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78章 不服
    空弈的疑惑,不是没有原因的,虽然二人分属佛道两家,可终究还有相通的地方。而且破阵的方法,无外乎就是那么两种,一种是强行破阵,一种是找到阵眼。

    强行破阵,需要一定的时间,张禹破阵所用的时间很短,根本不像是强行破阵。至于说阵眼,张禹所在的位置,也不是阵眼的所在。

    张禹用的什么方法,她当然想不明白。在场的人,也没有人能够想的明白。

    他这一招,其实就是斗转星移。张禹昨天晚上,已经没有时间再去研究阵法了,时间根本不够用。在他把帕丽斯送走的时候,都晚上四点了,家里这么多事,还得大早上的赶过来,哪有时间。

    研究不出来高明的阵法,不代表张禹研究不出来办法。张禹很快发现,这场较量,就是一场攻防演习。自己只要布阵的时间短,破阵的时间也短,那就能赢。

    关于自己的对手杜鲁夫,张禹还是了解一些的。杜鲁夫的阵法,主要是靠结合星座,自己以前想要破掉,是比较费劲的,可经历了皇家赌场的一役,想要破掉却容易的很。只要使用斗转星移将星位给移走,杜鲁夫不就输了么。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在他想通这个道理之后,胜负的天平已经完全倾斜到他这一边。他大清早就在家里摆好了斗转星移的位置,随时可以将杜鲁夫阵法中的星位给移过来。

    有这样的手段,在布局的时候,张禹轻描淡写的利用现成的十盆招财树,摆了一个四象**阵。用时最短,也并不困难。

    然后,他就开始等待杜鲁夫摆阵,看杜鲁夫摆阵需要多长时间。只要自己布阵和破阵相加的时间短于杜鲁夫,那就什么也不怕。等张禹看到杜鲁夫破阵用了三十分钟之后,心中已经兴奋不已。因为不管杜鲁夫能用多长时间破阵,哪怕就是一秒钟,自己也赢定了。

    他进到杜鲁夫的别墅后,拿着归真四象盘到处传,虽然也是真的在寻找阵眼,但也有一些演戏的成分。反正时间够,这么快破阵,多没意思,还不如给杜鲁夫一点希望,然后再扼杀。同样,他也不想太过分,如果上来就用这招破了杜鲁夫的阵法,现场还不得炸了。

    饶是如此,现场的热议也是此起彼伏。

    杜鲁夫和张禹的距离最近,杜鲁夫站在门口,一直盯着张禹那边。见到张禹出来,杜鲁夫不由得暗吃一惊,显然没有想到,张禹竟然能够将他的阵法给破了。

    但杜鲁夫还在暗自庆幸,即便张禹破阵,用的时间也够长的了,估计自己还是赢。

    现场大屏幕前的人,是知道时间的,可是为了不影响参赛的嘉宾进行较量,时间是不会公布的。所以,他们只是知道自己的用时,不知道对手的用时。杜鲁夫倒是寻问了工作人员,张禹布阵用了多长时间,但工作人员按照规定,并没有告诉他。一切都要等着宣布结果。

    另外,别墅这里距离前面的小广场可不近,那里的议论声,这边是听不到的。

    很快,二十分钟的时间到了。只剩下车信由美的对手罗马尼奥利还没有出来。

    不过,只过了不到一分钟,就有工作人员陪同罗马尼奥利走了出来。

    广播跟着响起,“现在请第一轮的八位嘉宾来到小广场的台上,宣布第一轮的成绩和晋级嘉宾。”

    八个人一同朝前面走去,在半路上汇合,别的几组,倒还好说,毕竟胜负分明。像车信由美、因扎吉、罗肯维尔在布阵的时候就是先出来的,他们的对手,两次都在他们的后面出来,任谁也知道结果了。特别是那个罗马尼奥利,时间到了都没有破阵成功,摆明着输到家了。

    杜鲁夫则是一直盯着张禹,张禹显得从容自若,毕竟自己从时间上,已经推断出自己赢了。

    八个人来到小广场大屏幕的前面。那里有一个不大的主席台。

    他们鱼贯上台,在台上按照次序站好。

    艾伦小姐的手里拿着一张名单,见他们上来,微笑着说道:“第一轮的交流结束,我在此代表英吉利皇室和交流会主办方多谢八位嘉宾的展示。现在,就由我来宣布结果......”

