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96章 别耽误时间!
    “张禹一直都在自己的别墅,说他用别的手段,那也应该是布置阵法,什么非常手段,你倒是说来让我们听听。”“没错,我们一直都在大屏幕那里看着,还非常手段,有没有搞错!”“实在受不了这种输不起的人。”……

    台下仍然充斥着这种声音,因扎吉都已经受不了了。

    他只能看着公证席,咬着牙说道:“大主教、大星相师,我老师七运珠的威力,想来二位最清楚不过。怎么可能因为被张禹的阵法吸走财运,进而毁掉,这里面实在是有问题。我绝对不相信,这个世上有如此强大的阵法,如果有的话,那他得是什么实力……”

    这话倒是提醒了查尔斯和爱德华兹,可不是么,想要用阵法毁掉七运珠,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儿。

    正如因扎吉所言,那得是什么样的实力。

    这两位心里清楚的很,想让张禹赔偿因扎吉的七运珠,几乎没有可能。但是二人很想知道,张禹是怎么毁掉七运珠的。

    于是,爱德华兹说道:“张禹先生,我希望你能够说一下,到底是怎么毁掉七运珠的?”

    张禹哪能不知道对方的意思,七运珠到底是怎么毁掉的,他也不清楚。就算心中对身上的牌子有所怀疑,可也不能在这说。

    张禹微微一笑,说道:“我先前所布置的阵法是大四象乾坤十八变,此乃我道家绝学。不过我很快发现,阵法中的气运流失,被因扎吉的阵法吸走,没有办法,我只好将阵法改为反四象旋转乾坤十八变,跟因扎吉争夺气运。谁都明白,如果我不和因扎吉争夺气运,那我就输定了。我的阵法开始飞快的吸收因扎吉阵法中的气运,当气运吸收光了之后,因扎吉的阵法也就破了,作为阵眼的珠子,难免受到冲击,进而毁掉,也是谁也不想的。”

    说这话的时候,张禹显得十分淡定,仿佛一切都是在清理之中。

    他说的这些,寻常的套路,以这种套路,想要毁掉七运珠,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儿。

    事实也正是如此,张禹的这个阵法,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可现在张禹硬是这样说,反正是自己赢了,你的七运珠也毁了,信不信由你。

    台下也有不少高手,就好像车信由美,小尼姑空奕,他们的脸上都露出疑惑之色,显然是不太相信,张禹的阵法能如此厉害,毁掉人家的法器。

    但是,他们对于七运珠到底有多厉害,心中也没个谱,只是听因扎吉说,料想是一件厉害的法器。

    而不懂行的那些人,还有一些徒弟级别的龙套,则是嘀咕起来,“这么厉害?”“真没想到,张禹的阵法如此了得。”“原来阵法还可以随意变换,厉害厉害。”“这么看来,这个张禹绝对是这次的大热门,十有**,最后的冠军就是他啊!”“东方的星象风水,真没想到,还能这么强。”……

    台上的查尔斯和爱德华兹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根本不信张禹的话。这一点,连他们两个都做不到,七运珠岂是那么容易就被破掉的。要是张禹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估计他们两个人联手,也都不可能是张禹的对手。

    无奈张禹就这么说,让二人也难以多说什么。

    倒是因扎吉恨恨地说道:“张禹,你这纯粹是在扯淡,通过你这个阵法,就想破掉七运珠,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想,三位公证人和在场的嘉宾,肯定也能意识到这一点!”

    “没错。”查尔斯马上点头,“因扎吉说的也不无道理。”

    他这是想逼迫张禹说出原委。

    连爱德华兹也跟着说道:“我也认为因扎吉说的有道理,七运珠是大星相师皮萨诺先生的法器,拥有极强的气运,想要毁掉并非不行,但通过这种手段,很难让人相信。张禹先生,我希望你能够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张禹一看这两位帮着因扎吉说话,他紧接着就道:“那个七运珠真的很厉害吗?我怎么没有发现呢?因扎吉先生,大主教、大星相师、公爵先生,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说法,我倒是有个办法,让因扎吉先生再去拿一个那种珠子,他当场布阵,看我用这种方法如何破他。”

    因扎吉听了这话,肺都好被气炸了,他差一点就跳起来骂张禹,好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需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情况。但他仍然是愤怒地说道:“张禹,你这分明是耍无赖,你明知道我再拿不出七运珠,才说出这样的话!你这到底是何居心,分明是想要隐瞒你使用非常手段的真相!”

