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82章 尼古拉斯公爵
    爱德华兹走到查尔森的身边,也打量了那盆发财树几眼,然而看向查尔森,平和地说道:“这个东方小子不简单啊,怪不得敢到英吉利传道,提议搞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

    “不是猛龙不过江,不过他还算不得猛龙,我对罗肯维尔还是很有信心的。最终的胜利者,一定不会是他。”查尔森自信地说道。

    “罗肯维尔是很出色,但他的实力,似乎和杜鲁夫差不多。杜鲁夫尚且不是张禹的对手,罗肯维尔的胜算应该也不大。”爱德华兹说道。

    “杜鲁夫的实力很弱吗?”查尔森淡笑一声,“作为皮萨诺的大弟子,杜鲁夫绝对是这个世上最优秀的星相师,全世界的星相师都知道,杜鲁夫拥有着最为接近大星相师的修为。张禹能够赢他,靠的并不是真本事,而是在利用规则中的漏洞,再加上一种不为人知的手段,否则的话,在规定时间内能不能破阵都不好说......”

    说到这里,查尔森突然得意地笑了起来,“你要知道,这里是我们的主场,不可能让一个东方人拿到最后的胜利。游戏的规则,是我们制定的,抽签的对手,也是我们提前匹配好的......张禹的对手,一定都会是最强的,能不能过因扎吉这一关,都不好说,我怀疑他都没有机会见到罗肯维尔就会输掉......”

    “有道理......”爱德华兹点头,“杜鲁夫输了,因扎吉一定会全力以赴。据我所知,皮萨诺应该给了因扎吉一件很厉害的法器,明天将会是一场龙争虎斗,咱们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没错!”查尔森又得意地笑了起来。

    “铃铃铃......”

    这时,爱德华兹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没有马上接听,而是说道:“我有点事,先走了。如果你能找出这其中的就里,记得告诉我一声。”

    说完,他就朝门外走去。

    “ok。”查尔森应了一声。

    看着爱德华兹离去的背影,查尔森在心中说道:“爱德华兹,你实在是小看了罗肯维尔......杜鲁夫是最接近大星相师的高手,而罗肯维尔现在已经踏过了这道门槛,达到了大星相师的境界。只是没有人知道罢了。最后的胜利者,一定会是他!至于说张禹,我敢保证,他肯定没有机会参加决赛,即便本事再大也没有用,何况他的本事,也不是真的势不可挡......东方人,英吉利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现在的张禹一行,正坐车返回吉尔庄园。

    进到市区之后,时间已经不早,快到五点钟了。家里虽然有饭菜,但做饭也麻烦,小丫头张银玲更是不想回去吃素,干脆去了一家法国餐馆,美美地吃了一顿才走。

    回到别墅,张禹上楼,其他的人,该练拳的练拳,该练习阵法的就练习阵法。

    对于明天的较量,看明白其中就里的张禹,并不担心。以自己的修为,想让自己的阵法和桃花阵融合,并不困难。

    所以,张禹并不担心这个,主要的还是担心那个神秘的“吸血鬼”。当然,即便是不担心明天的布阵,可他的对手终究是因扎吉,不容小觑。张禹也得准备一下,这样才能在规定的一个小时内,布置出最为强大的阵法。

    他坐在地板上,拿着铜钱研究,蓦地里,走廊上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旋即,房门被人直接拧开,“张禹,又完了!”

    这是小丫头的动静,一听这话,张禹愣了一下,“什么又完了......”

    但他旋即明白了什么意思,不禁跳起来说道:“不会是又复发了吧。”

