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92章 不见了
    这个女人的英语十分流利,但任谁也能听出来,这并非正宗的英吉利腔调,同样也不是什么欧洲腔调。

    不少人扭头朝说话的方向看去,跟着就见一个身穿和服的女人缓缓地站了起来。和服是白色的,上面带有红色的梅花,十分的鲜艳、漂亮。女人的头发是盘起来的,束起一个发髻,这令女人更显端庄。

    没错,这是一个岛国女人,不是那阴阳师车信由美又是哪个。

    “车信由美小姐,这次张禹和因扎吉是回房间取回法器,并非对阵法进行检验,我想就不必这么多人一起去了。”大主教查尔斯直接说道。

    “大主教先生,我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这次是星象风水交流会,既然是交流,我想就应该可以相互观摩一下,彼此进行借鉴。如果只是比拼胜负,那不如说是星象风水比赛,又何必说成是交流呢?”车信由美态度温和,脸上带着微笑,说到这里,她故意四下环顾一圈,接着又道:“到场的诸位嘉宾们,也都是抱着交流的目的而来,胜负只是次要的,能够从中借鉴学习,应该才是主要的。眼下张禹先生和因扎吉先生既然已经分出胜负,我们进去参观一下,想来也没什么不妥。我的说法没有错吧。”

    在场的人都对因扎吉的鱼缸突然爆掉而好奇,谁不想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回事。

    现在车信由美的话一说出口,马上引起在场众人的共鸣。

    当下就有人说道:“没错!”“这次的星象风水交流会以交流、观摩、学习为主,既然胜负一分,我们进去看看,学习一下,没有什么影响吧。”“我这次来,就是来学习的,难得目睹一场龙争虎斗,在大屏幕这里看的也不清楚,希望主办方能允许大家进到别墅中观摩一下。”“很有道理,应该让我们参观观摩。”……

    台下的众人,纷纷表态自己的意见。他们都和车信由美是一个心思,特别是那些之前已经输掉的嘉宾,更是来了精神,强烈强调这次来的初衷的是观摩、学习,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是交流会,重在参与、交流。

    这么多人一表态,大主教查尔斯也不禁暗自皱眉。

    要知道,在座的这些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一下子都给撅回去,显然不太妥当。二来,车信由美的切入点站在理上,大家的初衷是交流、学习,并不是比赛,现在胜负已分,理应让大家伙参观一下。要不然的话,何来交流一说,干脆叫星象风水大赛好了。

    他跟着发现,艾伦小姐正看着他,等待他表态,查尔斯干脆轻轻点头。

    艾伦小姐旋即说道:“诸位安静一下……”

    待台下的声音停歇,艾伦小姐才道:“车信由美说的没有错,这次的东西方星象风水交流会是以交流为主。眼下胜负已分,诸位既然想要到张道长和因扎吉先生那里参观,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因为人数过多,所以只允许参赛的嘉宾前去参观。这一次,不管是否被淘汰的嘉宾,都可以一同前往,但前提是,一定要准守秩序,不得随意触碰他人的法器。”

    “这不会。”“放心好了。”“没有问题。”……台下众人又是纷纷答应。

    当下,爱德华兹、古德逊公爵、张禹、因扎吉等人一同下台,会同台下的车信由美、杜鲁夫等一众嘉宾,大家伙一起朝后面的别墅区走去。

    很快先来到张禹的那栋别墅,因为这里的法器都是张禹的,艾伦小姐朝他做了个手势,请他先行进到别墅。

    在刚刚登台的时候,主办方确保没有人能够进到别墅之中。要知道,这样的正式交流比赛,一旦发生法器失窃的情况,赔不赔偿是一说,重要的是影响太过恶劣,接下来的交流会还如何进行。英吉利皇室作为主办方,可丢不起这样的人。

    再者,这里高手云集,又有这么多监控盯着,只要出现丝毫问题,估计马上就会被发现。有谁胆敢到这里偷窃,估计得死的很惨。

    张禹先行进到房间,跟着是摄像师和工作人员进入,摄像师扛着摄像机进行拍摄,以便在大屏幕那边的人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张禹一进去,就能够感觉到别墅内弥漫着浓郁的财运,这股子财运,要比他之前从别墅内出来之时也没强多少。

