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86章 胜负已分
    “简直是太神奇了!”“这铜钱是怎么回事,还会自己在鱼缸里面转?”“这是什么风水?”“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风水局?”“这就是东方风水,无法想象啊!”“确实,从来没有发现,东方风水会有这么的神奇。”……

    会场大屏幕前的赞助商们,一个个无不称奇,虽说他们都是有钱人,家里也都有风水布局,但这样的风水局,还是第一次见到。

    其实也是,就算哪些厉害的风水师有这样的本事,也不可能给他们布置这样的风水局。原因很简单,这是需要法器支撑的。张禹是用金钱剑作为支撑,他就这一把金钱剑,给谁布置风水局,也不可能把剑留下。顶多是阵法布置成功之后,将剑取走,抑或是用其他的东西代替。

    而现场的一众嘉宾们,也不是说各个都是实力高超,加上还有一些好似张清风这样,跟着来打酱油的,看到如此一幕,也都是叹为观止。

    “我的天,这是怎么做到的。”“东方的阵法,怎么能够这么神奇。”“无法想象啊。”“哦买噶!”……

    张银铃、张清风他们听到这些人的声音,即便听不懂,也能从语气中听出惊叹之声。

    听到这些声音,他们的心理都是美滋滋的,一个个心中暗说,“现在知道我们东方玄术的厉害了吧!”“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道家手段!”“你们这些洋鬼子,别以为有点先进的科技,在风水方面,我们才是老祖宗!”……

    杜鲁夫那一桌,帕丽斯听到这么多人的惊叹声,她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得色。

    恰巧这一抹颜色,被蒙托利沃看个正着,蒙托利沃自然不知道她和张禹之间的关系,还以为帕丽斯是认为张禹的胜算很大,因扎吉不敌呢。

    毕竟两边是敌对关系,面和心不和,蒙托利沃也清楚,这种情况下,最希望因扎吉输的人,就是杜鲁夫和帕丽斯了。

    于是因扎吉故意笑着说道:“不得不说,这个张禹还是有几分本事的,怪不得学长会一不留神,败在他的手上……”

    这话一出口,差点没把杜鲁夫给活活气死。

    帕丽斯脸上的得意之色,也跟着消失不见。

    她和杜鲁夫几乎是同一时间看向蒙托利沃。蒙托利沃又轻笑着说道:“因扎吉学长可是有老师给的七运珠,张禹的阵法即便再高明,学长的阵法也不见得弱于他,更何况还有七运珠,更是如虎添翼……”

    蒙托利沃的话刚说到这里,坐在他身边的利偌此刻突然指着前面的屏幕喊了一嗓子,“快看!快看!因扎吉学长那边有动作了!”

    他的声音,立刻吸引了杜鲁夫等人的注意力,他们的目光直接转移到因扎吉所在的大屏幕上。

    在这个屏幕中,因扎吉的鱼缸是放在二楼拐角,也就是桃花树所在位置的旁边。

    因扎吉盘膝坐在鱼缸之前,双手的掌心之上捧着一枚能有小孩拳头大小的珠子。他的嘴里振振有词,不停的动着,也不知是在念叨些什么。

    很快,就见因扎吉手里托着的珠子慢慢地漂浮起来,距离他的手掌越来越高。一厘米,两厘米,三厘米……十厘米……二十厘米……

    渐渐,珠子浮起来能有将近两米高,然后慢慢地朝鱼缸飘去,当到了鱼缸上面之后,又开始慢慢地下坠。

    一开始,珠子并没有什么特别,可当珠子落入鱼缸之后,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珠子上散发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华光,这光彩在水中显得更为耀眼。鱼缸中一共七条七彩神仙鱼,七条鱼本来在安静的游着,如同彬彬有礼的绅士。可当它们看到七彩华光之后,竟然直接失去了风度,一个个朝珠子涌来过来,嘴巴凑到上面,似乎在跟珠子接吻。更为让人意想不到的事,这颗珠子在落入水中之后,并没有直接沉到底部,而是来到鱼缸的水位中间位置,也开始慢慢的转动。这让水中的光芒,更加绚丽。

