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09章 莫名的阴煞
    “出什么事了!”“她的脸色怎么变得这么黑!”“怎么回事?”“她、她……”……

    台下的观众立刻炸了。

    原来,就在大屏幕中,车信由美的脸色原本是发青,可是现在,竟然变成了黑色。

    观众们一下子都站了起来,紧盯着大屏幕,车信由美的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但因为脸色突然变黑,她的笑容显得是那样的诡异。

    紧跟着,众人就见车信由美的身子晃了晃,无力地跌倒在地。

    “怎么摔倒了!”“车信由美怎么摔倒了!”“又怎么了?”“为什么还能摔倒,她……她不是已经把阵法给破了么……”“不知道啊,出了什么状况。”…….

    正在议论的功夫,有两个工作人员来到车信由美的身边,蹲下身子查看。一个探视鼻息,一个查看心跳,接着就用对讲机不停地说着什么。

    很显然,工作人员是在跟台上的艾伦小姐说话。

    只消片刻,艾伦小姐就走到大主教查尔斯的身边,低声说道:“出事了,车信由美昏过去了。大主教现在,现在该怎么办?”

    “这个……”查尔斯沉吟一声,站了起来,说道:“走,过去看看。”

    这话才出口,台下更是炸了起来。

    “快看!别墅大厅里的那条狗,刚刚已经安静了,现在怎么挣扎的这么厉害!”“是啊,挣扎的好厉害,还一个劲的咬锁链!”“是不是阵法还没有破!”“没破的话,车信由美刚刚那是什么意思。”“不好了,你们快看,那两个工作人员也倒下了。”“摄像机……摄像机也掉了,是不是摄像师也倒下了。”“都倒下了,他们都倒下了!”“我的天啊!”“还有意外发生,刺激!刺激……”……

    地下室那里的变故,实在是太过令人意想不到。

    车信由美昏过去,连四个工作人员和摄像师,现在也都跟着昏了过去。这一幕,就和之前张禹那边差不多,唯一的区别之是,张禹并没有昏过去。

    看到这个,张银铃不禁大喜,小丫头挥舞着拳头说道:“我就知道她不是张禹的对手,现在好了吧,昏过去了!”

    “她是怎么昏过去的?”张清风好奇地说道。

    “那还用说,肯定是没破了阵呗。”张银铃咧嘴说道。

    “可是看刚才的样子,应该是破阵了才对。”张清风说道:“而且刚才,连楼梯口拴着的那条狗也静下来了。怎么会突然又发生变故……看,那条狗现在也不成了……”

    “确实邪门……不过这应该就是师父阵法的厉害……”王春兰说道。

    张禹这边的弟子们和其他的人一样,也不禁讨论起来。

    台上的查尔斯大主教和爱德华兹、古德逊公爵都已经站起身来,在艾伦小姐的陪同下,急切地下台,朝后面的别墅区走去。

    张禹仍然站在别墅门口,对于前面发生的事情,以及隔壁发生的事情,他是一点也不知道。

    他只清楚,自己的阵法已经被车信由美给破掉,自己输了。虽然很少无奈,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在这里等着。

    等了一会,一直没有看到车信由美那边有人出来,这让张禹纳闷起来。按理说,破阵之后,马上就得出来,怎么等了这么久,也不见人出来。

    这时,张禹突然看到艾伦小姐和查尔斯他们一同走了过来。

    张禹更是疑惑,不明白这几位怎么又过来了。昨天自己和因扎吉较量的时候,把他们给扯了过来,今天自己和车信由美交手,人又过来了,合着每次不管自己跟谁比试,都得有意外发生。

    但是张禹反应也快,他已经猜到隔壁出事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却是他想不到的。

    眼瞧着艾伦小姐四人急匆匆的来到车信由美所在的别墅门口,张禹立刻说道:“四位,这又是怎么回事?”