    大客厅内的猫咪很多,这些猫咪们见到有人进来,立刻能上高的上高,高处没有位置,就朝二楼的楼梯跑去,然后一脸呆萌的望着张禹这边。

    张禹朝自己的鱼缸那里走去,查尔斯、爱德华兹、古德逊公爵、因扎吉等人跟在后面。

    原本众人以为,张禹能够赢下因扎吉,别墅内的财运一定会无比强悍。眼下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这叫他们多少有点失望。

    张禹走到鱼缸之前,摄像机随即拍摄,在鱼缸内,水是浅紫色的,带着淡淡的金色,108枚金灿灿的铜钱,正反方向转动,一黑一白两条锦鲤,跟着铜钱的转动而转动。

    查尔斯三个公证人先来到鱼缸旁边,接着是张禹的对手因扎吉。因扎吉看着鱼缸里的情况,又下意思地四下看看,跟着更是皱眉,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会败给这样一个阵法。

    就气运而言,以因扎吉的实力,绝对能够确定,别墅内的气运根本不及自己那边的别墅。他心下越发的着急,想要回自己的别墅看看。

    其他的嘉宾们,轮流的参观了张禹的鱼缸,大多数的人也是暗自点头,且不说因扎吉的阵法如何,单说张禹这个阵法,别墅内的气运,在场的半数人,就无法在一小时内做到。

    张禹这边并不是重点,大家伙都等着去因扎吉那边观看,就连张禹也是如此。张禹很快收了自己的阵法,将108枚铜钱招了回来,进到袖口之中。

    铜钱一收,但是阵法并没有就此破掉,两条鱼仍然按照刚刚的轨迹在游动,鱼缸内的水也是这般。高手都知道,阵法的关键是鱼缸中里的鱼,108枚铜钱只是辅助,并非阵眼。

    哪怕是张禹将金钱剑收走,这个阵法依旧存在。

    因为比赛还要继续,如果张禹这边的阵法气运仍在,必然会影响到别人。

    查尔斯在将情况告诉艾伦小姐之后,艾伦小姐马上叫人将鱼缸搬走。阵眼移走,阵法自然破掉,但这两条鱼却没有还给张禹,而是被艾伦小姐搬回了自己家。不过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一行人从张禹这边的别墅出来,转而就到因扎吉的别墅。

    因扎吉早已急不可耐,才到别墅门口,都不等艾伦小姐做出请的手势,他就一个箭步抢了进去。

    一进到别墅,因扎吉就怔了一下,原因很简单,就是在别墅之中,他丝毫没有感觉到半点财运气息。当下,因扎吉直奔楼上冲去,摄像师和工作人员连忙跟上,可因扎吉的速度极快,他大步流星、风风火火,转眼就已经来到楼梯拐弯的地方。

    “扑通!”

    “啊……”

    一个摔倒的声音,又是一声惊呼。

    这都是因扎吉发出来的,他的速度太快,楼梯都是大理石面的,地上都是水。也是因扎吉太过着急,根本没有注意脚下,在楼梯拐弯的地方一打滑,因扎吉一屁股坐到地上,没从楼梯上滚下来,都是幸运。

    摄像师正跑到楼梯口这里,扛着摄像机向上,正巧摄像机对着斜上方,将这一幕真真切切的拍了下来。

    跟进来的公证人、嘉宾们还要保持风度,没有像因扎吉这样一溜烟的跑。大家伙只是发现,别墅内没有财运气息,倒没有看到因扎吉摔倒的样子。

    可在大屏幕前的观众们,却是看了个正着。一看到因扎吉滑到,一屁股坐到地上,当场就有不少人忍不住大笑起来。毕竟这些人多数是嘉宾们带来的徒弟、师弟、师妹什么的,着实不需要太过注重身份。

    “哈哈哈哈……”“这怎么回事……”“我的妈啊,咋还摔了。”“不带这么搞笑的吧。”“这么急,抢着投胎呢。”“可笑死我了,还带娱乐节目的。”“这是奔二人转发展呢。”“有点赵四、宋小宝的意思哈。”……

    张银铃更是笑得前仰后合,拍着大腿笑道:“让这洋鬼子笑死我了,跑的那么快,结果还整这么一出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清风、赵华等人也都是咧嘴大笑,说什么的都有。

