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98章 主要怀疑对象
    脚踏一星,天之星福之命;脚踏两星,祸之命,无命无命;脚踏三星,为之宿命;脚踏四星,平平无命;脚踏五星,撒豆成兵;脚踏六星,路边石乞丐命;脚踏七星,能领千万兵,也就是皇帝命。

    小丫头张银铃是脚踏三星,那就是为之宿命。所谓的宿命,便是上应星宿,将有一番事业。但是具体是什么,这个就没准了,哪怕是张禹这样的高手,通过相面、占卜,也只能说出个大概,说不出具体。

    这若是换做旁人,张禹一定会给对方好好看看,可是张银铃是张真人的女儿,是天师府的人,如果张禹给她算命,那是犯忌讳的。所以,张禹全当没看到,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张禹,你昨天使用蓝色的符纸给我治病,你说今天还能不能犯病。”躺在床上的小丫头,看了眼张禹。

    “应该不会吧……”张禹不能确定地说道。

    他倒是希望不会有事,这样一来,自己的心才能踏实。另外,帕丽斯也能够痊愈。否则的话,就不知道要折腾到多久。

    “怎么还应该不会……你不会没有把握吧……”张银铃扁起小嘴,“你昨天可不是这样的……”

    “我……”

    不等张禹的话说完,张银铃突然叫唤起来,“哎呀……”

    “怎么了?”张禹马上问道。

    “我的肩膀疼……好像……出问题了……”张银铃苦哈哈地说道。

    “又出问题了……”张禹的脑瓜子上,直接冒了汗。

    要知道,蓝色的符纸已经是他所能使用的最强符纸了。这个都不管用的话,张禹几乎是没有办法再给小丫头进行治疗。

    张银铃则是一下子站了起来,伸手解开道袍。在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她将衬衣拉开,露出肩膀,果不其然,肩头的位置上,出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溃烂。

    “怎么又来啊……我不要每天都这样……呜呜……”小丫头说着,眼泪不自觉地淌了下来。

    这也不是张银铃不够坚强,可以说,不管是谁碰到这种事情,心里也难以承受。

    小丫头又哭着说道:“张禹,怎么办……怎么办……呜呜…….”

    张禹在这一刻,已然是头大如斗,真是越不想发生什么就越发生什么。

    无奈自己已经把能够想出来的办法全都想出来了,还能有什么办法。他只好从怀里掏出两张辟邪符,这次只是普通的杏黄色符纸。

    连蓝色的符纸都不管用,继续使用这个,只能是浪费。

    “噗噗”两声,张禹将符纸点燃,然后将左手的符灰递给小丫头,“先吃了吧。”

    张银铃伸手接过,扁着小嘴说道:“这样下去,得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先不管什么时候是个头儿,总的先把眼前的症状给解决。银铃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治好你的!”张禹肯定地说道。

    “嗯。”张银铃点了点头,将手上的符灰放到嘴里,咽了下去。

    张禹跟着将右手的符灰拍到张银铃的肩头上,“嗤”地一声,青烟冒起,溃烂的肌肤恢复正常。

    小丫头看了看肩膀上恢复的肌肤,皱眉说道:“这可真够怪的了,不管是什么颜色的辟邪符,效果好像都是一样的,根本无法去根。”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说来可真是奇怪,根本说不通……”张禹的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同时,他也在心中咬牙,自己该怎么办,才能治好张银铃。

    小丫头是跟他来英吉利的,不管是不是看在天师府的面子上,张禹都是一定要把小丫头给治好的。可是,以自己现在的修为,似乎根本没有一点用。难道说,一定要找到那个“吸血鬼”才能治好张银铃和帕丽斯么。

    要真是这样,麻烦恐怕就大了。人海茫茫,让自己倒哪里去找,即便自己心里清楚,可以通过九十九个万圣节出生者的鲜血找到“吸血鬼”,但这是九十九条人命啊!张禹不可能说为了一个人而害死那么多无辜的人。

