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07章 五雷符
    张禹拿着黑狗血和朱砂画成的镇宅符再次来到地下室,下面阴风阵阵,加上没有充足的阳光,一下来就给人一种阴森感。

    四个工作人员和摄像师刚刚下来了一趟,只片刻就瑟瑟发抖,身上发毛,上到一楼才缓过来。眼下又跟着下来,难免有点不情愿,可也没有办法,这就是他们的工作。

    到了地下室,张禹直接朝对面的墙壁那里走去,越往前走,阴气就越是强烈。张禹步步为营,走的不是很快,而那五位老兄,走的就更加慢了。

    但即便张禹走的再慢,地下室也就那么大。未几,张禹来到墙壁之前,他的八卦仙衣被阴气刮得是烈烈作响。

    “到底是不是阵眼的所在,就看这一下了!”张禹拿着镇宅符,猛地朝墙壁上拍了过去。

    这个位置,正是毁掉扇子和两条黑鱼的所在。

    “啪!”

    符纸直接引道墙上,张禹的手一收回,就见墙壁上贴着的符纸,开始不停地颤抖,并发出“漱漱”的声音。紧接着,符纸上的符文,慢慢变淡,“噗”地一声,符纸竟然自己点燃,化为飞灰。

    “没错,就是这里!”张禹的脸上露出笑容。

    阵眼既然找到,那想要破阵,就不困难了。只是张禹有点想不懂,这个阵法到底是怎么布的局。明明挂在这里的法器已经毁了,理论上这里绝对不可能是阵眼的所在,可它偏偏就是阵眼。

    事实证明,布阵破阵也是一门很大的学问,不仅仅需要一定的实力,还要在这个过程中斗智斗勇。张禹转身跑到一旁的吧台那里,拿出六张明黄色的空白符纸,又咬破自己的手指,把血滴入朱砂之中。

    稍微一搅拌,他就动手画幅。符文仍然是镇宅符,但这其中有张禹的血和黑狗血,效果自然不同。

    很快,张禹就画好了六张镇宅符,他又来到墙壁之前,手掌一挥,六张符纸三上三下,一股脑地印到墙壁之上。

    六阳镇宅符!

    六张符纸一到墙上,立时又颤抖起来,就连墙壁之上,也跟着发出“嗡嗡”之声,显然是阵眼受到了极强的刺激,发出的反抗。

    摄像师和四个工作人员看的是直迷糊,心中却又是无比的紧张。摄像师的镜头,只管对着张禹,任谁都能看出来,这应该是到了最为紧要的关头。至于说,等下的结果会是什么,着实让人期待,又让人担心。

    “这是动真格的了!”“看起来都是这么的激动人心!”“六张符纸都在上面颤动,竟然还有这样的!”“估计很快就能分出胜负了!”“他要是破不了阵法,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这个不清楚!”“会不会破不了阵法,就会遭到反击!”“要是那样就有意思了!刺激!刺激!”……

    大屏幕前的观众们,也都看出张禹这是在破阵,形势似乎极为严峻。

    张银铃和张清风等人,也都是一脸的严肃,大气都不敢喘。

    那边的帕丽斯,也是有些紧张,她在心里不住地给张禹打气,“一定没事的,张禹一定能赢……”

    而在台上看热闹的古德逊公爵,同样也看出了问题所在,他不禁开始摩拳擦掌,仿佛恨不得现在破阵的人是他自己。

    查尔斯看向爱德华兹,低声说道:“这个张禹果然厉害,看来车信由美的阵法,很快就会被他给破掉了……”

    不想,爱德华兹却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不看不会这么容易。”

    “大星相师难道另有高见……”查尔斯低声问道。

    “作为一名星相师,直觉告诉我,车信由美的阵法绝对不止这么简单。”爱德华兹信誓旦旦地说道。

    “不止这么简单……那还会有什么……”查尔斯好奇起来。

    作为国教大主教,查尔斯的实力毋庸置疑,但术业有专攻,查尔斯的强项并不在这上面。相较而言,坐在他旁边的大星相师爱德华兹显然是略胜一筹的。

    “我也说不清,到底还有什么,但肯定还有后招!”爱德华兹说道。

    “那以你看,他们两个到底是谁赢谁输呢?”查尔斯问道。

    “现在已经看不出来了,他们之间的较量,可能随时都会结束。在我看来,即便车信由美有所准备,奈何在实力上,张禹还是胜过她,胜负的天平,已经向张禹倾斜。”爱德华兹淡淡地说道。

