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95章 众矢之的
    “首先咱们就先说说,这场交流的规则。按照昨天艾伦小姐的说法,你我和约瑟先生、比拉拉先生四人为一组,同时布局,两两分出胜负。布局的规则是,必须与别墅内的阵法相结合,生出财运,看哪栋别墅生出来的财运强,那个人就晋级。我说的,应该没错吧。”张禹说道。

    “没错。”因扎吉点头说道。

    “既然你认为我说的没错,那咱们就再继续往下说。规则是风水局中,生出财运。因扎吉先生,你的阵法中,是否生出财运,我不太清楚,但是你的阵法却有着掠夺他人阵法财运的威力。我风水局中的财运,就遭到你的掠夺,另外还有约瑟先生和比拉拉先生都是如此。特别是比拉拉先生,他阵法中的财运,被你的阵法掠夺一空,甚至枯竭。生出财运的阵法,一旦枯竭,阵法也就会自动破掉。适才艾伦小姐也说过,比拉拉的阵法中,桃花树发生颤动,宣告失败。因扎吉先生,现在我就想问问你,你这种做法,是不是有违规则?”张禹振振有词地说道。

    听了这话,台下坐着的众人,不少都是一惊。

    “竟然还能掠夺别人的财运。”“还有这种阵法!”“这种阵法当然有了,不过规则说,是要生出财运,因扎吉的这种做法,应该是违反规则吧。”……

    众人说什么的都有,特别是比拉拉,直接就站了起来,他大声喊道:“张道长说的一点没错,我阵法中的财运确实是被人掠夺。要不然的话,阵法怎么可能突然破掉。因扎吉先生,我觉得你这是违规!”

    比拉拉本来已经输定了,现在张禹指出这个,这让他看到翻身的机会。

    台上站着的因扎吉也没想到,张禹会提到这个,但他当然不能承认,自己是违规了。

    他看向公正席那里坐着的三位公证人,说道:“大主教先生,大星相师先生,公爵先生。我承认,我的阵法确实有吸走他人风水局气运的功效,但是在交流之时,并没有说不许怎么做。还有,我现在要和张禹探讨的是七运珠的事情,我希望他尽快进入正题。不要拐弯抹角的找客观理由。”

    在他说完之后,查尔斯大主教慢慢地站了起来,说道:“这次的星象风水交流会虽然有规则规定,但为了更好的发挥星象风水中的魅力,所以细则是比较松动的,诸位可以各显神通,做到最好。所以,因扎吉的这个阵法,并不算违规。”

    “我也这么认为。”古德逊公爵点头。

    “在没有超出规则范围内的阵法,一切都可以使用。”大星相师爱德华兹也是点头说道。

    这三位的话,算是给因扎吉撑腰、壮胆了。台下的比拉拉也情知自己实力有限,就不多言,只看着张禹接下来怎么说。

    因扎吉看向张禹,说道:“三位公证人也说这并不违规了,你还有什么说的!”

    “当然有说的了……”张禹也转头看向三位公证人,说的:“大主教先生,大星相师先生,公爵先生,你们三位认为,因扎吉的阵法并不违规。这一点,当然没有问题。可是问题在于,总不能因扎吉使用这种阵法吸取我们阵法中的财运,我们却不能反抗吧。我用阵法反吸因扎吉阵法中的财运,这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查尔斯大主教当即就明白张禹话中的意思了,既然说因扎吉的阵法不违规,那总不能只需他一个人使用,不许其他人使用。

    众目睽睽之下,查尔斯大主教点头说道:“当然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没有问题。”爱德华兹和古德逊公爵都点头说道。

