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76章 还有这种操作
    “看方位,好像还真的是四象配搭**的阵法,应该是一个镇宅,增加健康运和财运的风水局吧......”张清风一边挠头,一边说道。

    他是张禹的大弟子,以前在外面历练坐馆,也不是什么阵法也看不出来。而且张禹布置的这个阵法,属实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阵法,起码在方位上,一眼就能确定是怎么回事。

    “四象搭配**,不会真的这么简单吧......”“简单又怎么了,师父也许是化腐朽为神奇。”“对对对......对于高手来说,即便是简单的阵法,也能够超凡入圣。”......其他的弟子们,又跟着议论起来。

    他们对自己的师父还是十分信赖的,认为张禹即便布置出来一个简单的阵法,也是相当的厉害。

    张银玲又是撇了撇嘴,说道:“真的假的,化腐朽为神奇,方位这么简单,难道真就这么厉害,我怎么不信。”

    朱酒真坐在她的旁边,见小丫头这般说,故意笑着说道:“三妹,昨天布置的那个石头阵,你不也说简单么,怎么最后还得是张禹给你接出来的......”

    “我......”小丫头直接被朱酒真给怼的够呛,紧了紧鼻子说道:“大哥,不带这样的吧......揪住人家的那点糗事不放了......”

    朱酒真不禁莞尔,说道:“虽然我不懂,可我相信,以二弟的实力,既然布置出这样的阵法,肯定是有独到之处,咱们静静的看着就好。”

    “那我就看看,到底怎么个独到。”张银玲撅起小嘴。

    在他们的后面,坐着的仍然是普陀庵的尼姑们。这些尼姑们都是以空弈为首,由此也能看的出来,普陀庵对空弈的重视。

    有年轻的尼姑说道:“师姐,这个张禹布置的是什么风水局,未免也太快了。”“师姐,你能看出他布置的是什么阵法吗?”......

    她们的声音不大,但是前面的无当道观弟子们,大概也能听到。

    小尼姑空弈低声说道:“如果我看的不错,这应该是道家的四象和**布局。你看上楼梯之后的那盆发财树,其实就是阵法的阵眼。”

    “只要找到阵眼,不就可以轻易破阵了么。”“对啊,能这么简单么。”“不会另有玄机吧。”“也许是咱们在这里看,看的清楚,不知道的人,或许就看不明白了。”“这算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么。”......尼姑们又都嘀咕起来,她们也听说过张禹的大名,知道张禹绝不是白给的。是以,认为张禹的阵法,多少应该有点玄虚。

    空弈满是怀疑地说道:“这点我也看不明白了,如果是我破阵的话,肯定十分的容易。当然,也有可能像你们说的那样,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议论的人,不仅仅是他们,其他的各路嘉宾们,也都在小声嘀咕。

    “这阵法布置的也太快了,这小子真有这么厉害吗?”“这谁知道。”“不是说,这小子曾经在东方大国的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上赢过杜鲁夫么,想来应该有些本事。”“你能看出来他布置的是什么阵法吗?”“这是他们东方的风水局,跟咱们西方的不同,我也看不太明白。得进到房子中感受一下,才能看出端倪。”......

    这些嘉宾们,几乎都是行家,所以他们也不敢轻下定义,只是报以怀疑态度。

    倒是另外一边坐着的赞助商们,一个个的脸上都是错愕。似乎在他们看来,以张禹这布阵的速度,已经彰显出他的绝对实力。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大家伙的目光,重新落到大屏幕上。可是对于其他布阵的嘉宾,众人似乎不太关注了,将主要的精力,都集中在张禹的对手杜鲁夫的身上。

    杜鲁夫的两个师弟皮索亚、谢雷赫看的是直紧张,他们俩是杜鲁夫的亲信,自然打心里希望杜鲁夫赢下张禹。可是张禹的阵法布置的这么快,简直是要人命啊。

    蒙托利沃也和两个师弟利偌、德沙西坐在那里,他们三个是跟因扎吉混的。他们的脸上,则是露出笑容。

    利偌故意说道:“这个张禹好厉害啊,布阵的速度这么快。瞧这个意思,大学长搞不好还要输给他。”

