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88章 感觉
    时间到了!

    一听到这句话,张禹的脑袋“嗡”地一下,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么会功夫,时间竟然就到了。

    其实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在自己无聊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慢,在自己着急的时候,时间则是过得特别快。

    张禹现在就是这个样子,越是着急,时间过得就越快。

    以眼下的形势来看,因扎吉房顶的气运,明显远超自己这边,自己肯定是输了。

    摄像师和四个工作人员,站在刚出楼梯台阶的地方,一听说时间到,五个人不由得长吁一口气,像是在说,我的妈啊,时间终于到了,要是这样再折腾两圈,估计腿都折了。

    几个人又重重的喘了几口,然后那个会说国语的工作人员走到张禹的身边,用国语说道:“张先生,时间已经到了,按照规则,需要立刻走出别墅。”

    “我知道。”张禹点了点头,心中颇为无奈,却也只能朝楼下走去。

    张禹的一切,都在大屏幕中显示的清清楚楚,哪怕是摄像机跟不上张禹的速度,总是让张禹脱离主屏幕,但在其他的屏幕中,因为有监控的存在,所以现场的观众们依旧能够看到张禹。

    他们眼瞧着张禹一趟一趟的上上下下,心中无不纳闷,现场早已热议开来。

    “这是怎么回事,一会上一会下的,瞎折腾什么呢?”“这个还真就不太清楚。”“你说会不会是布阵需要?”“你见过谁布阵楼上楼下的来回跑?”“这不是赶时间么,你没看到,他刚刚把一张纸烧成灰,扔到鱼缸里么,还把血滴进了鱼缸里。”“对对对,你一提这茬,我还真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回事。不过话说回来,这摄像师好像是丢了一样,到现在也没拍鱼缸里是个什么样子。”“可不是么,这摄像师瞎转悠啥呢,能不能干点正事。”“你们看、你们看……张禹往下走了,看他的表情,好像有点凝重。”“这是决定胜负的时候了,能不凝重么。”“可是你看,因扎吉的脸上就写满了自信,仿佛赢定了。”“要我看,这一上一下,来来回回的,肯定是出了问题。要不然的话,谁能这么折腾,看因扎吉折腾过么。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因扎吉赢了。”“有道理。”“有道理。”“好像是这么回事。”……

    伴随着议论,很多人通过张禹和因扎吉的表情,看出一些端倪。他们渐渐认定,张禹输的面很大,因扎吉几乎是赢定了。

    张禹那边的桌子旁,张银铃、张清风等人是干着急,因为他们也能从张禹的脸上看出不对劲。这次的张禹,仿佛失去了往日的自信与从容。

    要知道,不管什么时候,张禹的脸上都充满了自信,看起来是那样的淡定、洒脱,仿佛是天塌下来也不怕。这次凝重的表情,是这些人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相比之下,因扎吉则是自信满满,换做是谁,也能从表情上看出问题。

    特别是张清风等一干弟子们,都是修为有限,根本无法从大屏幕上,看出谁输谁赢。

    哪怕是小丫头张银铃,也紧张的冒了汗。

    这功夫,他们就听到后面的桌子那里有人说道:“师姐,时间到了,张道长能赢吗?”

    这是一个尼姑的声音,张清风等人知道空奕也是参赛选手,且进入16强,必然有些实力。现在听了这话,也都不禁转头看了过去。

    在后面的桌子上,所有的尼姑们,也都看着空奕。空奕微微摇头,说道:“恐怕是输了……”

    “你说谁输了?”张银铃一听这话,立时就急了,根本容不得半点伤士气的言语,虽然她也隐隐意识到,张禹的胜算不大。

    没有理都没有理她,其他的一众尼姑,也就是看了张银铃一眼,谁也没有出声。

    张银铃讨了个没趣,不由得“哼”了一声,接着说道:“到时候赢给你看。”

    空奕等一众尼姑仍然不出声,张银铃见人家不理她,只能气鼓鼓的转回身子。

    她捏着拳头,在心中说道:“张禹,你可千万别输啊!”