    这一次,都不用张禹回答他,台下的张银铃就跳起来喊道:“张禹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你只要再拿出一个七运珠布阵,就证明给你看!你自己拿不出来,怪得了谁!”

    “就是,要不你就再拿出一个七运珠来布阵,让我师父当面展示!你这磨磨唧唧,跟你好说歹说你都不信,算什么道理!是不是输了不服,总想着耍赖!”张清风也跟着喊了起来。

    “可不是么,这家伙摆明就是输了之后耍无赖,还说我师叔耍无赖,是什么道理!”“这什么人啊,人品也太差了!”“简直是在这里无理取闹!”“输了就输了,哪来那么多话!”……王杰、青梅子等人,也接二连三的喊了起来。

    他们的说法,倒是引起了不少共鸣。

    很多不懂行的人,都在点头,“看起来确实是在耍赖!”“不仅仅是在耍懒,而且还在耽误时间。”“可不是么,太耽误时间了!”……

    台下的比拉拉是向着张禹的,在他看来,是张禹替他报了仇,不管自己和约瑟的较量结果如何,他都对张禹的印象很好。

    要知道,如果没有张禹说破,众人还以为他是没有布阵成功呢。没有布阵成功和阵法被人给破了,那是两回事。

    当下,比拉拉站起来喊道:“是非公道已经很明显了,人家张道长不管说什么,你都不信,这算什么啊?还有,要是你一直不信,接下来的交流,是不是也不用进行了!要是这样,干脆去法院打个官司好了!”

    他的话,提醒了台下的不少人,嘉宾们还要继续交流呢,一直在这断官司算什么。

    跟着又有人喊道:“就是,因扎吉你干脆去法院起诉好了!在这磨蹭什么?”“可不是么,你在这断官司,别人还用不用交流了!”“交流会还继不继续了,这么磨蹭下去,什么时候能完事!”……

    站在台上的艾伦小姐也是皱眉,可不是么,让因扎吉这么磨蹭,得什么时候进行下一轮。英吉利皇室举办这个东西方星象风水交流会,本来是打算风光一下,每天都得整这么一出儿,算什么事儿。

    艾伦小姐看向查尔斯大主教,说道:“大主教先生,我觉得应该抓紧一下时间了。张禹先生和因扎吉先生之间的问题,我觉得,大概也分出来了吧。”

    查尔斯大主教明白艾伦小姐的心思,眼下确实不适合再继续让因扎吉闹了。不然的话,不仅仅因扎吉成为笑话,就连英吉利皇室也会沦为笑话。还有就是,即便自己有心偏袒因扎吉,也不能太过明显。

    查尔斯说道:“张禹和因扎吉胜负已分,晋级者是张禹,这一点之前也宣布过了。至于说因扎吉的法器毁掉,这和张禹也没有任何关系。现在请两位嘉宾下台休息,交流会继续进行!”

    “大主教!不能就这么结束吧!”因扎吉闻听此言,登时就急了。

    “那你还想怎样结束,事情已经十分明朗,没有任何异议。好了,下台去吧,不要再继续胡闹,丢了你老师的脸面!”查尔斯沉声说道。

    这一次,他的话多少有点不客气了。

    也是因扎吉闹得太厉害,丢人不说,还要把皮萨诺的脸面也给搭上。

    果然,一听查尔斯提到老师的脸面,因扎吉的心头为之一颤,但也没有办法,只能无奈地朝台下走去。

    张禹也朝台下走去,他所过之处,桌子旁边坐着的人,都不自觉地站了起来,跟他打招呼。这是一种对于胜利者的礼节,张禹今天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让很多人谓之钦佩。当然,这也是靠因扎吉的衬托,如果没有因扎吉这么闹腾,一个劲的说七运珠有多厉害,估计还不会这般。

    等张禹回到自己这边的桌子旁,张银铃等人已经全都站了起来。

    小丫头激动地说道:“张禹你真棒!”