    “老师本来让因扎吉学长前来,大学长偏偏自作主张,赢了还好,若是第一轮就输了,不仅是自己自取其辱,恐怕也是给拖累老师的名声啊。”德沙西故意感慨地说道。

    蒙托利沃没说话,只是得意的一笑,扭头看向皮索亚和谢雷赫。

    利偌和德沙西的话,二人听在耳朵里,他俩心中更是着急了。

    终于,在二十五分钟过后,开始有人一个个从别墅中出来。岛国鬼子车信由美是第二个出来的,因扎吉是第三个出来的,他的对手阿君阿特瓦尔是第六个出来的。

    每一个完成的人,大屏幕上的时间都会定格。三十分钟过后,杜鲁夫还没出来。

    “怎么这么久。”“是啊,大师兄竟然用了这么长时间,不会没研究好吧。”皮索亚和谢雷赫担心的嘀咕起来。

    好在,只过了一分钟,杜鲁夫的大屏幕也定格了,他总共用时31分24秒。

    艾伦小姐一直在大屏幕那里站着,见所有的人都出来,她便用麦克风说道:“八位嘉宾都在规定时间内布阵完成,接下来就是破阵环节。现在请每组选手交换别墅,在开始声响起时,进到别墅破阵。”

    杜鲁夫和张禹的别墅距离最近,二人马上朝对方的别墅走去。

    几步之间,就走了个碰头。

    杜鲁夫看着张禹,脸上充满了自信,“上次让你赢了,不过是侥幸罢了。这一次,我可不会输了。”

    “是么,那咱们就拭目以待......不过话说回来,使用一些盘外招,实在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行径......”张禹冷冷地一笑。

    听了这话,杜鲁夫尴尬一下。在他看来,昨晚纵火的人肯定是帕丽斯,他也不知道张禹在英吉利遇到了麻烦,以为张禹能够想到的仇家只有他呢。

    “说那些干什么,还是以胜负论英雄吧!”杜鲁夫狠狠地来了一句,跟着从张禹的身边走过,直接来到别墅门口。

    话是这么说,不过杜鲁夫的心中却在纳闷,这张禹怎么出来的这么快,难道说,张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研究出阵法了。

    张禹也来到杜鲁夫布阵别墅的门口,八个嘉宾全部站定,广播内响起声音,“开始!”

    八个人一起走进别墅,不说别人,先说杜鲁夫。

    他进到别墅,看到楼梯那里拴着的狗,十分的悠然,显然是张禹的阵法达到要求。

    旁人正常破阵,怎么说也要观察一下。可是,按照规定的话,布阵的时候不允许使用法器,破阵的时候,是可以使用法器的。

    所以,他似乎并没有观察阵法的心思,左手亮出《圣课》,右手拿出星盘。

    他先看了眼星盘,这不过是做个样子。在他看来,星盘对张禹的对阵,根本没用。就好像上次交手,星盘屁用没有,还得是靠自己的圣课。

    然而这一次,让他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星盘上的指针转动起来,跟着指向楼梯的方向。杜鲁夫顺着指针,来到楼梯这里,然后上来,径直到得楼梯口对面的那棵发财树之前。

    “主星位在这里......不能这么容易吧......”杜鲁夫明显愣了一下。

    他能感觉到,别墅的安宁祥和,以及其中充斥着财运。同样,他也能确定,财运并不强,这个阵法好像并不厉害,就是一个一般的阵法。

    饶是如此,杜鲁夫也不敢大意,坐到花盆前面,捧起《圣课》,嘴里振振有词的念了起来。

    “噗”地一声轻响,这是花盆内部发出来的。

    一瞬间,杜鲁夫又愣住了,因为他感觉到,房间内的气运没了,阵法已经被他给破了。

    “怎么回事......真的假的......”杜鲁夫暗自嘀咕一句,这根本不是张禹的水平啊。

    可是,自己的感觉不会有错,阵法就是被自己破了。

    略一迟疑,杜鲁夫在心中又道:“管他呢,既然破了,那我就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他站了起来,将《圣课》和星盘揣进怀里,然后掏出来一个小小的水晶头。他抬起手掌,将水晶球给托了起来,嘴里又是振振有词的念叨。

    伴随着他的念叨,水晶球慢慢自动升空,也就是十几秒中的功夫,水晶球又落入他的掌中。

    “汪汪汪......汪汪汪......”蓦地里,楼下拴着的那条德牧,猛地跳了起来,开始不停地吠叫。除了吠叫,还一直的挣扎,仿佛是要离开这里,亦或是提醒主人,这里有危险。

    破阵的关键点就在这里,听到狗恐惧的叫声,杜鲁夫再次得意起来,他在心中暗说,张禹啊张禹,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帕丽斯做的不错,晚上的一场火,对张禹的影响不小,所以他只能糊弄了。

    “ok!”杜鲁夫转头看向跟随自己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也知道判定结果的标准,狗都这么叫了,说明是成功了。

    计时的工作人员立刻按表,“咔!”