    “就是这个!”张银玲哭丧着脸说道。

    饶是乐观的小丫头,几次三番这般,也有点受不了了。

    在她的身上,只穿着白色的衣裤,道袍已经脱了。

    两步来到张禹面前,她一侧身上,将身上的衣服拉了起来。

    里面是一件黑色背心,腰间的位置,露出一个拳头大的溃烂。

    张禹看到这个,又是一阵头疼,昨天自己可是用明黄色的符纸给小丫头治疗,没有想到,竟然还会复发。

    要知道,明黄色的符纸用来画辟邪符,威力是相当大的,不说是百邪不侵,其实也差不多。结果可好,竟然还不管用。

    “怎么办啊?又复发了......这可怎么办......”小丫头快要哭了,慌张地说道。

    “你别着急,今天我用蓝色的符纸,保管一次就能痊愈......”张禹说着,从怀里掏出两张蓝色的符纸。

    这种符纸,张禹的手头也不是很多,但是没办法,只能用这个了。

    张禹咬破手指,画了两张辟邪符。张禹一般很少用蓝色的符纸,因为比较消耗真气,一次画了两张,他的消耗着实不少。

    “噗噗”两声,符纸在张禹的手上点燃,冒出的火焰都是蓝色的。

    看到这个,张银玲的心中又是一阵感动,她扁起小嘴说道:“蓝色的符纸......等回国之后,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她明白的很,符纸是需要兑换的,特别是蓝色的符纸,价值更是珍贵。

    像张禹这样的高手,可能不缺明黄色的符纸,蓝色的就不一样了。哪怕是天师府,对于蓝色的符纸,管理的也很严格,内部人员也不是说拿就能拿到。

    “不用客气,先治好了伤再说。”张禹说着,先左手的符灰递给小丫头,让她先给服下去。

    然后,张禹用右手上的符灰,拍在小丫头的腰上。

    “嗤”地一声,又是青烟冒起,小丫头腰间的溃烂,转眼间消失不见,恢复为光滑的皮肤。

    她伸手摸了摸,跟着又扁着小嘴,还有点担心地说道:“张禹,这次应该不会再复发了吧。”

    张禹赶紧安慰,柔声说道:“你放心好了,蓝色的辟邪符,一定能够去根,绝不会再出任何问题,你把心放肚子里就行。”

    “嗯。”张银玲也觉得应该是这样,乖巧地点了点头。

    “铃铃铃......”

    这当口,张禹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瞧,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

    “是我,帕丽斯......”电话里响起了帕丽斯的声音。

    “是你啊,找我什么事?”张禹问道。

    “我已经回意大利找了一些关于吸血鬼的书籍和资料,等晚上就去你那里,大概是十一点钟吧。你等我电话,到阵法外面接我。”帕丽斯直接说道。

    说完这话,不等张禹答应,她就立刻挂断,像是担心被人发现一样。

    张禹见她挂的这么快,不由得耸了耸肩膀。

    接下来,张禹又安抚了小丫头一番,然后一起下楼。他让小丫头和弟子们都上楼,自己一个人坐在楼下的大客厅内,一边在茶几上研究阵法,一边等着帕丽斯。

    这几天来,张禹晚上都没怎么睡,研究了一会,基本上就有了脉络。于是,他干脆闭上眼睛,开始打盹。

    也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响了起来,张禹睁开眼,随即接听。

    一点没错,电话是帕丽斯打来的,帕丽斯就站在别墅后面,二人昨晚分手的地方。

    张禹起身出门,顺便一看时间,都十一点半多了。自己确实很累,一迷糊就是好几个小时。

    从阵法中绕出来,张禹就看到帕丽斯的身影。

    星空之下的帕丽斯,脚上穿着黑色的长靴,腿上是黑色的丝袜,腰间是一条黑色的皮短裤,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衫,外面套着黑色大衣。在她的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包。

    她长发披肩,皮肤白皙,只是略显憔悴。这套衣着,要比平常穿黑色长袍的她,更显妩媚诱惑。特别是那傲娇的身材,被完全勾勒出来。

    这是张禹第一次看帕丽斯穿其他的衣服,乍一见到,都不由得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多打量两眼。

    “看什么呢?不认识了......”帕丽斯径直走到张禹面前。

    她走路的时候,似乎故意挺起胸脯,脸上挂着微笑,一双碧眼目光流转,端是动人。

    “认识,怎么不认识......”张禹耸了耸肩膀,微微一笑,又道:“只是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的一面......帕丽斯小姐,请......”