    “三位公证人说我的做法没有问题……”张禹微笑着看向因扎吉,又行说道:“你用那个珠子为阵眼,摆出一个吸取我们阵法气运的阵法。我没有办法,只好也摆出来一个吸取对手气运的阵法,这叫作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种斗阵,一方输掉,阵法就会被破掉。因扎吉先生,你的阵法被我的阵法给破掉,那个珠子作为阵法的阵法,在阵法破掉之时被毁掉,不也是十分的正常么。总不能说,你布置了阵法来吸走我们的财运,破掉我们的阵法,却不准我们吸你阵法中的气运,破掉你的阵法。所以,你的阵法被破,阵眼毁掉,那是你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在你来破我们阵法,来吸走我们财运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一点!三位公证人,还有在座的所有嘉宾朋友们,你们认为,我说的没错吧。”

    “没错!”张银铃第一个喊了起来,“哪有只许他摆阵吸别人气运,破别人阵法的道理!既然他能用这招破别人的阵法,别人自然也能破他的!他用那个珠子做阵眼,那就应该做好阵法被破,珠子被毁的的准备!现在珠子毁掉,纯属是自作自受!”

    “就是!他这是自作自受!”“他这就是活该!怪不得别人!”“哪有光想着破别人阵法的道理,早就应该做好,别人会破他阵法的准备!”……张清风、王杰等人,也都跟着张银铃一起喊了起来。

    说这话的,也不仅仅是张禹这边的人,其他的人也都这般嚷嚷起来。

    “有道理,哪有只想着破别人阵法的道理。这种布局,本身就纯在风险,被破了也只能认了。”“确实如此,本来说好各自生出财运,结果你用阵法掠夺别人阵法中的财运。是你先主动进攻,别人总不能任你吸走财运。现在你的阵法被破,就让人家赔你的阵眼,哪有这样的!”“怪只能怪你修为不够,纯是靠法器布局,现在阵法被破,法器毁掉,能怪得了谁。”“不在你自己的身上找原因,阵法被破,就埋怨别人,真是给你老师皮萨诺先生丢人!”“实在是太丢人了!”“输就输了,风险理应自己承担!竟然还好意思去怪别人,真的是太没品了!”“确实是太没品了!输不起啊!”“根本就不用赔,是你自己活该!”……

    看眼的人,全都支持张禹,这里面尤其是比拉拉,他的阵法让因扎吉给破了,连累着自己莫名其妙的输掉。他心中不爽,自然是要站在张禹这一边,便大声喊道:“张道长说的很有道理,因扎吉趁我没有准备,破了我的阵法。总不能说,只准许他破我的阵法,不许他的阵法被别人给破掉吧!用法器作为阵眼,就一定要承担起阵法被破,法器被毁掉的风险!”

    他是当事人,所以说话很有分量。毕竟人家的阵法就是被因扎吉给破掉的,如果不许张禹破掉因扎吉的阵法,那因扎吉破掉比拉拉的阵法,就是先行违规。

    杜鲁夫那边的桌子旁。杜鲁夫听着台上张禹的论调,以及台下众人的言论,他的心里得意极了。

    之前张禹要当众跟因扎吉说个明白,现在杜鲁夫终于明白,张禹为什么这么做了。杜鲁夫心中暗说,终于啊张禹,你小子还真有点办法。因扎吉这次碰到你,可真是倒了霉。不过说真的,我也不愿有你这样一个对手,但一切都没办法。只是希望,下一次交手的时间,来的晚一点。

    如果说,上次在龙湖山庄,自己输给张禹是意外,那这次张禹再度赢他,又赢了拥有七运珠的因扎吉,这就绝对不能再是意外了。

    他完全可以确定,张禹拥有着很强的实力,哪怕是自己再和张禹较量,也完全没有把握赢下来。

    帕丽斯也在盯着台上看,此时此刻,张禹令因扎吉成为众矢之的,确实是目前来说,张禹能拿出的最好的办法。

    但是这样,同样也更让帕丽斯担心。老师绝对不会饶了张禹,怕是很快就会有下一次的碰撞。之后会是个什么样子,叫人不敢想象。

    蒙托利沃现在脑门子上都见汗了,因扎吉被张禹这么怼,还得到了现场众人的支持,怕是想让张禹赔七运珠的打算,根本无法实现。

    实现不了也就算了,这一次还丢了更大的人。这可怎么办?