    伦敦富士酒店。

    这是一家岛国人在伦敦开设的酒店。

    明天张禹的对手车信由美就住在这里。此刻的车信由美一个人坐在大客厅窗边的椅子上,旁边的脚桌上放着一瓶清酒,却并没有酒杯。

    在她的身上,仍然是那套白色带梅花的和服,只是盘起来的发髻被她放了起来。

    盘头的她,显得端庄、成熟,披散着头发的她,则是多了一股妩媚与靓丽。

    她拿起桌上的清酒瓶子,直接放到嘴边喝了一口,嘴里暗自讨道:“明天我的对手是张禹,这个家伙实在是好强啊,竟然能够毁掉因扎吉的七运珠……他用的到底是什么手段……我能赢他么……”

    “不管他的实力如何,我一定要赢!这一次,我一定要向世界展示,我们岛国的阴阳术才是最强的!哪怕东方大国是曾经的宗主国,哪怕欧洲各国有着不同的星象学说,可阴阳术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已然得到了层层突破。老师说了,我现在已经达到阴阳师的巅峰,想要有所突破,就要靠自己,只要自己战胜自己,才能突破这道瓶颈,成为大阴阳师。一旦成功,我将是大岛国最年轻的阴阳师……张禹,明天只要战胜你,我想我就能突破阴阳师的瓶颈!”车信由美放在酒瓶,双手紧紧地攥住拳头,在心中这般说道。

    “当当当……”

    这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车信由美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来到门前,直接问道:“打来戴斯嘎(岛国语谁)?”

    外面立刻有一个女人也是用岛国语说道:“由美小姐,天皇的使者武藤康先生想要见你。”

    “天皇的使者……”车信由美迟疑了一下,跟着将房门打开。

    门外一共站着三个人,一个女人,两个中年男人。这两个男人,一个留着小胡子,一个十分魁梧。

    “哪位是武藤康先生?”车信由美问道。

    “鄙人武藤康,这位是我的助手前田一夫。”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人说道。

    “由美小姐,请多关照。”魁梧男人则是躬身说道。

    “请!”车信由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转身朝里面走去。

    她没有带三人去大客厅,而是进到套房中的一间小型会客室。

    这间会客室的地上铺着榻榻米,车信由美进去之后,率先落座。当然,她不是盘膝而坐,而是那种跪坐。

    武藤康两个人来到车信由美的对面盘膝而坐,另外一个女人,端来了抹茶,给每人一杯,然后才在车信由美的身边跪坐。

    在这过程中,车信由美一直打量着对面的两个人,此刻才开口说道:“武藤先生,你说你是天皇的使者,不知道……”

    她的话说到这里,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意思十分明显,既然是天皇的使者,总是要有凭据的。

    武藤康马上从怀里掏出来一块不大的金牌,在金牌中间,还镶嵌着一颗红色的宝石。在宝石的四角,分别刻着四个字武运长久。

    “请过目。”武藤康将金牌双手递给车信由美。

    车信由美接过来看了两眼,然后双手还给对方,跟着客气地说道:“武藤先生大驾光临,不知有何指示?”

    “我们听说,你在东西方星象风水交流会上的对手是大国道士张禹,在你和他明天的较量中,我们希望你能够最少令他重伤。”武藤康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车信由美疑惑地说道:“我和他无冤无仇,这还是星象风水较量,怎么可能令他重伤。”

    “你们俩是无冤无仇,可是他和我们大岛国有仇。”武藤康严肃地说道。

    “和国家有仇……不知道能否说一说……”车信由美好奇地问道。

    “张禹是镇海市,无当道观的方丈。在那期间,有记录说大阴阳师明步龙行的弟子前往无当道观做事,但有去无回,显然是死在无当道观。后来,明步龙形在海门山消失不见,是不是张禹做的,我们并不清楚,只是怀疑跟他有所关联……”武藤康又是严肃地说道。

    他的话才说到这里,车信由美的脸上就露出惊诧之色,“他能击败大阴阳师明步龙形……这不太可能吧……”

    “这一点,我们也不太敢相信,所以只是怀疑……”武藤康又接着说道:“我们的人曾经在太行山布局,并去太行山办事,结果过去的人都是有去无回,其中包括稻本四位阴阳师。据可靠消息,军方的眼线在整个事件的记录过程中,存在着张禹这个名字,他是养文宾请去办事的。虽然我们不知道这里面是否会有他,但除了他,我们不知道还会有谁的嫌疑这么大。毕竟这两件重要的事情中,都有他的存在。”

    车信由美听了这话,不禁又是诧道:“你说的是稻本四位阴阳师,他们四个人联手,可是仅次于我老师的存在!”

