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08章 险胜
    地下室内,变得温暖如春,特别是在阴气消失,阳气擢升的时候,这种感觉,是那样的舒适。

    摄像师和四个工作人员缓缓地睁开眼睛,刚刚突然爆发的阴气,令他们一阵眩晕,直接倒地。苏醒的他们,发现自己躺在地上,都是一阵纳闷。

    “发生什么了?”“不知道啊。”“我刚刚好像一阵迷糊,就晕过去了。”“谁说不是,我就觉得身子一抖,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咦?你们发现没有,现在不冷了,感觉好舒服。”“是啊……”“这又是怎么回事?”……

    几个人用英语交流,体格最为硕大的摄像师猛地来了一句,“快看!”

    说着,他伸手向前一指。

    四个摄像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起看去,只见张禹正背对着他们,身上一袭八卦仙衣,端是一副仙风道骨。尤其是他们现在躺在地上往上看,更显得张禹无比高大,仿佛天降真神。

    很快,张禹转过身子,看向他们五个人。五人刚刚的对话,张禹听得清楚,只是听不懂英语。

    “你们没事了。”张禹平和地问道。

    “没事了……”能听懂国语的那名工作人员赶紧小心翼翼地答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眼中的张禹,不仅仅是平易近人,同样也有着一股不怒自威,让人不敢不敬。

    他跟着从地上爬起来,另外四个人也都跟着爬起,这些人也都十分的礼貌,朝张禹不停地点头哈腰。

    那个会国语的工作人员礼貌地说道:“张道长,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都昏过去了。”

    “也没什么大事,现在你们没事就好。对了,我已经破阵完成,应该暂停时间了。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张禹微笑着说道。

    “对对……”工作人员赶紧点头,忙不迭的答应。

    此时此刻,即便是不懂阵法的他们,也能意识到,这里的阵法肯定破了。先前的阴森之气,完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只有舒适和温暖。

    张禹以阳破阴,任何阳气充足的房间,都会让人踏实。所以,不用说他们也能确定这一点。

    摄像师拿起摔在地上的摄像机,对准张禹,再次进行拍摄。工作人员倒是没有立刻定格时间,而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张道长,按照规则,需要上去看到那只狗的情况,然后才能暂停时间。”

    “我知道,请吧。”张禹也不客气,说完这话,收了地上的铜钱,就挺胸昂头,当仁不让地朝前走去。

    工作人员让开去路,让张禹先走,然后恭恭敬敬地跟在后面。

    来到一楼,楼梯口的那条狗正坐在地上,望着地下室这边。看到张禹上来,它一下子就昂起头来,嘴里发出“呜呜”的讨好声。

    张禹朝它点了点头,说道:“我已经没事了,你也没事了。”

    狗的状态很好,工作人员也不怠慢,立刻定格了时间。

    小广场那里的人,都在盯着张禹这边看呢,眼瞧着张禹从下面走到上面,时间尚未定格,还不禁替他着急,以为出了什么事。

    眼下时间终于定住,张银铃不由得举起双臂,激动地叫道:“赢了!赢了!张禹赢了!”

    “我就说,师父肯定能赢吧!”张清风也是激动地叫道。

    王杰淡淡一笑,说道:“我师叔能赢下小鬼子,有啥可激动了,谁都知道,他一定能赢的。”

    “那还不一定,刚刚车信由美的布阵时间比师父早,如果即刻破阵的话,估计还是她赢。”王春兰提醒道。

    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张银铃等人,刚刚张禹布阵,用了34分18秒,而车信由美只用了29分35秒。

    双方有着差不多五分钟时间的差距,也就是说,车信由美只要在五分钟之内,也能破了张禹的阵法,那张禹还是输家。

    他们的目光,一下子又集中到车信由美那边的屏幕上,在场的很多人,其实也都意识到这个问题,目光都来到车信由美的屏幕上。

    屏幕中的车信由美,仍然是站在卫生间内,她的双手托起,那一对白鱼悬浮在马桶之上。只是眼下的她,脸色已经不对,从之前红色转变为白色,眼下渐渐有点发青。

    在很多人看来,车信由美找到了张禹阵法的阵眼所在,理应早该破阵,可是到了现在,竟然还没有破阵,着实让人意外。而车信由美的脸色变化,更是叫人疑惑。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还记得不,她之前脸色是正常的,后来变红,然后变白,现在又变青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这个还真说不准,不过我现在可以肯定,这两个人之前虽然布阵的时间很短,但是阵法却绝对不简单。”“这还用说,刚刚看张禹破阵,就能看出来,车信由美的阵法十分厉害。现在看来,张禹的阵法似乎要比车信由美的还要高明。鹿死谁手,实在难说。”……