    台上站着的因扎吉在听到张禹的话之后,身子就不由得颤了一下。跟着又听到台下都这么说,他的脑门子上也不禁见了汗,甚至在后背,也是冷汗直冒。

    他心中暗恨,张禹这小子未免也太狡猾了。怪不得要当众理论,原来是早就准备好了说辞。

    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只能看向大主教查尔斯,苦哈哈地说道:“大主教先生,他都承认,我的七运珠是被他毁掉的!那可是我师父的法器,自然要让他赔偿才对!”

    张禹见他还敢这么说,马上也看向查尔斯,说道:“大主教先生,我也想请你给主持公道!台下的嘉宾们,也都和我一样的观点,不知道大主教的意思是什么?”

    查尔斯早已暗自皱眉,见因扎吉向自己求援,不禁在心下暗骂,因扎吉你可真是个傻13啊,这种情况下,你就自认倒霉好了,找老子干毛线呢?众目睽睽之下,当着这么多人,你让我怎么替你做主。台下众人的说法,你自己听不到么?

    作为公证人,面子是很重要的,如果当众偏袒因扎吉,那自己也就不用继续混了。

    其实他也明白,张禹这家伙估计也就是看到这一点,才故意要当众和因扎吉理论。

    查尔斯也是无奈,说道:“因扎吉,你用七运珠布局,吸取他人阵法的气运,更是破掉人家的阵法。你如此做,不算违规,同样张禹这么做,也不算违规。你以七运珠作为阵眼,自然是存在阵眼被破,七运珠被毁的风险。在这种风险下,只能是自己承担,张禹和主办方都不需要承担责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查尔斯的话一落定,台下立时掌声雷动。

    “大主教说的没错!”张银铃第一个喊了起来。

    “大主教说的在理!”“因扎吉就应该自己承担风险,自己承担责任!”“大主教说得对!”“大主教说的没毛病!”“因扎吉的七运珠被毁,本来就应该自己承担,大主教说的对!”……

    台下其他的人,也都纷纷大喊,完全赞成,张禹不必赔偿因扎吉的七运珠。

    因扎吉见查尔斯大主教都不帮他,身子不由得一晃,差一点瘫坐到地上。

    他心中太明白了,没了七运珠,回到罗马之后,根本没法和老师交代。自己以后,也不用和杜鲁夫斗了。前些天,自己还风光无限,不会一下子,就直接被打入冷宫吧。这种落差,他实在无法接受。

    “咦?”

    蓦地里,因扎吉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老师的七运珠,哪是那么容易就会被毁掉的。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因扎吉随即说道:“大主教,大星相师,公爵先生,如果说……张禹如果真的是凭着真本事破掉的我的阵法,毁掉的七运珠,那我也认了。可是,七运珠乃是我师父高明法器,哪是那么容易毁掉的。我认为,张禹肯定是用了非常手段才毁掉的我的七运珠!”

    不等这三位开口,张禹就先行说道:“因扎吉先生,你可真是有意思,我一直都是在我的别墅之中,根本没有进过你的别墅,这一点,主办方这里有工作人员能够证明。我想,现场的大屏幕上也有直播,在座的诸位也都能看到。你说我用了非常手段,那你说说,是什么手段?输了就输了,我发现你这人,怎么这么胡搅蛮缠呢?”

    “他就是输不起!”张银铃都是第一次喊了起来。

    “他就是输不起!”“感觉有点太无耻了!”“输了就输了,用得着这样吗?一点风度也没有!”“丢人,简直是丢人!”“昨天那个在输了之后就无理取闹,这个是他师弟吧,怎么两个人都这么输不起!”……

    张清风等人又喊了起来,连带着不少看眼的,也都跟着大喊。

    他们的话,让一边的杜鲁夫都头疼,怎么每次都得把自己给捎上。

    因扎吉也觉得脸烫,今天丢人真的是丢到家了。可没有办法,要是不找张禹赔偿法器,自己真的就不用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