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79章 自讨没趣
    “首席公证人查尔森先生同意复查!”艾伦小姐在得到查尔森的回复之后,立刻大声的宣布。

    台下的众人一听说要进行复查,难免开始交头接耳。

    小丫头张银玲一向是粗线条,听了翻译后,立刻不满地喊道:“这算什么,还带这样的?输不起就明说,竟然还搞出什么复查,是不是想从中搞鬼啊!大家伙都看的明白,房间内的狗一直在恐慌的吠叫,现在也在挣扎,到底有没有破阵,一清二楚!整出这种事情算什么?”

    有她带头,其他的弟子们也都跟着喊了起来,“他说复查就复查啊!肯定是搞鬼!”“狗一直都在叫,哪里有问题?”“就是,哪里有问题?”......

    现场立时有点乱,蒙托利沃故意皱眉说道:“学长整这么一出儿,要是复查的时候,真的查出来问题还好,要是查不出来,怕是就丢人了。”

    “可不是么,查不出来的话,岂不是自取其辱。”“眼下各门各派的人都在,到底破没破,一眼就能看出来。唉......万一查完没问题......丢的怕不仅仅是大学长的名声,连老师的名声也容易搭进去......”利偌、德沙两个人,也都故意悻悻地说道。

    皮索亚咬着牙说道:“大学长是何等修为,既然说没有感觉到阵法被破,那阵法肯定就没有被破。显然是那小子用不正当的手段,意图蒙混过关。只要一复查,能够能够看出问题。”

    谢雷赫跟着说道:“就是,到头来丢人现眼的肯定是那小子!”

    “希望如此......”蒙托利沃淡淡地说道。

    台下说什么的都有,台上的艾伦小姐已经皱起眉头,她拿着麦克风大声叫道:“安静!请诸位安静!”

    见她这般,台下很快没人再出声了。

    艾伦小姐接着说道:“此次的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既然设有淘汰规则,那就要做到公平公正。杜鲁夫先生既然提出异议,我们大可以前去一看究竟。现在大屏幕上仍然播放着各个别墅中的情况,别墅内有工作人员看护,不会有任何触碰。我想,诸位不应该怀疑我们皇家庄园的内部人员,因为皇室承担起这个职责,并且制定了规则,那就要第一个遵守。如果诸位不信任我们,那我想,这次的风水交流会同样也失去了意义。”

    她的声音铿锵有力,在场众人听了,也都是连连点头。正如艾伦小姐所言,如果不信任主办方的话,那这次的交流会就失去了意义。

    艾伦小姐见众人认可了她的说法,旋即又道:“现在,由三位公证人和已经晋级的三位嘉宾,以及另外的二十四位嘉宾,连同张禹先生和杜鲁夫先生,一同前往张禹先生破阵的别墅复查。在此,我郑重声明,谁也不准在别墅内做任何手脚,否则的话,立刻取消交流资格。”

    其实不少人都想看看,这里面到底有没有问题,是杜鲁夫输不起,还是张禹真的没破阵。当然,这么多人,也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去。加上许多人也是实力有限,就算去了,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倒是罗马尼奥利等三个被淘汰的嘉宾,心里颇为不是个滋味。其他的嘉宾都让去,单单不让他们三个去。不过艾伦小姐的话说的也明白,如果有人敢做手脚,就直接取消资格。旁人都是有资格的,就他们三个已经被淘汰,即便做了手脚,也无法进行惩罚,总不能说把他们给宰了吧。

    三人的脸上,都露出悻悻之色,艾伦小姐似乎猜出他们的心思,走到他们的面前,微笑着说道:“三位嘉宾,刚刚的布阵、破阵一定很累,请回到座位上休息。”

    “ok。”......三人只能点头,下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三位公证人,加上其他的嘉宾们,一同前往后面的别墅。就连艾伦小姐也跟着一起过去,似乎也想先行知道结果。

    三十多号人,一同来到别墅门口,艾伦小姐率先进去,让摄像机进行拍摄,这也是防止有人做什么手脚。三位公证人率先进来,接着是张禹和杜鲁夫,最后才是其他的嘉宾。

    别墅中的那条狗,此刻仍然在疲于挣扎,见到进来这么多人,似乎更加的恐慌,朝着众人不停地吠叫,“汪汪汪......汪汪汪......”