    张清风等人多少有些黯然,连空奕都这么说了,看来张禹的情况却是不乐观。朱酒真却是唯一一个没有看到空奕的人,他的目光,一直都盯在大屏幕上。

    在赞助商那一边,众人几乎也都认为张禹这一局输定了。

    邵卫阁平心静气的看着,但是右手却是放在椅子上不停地轻轻敲击,也不知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旁边坐着的庞光说道:“张禹现在的局势不妙啊……你说……他这一次能赢么……”

    “这一次……我仍然看好他……”邵卫阁目不斜视地说道。

    同桌的法国佬齐丹不由得说道:“上次他虽然赢了,可是这一次,我看邵先生恐怕是要走眼了。”

    “何以见得?”邵卫阁自信地说道。

    “现在谁都知道张禹输定了,看张禹的表情,连他自己应该都是这么认为的。你说仍然看好他,好像没有什么道理。”齐丹说道。

    “有些事情,往往不能去看表面。我的感觉告诉我,张禹能赢。”邵卫阁这般说道。

    “感觉……”庞光轻轻皱眉,“这种事,也能凭感觉么……不是应该凭实力的么……”

    “哈哈哈哈……”邵卫阁不由得笑了起来,“说不上……真的是说不上……在镇海的时候,我在白眉宫第一次见到他,当时我就觉得,最后获胜的人一定是他……这种感觉,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你们应该知道,我做生意从来没有赔过,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庞光急切地问道:“邵兄,这个办法你可得传授给我……这两年,我的生意总是不顺……”

    “一方面是运气,一方面就是感觉……每当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会赔钱的时候,我就不会投入……每当我的直觉告诉我,一定会赚钱的时候,我就会去做……而去每一次我都成功了……”邵卫阁微笑着说道。

    “这……这算什么法子……”庞光悻悻地摇了摇头。

    倒是齐丹笑着说道:“那这一次,我可要看看,邵先生直觉到底准不准了。”

    “出来了!出来了!”“因扎吉、张禹他们都出来了!”“是时候分胜负吗?”“快看、快看……猫……”“拉过去这么多猫……”“昨天不是说了么,这些猫就是评委,哪边的财运旺盛,猫就会往那边跑。”“这下有好戏了,看看哪边的猫多。”……

    众人的目光,完全凝聚在大屏幕上。

    一点没错,此时此刻,张禹和因扎吉,以及那边约瑟执事都从别墅里出来。比拉拉倒是早就出来了,他的房子里,桃花树上的铃铛已经颤抖发出声音,按照规则,直接淘汰。当然,即便是输了,也不能马上回来,还得等结果出来,众人一起回去。

    四个别墅,每个都是带小院的,按照规定,张禹他们都得从院子里出来,两两一组,站到两栋别墅之间的位置。这个间隔很近,也就是一个过道。

    在两个人前面的位置,则是放着四个笼子,每个笼子里关着五只猫。估计只需要一声令下,这些猫就都会被放出来。

    张禹和因扎吉走到指定的位置,张禹一脸的无奈,对面走过来的因扎吉则是春风得意。

    二人这一碰面,因扎吉就用还算流利的国语说道:“张道长,你的阵法布置的如何?”

    “还好。”张禹淡淡一笑。

    “还好就好……我对我的阵法,实在是没有底……我的学长已经输给了你,搞不好…….我八成也是要输的……不过如果侥幸赢了,也要请张道长海涵,毕竟你们国家有一句话,叫作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总不能每次都是你赢……”因扎吉这次笑呵呵地说道。

    虽然他的话,表面谦虚,但实际上他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自己。

    他得意!无比的得意!仿佛已经吃定了张禹。

    张禹知道,对方有得意的资本,因为对手赢定了。

    “咦?”

    可就在这一刻,张禹注意到因扎吉头顶的气运。

    在因扎吉的头顶,正红色财运的气流极为旺盛,已经旺盛到了极点。

    没用猜,张禹也知道,因扎吉使用了七运珠,财运自然旺盛。但是,张禹却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因扎吉既然使用了七运珠,那这房子里的气运,会不会和因扎吉有所牵连呢?