    说完,张禹一侧身子,做了一个比较绅士的请的手势。

    但他身上穿的是道袍,如此形态,多少有些不伦不类。

    帕丽斯不禁莞尔,旋即却扬起脸来,跨步朝前走去。张禹走在她的身边,两个人一起进到阵中,面对着阵中层层石头,张禹辗转腾挪,带着帕丽斯很快来到别墅门口。

    进到别墅在大客厅内坐下,一个人也没有,就他们两个。

    张禹微笑着说道:“今晚这么急,难道查出来了。”

    “那是当然。”帕丽斯得意地一笑,从包里拿出来一本书。她跟着说道:“这本书是吸血鬼笔记,对于吸血鬼有着深刻的介绍。在吸血鬼家族中,有一支叫作尼古拉斯家族,他们的领袖是尼古拉斯公爵。尼古拉斯公爵有一门可以令人身体迅速腐烂的法术,这门法术能够伤人与无形,是尼古拉斯公爵特有的一门法术,甚至连他的妻子尼古拉斯公爵夫人都不会。但是,尼古拉斯家族有一个诅咒,就是如果有正常人类侵犯了尼古拉斯家族的女人,一定会全身溃烂而死。死法和中了这门法术的样子一样。我现在怀疑,我中的就是这种法术。”

    “还有这种法术......那有没有说,如何破解?”张禹问道。

    “没有。”帕丽斯摇了摇头。

    “没有......”张禹登时皱眉,张银玲现在的状况,只能每天用辟邪符来维持,连张禹都不敢肯定,蓝色符纸的辟邪符就一定能够让小丫头痊愈。

    见张禹皱眉,帕丽斯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就算不知道如何破解,你不是也能破解吗?至于这么愁眉苦脸的么。”

    “其实......”张禹挠了挠头,有心将自己破解不了的事儿,告诉帕丽斯。

    还没等他的话说出口呢,帕丽斯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嘴里“哎呦”一声。

    “怎么了?”张禹一惊,下意识地站了起来。

    “我......我突然......”帕丽斯反手摸了下自己的屁股,脸上露出尴尬之色,皱眉说道:“不知道怎么了......屁股突然很疼......”

    张禹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肯定是又发作了,张禹说道:“我知道是为什么了,咱们到我房间说话吧。”

    说完,张禹直接朝楼上走去。

    帕丽斯满是疑惑,将书放进包里,跟着张禹一起上楼。她隐约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屁股上的疼痛,跟昨天身上的疼痛有些相似。

    二人来到楼上张禹的房间,进门之后,张禹说道:“你先自己看看。”

    他倒是十分自然,身子一转,背对着帕丽斯。

    帕丽斯的小心肝,不由得砰砰乱跳起来,她更加怀疑,自己屁股上的疼痛,真的有可能跟昨天一眼。

    帕丽斯将包丢到床上,解开腰带,将皮短裤褪下,在里面,只有一条薄薄的黑色小裤裤。她歪着脑袋,一手将小裤裤从后面慢慢往下拽,旋即她就看到自己雪白的右屁股上出现了一块巴掌大小的溃烂。

    “不!这......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不是已经好了么......”帕丽斯立刻错愕地叫了起来,她跟着看向张禹,又是急切地叫道:“为什么还会这样......对了,你是不是知道......”

    张禹背对着她,轻轻点头说道:“这种伤是会复发的,因为我这边也有人这样......”

    “啊?”帕丽斯更是一惊,“那、那难道就一定办法也没有?受伤的人,情况如何?”

    “她已经连续三天了,我根本找不到问题的所在,只能在每次发作的时候,用辟邪符进行治疗,令皮肤恢复正常。如何痊愈,我也没有办法。所以刚刚我才问你,那笔记上面,有没有治愈的方法。”张禹仍然没有回头,他的声音倒是平和。

    “这笔记上面,根本没有治疗的方案......”帕丽斯十分焦急,忙转身朝床那冲去,准备刚刚丢上去的包。

    她距离床只有两步远,可由于着急,皮短裤刚刚已经不自觉的撒手,掉到脚脖子上。脚步这一移动,立时被绊住,身不由己的向前扑去,“啊......”

    “没事吧。”张禹一听到她的叫声,忙转头看去,见帕丽斯正跪在床边,皮短裤挂在脚脖子上,很是狼狈。好在身上穿着黑衣,倒是没有走光。

    ****

    推荐朋友的一本书《重生都市魔帝》,这本书的质量很不错,闹书荒的朋友可以看一下,给个收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