    众人的注意力,并不在狗的身上,而是平心静气,感受着房间内的一切。

    他们都是高手,这里的气运是什么样的,自然很快就能感觉到。

    尤其是杜鲁夫,在进门的那一刻,脸色就变了。他完全能够感觉到,阵里原本祥和的气运,已经彻底不见,有的只是煞气。

    难怪楼梯那里的狗如此恐慌,狗可是极有灵性的动物,能够预知到危险。这条狗,感觉到危险的存在。

    但杜鲁夫同样能够察觉到,自己的阵法好像没被破,毕竟阵法是否被破,他是布阵人,第一时间就能发现。无奈气运没了,简直叫人不可思议。

    空弈小尼姑的脸上,也露出疑惑之色。她和杜鲁夫不一样,无法判断杜鲁夫的阵法是否真的被破,她能发现只是别墅中根本没有好的气运,有的只是煞气。

    这样一说,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杜鲁夫的阵法被破了。可张禹到底是怎么破的,她实在是想不通。

    其他的人,感觉和空弈差不多,一个个不禁暗自皱眉,像是在说,杜鲁夫这不是在扯淡么,自己的阵法明明被破了,还好意思舔着脸说没被破,这未免也太输不起了吧。

    有的人用鄙夷的目光看了眼杜鲁夫,心中说道:“就这还大星相师皮萨诺的大弟子呢,什么人品,简直是给他老师丢人。”

    因扎吉看了杜鲁夫一眼,轻轻皱眉,摇了摇头,显得挺是无奈的。

    自然,在他的心底,却是无比的喜悦。

    率先进来的三位公证人,古德逊公爵轻轻摇头,能够到此当公证人,可见古德逊公爵不是白给的。最起码,他能感觉到,这里的气运大概是什么形态的。很明显,他发现这个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人如果留在这里,肯定要倒霉。

    事先杜鲁夫布置的阵法,那是聚集好运的,会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现在压根没这种感觉,摆明是阵法被破。

    大星相师爱德华兹则是在四下张望,脸上闪出一丝狐疑之色。这位皇家御用大星相师,名头丝毫不在杜鲁夫、因扎吉的老师皮萨诺之下。

    爱德华兹隐隐觉察到,这里面有点不对,杜鲁夫的阵法似乎真的没被破掉,但阵法内却失去了气息。为什么会这样,他也说不清楚,因为这种情况,他以前从来没碰到过。

    大主教查尔森则是深吸了一口气,眸子中也闪现出一丝疑惑。但他没有出声,也没有东张西望,就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张禹所站的位置距离他们很近,张禹不动声色,心底却多少有点紧张。自己的破阵方法,着实取巧,压根没有真的将杜鲁夫的阵法给破掉。

    其他的那些嘉宾,似乎没有看出什么端倪,不过很明显爱德华兹和查尔森流露出的那一丝疑惑,说明这两个人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

    一个是大星相师,一个是大主教,实力绝不是盖的。

    这时,艾伦小姐走到查尔森的面前,说道:“大主教,现在复查的结果出来了吗?”

    她已经从不少人的目光中和表情上,隐约猜出个大概。

    “我这边已经复查完了,这里并没有令人舒适的气运。可见,杜鲁夫的阵法已经被破掉,胜负结果维持原判。”查尔森平和地说道。

    大主教的话,并没有出人意料,而杜鲁夫此刻,已经快崩溃了。

    他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自己的阵法明明没被破,可阵法中为什么就没有丝毫气息呢。是他申请的复查,结果却是这样,这次自己的脸面,真的是丢光了。但他不服,不服又能有什么用,一切就摆在这里,怕是不管自己怎么说也说不通。当然,现在的情形,连他自己都说不明白。

    而张禹听了这话,不禁松了一口气。看来对方即便看出点猫腻,奈何没有证据,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这般说了。

    艾伦小姐又看向爱德华兹,说道:“大星相师,你的复查结果是什么呢?”

