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93章 这个黑锅我可不背
    因扎吉瞪着张禹,那也是有原因的。一来是自己的阵法被破,而自己的对手就是张禹,这事不是张禹做的,还能是谁做的;二来是,自己原本打算到别墅内查看情况,人家大主教查尔斯和大星相师爱德华兹,以及古德逊公爵都到来,张禹还百般阻拦,以至于没有及时进去查看。

    现在七运珠找不到了,他不怪罪到张禹的头上,还能找谁。总不能去找三位公证人吧,这三位他也惹不起啊。

    张禹见因扎吉瞪向自己,他明白因扎吉的心思,干脆耸了耸肩膀,拿出来一副无所谓的架势。

    但张禹心中还在纳闷,因扎吉的七运珠到底哪去了?

    让人给偷了,估计不太可能吧,至于说被毁掉了,张禹也不太敢相信。之前他也听帕丽斯说了,七运珠是皮萨诺的法器,而且十分的厉害。越是厉害的法器,就越难以毁掉,自己也没有对七运珠法器进攻,七运珠怎么可能被毁掉。

    饶是如此,张禹也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胸口的位置。当时这里发出一道金光,难道说问题在这里?自己的胸口只挂着那块牌子,牌子上刻有符文和貔貅。当初张禹得到的时候,并不知道符文的含义,后来加上事情多,哪怕是得到了九玄镜,也只是用来查看其他的法器,并没有查看这块牌子。

    这一刻,张禹拿定主意,等回到无当道观之后,一定要立刻用九玄镜看看,这件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现场的众人在听到因扎吉说起七运珠之时,心中只是纳闷,他们并不知道这件法器到底有多厉害。但是,因扎吉说这是大星相师皮萨诺给他的法器,又见因扎吉如此焦急,显然不是等闲的法器。这样一来,众人更加疑惑,实在是想不通,张禹原本是在院子外,只是喷了一顿血,怎么就把因扎吉的七运珠给毁了。这其中,难道还有什么说法不成。要真是这样的话,这个张禹未免也太可怕了。

    爱德华兹、查尔斯也开始四下扫量,这两位也没有发现七运珠在哪。七运珠是拥有强大气运的东西,哪怕是不发作,以二人的实力,多多少少也能感觉到一丝气息。可是现在,他们半点气息也没察觉到。

    尤其是这里,眼下死气沉沉,摆明是阵法被人给破掉所造成的。这两位都想不出来,到底是谁做的?说是张禹,张禹先前根本没进过这栋别墅,拿什么来破这个阵法。光凭着那次吐血……

    大主教和大星相师那是绝对不相信的。

    二人甚至都有点后悔,如果不是在大屏幕那边,而是身在现场,肯定能够看出一些端倪。无奈现在,什么都晚了。

    蓦地里,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刚刚我们在外面的屏幕上看到,这里的鱼缸发生爆炸,跟着那颗发出七色光辉的珠子就不见了。我怀疑,那颗珠子会不会是随同刚刚的爆炸一起炸掉了。”

    这里的女人不多,说话的正是岛国阴阳师车信由美。

    她说的是英语,因扎吉自然能听得懂,因扎吉先是愣了一下,诧异地说的:“发生了爆炸……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人跟我说!”

    “因扎吉先生,按照规则,大屏幕内发生的一切,包括对手的时间,这些在晋级结果出来之前,都是不能告诉你的。”回答他的是艾伦小姐。

    “但这是大事啊……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跟我说呢……”因扎吉红着眼珠子说道:“艾伦小姐,你知道这个七运珠有多么珍贵么,如果丢了,谁能赔得起!”