    四人这才想起来张禹,谁都知道,张禹是一个难缠的角色,如果跟张禹解释,天晓得下面还会发生什么变故。

    于是,大星相师爱德华兹直接用生硬的国语说道:“张禹,你跟着我们一起进来看看吧。这边出事了,车信由美和其他的工作人员全都昏过去了。”

    “啊?”闻听此言,张禹不由得一怔,他猜出来出了事,可没想到,会是这么严重的事情。

    张禹也无暇多想,眼瞧着查尔斯先行进到别墅,其他的人先后跟入,他也就快步跟上,一同进到隔壁的别墅。

    只一进去,张禹再次一怔,好家伙,在别墅之中,充满了阴煞之气。而且这阴煞之气,远要比自己阵法中生出的阴煞之气猛烈的多。

    同样,张禹还能真真切切的意识到,自己的阵法确实已经被破了,还是被破的十分彻底的那一种。唯一让人不解的是,明明阵法已经破了,这里还会有这么多阴煞之气,着实叫人无法想象。

    查尔斯大主教和爱德华兹大星相师两个人不由得相互看了一眼,跟着又一起看向张禹。似乎两个人也都被这里的阴煞之气所震慑。

    张禹阵法被破的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旁人自然不清楚。不过像查尔斯和爱德华兹这样的高手,这里有没有阵法的气息,一下子就能感觉出来。

    无奈眼下,别墅内阴煞之气太强,二人根本没有多做观察,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这是张禹的阵法造成的。

    如此强烈的阴煞之气,不是阵法造成的,还能是怎么出来的呢?

    古德逊公爵还是懂行的,他旋即面色大变,已经意识到不好,向后倒退一步,紧张地说道:“这……这里很危险……”

    艾伦小姐则是伸手按住了脑袋,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两步,正好来到张禹的身前。

    “我头晕……”艾伦小姐说着,身子一软,就朝张禹的身上跌去。

    张禹倒是没马上反应过来,好在二人距离的特别近,待艾伦小姐跌到他身上时,他连忙下意识地双手向前一抱,嘴里急道:“你没事吧。”

    话音才落,张禹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因为他的双掌之中,好像各握着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张禹哪能不知道是什么,自己不小心摸到了什么地方,他的手连忙向下,抱住艾伦小姐的腰肢,嘴里说道:“她昏过去了,我先带她出去。”

    说完,他抱着艾伦小姐就往外走。说是抱着,其实差不多也是拖着,他距离别墅的门不远,很快就将艾伦小姐拖出了别墅。

    外面还有椅子,张禹扶着艾伦小姐在椅子上坐下,接受阳光的照射。她不过是染上了阴煞之气,而且时间很短,只要有阳光,很快就能恢复正常。

    古德逊公爵和查尔斯、爱德华兹也都从里面出来。古德逊公爵的状态,明显也不太好,一屁股在艾伦小姐的旁边坐下,嘴里说道:“我的脑子有点晕……这里面,真的是好厉害……怪不得里面的人都晕过去了……”

    公爵的话,显得有气无力,他跟着看向张禹,又道:“张禹,你得赶紧将阵法撤掉,赶紧救人,不能造成人员的伤亡……”

    他可不知道,张禹的阵法已经被破掉了,还以为这是张禹的阵法造成的。

    爱德华兹也直接说道:“张禹,胜负已分,这一局你赢了,希望你赶紧撤掉阵法,立刻救人。”

    “正是!胜负已分就算了,不要闹出人命。”查尔斯也道。

    这毕竟是星象风水交流会,若是闹出人命,事情可大可小。

    张禹见三位公证人都这么说了,当即点头答应,“好,我就去撤掉阵法!”

    言罢,他快步冲进别墅。

    虽然嘴上说是“撤掉阵法”,可张禹心中暗说,这哪里有什么阵法,阵法都被车信由美给破了,这么多阴煞之气,是哪来的。

    一进到别墅,张禹直奔地下室,不过他也加着小心,生怕遭到什么暗算。

    来到地下室,张禹就看到车信由美和四个工作人员,以及摄像师都躺在地上。

    这里的阴煞之气,更为浓郁,特别是卫生间那里,有明显的阴煞之气涌出来。

    张禹没有马上去卫生间看,他一个箭步抢到车信由美的身边,只见车信由美的脸色漆黑,十分的难看,显然都快要煞气攻心。

    再看旁边的两个工作人员,脸上也有淡淡的黑气,相比于车信由美,反而还好点。

    “她的修为不弱,怎么反倒是比普通人还要严重……”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句,伸手抓住车信由美的手腕。

    这女人的脉象极弱,而且十分虚弱,感觉就像是身体被掏空。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丢掉性命。

