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90章 怎么还动手了
    “刚刚那个张禹明明都吐血了,怎么……怎么突然因扎吉的鱼缸就爆了……该不会……该不会跟他吐血有关系吧……”庞光在听了邵卫阁的自言自语之后,疑惑地说道。

    “这个谁又知道。”邵卫阁微微点头。

    “肯定是这样的……刚刚他突然吐血,我估摸着,十有**是用了什么特别厉害的法术……要不然的话,决不能这样……”庞光颇为自信地说道。

    齐丹倒是没有出声,担心心中打鼓,生怕之前邵卫阁说考虑的事情,一下子吹了。

    当然,像邵卫阁这种商人,即便是真的不想合作了,也不可能直接说出来,之后只会十分含蓄的表达。

    “快看!快看!猫!之前跑进因扎吉那边的猫,现在全都跑出来了!”蓦地里,又有人大声喊了起来。

    众人本来正在注视鱼缸那边的镜头屏幕,听到这嗓子,都一个个看向院落中的镜头屏幕。

    果不其然,先前窜入因扎吉院中的猫咪,就在这功夫,已经争先恐后的冲了出来。但是它们并没有跑远,而是就近一股脑地钻进了张禹的院子中,然后窜进了别墅大门,出现在别墅的大客厅中。

    主办方一共准备了四十只橘猫,猫咪们有的蹲在大客厅的瓷砖上,有的到沙发上趴下,有的则是绕着瓷鱼缸转悠。这么多猫咪,一只比一只乖巧,但是看在众人的眼中,却又是那般的震撼。

    “这些猫都跑到张禹那边了!”“好家伙,这也太夸张了吧!”“太神奇了,太神奇了!刚刚这些猫都跑进了因扎吉的院子里,眼瞧着就要紧别墅了,结果一下子又都跑出来进到了隔壁。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魔力!”“不是说了么,猫能判断财运,哪里的财运旺盛就往哪里跑。很显然,先前因扎吉那边的财运旺盛,可随着鱼缸突然爆掉,财运马上就不行了。”“竟然还有这样的事……风水,风水实在是太强大了……”“这位张道长太厉害了!”“刺激!刺激……”……

    现场说什么的都有,但不管他们说什么,语气中都带着震惊。

    “赢了!张禹赢了!”小丫头张银铃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激动地跳了起来。

    就在刚刚,因扎吉那边鱼缸爆掉的时候,很多人已经预料到张禹要赢,张银铃同样也预料到了。

    可即便如此,当她看到猫咪全都进了张禹的别墅,确定胜负之后,也无法按捺心中的激动。

    “赢了!”“师父赢了!”“师公赢了!”……

    张禹的那些弟子们,也都激动的大喊起来。

    之前大伙就为张禹捏了一把汗,特别是张禹吐血的时候,有的都已经吓坏了。眼下局势扭转,张禹突然获得最后的胜利。这一幕,是那样的提振士气。

    看到他们激动地大喊,王杰却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说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早就说过,师叔一定赢。”

    “你什么时候说过?”张银铃直接横了他一眼。

    “刚刚你们问我的时候,我不是已经说胜负已定了么。”王杰咧着大嘴说道。

    “你说胜负已分,可你没说谁能赢啊?”张清风看向王杰。

    “难道我还得把什么都说破么,那样的话,多没意思……”王杰说着,背负双手,颇有一种傲视天下的意思。只是那肚子凸起,看起来倒像是怀孕几个月。

    斗阵的独栋别墅区那边。

    约瑟执事和比拉拉站的最近,二人从出来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

    在他们的前面,适才也放着猫笼子,有工作人员在“开始”之声响起来之后,把猫放了出来。可是,那些猫一放出来,就一窝蜂的朝因扎吉那边跑去。

    二十只猫,一只也没留在这边,着实令二人尴尬。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颇有一种同命相怜的感觉。

    另外两栋别墅,就是张禹和因扎吉的。刚刚因扎吉感觉到阵法被破,人直接就怔住了,因为他不敢相信,以七运珠为阵眼的阵法还会被破掉。

    都没等他缓过神来,原先进到他别墅中的那些猫,突然就跑了出来,相继冲进了张禹这边。

    看到这个,张禹的脸上不由得露出微笑,他故意说道:“怎么搞的,这些猫全往我这边跑算什么,你那边的吸引力为何突然没了?”