    反正对方是师父的对手,现在出了这样的笑话,要是不奚落一顿,岂不是对不起因扎吉。

    杜鲁夫的那一桌,杜鲁夫已经跟着其他嘉宾过去查看,只留下帕丽斯、蒙托利沃等人坐在这里。

    蒙托利沃低着头,心中着急,“学长啊学长,你这……也太夸张了吧……这都让多少人看到了,还能不能行了……”

    帕丽斯的脸上闪出一丝微笑,她扫了蒙托利沃和利诺、德沙等人一眼,却没有出声。

    蒙托利沃都没有察觉到她的微笑,利诺、德沙都看在眼里,心中是无比尴尬,还有些诚惶诚恐。昨天杜鲁夫是丢了人,可因扎吉这次丢的人,要比杜鲁夫还大。

    再说别墅内的众人,原本是没有看到因扎吉摔倒的,可当听到声响和因扎吉的声音,忙一股脑的跑过去查看。

    众人蜂拥来到楼梯口,往上面一瞧,就看到坐在地上的因扎吉正慢慢站起来。

    杜鲁夫看到这一幕,差点没笑出来。好在顾及身份,没有笑出声,只是假装关切地叫道:“因扎吉,你没事吧。”

    因扎吉不听到他的声音还好,一听到他的声音,下意识地往下面看去,见这么多人在楼梯口围观,这家伙的脸瞬间涨的通红,慌忙说道:“没事、没事……”

    他爬起身子,旋即又往楼上跑去。这里突然冒出这么水来,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因扎吉的心底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一时间,直接忘却刚刚的丢人,只想先看看,上面是怎么了。

    不过就算再着急,这次他往上跑的时候,也加了小心,生怕再像上次一样,摔上一跤。

    几步来到二楼,一到摆放桃花树的位置,因扎吉直接就傻了眼。

    “这……”

    只见前面摆放鱼缸的位置,就剩下配套的柜子,上面哪还有鱼缸。

    满地都是水,玻璃碎片崩的到处都是,七彩神仙鱼倒是看到几条,却已经躺在地上不动了。

    之前大屏幕前的人,对于这些,看的是一清二楚。可是他并没有看到这一幕,也没有人跟她说过。此刻看到,都叫人心中颤抖。

    “七运珠!七运珠……”

    因扎吉倒也没有完全愣住,转眼就反应过来,自己的那颗七运珠哪里去了?

    他立刻低头寻找,看了半天,也没看到七运珠到底在什么地方。

    他移动脚步,到处张望,可地方就这么大,地上都是玻璃,哪里有七运珠。这一下,因扎吉彻底慌了,“七运珠哪去了……七运珠哪去了……”

    这功夫,下面公证人和嘉宾们也都陆续上来。

    摄像师先他们上来,接着是三个公证人和艾伦小姐、张禹一行。

    当他们来到桃花树所在的时候,就看到因扎吉一边嘀咕,一边到处学摸。

    在场的这些人,除了张禹之外,都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

    此刻亲眼目睹现场,众人又是吃惊,又是诧异。他们清楚的很,因扎吉这是在找他的法器,也就是那颗能散发出七色的珠子。可那颗珠子,现在哪去了呢?

    在众人好奇的时候,因扎吉已经看到他们到来。

    见众人越来越近,因扎吉急了,朝众人瞪起眼珠子,嘴里叫道:“不许过来!都给我往后退!”

    很显然,他这是担心,七运珠被其他人给捡去。

    大星相师爱德华兹严肃地说道:“因扎吉,你冷静点!我和你的老师皮萨诺也是朋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爱德华兹先生……我……老师……老师给我七运珠不见了……”因扎吉眼瞧着找不到七运珠,无奈地说道。

    “七运珠不见了……”爱德华兹四下扫了一眼,也是没有看到七运珠,他跟着说道:“你是用七运珠布阵的,难道一点感应也没有吗?”

    “没有……”这一次,因扎吉急忙把慌地说道:“我刚刚真切的感觉到阵法被人给破了,本来想要进来查看,你们却没让我进来,耽误了那么长时间……现在……现在七运珠不见了……”

    说完这话,因扎吉的上下牙齿狠狠地咬在一起,一双眼珠子瞪向张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