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06 黑狗血
    13分15秒!

    空奕破阵的时间定格在这个数字上。

    先前空奕布阵的时间是81分钟整,而另一边的悟衡禅师的用时是75分钟52秒。

    这一对比,其实空奕还没有完全获胜,只要悟衡禅师能够在五分钟内破阵,那还能扭转乾坤。

    空奕的师妹们激动过后,紧张地盯着悟衡禅师的大屏幕,她们关注的,根本不是悟衡禅师如何破阵,而是上面的时间。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失,对于这些小尼姑们来说,她们的脸上充满了紧张。哪怕是出家人,也和张银铃他们一样,捏着拳头,不停地为空奕鼓劲。

    终于,五分半钟过去了。

    “赢了!”“这次赢了!”“师姐赢了!”“师姐真的赢了悟衡禅师!”“师姐太厉害了!”……

    她们激动的声音再次响起,哪怕是现场的不少人,也都在嘀咕。

    一个大和尚,一个小尼姑,大和尚输给了小尼姑,实在是叫人无法置信。

    坐在台上的大主教查尔斯不由得暗吸一口凉气,他之前认为,空奕的实力虽然不弱,却也无法赢得了同是佛门中人的大和尚悟衡。结果这个世上,总是有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发生。

    爱德华兹看向查尔斯,低声说道:“大主教,看来你低估了这个小丫头,她的实力看起来很强的。”

    “是的,真的没有想到,东方大国先是冒出来一个张禹,现在又冒出一个这样的小尼姑……那里可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查尔斯淡淡地笑道。

    “这个小尼姑难对付,莱昂纳多也很难对付…..这边不管是张禹赢,还是车信由美赢,都会成为硬骨头……你觉得罗肯维尔选谁会好一些呢……”爱德华兹也笑了。

    “如果选择莱昂纳多的话,总归是不太好。把他交给……张禹和车信由美之间的胜者吧……但我相信,不管他们两个人最后谁赢了,也都会脱一层皮,这个现成的便宜,就给莱昂纳多……这个小尼姑,交给罗肯维尔吧……”查尔斯说道。

    “看来你还是希望,莱昂纳多和罗肯维尔能够一起进到最终的决赛。”爱德华兹说道。

    “因为我自信,罗肯维尔有百分百的把握获胜。莱昂纳多,希望他好运……”查尔斯淡笑着说道。

    因为空奕和悟衡禅师之间已经分出胜负,所有的人现在又将视线转移到张禹这边。

    大屏幕上,张禹已经从一楼重新上到三楼。三楼是一个超大的卧室,前后两个露台,都有窗户。张禹站在前窗那里,他从怀里掏出来四枚铜钱,再次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了上去。紧接着,他又拿出四张符纸,往棚顶一丢,四个铜钱一起打了上去。

    “噗噗噗噗!”

    四个铜钱印在符纸之上,跟上次一样,符纸上出现了四个铜钱的印记。

    张禹随即收了铜钱,招手将四张符纸抓入掌中。他揣了铜钱,旋即将一张符纸贴到窗户上,然后就朝楼下走去。

    来到二楼,这里也是两个房间,张禹在两边的窗户上,分别贴了一张符纸。最后下到一楼,一楼的窗户可不少,张禹走到大客厅最大的那个窗户前,将符纸贴了上去。

    紧接着,张禹又来到刚刚布阵的三十六枚铜钱之前,他抬手掐住指诀,嘴里振振有词的念叨起来。

    盼随着他的念叨,别墅内猛地变得格外明亮起来。

    原本这就是中午,阳光明媚,但是现在,摄入房间内的阳光更加的猛烈。房间内本来有着森森的阴气,叫人身上发毛,可随着强烈阳光的照入,房间内的温度明显有所提升。

    没错,这就是张禹想出来的破阵之法。眼下他找不到别墅内阴风阵的阵眼所在,所以只能在阵法中布阵,来个以阵破阵。

    他的这个阵法,是以四象聚集阳气,干脆又配上四九天罡阵,算得上是四象聚阳天罡阵。

    随着房间内阳气的迅速提升,房间内的阴气开始被压制。渐渐,阴气和阳气产生波动,掀起激烈的争斗。

    张禹闭上眼睛,用心眼去感受这种波动,感受着阴气的源头是哪里。随着阴气与阳气的争斗越来越猛烈,张禹终于发现,有源源不断的阴气从地下室那里冒出来。

    再次发现阴气从地下室出来,张禹不由得一愣,之前自己去的就是地下室,并且触动了阵法,令阴气大盛。然后自己还在下面看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发现,怎么现在,阴气的源头又是地下室。