    说到此,艾伦小姐顿了顿,其实台下都知道结果了,眼下不过是走个过场,让台上的八位知道一下结果。毕竟要公平公正,所谓的公证人,除了正选的三位之外,台下的人同样也是见证者。

    “第一轮,第一组的两位嘉宾是来自意大利的因扎吉先生和来自印度的阿君阿特瓦尔大师。因扎吉的布阵时间是......破阵时间是......最终用时是......”

    她先说了因扎吉的时间,接着又道:“阿君阿特瓦尔大师的布阵时间是......破阵时间是......最终用时是......”

    说到这里,她把声音拖得很长,最后说道:“二位之间最后的胜者是因扎吉先生!”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台下随即掌声雷动。

    等掌声落定,艾伦小姐又宣读起来,“第一轮第二组的嘉宾是来自岛国的车信由美小姐和来自巴西的罗马尼奥利先生......因为罗马尼奥利先生没有按时完成破阵,车信由美小姐按时完成,所以二人中的胜者是车信由美小姐!”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下一组也是一样,获胜者是罗肯维尔。

    “第一轮第四组的嘉宾是来自东方大国的张禹先生和来自意大利的杜鲁夫先生......张禹先生的布阵用时是4分39秒......”

    台下的众人倒没觉得什么,站在张禹旁边的杜鲁夫听到这个时间之时,脸都绿了。他做梦都没想到,张禹的布阵时间竟然这么短。

    不等他去计算张禹的总共用时呢,艾伦小姐又接着说道:“张禹先生的破阵用时是18分52秒,总共用时为23分31秒。杜鲁夫先生的布阵用时是31分24秒,破阵用时为2分32秒,总共用时为33分56秒。所以,最终的晋级者是张禹先生!”

    杜鲁夫一听说张禹的总共用时才23分31秒,不等听结果,脚下就是一个踉跄,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台上。

    他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大脑在一瞬间,几乎一片空白。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台下照例响起激烈的掌声,听到掌声之际,杜鲁夫才算反应过来。

    他知道这个结果意味着什么,这可不是自己单纯的被淘汰,而是自己输到家了,已经没有颜面再去见师父。

    杜鲁夫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他忍不住看向张禹,伸手指点,疯狂地叫道:“你耍诈!你布置的阵法,根本就是一个杂碎阵法!在场的人都能看出来,你根本就没有用心布阵,我只需要两分钟就能破了你的阵法,凭什么判我输!胜利者是我!”

    因为这里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所以照例配上耳麦,可以将台上的话,即时翻译成各国语言。

    正常来说,其实就是翻译艾伦小姐宣布的结果。但杜鲁夫的说话,翻译们也不知道该不该翻译,索性也给翻译了。

    这一下,台下的人都听的明白。

    张禹看了杜鲁夫一眼,淡淡地说道:“你别管我布置的是什么阵法,只要按照大会规定,顺利完成不就可以了么。”

    “你!”张禹的话,差点没活活将杜鲁夫给气死。

    杜鲁夫咬牙切齿的说道:“这里是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布阵是为了展现真正的星相风水的实力,你这么布阵,分明就是对交流会的亵渎!艾伦小姐,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难道说,他这么布阵就算通过吗?”

    一时间,台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艾伦小姐的身上,想看艾伦小姐怎么说。

    大家伙现在几乎都明白,杜鲁夫说的话也没错,张禹布阵的阵法,确实是投机取巧。

    不等艾伦小姐说话,张禹就看了艾伦小姐一眼,笑呵呵地说道:“我是严格按照大会的规定执行,你说我的阵法杂碎,但是我照样是完成的指标。我想,五分钟之内能够布置出一个完成指标的阵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吧。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显示我东方星相风水的简洁高效。”

    “二位不要争论了。”艾伦小姐耸了耸肩膀,然后郑重地说道:“规则就是这样的规则,只要能够让别墅中的狗变得踏实,就算完成。至于说是否高明,大会并没有明文的规定,所以只能按照规则来执行。而且这个规则,昨天我已经在台上说的很清楚,诸位都是没有意见的。如果有嘉宾利用规则获胜,那是他的智慧。”

    台下的众人都不自觉地点头,规则就是规则,大家只是为了结果而努力。

    坐在下面的小丫头见杜鲁夫撒野,忍不住喊了起来,“你这个手下败将,难道输了还不想认账吗?上次你就是投机取巧,自己什么实力,自己不清楚么,还来丢人现眼!”