    “张禹……”查尔斯冷冷地一笑,没有再出声。

    所有人的目光,仍然聚集在大屏幕上。这时候,突然有人喊了起来,“这是怎么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镜头怎么跑到地板上了!”“搞什么飞机!”“用监控屏幕看!”“看的有点不清楚啊!”“到底出什么事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原来在屏幕之中,主镜头,也就是摄像机的镜头,竟然跑到了地上,令现场的众人,一下子看不到,张禹正在做什么。

    而在地下室内,这一瞬间,正发生着惊人的一幕。贴在墙壁上的六阳镇宅符,猛地发出“噗”地一声,几乎是同一时间,掀起六团绚丽的火花。一团黑雾竟然从墙壁中涌出,在黑雾之中,裹着一把黑色的扇子。无穷的阴气,从扇子中散发出来,饶是张禹,也不禁连退几步。他身上的八卦仙衣,在强大阴风的席卷下,甚至鼓荡起来,在张禹的脸上,都感觉到刀割一样的疼痛。

    张禹尚且如此,站在张禹后面的四名工作人员和摄像师就更加不必说了。

    五个人直接摔倒在地,昏了过去,摄像师扛着的摄像机,也跟着摔到地上。故此,大屏幕上的镜头,才变成这般。

    面对突然席卷出来的黑雾,张禹暗吃一惊,他完全可以意识到,黑雾中的这把扇子就是阵眼。

    这把扇子,绝对是一把极为强悍的法器。这才是真正的阵眼,远不是之前的那把扇子所能比拟的。张禹也不怠慢,金钱剑直接出现在掌中,他心念一动,金钱剑化作108枚铜钱四散开来,将黑雾直接裹着。

    “四象生阳!以阳克阴!”

    张禹的右手掐住指诀,左手握住右手的手腕,指着围住黑雾的铜钱,嘴里振振有词。

    黑色的纸扇显然是感觉到强大的攻击,它不停地转动,带动周边的黑雾跟着转动,仿佛是要挣脱108枚铜钱的束缚。

    同样,张禹那108枚铜钱,也在不停地消磨纸扇散发出来的阴气。彼此间的争斗不休,就看谁能将谁干掉。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张禹渐渐感觉到,自己的108枚铜钱,好像开始有点不受自己的把控。

    “糟了!”张禹暗叫一声,实在想不到,自己的四象生阳阵法竟然抵不过阵眼的这把扇子。

    通常来所,很多人布阵,都喜欢用一件法器作为阵眼,以便增加阵法的威力,即便有高手找到阵眼,也不会那么容易破掉。

    车信由美用来充当阵眼的这把扇子,摆明是一件邪门,且很有杀伤力的法器。但她之前一直没有展现出阵法的真正威力,当张禹找到阵眼的时候,阵法作为自我保护,才显出威力。

    一时间,张禹都有点好奇,车信由美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在这之前,也就是张禹刚刚毁掉黑色纸扇和两条黑鱼的时候,阵法便呈现出这样的威力,怕是张禹已经输了。因为一楼的那条狗没有保护,当场是必死无疑。哪怕张禹有通天的本事,估计都来不及。

    好在现在,张禹已经有了准备,不至于当场就一败涂地。不过此刻,他感觉到四象生阳阵的阵法越来越弱,怕是转眼间就要被这阵眼给破开。

    “我该怎么办?”张禹在心中急切地叫道。

    “哗啦!”