    “这是什么珠子?”“刚刚还不见发光,怎么一进到鱼缸之后,变得这么漂亮。”“好家伙,这是什么宝贝。”……现场再次沸腾,众人的轰动,丝毫不在刚刚张禹的那一次之下。

    甚至有的人,更是这般讨论起来,“因扎吉的这个珠子,看起来丝毫不在张禹的那些铜钱之下。”“何止是不再之下,我看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先前还以为张禹一定能赢,现在看来,恐怕不好说了。”“确实不好说了,我都觉得,他们两个碰面碰的早了。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厉害了。”“杜鲁夫都输了,因扎吉的阵法表面光鲜,真的能赢吗?”“这个可不好说,我听人说过,对于风水阵法,很多人也是各有所长,有的擅长招财运,有的则是擅长招官运。孰强孰弱,一是看现场发挥,二是看属不属于自己的强项。”“对对对,你们也不要忽视了,因扎吉可是大星相师皮萨诺的门徒,昨天杜鲁夫输给了张禹,大星相师怎么可能容许另外一个徒弟也输给张禹。我看这个珠子,很有可能是大星相师的宝物。”“有道理,这场较量是准许用法器的。这么看的话,真的是胜负难料。”……

    之前绝大多数人都是认为张禹一定能赢,当他们看了因扎吉的阵法之后,马上转变了观念。逐渐有人认为,因扎吉不一定会输,甚至还能获胜。

    听到众人转而吹捧因扎吉,蒙托利沃得意地说道:“老师的七运珠果然不同凡响,只是稍微一出手,就有这样的效果。不难看出,这宝贝的威力,绝对非比寻常。”

    利诺马上说道:“老师的宝贝,自然无与伦比,岂是那个张禹所能比拟的。再加上因扎吉学长的实力,赢下这一局根本就是理所应当!”

    德沙跟着说道:“一点没错,用老师法宝与人斗法,岂能有输的道理。而去以因扎吉学长的实力,单凭真本事,也不见得会输给张禹!”

    这两个家伙,那是毫不避讳的吹捧,哪怕是因扎吉目前没坐在这里,也不会耽误他们的表演。皮索亚和谢雷赫却没敢出声,只是偷眼看向杜鲁夫。当他俩看到杜鲁夫的脸色时,吓得是更加不敢出声了。

    原来,杜鲁夫的脸色,已经不是一般的难看。不管是蒙托利沃也好,还是利诺、德沙也罢,他们在吹捧因扎吉的时候,还带出了“老师的法宝”这几个字。要知道,当初杜鲁夫在龙湖山庄搞东西方星象风水交流会的时候,也是拿着皮萨诺的宝贝,而这一阵,杜鲁夫不仅仅是输了,宝贝还被毁了。

    对于杜鲁夫来说,这绝对是奇耻大辱。蒙托利沃三个的话,不说是指桑骂槐,其实也差不多了。这让杜鲁夫哪里承受得起。他心中压着这口气,只希望张禹能够赢下因扎吉。

    或许眼下,唯一能够替他找回场子的人,也只有张禹了。

    帕丽斯看了看蒙托利沃等人的嘴脸,又看了看杜鲁夫的脸色,她没有出声,但心中也是在说,“张禹,你应该不会输吧。”

    现场那么多议论的人,张银铃、张清风他们,确实听不懂这些人说的是什么。他们也就是能够从语气中判断,同样他们也不是棒槌,能够看出,因扎吉所用的宝贝十分厉害。

    先前还十分自信,十分得意的他们,脸上不自觉的露出担心之色。他们的目光,从紧盯着张禹,转而紧盯着因扎吉。

    蓦地里,后面想起他们能够听懂的声音,“师姐,张道长和那个洋鬼子看起来都好厉害,你看谁能赢?”

    说话的人,自然是普陀庵的尼姑。

    “张道长的阵法,足够玄妙。可那个因扎吉所用的法器,应该更胜一筹。若说谁能赢,实在是无法确定。阵法较量,虽然阵法的玄妙要占很大一部分,但法器的作用,着实无法忽视,特别是那种厉害的法器。另外,因扎吉的阵法,也不是等闲。”小尼姑空奕慢条斯理地说道。

    “这么看的话,不就是胜负难料了。先前我还以为张道长一定能赢呢。”“我也是这么想的,虽然他是一个道士,可大家终究都是国人,怎么也不能输给洋鬼子啊。”“没错!决不能输给洋鬼子!”……