    越是找不到七运珠,因扎吉就越是着急,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因扎吉先生,请你冷静一点……”艾伦小姐严肃地说道:“监控屏幕有多少人看着,有没有人来到这里,一眼就能看到。当时鱼缸确实是炸碎了,你那个珠子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但有一点我们英吉利皇室可以向你保证,绝对没有人敢在这里偷东西!”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甚至亮出了英吉利皇室的身份,因扎吉一听这个,火气登时被浇灭一些,但是心中仍然急切。

    艾伦小姐又接着说道:“你的学长杜鲁夫先生也在现场观看。当时的情况到底如何,我想杜鲁夫先生也应该看到。”

    “我确实看到了……”杜鲁夫向前走了两步,来到人群前面,说道:“屏幕内鱼缸炸碎,连里面的七运珠也不见了……之后绝对没有任何人进到这里……想来不会被人偷走……另外,我十分相信英吉利皇室的信誉……至于说,七运珠现在在哪……”

    杜鲁夫在地上扫了一眼,又故意皱眉说道:“不能是已经毁掉,和那些碎玻璃掺和在一起吧……”

    听他的口气,像是很担心七运珠真的毁掉,其实在他的心里,巴不得七运珠被毁掉。

    当初在他的手里就毁了一件法器,这才让老师心生不满,对他不再信赖。如果说,因扎吉也是这样的话,两个人就算是一样了。

    因扎吉哪能相信这个,他激动地叫道:“不可能!七运珠是老师的法器,怎么可能毁掉!这个世上,没有人有本事毁掉七运珠!”

    话是这么说,但却有点扯淡。在这个世上,如果直接向七运珠发起攻击,能够毁掉七运珠的人,其实并不算少。起码在场的人中,就有不下八个人能够毁掉。只是眼下,没人像七运珠法器攻击,想让七运珠自行毁掉,这个就几乎没有人能够办到。

    “我也不相信,可照眼下的情况来看,除了这一种解释,也没有其他的可能了。我看要不然这样,大家伙先行散开,让艾伦小姐叫人将这里打扫一下,将破碎的玻璃和无关的东西搬走,或许能够发现究竟也说不定。”车信由美这般说道。

    “这个法子好……”因扎吉直接看向艾伦小姐。

    不等他再开口,艾伦小姐就说道:“请诸位向后退几步,来人啊,立刻将这里打扫干净。记住,只打扫碎玻璃,不是玻璃的,全都留下。看到有透明的物体,如果不是玻璃,立刻汇报!”

    “是。”“是。”……

    现场有四名随行的工作人员,四人立刻答应,旋即找来扫把,开始打扫。

    鱼缸所在的地方,面积也不是很大,十分容易打扫。要是随便扫的话,四个人动手,片刻就能搞定。可他们知道事态严重,工作起来小心谨慎,还要仔细的辨认。这样一来,就耽误了功夫。

    过了能有三分多钟,一个工作人员捡起了一块透明的晶体,嘴里叫道:“这个不是鱼缸上的玻璃!”

    这一嗓子,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因扎吉率先一步抢到工作人员的身前,一把从他的手里将晶体抢了过来。

    果不其然,这东西成圆弧块状,绝非鱼缸上的玻璃。最为重要的是,以因扎吉的眼力,一眼就能确定,这东西绝对是货真价实的水晶。

    “这……”因扎吉有点傻了眼。

    “给我看看……”在因扎吉的身旁,响起了爱德华兹的声音。

    因扎吉因为乍一看到水晶,心头太过震惊,根本没有注意到爱德华兹的到来。

    听到声音,他把破碎的水晶递给爱德华兹,说道:“大星相师,请过目。这个……”

    爱德华兹接过水晶,仔细打量了几眼,眼睛就越来越大。

    众人完全能够通过爱德华兹的表情看出他的震惊,片刻后,才听爱德华兹错愕地说道:“怎么会……七运珠……怎么会被毁掉……”

    “大星相师,你没看错吧……”因扎吉急道。

    他刚刚就有了一股不详的预感,但心中还在祈祷,希望爱德华兹说这块水晶跟七运珠没有半毛钱关系。

    现在爱德华兹这般说,实在叫他无法接受。

    在场的人,不少都知道爱德华兹的实力,在西方能够称得上大星相师的,实力绝对是一流。爱德华兹作为皇家御用大星相师,更是高手中的高手。他的眼光,绝对不会有错。

    一时间,几乎只有因扎吉一个人不愿去相信,其他的人都已经认定,这就是那个发出七色光彩的水晶球了。

    杜鲁夫闻听此言,心下更是激动,差一点就跳起来。他在心中暗说,“好啊!好啊……因扎吉、因扎吉,你也有今天……昨天你还在老子面前耀武扬威,嘲讽老子,就连你的那几个虾兵蟹将,也敢对老子无理!现在好了吧,老师的法器在你手上毁了,这就是报应!”