    就在这时,包裹住黑雾的108枚铜钱,竟然被震飞出去,崩的到处都是。旋即,张禹就感觉到一股猛烈的阴气冲击而来。这股阴气,显然是黑色折扇蓄势而发,比之先前的,不知要强大多少倍。

    在阴气的冲击下,张禹一个踉跄,不自觉地一屁股坐倒在地。

    “呼……”

    猛烈的黑雾,铺天盖地的朝张禹这边涌来。这些黑雾,对于张禹来说,倒还好说,他有八卦仙衣护体,哪怕是阴气再为猛烈,也不可能要了他的命,充其量是被阴气缠身,很快就能化解。可是,那躺在地上昏过去的五个老兄,估计是活不成了。

    这场较量是不能发生死伤的,要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拿一条狗作为试验品,狗只要一死掉,别墅内的所有人就要撤出来。

    楼上的狗,现在还安全,可工作人员和摄像师跟着张禹来危险的地方,哪里承受的起。怕是五个人一死,那边直接就会让他离开现场,甚至判定他输掉了。

    大屏幕前的人,全都在盯着张禹这边的情况。虽然主屏幕看不到了,但是还能凑合通过监控屏幕看到张禹那里的情况。唯一的区别只是,他们看不到黑雾中的那把扇子,能够看到的只有一团黑雾。

    眼瞧着张禹的108枚铜钱包裹住黑雾,不少人以为,张禹这下一定能够取胜。可没想到,黑雾竟然把铜钱震飞,而张禹更是一屁股摔倒在地。

    “二弟!”“张禹!”“师父!”“师公!”……朱酒真、张银铃等人看到这个,忍不住全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不止是他们,就连帕丽斯,甚至一些看眼的人,也都下意识地站了起来。

    要知道,之前的每一场较量,也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这次的变故,着实让人意想不到。

    “大星相师,这次恐怕是走眼了,胜负的天平,并没有倾斜到张禹那一边。他输了……”查尔斯淡淡地说道。

    “实在叫人想不到,这个岛国女人所用的法器,威力竟然这么大……”爱德华兹轻轻摇了摇头。

    与此同时,罗肯维尔那边大屏幕上的时间定格23分42秒!

    然而,现场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他们的眼睛,都在张禹这边的屏幕上。

    就见张禹已经从怀里掏出来五张符纸,咬破手指,在上面飞快的画了起来。黑雾跟着就弥漫到他的身上,让人都看不清张禹的存在。

    张银铃等人更加的担心起来,他们手心之中全是汗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不行就跑吧,别撑着了!”张银铃忍不住叫出声来。

    “师父,跑吧!”“师父,跑吧!”……张清风等人,突然也反应过来,嘴里不停地叫道。

    当然,他们的喊声,张禹是听不到的。

    帕丽斯眉头紧锁,因为她了解张禹的脾气,按照张禹的性格,不把阵法破掉,那是绝对不可能离开的。“张禹,你一定行的!你一定行的!”帕丽斯在心中不停地喊道。

    台上的查尔斯,脸上露出微笑,“这一次,张禹必然元气大伤……就凭他……还差得远……”

    “不过,这个年轻人已经足够可怕……日后的成就,怕是不会在我们之下……”爱德华兹颇为感慨地说道。

    “日后……首先他要有……”查尔斯得意地一笑。

    可这话才出口,原本还坐在那里,稳如泰山的他,猛地站了起来,“这……”

    紧接着,爱德华兹、古德逊公爵也都站了起来,现场的众人,也都站起来许多。

    张银铃激动的声音,同时响起,“黑雾没了!黑雾没了!张禹赢了!”

    没错,就在屏幕上,原本已经包围住张禹的黑雾,在刹那间消失不见。

    没有人知道,张禹是怎么做到的,这些黑雾到底是怎么烟消云散的。

    或许他们看到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张禹刚刚拿出来几张符纸,也不知在上面画了什么。

    天罡五雷符!

    张禹眼瞧着黑雾袭来,情急之下,终于让他想出个法子来,那就是自己的五雷正法。五雷正法是道家至阳的法术,眼下自己的金钱剑被破,张禹没有别的法子,只能使用尚不熟悉的五雷符了。

    五雷符是五雷正法中一门功课,张禹之前会的只是小术,尚且不能驾驭五雷符,更不要说是最高级别的五雷轰顶了。

    现在他只能一试,实在是没有想到,竟然成功了。

    他祭起五雷符朝黑雾打去,一瞬间不仅仅让黑雾烟消云散,更是让那把黑色扇子灰飞烟灭。

    浓郁的阳气弥漫在地下室内,再也感觉不到半点阴气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