    自己那套样板房中,阵法是自己布置的,而去还动用了符纸和自己的血。如果说,阵法被破,自己只要在附近,一定能够察觉到。也就是说,人和阵法有一定的关联。

    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摄像师,在摄像师的头顶,红色的财运早就没了。道理很简单,连周边风水局的财运都会被七运珠给吸走,跟不要说目前站在这里的人了。

    适才张禹那房子里的气运一直被对方吸走,他没有半点还手之力。一瞬间,张禹有了计较,“不能一直都是你来吸我的气运吧,这次也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没错!

    张禹这是要使用吸运**。

    张禹的手掌一翻,对准了面前的因扎吉,暗自用起吸运**。但是表面上,张禹却平和地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有赢有输很少正常。更何况……我这次还是遇到因扎吉先生你这样的高手……”

    “张道长见笑了……你能赢了我学长杜鲁夫,可见实力非同小可……胜负还难说呢……”因扎吉又故意谦逊地说道。

    话虽这样说,他的嘴角微微上翘,鼻孔朝天,摆明一副你根本白扯的架势。

    “刷!”

    张禹的手中,现在已经冒出来一条透明状的丝线,这条丝线瞬间就来到因扎吉的头顶,将因扎吉头顶那无比浓郁的红色气流给捆住。

    紧接着,丝线猛地一拉,就势便要将因扎吉头顶的财运给拽过来。

    然而,让张禹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透明的丝线根本没有拽动这红色的气流,丝线从中绷断,进而消失不见。

    这一招,张禹一向是屡试不爽,特别是他现在的修为,不管是谁头顶的财运,基本上都可以被他直接给吸走。可是,因扎吉的气运,张禹非但没有吸动,甚至连吸运**喷出去的丝线也断了。

    “哇!”

    刹那间,张禹的丹田翻滚,疼得他忍不住张开嘴巴,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好在他的反应快,连忙用手挡住嘴巴,要不然的话,怕是都能够直接喷到对面因扎吉的脸上。

    张禹在学吸运**的时候,上面就说过,这门法术是会反噬的,一旦失败,就会遭到反噬。

    更为严重的是,随着人的修为越来越高,反噬也会越来越重。

    张禹这口血喷出来,就觉得脑袋一阵眩晕,又不住地咳嗽起来,“咳咳咳咳……”

    鲜血随着嘴巴淌出,脖子里、八卦仙衣的衣领、前襟转眼就满是鲜血。

    不过,脑袋迷糊的张禹,仿佛看到自己的胸口那里,射出来一道金光,这道金光一闪即逝,好像是直接跃入因扎吉那边的别墅院中。

    “开始放猫!”与此同时,广播中已经喊了起来。瞧这意思,负责喊开始的人,是压根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这位老兄没有注意,但大屏幕前的观众们,却都看到这一幕,直接就炸锅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张禹怎么还喷血了!”“这算是哪一出儿!”“哦买噶!摆风水都能摆的人口吐鲜血,这未免也太激烈了吧!”“刺激!刺激!”……

    谁也不会想到,屏幕上的张禹,本来还在和因扎吉谈笑风生,怎么突然就喷血了。这个变故,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张禹!”张银铃看到这个,登时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她跟着就朝前面冲去,看那架势,是要去找张禹。张禹的徒弟们,也都跳了起来,包括朱酒真、布莱顿在内的所有人,一股脑地朝前面赶去。

    可是,他们只跑了没几步,前面马上就有保安将他们拦住。

    “###&&&##......”一个洋鬼子说了一通英语,可是张银铃他们这边,根本没有几个能听懂的。

    张银铃压根不去等赵华翻译,就怒声叫道:“你赶紧给我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无当道观的朋友们,请你们不要着急。交流正在进行,希望你们不要进行打扰。我们主办方已经看到张道长的情况,这就派人赶去查看。现在,还请你们回到椅子上坐下,很快张道长就会回来。”台上的艾伦小姐看到张禹这边的人乱了,赶紧维持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