    上次她爹都输了,这笔帐她还记得。后面阵法的具体情况,她也听父亲说了,就是杜鲁夫投机取巧。张禹靠着智慧,发现了破绽,予以破掉。

    张禹的弟子们见他这么喊,也都跟着喊了起来,“输了还不想认账啊!”“什么叫砸碎阵法,我师父是遵守规则来的好不好!”“你输了就输了,还不服啊!”“是不是输不起!”......

    台下这一喊,现场都有点混乱。他们的声音,台上的杜鲁夫也听得清楚,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自己堂堂大星相师皮萨诺的大徒弟,现在竟然被一帮乳臭未干的小子们嘲讽,他都恨不得将这些人都给宰了。

    台上的因扎吉一直偷眼看着杜鲁夫,他的脸上,闪出一丝得意。因为他知道,杜鲁夫越是这样,就越是丢脸。

    不但是他,台下蒙托利沃三个人的脸上,也都露出得意之色。皮索亚和谢雷赫只能是跟着着急,却没有一点办法。

    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到,杜鲁夫的身子在哆嗦。在他的视野中,仿佛台下所有的人,都露出嘲笑的表情。

    他的身体都快炸了。

    可就在这一刹那,他猛地打了个激灵,“不对啊......”

    旋即,杜鲁夫就大声喊道:“我抗议,我的阵法根本就没有被张禹给破掉,他这根本就是在作弊!我不服!”

    这话一出口,现场的人跟着就是一愣,万没想到,他能说出这样的话。

    艾伦小姐正色地看向杜鲁夫,说道:“杜鲁夫先生,你可不要开玩笑,现在大屏幕上,还能看到别墅内的那条狗一直在吠叫,一直出于不安之中。你说阵法没有破掉,那怎么会这样?”

    杜鲁夫直接强硬地回答道:“在场的同行们,我想你们应该都知道,自己布置的阵法,哪怕没有用生命加持,在近距离内,阵法一旦被破掉,布阵者也是可以感觉到的!可是,我丝毫没有感觉到,我的阵法被破掉!所以我能够肯定,张禹一定作弊了,他一定是用别的方法令别墅内的狗变得狂躁不安。我相信,懂行的人,只要进到别墅之中,几秒钟只能就能感觉到阵法中的气息是什么样的!在此,我希望大会主办方能够进行复查!不要让某些人钻了空子!”

    台下已然安静,他们的目光,从杜鲁夫的身上,转移到艾伦小姐的身上,想看艾伦小姐这次怎么说。

    同样,也有人心下好奇,不明白杜鲁夫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要知道,这里说着的行家着实不少,别墅内的气息是什么样的,进去就能感觉到。如果阵法没破,还有杜鲁夫留下的阵法气息,马上就能发现。当然,如果没有了,同样也能立刻发现。

    这其中最要紧的是,若张禹已经破阵,其中没有发现杜鲁夫的阵法气息,那就说明,杜鲁夫是输不起,明显在耍赖。这也是一种自取其辱的表现,届时真的会成为一个大笑话。

    这种耻辱,要比输了还丢人。

    艾伦小姐没敢马上回答,而是看向第一公证人大主教查尔森,她恭敬地说道:“大主教,不知道你对于杜鲁夫先生的复查提议,如何态度?”

    查尔森之前几乎都不说话,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此刻见艾伦小姐这般问,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平和地说道:“这次的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宗旨就是公平公正。既然有人觉得自己的阵法没有被破,提出复查,自然是准许的。我看这样,现在咱们就去那栋别墅内看看,以确定阵法到底有没有被破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