    众人议论纷纷,对于外行人,哪怕是一些曾经被淘汰的嘉宾,也说不清谁轻谁弱。作为旁观者,他们亲眼看到张禹在这里放置了大量的符纸和火球,想必这里面,一定是暗藏玄机,搞不好就是阵眼的所在。在西方,又被称之为星位,只要破掉这里,阵法就破了。

    先前他们以为这里一定是阵眼,结果车信由美折腾了半天,也没给破掉。此刻他们不自觉的改变了思路,这里或许根本不是阵眼,而是一个障眼法。

    哪怕是台上坐着的大主教查尔斯,现在也疑惑地看向爱德华兹,问道:“大星相师,这里应该是张禹阵法中的星位吧,为什么车信由美这么久也没有破掉。难道说,星位之中还有什么厉害的法器……可是之前也没看到,只有一些符纸而已……”

    “对于东方的阵法,我不过是略有涉猎,眼下我们只是在屏幕上看到张禹布局,没有在现场感受阵法中的气息。但通常来说,布阵最先布置的,十有**都是星位,所以我认为,这里应该是星位无疑。”爱德华兹用半肯定的语气说道。

    可见,他无法确定,这里一定就是阵眼。

    “车信由美的修为不弱,如果面对面的和张禹动手,恐怕不是对手。但若是破阵较量,既然找到了阵眼,为什么又破不掉呢?”查尔斯问道。

    “这其中必然另有玄机,张禹一共在五个地方布局,车信由美现在站的位置,应该是阵眼。不过,直接从这里开始破,恐怕会比较吃力。倘若先去破掉其他四个位置,最后再来破这里,或许会容易许多。”爱德华兹说道。

    “哦……”查尔斯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大星相师的意思了,就是那四个卫生间是辅助阵眼的,如果不破掉那里,即便找到阵眼,想要强行破掉,也会费些力气。如果逐个击破,将四个辅助先行破掉,那想要破掉阵眼,难度就会降低许多。”

    “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这样……车信由美想来是先入为主,找到阵眼之后,就只想全力破阵,忽略了其他的问题…….这样一来,不仅仅耽误了时间,还给自己带来了麻烦……”爱德华兹比较自信地说道。

    “星象风水之术,大星相师的见解,果然远在我之上……”查尔斯恭维道。

    “大主教也不必客气,大家各有所长……其实即便单纯比试阵法,大主教也不见得就会输给我……”爱德华兹谦逊地说道。

    一点没错,大星相师就是大星相师,爱德华兹的眼光,那是一点也没错。张禹的阵法,想要破解,其实并不是特别困难,只要先将**聚煞阵上面加持的四象聚阴给破掉,再攻击最后的阵法,破阵对于车信由美这样的高手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

    可车信由美在进到别墅之后,明显忽略了这一点,她很快找到了阵眼,就不顾一切的朝阵眼发起攻击。想要一举破阵。

    阵法中的煞气都是从这里涌出来的,配合着阴气,那就是阴煞之气。

    车信由美因为操之过急,只管用两条白色的阳鱼对阵眼发起攻击,没有想到,阵眼的反抗极为强烈,不住的阴煞之气从阵眼中涌出来,很快就让车信由美吃不消。

    不过这更加让她认定,这里就是阵眼的所在,于是全力以赴,进行攻击。

    蓦地里,她的心头猛地一颤,车信由美突然感觉到,自己在旁边的阵法被破掉了。

    自己布置的阵法,是什么状态,车信由美自然能够察觉到。阵法一被破掉,令她大吃一惊,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用黑色扇子所布置的阵法,真的会被张禹破掉。