    “我和查尔森大主教一样,维持原判。”爱德华兹直截了当地说道。

    “古德逊公爵,你的复查结果是什么?”艾伦小姐又看向古德逊公爵。

    “我和大主教、大星相师的判断一样,维持原判。”古德逊公爵正色地说道。

    艾伦小姐微微点头,看向了杜鲁夫,说道:“杜鲁夫先生,眼下三位公证人的意见一致,认为这里并没有令人舒适的气运,所以维持原判。”

    “我......我......不是这样的......我......怎么会这样......”杜鲁夫好似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现下多少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艾伦小姐不去搭理他,扫向随同前来的一众嘉宾们,说道:“诸位嘉宾,你们也都是这方面的行家,如果说对三位公证人的复查结果有什么异议,大可以提出来。”

    众人纷纷摇头,他们和三位公证人一样,既然感觉不到这里有舒适的气息,那就是阵法被破了。

    “唉......”因扎吉故意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看他的意思,像是在为自己的学长惋惜一般。

    “好了,既然诸位都没有异议,那咱们就返回小广场,对其他的来宾们宣布胜负结果。接下来,交流会还要继续进行,不要耽误时间。”

    众人没有二话,相继转身离开。

    重新回到小广场,嘉宾们陆续就坐,张禹等人则是上到台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的身上,其实不用艾伦小姐宣布,大家伙差不多也都猜出来了。一看杜鲁夫那死灰脸,结果何等明显。

    “我宣布,第一轮第四组张禹道长和杜鲁夫先生之间的胜者是张禹先生!”艾伦小姐朗声说道。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张禹刚刚获胜的时候,掌声并不激烈,可因为杜鲁夫的这一闹,反倒是掀起了现场的气氛,令众人不自觉的鼓起掌来。

    张银玲大声叫道:“我就说没有必要复查,杜鲁夫就是输不起!整出这么一套,难道就能改变结果啊!我看简直是自讨没趣!”

    “对,自讨没趣!”“自讨没趣!”“自讨没趣!”......王杰、张清风等人,也都跟着张银玲吆喝起来。

    台下坐着的其他人,也都是摇头皱眉,有的甚至低声说道:“这个杜鲁夫可真是丢人,他好歹也是大星相师皮萨诺的弟子,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事,他不要脸面,他师父难道也不要了。”“丢人现眼,这一次,怕是全世界的同行都会知道。”“我要是杜鲁夫,我现在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台上的艾伦小姐请几位嘉宾下去就坐,交流还要继续。

    张禹等人先后下台,他一回到位置上,弟子们就嚷嚷起来,“师父真棒!”“师父真棒!”“还用你说,师父本来就棒。”“我早就知道,师父肯定能赢。”......

    他们这边,其乐融融,欢声笑语。

    相比之下,杜鲁夫和因扎吉那一边就不是那么有趣了。

    二人一来到桌子旁边,蒙托利沃就率先站了起来,他笑呵呵地说道:“两位学长回来了,恭喜因扎吉学长凯旋而归......”

    他话听在杜鲁夫的耳朵里,得是何等的刺耳。

    奈何杜鲁夫终究输了,人家总不能也说‘恭喜他凯旋而归吧’。

    利偌、德沙也都站了起来,笑呵呵地说道:“二位学长了,恭喜因扎吉学长凯旋而归。”......

    皮索亚、谢雷赫两个人,同样也站了起来,他们两个都不知道说点什么好,脸上的表情无比的尴尬。颇有点哭也不行,笑也不行的意味。

    “学长,坐。”因扎吉朝杜鲁夫做了个请坐的手势,然后他不管杜鲁夫坐不坐,就率先坐了下来。

    杜鲁夫心中暗恨,牙都好咬碎了。他清楚的很,这次的失败,对于自己意味着什么。

    同样他也不难看出,因扎吉对于他这个学长,已然少了几分尊重。

    “我还有事,就不留在这里看热闹了!”杜鲁夫实在不愿意留在这个伤心地,受到他人的白眼,说完这话,他是转身就走。

    那么多人的议论,他不可能一句也听不到,好多人都说他丢人丢到家,输不起。

    眼下的他,真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禹!因扎吉!这笔帐......咱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