    “正是他们四个。”武藤康微微点头。

    “我的天啊……”车信由美不可思议地说道:“要是张禹拥有这样的实力,你让我如何能够赢了他,甚至还让他重伤……我现在都不具备大阴阳师的实力……”

    “我们知道这一点,其实按照表面实力分析,你们两个人的修为是差不多的。我们这次让你出手,主要也是试探他的实力,看他够不够实力办成这两件事。”武藤康郑重地说道。

    车信由美轻轻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可这是星象风水交流,我即便有阴阳术的杀招,却也无法在交流的时候使用,这让我如何伤他,如何试探。”

    武藤康微微一笑,说道:“我们情报部门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对于明天交流的题目,其实我们已经查的十分清楚。明天的题目是,先布局一个气运很差的房子,然后进行破阵。双方所布置的阵法,甚至可以用煞气伤人。我们希望你能够在今天晚上,准备出来一个威力特别大的阵法,有备杀无备,将张禹重创。同样这也是对他实力的一次考验。”

    “哦……”车信由美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有充足时间进行准备的话,我倒是有把握布置出来一个强大的阵法,就算不能让他重伤,赢下他应该也没问题。”

    “很好。”武藤康说着,从怀里拿出来一把扇子,说道:“由美小姐辛苦你了。这把扇子都天皇让我带给你的,在明天的交手中,或许能助你一臂之力。扇子如何使用,我不太清楚,但天皇相信,由美小姐应该会用。”

    “天皇万岁!”车信由美连忙恭敬地接过扇子。

    再说张禹,在安慰了小丫头一番之后,张禹将她送回房间,又一个人来到了大客厅那里。

    他知道,今天晚上,帕丽斯一定会来。

    不过在他看来,帕丽斯就算会过来,也应该是晚上十二点左右,自己现在,一来是休息,二来是看门。

    然而,才九点多钟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当当当……”

    张禹一个人在大客厅内坐着,弟子们都在楼上,现在突然有人敲门,不由得让他楞了一下。

    他直接朝门口走去,说道:“谁啊?”

    “是我。”外面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是你……你怎么自己进来的……”张禹诧异地说道。

    没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帕丽斯。

    “你当我是笨蛋啊,都跟你来回走了几次了,总不能一点记性也不涨吧。该怎么走,我都已经记下来了,这次就是试试,看能不能走进来。”帕丽斯颇为得意地说道。

    张禹一想也是,帕丽斯终究不是普通人,跟着走上两回,想要发现如何进出,丝毫不困难。

    他将门打开,就见帕丽斯一个人站在门口,手里还拎着一个包。这个包还不小,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

    “你今晚怎么来的这么早?”张禹做了个请的手势。

    “杜鲁夫和因扎吉他们都回罗马了,我一个人没事,就提前过来转转。话说,你这也是一直在等我吧。”帕丽斯的一双碧眼妩媚地看着张禹。

    “算是在等你吧。”张禹双手一摊,朝沙发那里走去。

    不曾想,帕丽斯却不把自己当外人,竟然跨步朝楼上走去。

    张禹连忙问道:“你上哪?”

    “去你的房间啊……万一我发作了,总不好在这里治疗吧……”帕丽斯扭头看向张禹,脸上挂着微笑,还朝张禹眨了下眼睛。

    “你明知道等下自己要发作,怎么还一点不担心?”张禹一边皱眉,一边朝帕丽斯走去。

    “担心有什么用……”帕丽斯不以为意地说道:“先前很担心,不过随着一天天的过去,我反而不担心了。反正有你在,就算不能治本,应该也能治标吧……哈哈……”

    说完,这个女人竟然还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