    这些尼姑们倒是蛮同仇敌忾的,哪怕佛家和道家在国内一直挣香火,可在面对洋鬼子对手的时候,大家的内心却是一致对外。

    空奕点了点头,用不大的声音说道:“我也希望张禹能赢……即便是输,也不能输给别人……”

    “师姐你快看,那个洋鬼子的样子,看起来很得意啊……好像是赢定了的样子……”此刻又有一个小尼姑伸手指向大屏幕上的因扎吉。

    因扎吉坐在盘膝坐在鱼缸之前,嘴角上翘,脸上充满了得意,满是一股子胜券在握的样子。

    “这么自信……这里面好像有问题……”空奕看了两眼,跟着就发现不对。

    她下意识地看向其他屏幕上的人,屏幕中的比拉拉、约瑟执事,连同张禹的脸上都明显不对,三人的脸色凝重,仿佛是遇到了什么要紧的事情。

    一点没错,观众在大屏幕前,能够看到的只是表面。对于别墅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却是不得而知。

    估计也只有这其中的高手,才能看出一些门道。

    “学长,不对啊……因扎吉的阵法一成,张禹他们三个人现在都是眉头紧锁,显然是出了问题……你说会不会是,因扎吉的阵法正在吸取周边的财运……”帕丽斯就算不是张禹的对手,那也是大星相师皮萨诺的四弟子,拥有着一定的实力和眼界。

    她的声音不大,杜鲁夫却能听得清楚,杜鲁夫皱眉点头,“没错,七运珠拥有着聚集财运的效果,能将周边的财运全都聚集到一起……看这个样子……怕是不用等到一个小时,胜负就能够分出来……”

    “学长果然是好眼力……”另一侧的蒙托利沃不禁更加得意起来,“老师的七运珠果然厉害,应该不需要一个小时,张禹就会输掉……”

    眼下张禹等人已经进到别墅能有五十分钟。蒙托利沃这话才一出口,大屏幕上就发生了变化。

    这个变化是出现在比拉拉的大屏幕上。屏幕上有别墅内的各处分支,尤其是桃花树那个位置,更为重要。

    比拉拉所在的位置,距离桃花树不远,他所布置的阵法,也就在桃花树的前面。蓦地里,就见桃花树的花枝猛地颤抖起来,在花枝上挂满着铃铛,这些铃铛发出清脆的“铃铃铃”的声音。

    观众们当然听不到声音,可是花枝乱颤的景象,却都是看的一清二楚。

    房间内没有风,按照规则,一旦桃花颤动,就会被宣判输掉比赛。

    有的眼尖的,一看到这一幕,就指着比拉拉的屏幕喊了起来,“快看快看!比拉拉大师那边的桃花树动了!”

    这一嗓子,直接惊动了在场的不少人,原本众人的目光都是在张禹和因扎吉的屏幕上,听了这话,一起看向比拉拉的大屏幕,跟着也都诧异地喊了起来,“还真动了!”“这里面没有风啊,桃花树竟然动了!”“这不就是输了的意思么!”……

    伴随着这些声音,大屏幕前的所有人也都发现了,他们也都是无比震惊。

    相较之下,蒙托利沃的脸上更加得意,他笑盈盈地看向杜鲁夫和帕丽斯,说道:“这比拉拉的实力未免也太弱了,学长这才催动七运珠,他那边就抵挡不住了。估摸着,再过几分钟,张禹和约瑟都得输掉。”

    帕丽斯只是皱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已经完全可以通过屏幕中张禹的表情分析出来,张禹怕是也抵挡不住了。

    杜鲁夫的脸色要比帕丽斯还要凝重,他心中清楚,这一局因扎吉要是赢了的话,自己怕是在老师的面前再也抬不起头了。

    台下的人议论纷纷,在他们的眼中,几乎完全能够认定,因扎吉赢定了。

    “银铃,你看师父能不能行啊?那个因扎吉貌似也太厉害了,特别是他用的珠子,看架势,师父好像也无法应对。”张禹这边,张清风很是担心地说道。

    其他的一众弟子,也都担心起来,有的看向张银铃,有的看向王杰。

    “你们放心好了,张禹绝对不会输的。”张银铃捏着双拳自己给自己打气。

    她的话,实在只是一厢情愿的说辞,没有半点分析,全靠自己对张禹的信赖。倒是王杰,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一局,胜负已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