕倒,就连这里的工作人员也不幸免。

    为什么会这样,实在叫人想不通。

    张禹和艾伦小姐、古德逊公爵也来到地下室,其实现在,张禹和艾伦小姐已经纯属是陪公爵大人参观了。

    古德逊公爵东张西望,脸上尽是好奇,又想不通个所以然。三人和车信由美碰头,车信由美看向张禹,她的嘴巴动了动,看起来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闭上。

    她没说话,倒是艾伦小姐开口说道:“由美小姐,我们是因为在大屏幕上看到你晕倒才赶过来的,好在及时,没有发生任何危险。按照大赛的规则,以你当时的状况,只能判出局,输掉比赛,由张禹道长晋级。在这一点上,我想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可能也是故意想让张禹听得懂,艾伦小姐是用国语问道。

    “嗯。”车信由美微微点头,说道:“我没有意见。”

    自己都已经昏倒在别墅中,还是被张禹给救醒的,料想大屏幕上还有不少人看到。如果自己耍赖,不承认输了,估计马上就会像前两天的杜鲁夫和因扎吉一样,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车信由美还没有那个脸皮,所以倒也干脆。

    四个人从地下室上来,走出别墅外。爱德华兹、查尔斯和工作人员都在那里等着,艾伦小姐拿出对讲机,冲着里面说道:“现在所有的嘉宾都出来了没有。”

    “暂时没有,艾托比莱和约瑟执事,都还没有完成破阵。”对讲机里响起声音。

    虽然现在胜负已分,可这终究是东西方星象风水交流会,除非是时间到了,否则的话,没有直接宣布输赢的道理。那样的话,就不叫交流会了。

    艾伦小姐看向张禹和车信由美,说道:“二位,按照规则,必须要全部的嘉宾完成,才可以一起回到前面。眼下还有人没有完成,二位只好在这里暂时等候。不管二位需要什么,我们这边都会一律满足。对了,由美小姐,你现在的身体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车信由美微微点头,在信步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

    其实她的脸色,也不是也别好看,还有点淡淡的黑色,身上的阴煞之气,并没有完全清除干净。不仅如此,她此番元气大伤,身体很不舒服。但这个女人,并没有展现出半点柔弱的一面。

    艾伦小姐和三位公证人一起离开,张禹并没有到车信由美那里就坐,而是盘膝坐到地上,打起坐来。

    车信由美见张禹没有过来坐,脸上不自觉地闪现出一抹失望之色。等了片刻,车信由美认真地说道:“张道长,我是不是破了你的阵法?”

    张禹没想到车信由美竟然会问这个,不禁迟疑了一下,没有马上回答。

    “你的修为确实在我之上,这一点我是承认的。可是阵法有没有被破掉,我的心中还是有数的。那些突然冒出来的阴煞之气,应该不是从你的阵法中而来,乃是另有乾坤对不对。”车信由美一脸诚挚地说道。

    张禹并不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哪能轻易承认。毕竟,车信由美的昏倒是一个意外,如果单单按照规则来判定,其实自己已经输了。

    张禹淡淡一笑,说道:“或许是天意吧。”

    “我明白了……”车信由美点了点头,郑重地说道:“其实以我现在的状况,即便是让我晋级,也无法参加明天的交流会。再者说,如果没有你,恐怕我已经死了,我的命是你救得,这应该也是天意。先前我误会了你,对不起!”

    小鬼子女人,总是谦虚诚挚,看起来彬彬有礼。不管她是什么心思,起码看起来牲畜无害。

    但是张禹不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只淡淡地说道:“你也不必总是客气。好了,你的身体也不好,不要再多说话了,好好休息。”

    “谢谢!”车信由美又是点头真诚地说道。

    四组的胜负已经分出,谁赢谁输,基本上谁都清楚。所有的人,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

    按照规定,破阵最长时限是两个小时,在一小时四十八分钟的时候,艾托比莱终于破掉罗肯维尔的阵法。他布阵的速度,就没有罗肯维尔快,走出别墅之后,看到罗肯维尔已经在外面等着,自己是输是赢,那就在明显不过。

    而约瑟执事,那就惨了点,整整两个小时过去,最后被工作人员给请了出来。

    八强之中,表面上没有破阵的是两个人,其实真正没有破阵的,只有约瑟执事一个人。

    作为英吉利天主教的大执事,实力是不容小觑的,可他在两个小时内都没有破掉莱昂纳多的阵法,让不少人意识到,这个从葡萄牙来的莱昂纳多恐怕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小尼姑空奕是以四分钟的优势时间,赢下悟衡大师。老和尚在听说自己输了之时,似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输给一个佛门晚辈,简直是面目无光。

    罗肯维尔算是以压倒性的优势获胜。张禹和车信由美之间的胜负关系,多少有点说不清。在有些人看来,张禹其实是险胜车信由美,毕竟在破阵的时候,张禹也遭到一番苦战。但有些人认为,张禹应该也是以压倒性的优势赢的车信由美。毕竟张禹破了车信由美的阵法不说,还救了车信由美一条命。

    不管怎么讲,四强选手已经决了出来,分别是张禹、空奕、罗肯维尔和莱昂纳多。

    八位嘉宾站在台上,在艾伦小姐宣布了晋级结果后,请淘汰的四位嘉宾下台。

    下去的四个,一脸的悻悻之色,看起来就像是有人欠了他们几百万一样。车信由美或许还好点,但她的脸色实在是太不好看。

    等他们回到位置上坐下,台上的艾伦小姐又朗声说道:“在四强名单确定之后,我们接下来将要进行的是,明天的分组抽签情况。今天的交流,已经是十分精彩,让人获益良多。我相信,明天的交流,更是一场龙争虎斗。这个时候,谁都难说,谁就一定能够晋级最终的决赛!”

    说到这里,艾伦小姐顿了顿,又行说道:“废话少说,这就让我们抽出明天的对局情况。现在有请古德逊公爵先生到我身边来,让我们两个人一起进行抽签!对了……忘记了我们的礼仪小姐……也有请礼仪小姐上台……”

    很快,礼仪小姐推着车子和电脑来到台上,台后的大屏幕上,画面变动,变成了四强嘉宾的照片。但这四张照片却在不停地转动,让人看的眼睛都发花。

    艾伦小姐和古德逊工作分别站在电脑的左右两侧,她故意打趣地说道:“公爵先生,只要咱们的手一按下去,明天的对阵形势就确定了。在这里,不知道公爵先生有没有什么期待,希望哪两位嘉宾抽到一起?”

    “到了四强这个阶段,其实正如你所说,每一场都是龙争虎斗,不管是谁碰到谁。我相信,不管是四位嘉宾如何组合,都会给我们奉献一场可以在星象风水史上留名的对局。”古德逊公爵这般说道。

    “确实如此,不管是哪两位抽到一起,都不会让我们失望。那现在,咱们两个就一起动手,确定人选吧!”艾伦小姐说完,抬手在电脑左侧的按键上拍了一下。

    “刷!”

    刚刚不停地转动的四个屏幕中的第一个屏幕,一下子定格下来,照片上的人正是身穿黑色袈裟的小尼姑空奕!

    古德逊公爵随即一拍,第二个屏幕也很快定格下来,照片上的人正是罗肯维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