    爱德华兹则是微微摇头,说道:“因扎吉,其实我也不愿相信,这块水晶就是七运珠。你要知道,以我和你老师的交情,怎么可能愿意看到他的法器被毁掉。可是,事实就是事实,这块水晶绝对是极品水晶,只有这样的水晶才能炼制出七运珠这样的法器。我清楚你不愿意相信,但这也没有办法。另外,我会让人继续寻找,将破碎的水晶都给找到,然后你拿回罗马,一并交给你的老师。到时候,他会告诉你是不是的。”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叫因扎吉还能怎么说。

    爱德华兹又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工作人员继续清理。

    没过多久,一块又一块的破碎水晶在碎玻璃中被辨别出来,随着找到的水晶越来越多,多到能够放满一只大手的时候,任谁都能断定,这就是爆碎后的七运珠。哪怕是因扎吉自己,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正因为如此,在场的人反倒更加震惊起来。大家伙互相看看,虽然谁也没有说话,却是此处无声胜有声。

    大家都是高手,因扎吉和爱德华兹说的也都清楚,七运珠绝不是容易毁掉的,结果就偏偏毁了。这东西到底是怎么毁掉的,很多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张禹。

    在他们的眼中,能够给出答案的人,也只有这个东方小子了。

    然而他们不知道,就算是张禹,也无法给出肯定的答案。张禹就知道个大概,确切是怎么回事,他都说不明白。

    发现众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张禹拿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又耸了耸肩膀。

    “张禹!”

    因扎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一刻,他的声音中充满了疯狂,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狰狞,那瞪起来的眼珠子,仿佛是要吃人。

    他伸手指向张禹,愤怒地叫道:“你竟然敢毁了我的七运珠!你现在马上将七运珠还给我,否则的话,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让你离不开这里!”

    “什么意思……”张禹不由得摊开双手,无辜地看向艾伦小姐,“艾伦小姐,这算什么……我和因扎吉交流的时候,你们可都看的清楚,各人在各人的别墅,他的那个什么珠,我压根就没见到过长什么样……现在他说我把他的东西给毁了,还说让我赔他,这话从何说起……而且,这还带恐吓的了,你们主办方对于我们嘉宾的安全,不能不负责任吧……就是一场东西方风水交流,我们来交流了,结果可好,这输了的人喊打喊杀……算什么事啊,街头流mang打架……”

    不等张禹的话说完,现场懂得国语的人,已经是直皱眉。这其中也包括查尔斯、爱德华兹和古德逊公爵。正如张禹所言,这是东西方星象风水交流,还是街头liumang打架。

    杜鲁夫心中更喜,他表面上轻轻摇头,心里却这般喊道:“闹吧!因扎吉,你就使劲闹吧!等你的脸丢的更大,那个时候,老师你在老师心中的形象就越差。你出了这事儿,老师就会忘了我的事儿……”

    艾伦小姐则是立时看向因扎吉,正色地说道:“因扎吉先生,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张禹先生毁掉了你的七运珠?”

    “就我和他较量,不是他,还能是谁?”因扎吉直接说道。

    “那是怎么毁掉的?”艾伦小姐又问道。

    “这我哪知道,得问他啊……还有,先前我要带你们进到这里,可他就是不让,我相信……他肯定趁这个时机,偷偷销毁了证据……”因扎吉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可别这么说,我当时一直跟你在一起,这个黑锅我可不背……”张禹摊着双手说道。

    “张禹,那你说,不是你做的,还能是谁做的?这个黑锅你不背,那还能是谁来背?”因扎吉再次瞪着双眼,怒视张禹。

    如果说,眼睛能够杀人的话,估计现在,张禹已经被他干掉几个来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