    先前因扎吉说过,‘怎么搞的,这些猫全往我这边跑算什么,吸引力就这么大吗’。

    张禹现在,几乎是把这句话,还给了因扎吉。

    因扎吉听了这话,脑瓜子都气炸了,他身子一晃,仿佛有一种脱力的感觉,竟一屁股坐到地上。

    见他这般,张禹连忙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张禹并没有上前搀扶因扎吉的意思。

    “我没事!”因扎吉咬着牙说道。

    “没事就好……你说说,咱们只不过是风水交流,这怎么还坐地上了呢,瞧这天气,也不像是中暑……我略懂医术,要不然等交流会结束,我请他帮你诊治一下……哎呀,忘了忘了,因扎吉先生认识生玛丽医院的沙加医生,根本不需要我多事……不过,你这身体虚,以后还是要多注意才对……”张禹又是关心地说道。

    这番话,完全就是自己吐血之后,因扎吉那番话的翻版。当时因扎吉何等的得意,何等的惺惺作态,那副鼻孔朝天的样子,张禹哪能这么快就忘记。

    此时此刻,张禹索性给他来一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听了这话,因扎吉差点就翻了白眼。

    “呼……呼……”他重重地喘息几声,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又咬着牙说道:“多谢张道长的关心!”

    刚说完这话,他随即想到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用七运珠布置的阵法出了问题,而且还是很严重的问题。

    他已经顾不得再顾及风度,转身就朝自己的别墅院子跑去。他突兀的举动,马上引来两名工作人员的注意,这两个工作人员立刻冲到别墅门口,拦住了因扎吉。

    “因扎吉先生,你要去哪?”

    “去哪,当然是回别墅!给我让开!”因扎吉急切地叫道。

    说话的同时,他抬手一推,直接将挡在面前的一名工作人员推的向后倒退三步。也是用力过猛,加上工作人员猝不及防,跟着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余下的几个工作人员,急忙赶了上去,刚刚和那个被推倒的工作人员一起过来的,则是赶紧抬手拦住因扎吉的去路,嘴里还是礼貌地说道:“先生,规则是不允许现在进去的!”

    这一幕,都被摄像机拍的是清清楚楚。

    大屏幕那边的人看到这个,又都怔住了,纷纷说道:“刚刚张禹吐血,这因扎吉可好,竟然直接坐地上了。”“他们这是说的啥,光看嘴动了。”“快看,因扎吉动手打人了!”“这算什么?”“还动上手了。”“什么意思?”“不会是输急眼了吧。”……

    众人说什么的都有,他们的话,杜鲁夫、帕丽斯、蒙托利沃那一桌自然也听得清楚。

    听到众人这般说,蒙托利沃暗自皱眉,心中说道:“学长啊,你冷静一点,可别让人看笑话……”

    而杜鲁夫则是心中暗喜,“因扎吉啊因扎吉,这就叫报应不爽,昨天你是怎么嘲讽我的,昨天你是怎么看我笑话的,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轮到了你!闹吧,闹得越大越好……”

    他正得意着呢,也不知是谁,突然用英语来了一句,“昨天那个杜鲁夫输了,就是一副输不起的样子,今天他的学弟,怎么也这个样子啊。”

    听了这话,杜鲁夫差点没气死,他捏着拳头,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像是在找是那个家伙,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

    奈何周边的人太多,都是成桌成桌的,根本看不出来,这话是谁说的。

    台上坐着的查尔斯、爱德华兹、古德逊公爵,也都是暗自皱眉。同样,他们也在好奇,不明白拥有七运珠的因扎吉为什么会输,鱼缸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所以着实也想要进到因扎吉的别墅中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艾伦小姐自然也看到了因扎吉现在的情景,明白因扎吉的着急,她赶紧拿起麦克风,接通广播,大声说道:“因扎吉先生,请你不要着急,大会有规定,从别墅出来,在分出胜负之前,是不许随便回去的。鉴于你情况特殊,我这边请三位公证人陪你一同进去,还请你稍等一下。”