    “师父最棒了!”“师父最厉害了!”“就是两次都遇到赖皮,实在是叫人受不了!”……张清风等人也都这般说道。

    坐在张禹后面那一桌的小尼姑空奕也站了起来,同桌的一众尼姑也都起身。

    空奕看着张禹,真挚地说道:“恭喜张道长连战连捷。”

    “多谢小师太,我想小师太下一局也会所向披靡!”张禹微笑着说道。

    “希望如此!”空奕也露出微笑。

    张禹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不少人现在都看着他,那是风光无限。

    相较之下,因扎吉回到自己位置上的时候,就要寒碜不少。

    不少嘉宾看到经过,有的是象征性个点下头,有的甚至露出鄙夷之色。对于他的鄙夷,并不是因为实力,而是觉得因扎吉太过没品。

    因扎吉现在是垂头丧气,回到自己的桌子旁,又看到蒙托利沃、利诺、德沙也是这般,一脸的晦气。这次不仅是输到家,丢人也丢到家了。

    倒是杜鲁夫说道:“也不要这么气馁,胜败乃兵家常事,输一次不丢人。”

    上次自己输了,因扎吉也是这么劝他的。只是语气中,看似宽慰,实则是嘲讽。

    “是啊,学长……胜败乃兵家常事……吃一堑长一智……”帕丽斯也跟着这么说道。

    因扎吉恨的是直咬牙,他似乎感觉到,好像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看他的笑话。

    更为要紧的是,他隐然还能各种嘲笑他的声音,就好像听到了所有人的心声。

    因扎吉实在有点受不了了,他咬了咬牙,从脸上挤出一丝微笑,这一抹微笑,比哭还难看呢。

    “学长,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这话,因扎吉直接朝前走去。

    这个举动。就和昨天的杜鲁夫一样。

    蒙托利沃见他走,也赶紧站了起来,说道:“我也有点事,也先走了。”

    言罢,他朝因扎吉追了过去。

    利诺和德沙都好哭了,但也站了起来,点头哈腰地说道:“学长、学姐,我们俩也有事,先跟着走了…….”

    杜鲁夫咧嘴一笑,说道:“走吧。”

    这两个家伙,其实也想要讨好杜鲁夫,只是可惜,当初杜鲁夫就看不上这两个小子。所以他俩也没办法,后来只能跟随因扎吉。

    皮索亚两个人,却是没敢动。

    皮索亚用谄媚的语气说道:“学长,因扎吉可真是不自量力,这次他把老师的法器给毁了,看他回去怎么跟老师交代。”

    谢雷赫也脸面谄媚地说道:“特别是那个蒙托利沃,实在是太不要脸了,就跟一条狗没啥区别。凭他和因扎吉的那点实力,怎么和大学长斗。真的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哈哈哈哈……”杜鲁夫不由得得意的大笑起来,他扭过身子,看了眼灰溜溜的因扎吉和蒙托利沃等人,说道:“人即便是在得意的时候,也不能太得意忘形,否则的话,会死的很难看!某些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没错!”“没错!”皮索亚和谢雷赫赶紧点头。

    “好了,咱们继续看吧。”杜鲁夫看向前台。

    此时此刻,大屏幕中出现的是约瑟和比拉拉二人的别墅。

    现在要考量的只是约瑟的别墅中,是否有猫进去。如果有猫进去,就算约瑟获胜。

    道理很简单,因扎吉用的阵法,吸了他们三个人的阵法气运,其中只有比拉拉一个人的阵法被破掉。张禹和约瑟的都没有破掉。

    如果说,约瑟的阵法布置成功,那就说明,约瑟的阵法要强于比拉拉的,胜负也就分出来了。

    一点也没错,猫一放出来,有七八只猫跑进约瑟的别墅中,而比拉拉那边一只没有。胜负分出,约瑟获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