    张禹立刻朝地下室那里跑去,楼梯那里趴着的狼狗见状,猛地跳了起来,冲张禹大叫起来,“汪汪汪……汪汪汪……”

    听它的叫声,仿佛是在提醒张禹,千万不要下去。

    可是张禹哪里管的了这些,人已经来到楼梯口,快步冲到地下室。

    这就是传说中的艺高人胆大,为了破阵,张禹还管那些。

    他来到地下室,这里明显要比上面阴森,环境还和先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张禹走到地下室的中间,又闭上眼睛,感受起阴气流动的变化。

    阴气就是从对面的墙上涌出,那里正好是张禹毁掉黑色扇子和两条黑鱼的地方。适才在地下室里,张禹也感觉到那里阴风的强劲,可法器已经毁了,除了墙壁,再没有别的,阵眼难道真的会在哪里?

    张禹有点不敢相信,此时此刻,他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将这里当成阵眼,姑且再一试。

    “怎么试呢?”张禹在心中嘀咕了一句。

    用雷法什么的强行攻击,显然是不行的,这属于蛮干。把人家的墙给轰塌了,还算是破阵么。自己布置的阵法,正在和阴气对抗,估计一时半会,也不可能攻到阵眼这里。

    “如果有纯阳之物就好了……”张禹的心里冒出一个主意。

    可纯阳之物又上哪里找呢?

    张禹迟疑了一眼,眼睛登时一亮,楼上不是还拴着一条黑狗么。

    黑狗血就是至阳之物,只要有黑狗血,这里是不是阵眼,不是一下就能确定了么。

    张禹转过身子,又往上面跑去。

    他的脚步快,四个工作人员和摄像师可就苦了。这五位老兄,刚跟着张禹从楼上跑下来,身子都有些虚脱,好在张禹聚集了阳气,让他们觉得舒服了一些。张禹这又下到地下室,他们只能又跟着下来。下面阴气森森,让刚刚感觉到温暖的他们,又不禁皱眉。

    张禹又快步跑上去,他们只能又跟着上去。

    一来一回的,脑袋上虚汗直流。

    来到上面,张禹看向狼狗,有心直接取血,又担心违反规则。

    等工作人员上来,张禹看向那个会说国语的工作人员,直接说道:“我现在破阵需要黑狗血,不知道可不可以放这条狗一点血。”

    一听这话,工作人员急忙正色地说道:“规则中,你是不许触碰这条狗的,我们在这里进行监督,一方面也是要看着你。”

    “既然这样,那请你通知艾伦小姐,就说我这里破阵,急需黑狗血,让她给我准备黑狗血送来。”张禹说道。

    “破阵只可以用随身携带的物品,以及这房子里有的物品,另外取东西,这也是不符合规则的。”工作人员认真地说道。

    “但是,我们道家在正常布置风水和破风水的时候,有些需要的物品,也不可能随身携带。另外你说,可以使用这房子里有的物品破阵,那这条狗也是房子里有的,为什么又不许我用。所以,我希望你进行汇报,将我们的意思转达给主办方,这应该也是我的权利吧。”张禹强硬地说道。

    “这个……那请你稍等一下……”工作人员只好点头。

    他拿起对讲机,呼叫艾伦小姐,等艾伦小姐收听之后,将张禹的话,原封不动地说了一遍。

    此刻的艾伦小姐正站在台上,听了之后,她没有马上给出答复,而是朝公证人那里走去。

    “三位公证人,张道长在破阵的时候,提出需要黑狗血……眼下……”当下,艾伦小姐就把工作人员转达给她的话,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大主教查尔斯哪能轻易答应,他刚要反对,不想古德逊公爵却率先开口说道:“不就是黑狗血么,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我赞成。”