    张禹当然不知道,车信由美因为直接破他的阵眼,遭到阴煞之气的反扑,她体内真气消耗过大,甚至还吸入了一些阴煞之气。

    所以,在面对最后的突发意外时,才直接昏过去,受到的伤害,要比普通人还要重。张禹又看了眼卫生间那里,强烈的阴煞之气就是从那里出来的,这里已经没有了他的阵法,根本就不存在撤掉阵法一说。

    这种毫无理由的阴煞之气,实在叫人费解。

    张禹有心先去瞧瞧,可又担心,需要的时间太长,这里的人丢掉性命。他又扫了一眼其他的人,心中冒出一个主意,还是先救人吧。

    虽说车信由美着实可恶,但在交手的时候,还勉强算是光明正大。毕竟破阵是斗智斗勇,暗藏杀机是在所难免。最为重要的是,如果车信由美使用另外一种手段,也就是在张禹一破掉假阵眼的时候,就催发出后期那强烈的阴气,怕是别墅里的狗和几个工作人员,就算不死,也得差不多。

    考虑到这一点,张禹还是决定救车信由美一命。当然,车信由美的老师是岛国的花泽大阴阳师,据说实力极为强悍,乃是岛国阴阳师第一人,张禹也不愿意光明正大的树敌。

    他左右看了一眼,地下室是一个台球厅,在吧台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圆形鱼缸,里面养着两条小鱼。

    张禹直接过去,将鱼缸拿了起来,回到车信由美的身边之后,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护身符。

    他也不往车信由美的身上贴,翻手将符纸点燃,“噗!”

    等符纸化作符灰,他掰开车信由美的嘴巴,把符灰塞到里面,然后就把鱼缸里的水,连带那两条小鱼,一股脑地倒进车信由美的嘴里。

    张禹这么做,颇有点戏耍车信由美的意思,谁叫这个女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呢。

    符灰给她喝下去,车信由美还没有醒过来,毕竟她吸入的阴煞之气太多,可不是那么快就能好的。

    张禹拿鱼缸的目的,可不单单是给这个女人喂水,还打算给她拔上一罐。无奈车信由美穿的是和服,想要给她后背来上一罐,都不容易。

    略一迟疑,张禹干脆一把拉开车信由美的领口。和服救这点好处,领口特别容易被拉下来,反倒是身上的衣服难脱。

    这一拉下来,张禹随即发现,车信由美都没带文胸,那个位置不过是白色绸子,看来还挺传统。张禹也没都给扯下来,就是露出一个能容下一个巴掌的位置。他从车信由美的面部开始按揉,慢慢将黑气揉到胸口上方的位置。按揉一会,车信由美的脸色好了一些,倒是胸口上面白嫩的皮肤已然变得漆黑。

    张禹掏出银针,在车信由美胸口的位置,直接来了几针。

    趁这功夫,张禹又去给四个工作人员和摄像师的头顶贴上护身符。

    他们五个染上的阴煞之气还要轻一些,估计有了护身符,应该不至于丢掉性命。

    此刻,爱德华兹和查尔斯大主教都已经下来了,可就是站在刚下楼梯的位置冷眼旁观。瞧那意思,压根没打算帮忙,只想看热闹。

    张禹没有心思搭理这二位,重新回到车信由美的身前,蹲下身子,拔出银针,掏出一张辟邪符点燃,丢到鱼缸里,最后直接扣在车信由美的胸口。

    一丝丝黑气顺着肌肤流入鱼缸之中,同时还有黑色的血液跟着渗出来,渐渐染入鱼缸。

    张禹见差不多了,猛地一用力,将鱼缸给硬生生地拔了起来,“啪!”

    “啊!”

    躺在地上的车信由美,身子都不由得向上弹了一下,嘴里更是痛呼一声。

    车信由美的身子跟着又躺会地上,同时睁开眼睛。她一睁眼,率先看到的就是张禹,在张禹在自己的面前,车信由美不由得愣了一下。她接着感觉到,胸口的位置有点凉,颔首一瞧,立时发现自己领口的衣服竟然被拉开了。

    不用猜,她也知道,这是张禹干的,她怒声叫道:“八嘎!”

    说话间,抬手一巴掌,朝张禹的脸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