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84章 新的线索
    “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就明白了,看来你们内部,也存在勾心斗角啊。”张禹说道。

    “原本还是挺太平的,主要是因为杜鲁夫学长在镇海输给了你,结果才给了因扎吉可趁之机。反正现在,杜鲁夫是恨你入骨。”帕丽斯仰着脸说道。

    “呵呵……”张禹不由得一笑,说道:“相较而言,我只是他的对手,那个因扎吉才跟他有直接的竞争关系。要不然的话,他怎么能让你来通知我。对了,到底是通知我什么事。”

    “这么说吧,老师当初听说这个东西方星象风水交流会的时候,就是志在必得。因为杜鲁夫输给了你,所以老师点名让因扎吉参加,并且给了因扎吉一颗七运珠。七运珠能够聚集气运,星象风水交流,比的就是气运,因扎吉学长的实力本就不弱,有了这个,更是如虎添翼,明天的较量简直是胜券在握。”

    “原来是这样……杜鲁夫能让你来通知我,显然这东西非比寻常。他不会是光让你通知,没说有啥应对的方针。”张禹点着头说道。

    “因扎吉有了七运珠,连杜鲁夫都无可奈何。不过他说,你的办法很多,只要提前有所准备,应该有机会出奇制胜,赢下因扎吉。”帕丽斯说道。

    “你学长还真是可以哈……”张禹忍不住发起牢骚。

    “其实你应该这么想,如果他不提前通知你,你不照样要面对因扎吉。现在知己知彼,肯定要比明天应对的时候,能够从容一些。”帕丽斯说完,撅起了嘴巴。

    “唉……”张禹故意叹息一声,伸了个懒腰,说道:“你要是不知道我,我原本打算直接睡觉的,这下好了,估计一宿不用睡了……”

    跟着,张禹打量了帕丽斯两眼,又道:“还有别的事吗?”

    见张禹打量自己,帕丽斯得意地笑了笑,此刻听了这话,不禁不满地说道:“你这什么意思,下逐客令呢?”

    “我也没说撵你走啊,你要是想要休息,就休息……我去别的房间研究研究,明天的阵法……”张禹耸了耸肩膀说道。

    瞧那意思,转身就要走。

    “以为我稀罕留在你这里似的……”帕丽斯撇了撇嘴,又道:“把你的大裤衩……给我再找一条……”

    张禹从柜子里,翻出一条新的大裤衩,然后扔到床上。帕丽斯在被窝里换上,跟着一掀被子,从床上下来。

    好家伙,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张禹差点没笑出声。

    帕丽斯的腿上是黑色的丝袜,腰间穿着张禹那白色平角裤,配上身上黑色的衣服,显得是不伦不类。

    这个女人倒是不在乎,在地上捡起自己的皮短裤穿上,披上大衣,拎着自己的包就走。

    她的那条脱下来的黑色薄薄的小裤裤还丢在地上没拿,其实就丢在皮裤边上,不可能看不到。张禹赶紧说道:“你那条别忘了。”

    “不要了。”帕丽斯来了一句,人走到门口,将房门拉开。

    “你不要了,我留着也没用……”张禹皱眉。

    “那你爱扔哪就扔哪……”帕丽斯一边说,一边走出房门。

    张禹也不能说给她捡起来,没有办法,只能跟着她出了房间。

    二人一起下楼,出了别墅,又给她送出阵法之外。

    眼前不再是乱石,张禹温和地说道:“已经出来了,我就送到这。如果明天又复发的话,就来找我。”

    “我会来找你的……”帕丽斯扭头看向张禹,她的上下贝齿咬了咬嘴唇,仿佛是有什么事。

    “怎么了?还有事?”张禹问道。

    “我有一句话想要跟你说……”帕丽斯向旁一步,凑到张禹的身边。

    张禹不知道她又要说什么,只是等着。

    不想,帕丽斯的身子猛地一扭,面部抢到张禹的面庞,一双樱唇直接在张禹的脸颊的“啵”了一口。

    张禹万没想到她突然来这个,吓了一跳,身子连忙闪开,有点惊慌地说道:“你干啥?”