    他可是公爵,在英吉利有着相当的地位,这一开口,让查尔斯也不好一点面子也不给。

    另外,查尔斯也知道这位大公爵对于星象风水之术的痴迷,估计现在正看得过瘾,想要看看张禹到底如何破阵。搞不好,都巴不得进到别墅里亲自观摩呢。

    查尔斯看向爱德华兹,自己不想公开反对,希望爱德华兹开口。

    爱德华兹是皇室的御用大星相师,和古德逊公爵的交情很好,同样也清楚这位大公爵的秉性。查尔斯想让他反对大公爵,爱德华兹当然不傻,哪能这么做。

    再者说,张禹的要求,真的并不过分。倘若拿出来说理,别墅里本来就有狗,破阵需要黑狗血,凭什么又不让用?同样,爱德华兹也见识过张禹的嘴皮子。

    于是,爱德华兹微微一笑,说道:“大公爵的说法没错,使用黑狗血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既然别墅里有黑狗,那就让他用好了,不过规则就是规则,如果这条狗死了,就要算张禹输。”

    查尔斯暗自点头,心中暗说,还是你有办法。

    查尔斯索性说道:“我也赞成公爵先生和大星相师的说法,张禹可以取别墅中那条狗的血,可若是狗死了,亦或是失去作为评判的能力,那张禹就是输。”

    “ok。”艾伦小姐点头,旋即用对讲机通知工作人员,将查尔斯的话,转述了一遍。

    那工作人员得到消息,练练答应,然后看向张禹,告知结果。

    张禹没有多说二话,直接朝楼梯下面拴着的狼狗走去。

    来到狼狗面前,张禹蹲下身子,那条狗和张禹只是才认识,见张禹蹲到自己的面前,它竟然主动将脑袋凑了过来,轻轻地在张禹的身上磨蹭,仿佛是在讨好。

    屏幕前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不少家里养狗的人都愣住了,有的人疑惑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俩还认识吗?”

    “应该不至于吧。”“有啥大惊小怪的,有的狗天生自来熟。”“拉倒吧,自来熟的是雪橇三傻,这可是德牧。没听说德牧也自来熟。”“就是……”“那这是怎么回事?”“他跑到狗边上做什么?”“看着就好。”……

    伴随着众人的议论,张禹的手已经轻轻地放到狗头之上,抚摸着狗头,又摸了摸狗的下巴。

    张禹是在乡下长大的,对于狗的习性,还是很了解的。狗喜欢被人摸脑袋,也喜欢被人摸下巴。轻轻摸了片刻,张禹温和地说道:“大狗,我现在需要点你的血,不过你放心,只需要很少一点,你千万别紧张,千万别害怕,绝不会有事的。”

    他说了这么多,会国语的那个工作人员,听的是直摇头,像是在说,狗还能听懂你说的话啊。

    另外的摄像师和工作人员并不会国语,看的是直迷糊。估计连大屏幕前的观众们,也都不明就里。

    然而,大狼狗好像真听懂了张禹的话,竟然坐直身子,朝张禹点了点头。它接着主动朝张禹伸出一只前抓,看起来像是让张禹从这里给它放血。

    “谢谢。”张禹真挚地说道。

    他从怀里取出七星刀,用小刀轻轻的在狗腿上划了一下子,狗血立刻淌出。张禹又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盒,小盒里面装的是朱砂,他把黑狗淌出来的血滴入朱砂之中。

    所需的狗血不多,当血不流了,张禹就放开狗腿,用手指将朱砂和狗血搅拌开来。

    这一幕,令不少人都是一脸的懵逼。这可是狼狗,你放它的血,它还不得呲牙,甚至要你。这狗可好,竟然还主动让张禹放它的血。估计也只有自己家里养的狗,才会这样吧。

    张禹很快搅拌好朱砂,又取出一张空白的符纸的符纸,在上面画了一张镇宅符。

    符纸画成,张禹又摸了摸狗头,以示鼓励和感谢,旋即又朝地下室走去。大狼狗注视着张禹,眼睛中都流露出关切之色。看起来就像是在目睹自己的主人去做一件危险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