    这个阵法,可是她昨晚研究了一夜,好不容易琢磨出来的。对手找不到阵眼,也就罢了,一旦找到阵眼,那就必然要吃苦头,甚至丢掉性命。

    眼下可好,自己还没有破掉张禹的阵法,自己的反而被破掉,这岂不是要输的节奏。

    车信由美心中大急,不由得咬牙说道:“好一个张禹,果然厉害……早知道这样,一上来我就应该下重手,现在可好,竟然让你把阵法给破了……混蛋……”

    说完这话,她不由得咬破舌尖,猛地一口鲜血,朝前面的两条白鱼喷去。

    “噗!”

    血雾直接喷洒到白鱼之上,她跟着双手交叉,左右手各伸出二指,嘴里用岛国语不停地念叨起来,“###&&&##&&&&&……”

    随着她嘴里的念叨,悬浮在马桶上面的白色双鱼,加快的转动的速度。甚至在双鱼身上,都泛起了一道白色的光华。不过这道光华,也只有距离近才能看到,在摄像屏幕上,却是根本见不到的。

    那里的观众,只能看到车信由美喷出鲜血,两条白鱼的转动越来越快。

    他们知道,车信由美这分明是动真格的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一个出声的也没有。充其量就是他们的眼睛,时不时地看一眼时间,留给车信由美的时间不多了。

    旁人看不出端倪,可是在车信由美的眼中,确实能够看到,有淡淡的黑色气流从马桶中涌出来。这是阴煞之气,已然不是很浓郁。

    “看来之前是我搞错了,不应该直接攻击这里,好在也无妨……”车信由美在心中嘀咕起来。

    她现在也看出来了,自己破阵的方案错了,不应该一上来就破阵眼。后悔已经来不及,只有这一条路,否则的话,时间上就不够。

    “让我再来送你一程!”车信由美咬了咬牙,再次咬破舌尖,“噗”地一口血箭,射到两条白鱼之上。

    她交叉起来的双手,猛地指向两条白鱼,嘴里大喝一声,“破!”

    “刷!”

    刹那间,马桶中飘出来的黑色气流消失不见了。

    张禹正站在车信由美的别墅外面等着,按照规则,破阵之后也不许离开,需要等待时间结束,或者是所有的嘉宾都破阵之后,才可以走。

    张禹一边等待,一边看着腕上的手表,他自己也明白,自己还没有完全赢下来,只有车信由美在五分钟内破不了阵,才算张禹赢。

    时间已经过去三分钟,张禹的心也是逐渐踏实。虽然不知道车信由美是如何破阵,但他以为,车信由美用的时间越长,就越难以破掉他的阵法。

    “嗯!”猛然间,张禹的心头一颤,“怎么回事?”

    原来,就在这一刻,张禹感觉到,自己在旁边的阵法被破掉了。

    “破了……”张禹直接傻了眼,实在想不到,自己的阵法竟然说破就被破了。

    自己本来还以为快要赢了,意外来的实在太快了。

    大屏幕前,众人都在看着车信由美。

    眼下就见,车信由美已经转身看向卫生间外面的工作人员,似乎是在说什么。

    “是不是破了?”“好像是。”“看时间,应该还差两分钟。”“这么说,车信由美赢了。”“估计是赢了。”“真是想不到,车信由美竟然这么强!”……

    众人纷纷议论,攥着拳头的张银铃看到这个,也紧张起来,“不会真破了吧……不可能的……她不可能的……”

    张禹的弟子们,同样也不敢相信,张禹的阵法会这么快被破掉。可是看情况,真的像是破掉了。

    因为在大屏幕上,车信由美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同样也转身朝卫生间外面走去。

    “险胜……这应该就是险胜吧……”台上的查尔斯露出微笑,看向爱德华兹。

    “她现在已经元气大伤,下一局,怕是不管遇到谁,都会输掉……”爱德华兹淡笑着说道:“看来,莱昂纳多捡了个大便宜,让他和罗肯维尔会师决赛,真的是再好不过……”

    二人谈笑风生,可就在这一刻,台上突然响起了一个惊诧的喊声,“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