    “没干什么,便宜你了。”说完,帕丽斯是拔腿就跑。

    “这也算便宜我了……”张禹伸手在脸上摸了一把,上面还有口红印呢。

    他不禁在心中按说,回去的时候,可别让徒弟们看到。

    好在这个时间,徒弟们都睡觉了,张禹回到自己的房间,一眼就看到帕丽斯的小裤裤。看到这个,张禹不禁又是皱眉,一个女人把这种东西留在男人的家里,简直是赤果果的**。

    张禹可不能把这个留下,用脚给挑了起来,抓在手里,就要去卫生间给烧了。

    “铃铃铃……”

    才进到卫生间,张禹怀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将手机掏了出来,是艾伦小姐的电话号码,这让张禹有点纳闷,这大晚上的,艾伦小姐找自己有什么事。他顺手将小裤裤放到洗面台上,然后接听电话。

    “喂,你好。”

    “张禹,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电话里响起艾伦小姐的声音。

    “就是新买的那栋别墅呗,怎么了?”张禹问道。

    “那正好,我已经到院门口了,有事情要跟你说。”艾伦小姐说道。

    “好,我这就出去。”张禹心中疑惑,挂了电话之后,便朝外面走去。

    出了别墅,直接来到庄园门口,直接那里停着一辆牧马人,正是自己上次坐的车。

    门房那里,现在有五个弟子守门,安全系数很高。张禹出门,来到艾伦小姐的车上。

    只有艾伦小姐一个人坐在驾驶位上,张禹坐到副驾驶,说道:“这么晚,你怎么还跑到我这里来了,出什么事了?”

    “你还记得那天咱俩一起去皇家庄园报名,回来的路上见到的那具尸体吗?”艾伦小姐说道。

    “当然记得。”张禹点头说道。

    紧接着,他的心头猛地一动,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那个全身溃烂而死的家伙,他还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叫做卡梅隆。警方的调查结果是,卡梅隆全身溃烂,医院无法治疗,当天去了教堂祈祷,结果却死在一个偏僻的地方。

    “那个人的名字叫卡梅隆,警方先前对他的死,并没有在意,只是当作正常的重病死亡。但是很快,警方就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伦敦这里,还有三起全身溃烂而死的病例。巧合的是,这三个死者和卡梅隆认识,彼此间关系不错的朋友。所以,警方觉得事有蹊跷,便展开调查,调查的结果发现,之前的那三个溃烂而死的人,面部也全部溃烂,只是尸体已经火化。而卡梅隆虽然症状差不多,但面目并没有溃烂。警方对卡梅隆的尸体,又重新进行了深度尸检,终于有所突破。”帕丽斯郑重地说道。

    “什么突破?”张禹立刻问道。

    卡梅隆的死状,跟那四个神父很像,但是面部还没有溃烂。张禹曾经亲眼看到过帕丽斯中招时候的样子,知道这种溃烂最后才会烂到面部,等面部溃烂的时候,人才会死。

    如果没有之后发生的事,张禹对于卡梅隆的死,也不会如何上心,现在不同了,张银铃出了问题,帕丽斯也出了问题,这就是逼他张禹,不能不想办法调查。

    “经过解剖之后,警方发现,在卡梅隆的心脏上,有一个细如牛毛的针孔。也就是说,卡梅隆是被人杀死的。由于身体溃烂严重,已经无法从心脏所在的肌肤上找到外伤的痕迹。”艾伦小姐说道。

    “还有这样的事……”张禹忍不住沉吟起来。

    他一直怀疑卡梅隆的死好像有点问题,此刻听了艾伦小姐的说法,更加认定了这一点。他跟着想起,之前警方的调查结果是,卡梅隆白天还去了教堂,家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死这么偏僻的地方。

    更为重要的事,在当天晚上,威尔摩尔就派人跑到了别墅。这里面,不会有什么联系吧。

    张禹的心中又冒出一个念头,他听帕丽斯说了,身体如此溃烂,如果跟吸血鬼有关的话,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好像张银铃、帕丽斯这样,无形中中招;另外一种则是侵犯了尼古拉斯家族的女人,结果中了诅咒。这两种可能会是哪一种,张禹还说不上。