    这里一定时,大屏幕上的时间,也跟着定住了。

    “两分三十二秒!”“杜鲁夫破阵了!”“这么快!”......

    大屏幕前的观众们,在看到杜鲁夫的屏幕上的时间定格时,直接就炸锅了。

    谁也不会想到,杜鲁夫破掉张禹这阵法所用的时间会这么短。

    “破阵了!”“学长这么快就破阵了!”皮索亚和谢雷赫兴奋的大叫起来。

    坐在边上的蒙托利沃三人,却已经呆住了。

    “这个张禹,不会这么弱吧。”蒙托利沃忍不住低声说道。

    另外两个师弟,现在都是皱眉,也不知该说点什么。

    “师姐,张道长的阵法,怎么这么快就被破了。”“刚刚不是说,当局者迷么。人家直接就找到阵眼了啊。”“这未免也太大失水准了。”“谁说不是......师姐,你怎么看......”......普陀庵的尼姑们,也都憋不住,一个个的议论起来,她们这次的声音还不小呢。

    小尼姑空弈,也是表情凝重,想来是搞不懂,张禹的阵法为什么如此的简单,确实是大失水准。

    坐在她们前面的道观弟子们,更是都傻了。他们看着大屏幕,屏幕上的时间定格,关键的那条狗,一直是不停地挣扎,不停地吠叫。

    “大师兄,师父的阵法,怎么这么快就被破了。”“是啊,为什么会这样?”“不应该啊,那个杜鲁夫是不是作弊了。”“可是......就算是作弊,但规定可以用法器破阵,只要破了就行......”......弟子们全都皱眉,一个个地看向张清风。

    “我也不知道......”张清风也不清楚其中就里,转头看向王杰,“观主,你怎么看?”

    “呵呵呵呵......”王杰故作神秘的一笑,“胜负自在掌中......”

    张清风皱了皱眉,像是在说,问他就是多余。

    他看向张银玲,可不等他开口呢,小丫头就撇嘴得意地说道:“我就说张禹这个阵法不行,我都一眼就看出来了,能是什么精妙的阵法,你们还替他吹呢,现在好了吧,一下子就被破了。”

    朱酒真坐在她的旁边,这次没有开口,脸上似是正在思索,而他的目光,却是落在大屏幕上,看着屏幕中张禹的一举一动。

    刚刚张禹是第一个布局成功的,引来无数惊叹。眼下他的阵法,又是第一个被破的,这让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镜。

    但是,在赞助商的席位那里,有一个三十来岁,气宇轩昂的男人此刻似乎若有所想,跟着轻轻点头。

    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坐着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白西装男人看向三十来岁的男人,皱着眉头说道:“邵兄,你不是说这个张禹十分了得么,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他布置的风水局,被人轻而易举的就破了。”

    说完,这家伙还不屑地摇了摇头。

    二人都是国人,那个所谓的邵兄,张禹见到的话,一定认识。他便是邵卫阁,当初在白眉宫斗法的时候,属于公证人之一,是他认定张禹获胜,并且跟张禹结了善信,将龙山玉石给了张禹。

    “庞老弟,这你就不懂了吧。”邵卫阁信誓旦旦地说了一句。

    “我怎么不懂。”庞老弟不解地问道。

    “这场较量的规则是什么,没有没有忘吧。布阵四十分钟,破阵二十分钟,两项所用的时间加到一起,用时最少的就是胜者。张禹布阵只用了4分39秒,杜鲁夫布阵用了半个小时。也就是说,只要张禹能在规定的二十分钟内将杜鲁夫的阵法给破掉,那他就赢定了。至于说杜鲁夫破阵的速度有多快,这都不需要去考虑了。”邵卫阁微笑着说道。

    “这、这......还有这种操作......”庞老弟忍不住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