    她的说法,正中爱德华兹三人的下怀。古德逊公爵直接站了起来,像是恨不得马上进到别墅内看个究竟。爱德华兹和查尔斯还是比较顾及身份,没有即刻起来。等艾伦小姐走到他们的桌前,邀请之后,大主教查尔斯才道:“好,那咱们就去看看。”

    他和爱德华兹一起起身,连同古德逊公爵、艾伦小姐一同朝后面的别墅区赶去。

    其实现场的不少人也想跟着过去,但这里是皇家庄园的地盘,一切都得有个秩序,岂能随便你去哪就去哪,又不是菜市场。

    在后面别墅门口的因扎吉,已然快急死了,突然听到广播中想起艾伦小姐的声音,他才反应过来,这边还在摄像,自己的一举一动,前面的人都看的清楚。

    如果说,自己不按照规矩胡来,那就会和昨天的杜鲁夫一样,成为众人嘴里的笑柄。于是,他才耐着性子,站在门口等着。

    艾伦小姐和爱德华兹的四人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赶到别墅外与张禹、因扎吉二人碰面。

    一见到他们到来,因扎吉就急切地说道:“我现在要马上进到别墅查看情况!”

    “请!”艾伦小姐做了个请的手势。

    爱德华兹、查尔斯、古德逊公爵也都点头,当时就要陪着因扎吉一起进到别墅。

    可不等他们进门,一旁冷眼旁观的张禹就开口说道:“等等!”

    听他这么说,艾伦小姐停下脚步,冲张禹说道:“张道长,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们要进去查看什么,这一点我不反对,毕竟在宣布胜负之后,大家也都有权进到别墅,取回法器。可是……现在猫都跑到了我这边,胜负的结果,显然已经十分的明确。我想在你们进去之前,是不是应该先宣布结果。”张禹正色地说道:“我的意思,也不是说,不相信三位公证人,但如果每个人输了,都整这么一出儿,是不是不太妥当?”

    艾伦小姐没有立刻回答,她随即看向三位公证人。

    爱德华兹三人互相看看,一时间多少有点为难。一来是他们着急进去看看胜负,二来是张禹确实赢了,三来是张禹说的也有道理。

    要知道,如果每一个输了的人,都来这么一下子,那不仅是麻烦,而且还有失公允。

    爱德华兹和古德逊公爵不知道该怎么说,见他俩不出声,查尔斯大主教说道:“张先生,你的说法,就是不相信我们三位了?”

    张禹微微一笑,说道:“我刚刚就说了,并没有不相信三位的意思。我只想知道,眼下算谁赢?”

    “就目前的情况看,自然是张禹先生你赢!”查尔斯说道。

    “既然是我赢,那为什么不可以当即进行宣布呢?”张禹又问道。

    “张禹,你哪来那么多事情,等进去查看过之后,谁赢谁输,公证人自会宣布的!”因扎吉情绪焦躁,见张禹没完没了,忍不住大声说道。

    “我没有跟你说话,我只是在跟大主教要一个说法。规则是皇家园林这边定的,每个参加交流会的嘉宾都要遵守。可如果说,在胜负确定之后,输的一方总是觉得有问题,总是要看看,这算怎么回事?我昨天就遇到一回,今天又碰到一回,合着输了的人都不服,那这种交流还有什么意思…..”说到这里,张禹才看向因扎吉,说道:“因扎吉先生,我也是看出来了,你总觉得该你赢,别人要是把你赢了,就肯定有问题……要是这样的话,我张禹退出,算你赢了好了……天天这样,谁能受的了……旁人交流,胜负一分就结束,从没有半句二话,到我这里,一个一个的……算你赢了,算你赢了,我回去把法器收了,这就回国成了吧……”

    说完这话,张禹直接转身朝自己的那栋别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