    “对了……”沉思之余,张禹突然又冒出来一个疑问,说道:“警方的调查结果,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警方找我了,我是第一现场的目击者,包括你在内。我这是刚从警局出来,警方也要找你,你现在要是方便的话,就和我一起走一趟。”艾伦小姐说道。

    “好。”张禹直接点头。

    他也想看看,尸体到底是什么样子。只是能不能让他看,那就不一定了,毕竟英吉利的警局,也不是他家开的。

    艾伦小姐发动车子,二人一起前往警局,张禹提出希望艾伦小姐帮忙,让他看看尸体,艾伦小姐也是为难,表示自己看到的也不过是照片,这种案件,警方是不会让人看唯一的证物的。

    这一点,张禹也能理解。到了警局之后,张禹有艾伦小姐陪着,待遇很不错。接待他俩的是一个警长,还不是在审讯室,就是在办公,沙发、咖啡都给白上了。

    警方询问的不过是在现场有没有见到过什么可疑的人,至于说想要看尸体的事儿,根本白扯。

    好在有艾伦小姐在,警方勉为其难的将照片拿了出来,让张禹看了看。正如艾伦小姐说的那样,在心脏部位那里,有一个十分不起眼的针孔,如果不是放大,用肉眼看的话,看的都不清楚。

    说了一会,外面响起了敲门声,那警长喊了声“扑里斯”,房门打开,有两个警察从外面进行。

    “警长,我们回来了。”一个警察礼貌地说道。

    “怎么样,威尔摩尔大主教是怎么说的?”警长问道。

    两个警察都露出尴尬之色,半晌后才有一个年纪大点的警察说道:“我们压根就没见到大主教。那个修女说,大主教已经休息了,想要见他,得提前预约,我们约了上午十点。我们也问了琳娜修女,回答和上次一样,卡梅隆出了就是祈祷,然后就走了,去了什么地方,根本不知道。我估摸着,明天看到大主教,得到的答复也是一样的……”

    “简直是太不给面子了!”警长气鼓鼓的说了一句,旋即摆了摆手,“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去见威尔摩尔。”

    把两个警察打发走,警长站了起来,对艾伦小姐说道:“这么晚了,还打扰二位,实在是过意不去。现在没有别的事儿了,我送二位出门。”

    “不用麻烦了,史密斯警长,你忙你的。”艾伦小姐彬彬有礼地说道。

    他们俩是用英语对话,张禹几乎是听不懂。警长把他俩送出办公室,二人下楼离开警局。

    出来之后,上了艾伦小姐的车,张禹才道:“艾伦小姐,我的英语实在不怎么样,那个警长和后进来的两个警察,他们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明白。但是我好像听出来,里面提到威尔摩尔。是那个天主教的大主教威尔摩尔吗?”

    “就是他,他的派头,比我们皇室都大。就好像艾露高的目前,开车超速都被警察给请到警局了,可是威尔摩尔呢,警方亲自去教堂找他,好像是问笔录,结果教堂说他已经休息,根本就不接见,还得预约呢。警察问笔录都要预约,你说他够不够嚣张。”艾伦小姐说道。

    “人家是大主教,我从史密斯警长的表情上看,好像也不敢把人家怎么样。不过话说回来,卡梅隆不就是去了教堂么,总不能是威尔摩尔杀的人吧。”张禹说道。

    “我来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警方肯定不怀疑他杀人,无外乎是觉得,教会那边的说辞,有点不对劲。”艾伦小姐说道。

    “怎么不对劲?”张禹好奇地问道。

    “卡梅隆和另外三个死者是好朋友,四个人都是身体溃烂,最终死掉,警方肯定要从他们身上寻找有关联的人物。结果警察发现,他们四个人还有两个共同的朋友,一个是原先那庄园的主人吉尔,另外一个就是威尔摩尔了。他们年少的时候就是好朋友,据警方从死者家属那里得知,吉尔曾经向卡梅隆及另外三个人都借过钱,其实就是借钱到我们赌场赌博。最为要紧的是,警方昨天联系吉尔就没联系上,连我都找不到他了。”说到这里,艾伦小姐不禁摇了摇头。

    ****

    老铁今天到上海开会,七点多才下飞机,一到住的地方就开始码字,时间实在来不急了。今晚只能一更,希望亲哥亲姐们能够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