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81章 七运珠
    因扎吉站起身来,从容的朝台上走去,不少人都看向他,有的人早就发现杜鲁夫走了,有的人则是现在才注意到。

    难免有人如此说道:“杜鲁夫哪去了?”“走了呗。”“怎么这就走了。”“留下干啥,还嫌脸丢的不够大。”“这倒也是。”“对了,你看因扎吉能不能是那个东方小子的对手。”“够呛。”......

    这些人的议论声都不大,因扎吉却也能够听到。他仿佛心如止水,只是面带微笑,很快走到台上。

    登台之后,因扎吉来到张禹的面前,客气地说道:“张先生你好。”

    “无量天尊,因扎吉先生你好。”张禹打起揖手,也是客气地说道。

    艾伦小姐等二人客气完,马上微笑着说道:“二位现在就是第二回合,第一组的对手了。此时此刻,不知二位的心中有什么想说的话没有。”

    说完,艾伦小姐先看向张禹。

    张禹很是随意地说道:“在如此盛大的交流会上,遇到什么样的对手,其实都是一样,能够让人大开眼界。特别是碰到因扎吉先生这样的对手,更是让人分外荣幸。”

    艾伦小姐跟着又看向因扎吉,因扎吉微笑着说道:“能够遇到张先生也是我的荣幸,适才我的学长输给了张先生,我想我输的概率也很大。既然是交流,那输赢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交流心得,相互学习。”

    台上的二人并没有半点针锋相对的意思,和和气气,让台下的人多少有点失望。好像在他们的眼中,因为杜鲁夫输给张禹,因扎吉和张禹对上,应该是火星撞地球才对。

    当然,在这种场合下,任谁也不会像杜鲁夫那般,轻易失掉风度。有些时候,此处无声胜有声。

    “现在,有请二位敲出下一组的两位嘉宾。”艾伦小姐说道。

    眼下是下午两点多钟,之前一个人离开的杜鲁夫,现在已经抵达下榻的酒店。

    他的心情很是不爽,这一次一败涂地,就连追随自己的人,都已经倒向了因扎吉那一边。

    车子停到酒店外,他把钥匙直接丢个泊车的小哥,然后直接朝里面走去。

    来到一楼的大堂,直奔电梯,才到电梯门口,他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没错,正是帕丽斯在等电梯,而且在帕丽斯的手中,还拎着个箱子。

    “帕丽斯。”杜鲁夫一边走过去,一边说道。

    跟着他就看到,帕丽斯的身子似乎颤了一下。

    紧接着,帕丽斯转过身子,随即有点紧张地说道:“学长,你回来了......”

    “回来了。”杜鲁夫微微点头,打量了帕丽斯两眼,说道:“怎么风尘仆仆的,你不是早上睡觉么,这是去哪了。”

    “有点事,去买了点东西......”帕丽斯连忙解释。

    她确实风尘仆仆,看起来像是没有睡好。一点没错,帕丽斯在杜鲁夫走后,就赶紧坐飞机前往意大利了。

    从伦敦坐飞机到罗马,只需要两个来小时,速度很快,而且往来的飞机也很多,就跟国内的火车班次差不多。帕丽斯回罗马,自然是找关于吸血鬼家族的书籍,她找到不少,打算将这些晚上拿给张禹。眼下被杜鲁夫撞上,难免要紧张一些。

    但她很快发现有点不对,杜鲁夫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不说,什么竟然都没其他的人。

    帕丽斯随口问道:“学长,皮索亚他们呢?”

    “他们......”杜鲁夫不禁咬了咬牙,他勉强压住心中怒火,没有爆发出来。

    也就是因为帕丽斯提了这个茬,杜鲁夫也没心情去理会帕丽斯去了什么地方。

    正巧电梯到来,门一开,杜鲁夫就朝里面走去,嘴里说道:“咱们上楼说吧。”

    “好。”帕丽斯说着,进了地点。

    她已经发现,好像是出了什么事,要不然的话,杜鲁夫不能这样。

    今天是和张禹较量的日子,杜鲁夫一个人回来,脸色又这样,不会是输了吧。

    帕丽斯几乎可以认定,杜鲁夫十有**是输了。

    两个人来到9楼,从电梯里出来,朝所住的房间走去。帕丽斯的房间靠外,先到她的门口,她将房门打开,又道:“学长,我先收拾一下,再去你的房间。”

    “就在你的房间聊吧。”杜鲁夫说道。

    这是一个套房,杜鲁夫到外间的客厅就坐,帕丽斯将皮箱放到卧室,才转身出来,到杜鲁夫旁边的沙发坐下。

    杜鲁夫沉着脸,帕丽斯都不敢先出声。

    “铃铃铃......”

    就在这时,杜鲁夫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一瞧,脸色更是难看,但还是接听说道:“hello。”

    “学长,是我......皮索亚......”电话里响起了皮索亚的声音。

    杜鲁夫寒着脸不悦地说道:“你不是留下跟因扎吉他们一起继续看交流会么,现在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

    “学长,你也别误会,我留下主要是为了看看,接下来的抽签对阵,都是谁和谁。”皮索亚连忙说道。

    “那现在抽出来了吗?”杜鲁夫问道。

    “抽出来了......因扎吉对张禹......”皮索亚这次用不大的声音说道。

    “什么!”闻听此言,杜鲁夫不由得精神一震,迟疑片刻,他跟着问道:“这次较量的规则是什么?”

    “是财运阵法的较量......”

    当下,皮索亚将先前艾伦小姐所说的规则,原原本本的重复了一遍。

    听了之后,杜鲁夫沉吟片刻,说道:“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我这是趁上卫生间的时候,偷偷打的电话。”皮索亚说道。

    “很好,那就先挂了,有什么事回头聊。”杜鲁夫说道。

    “是,学长。”皮索亚恭谨地说道。

    杜鲁夫挂了电话,手放在沙发背上,手指轻轻点敲击。

    帕丽斯不知道究竟,只是看杜鲁夫好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就没敢插言。

    又过了一会,杜鲁夫才淡淡地说道:“今天我输给了张禹......”

    帕丽斯低着头,又没出声。因为这个时候,能说点啥,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似乎也不太妥当。

    杜鲁夫接着又自顾自地说道:“下一轮是因扎吉对张禹,如果他把张禹给赢了,我恐怕真的就无法翻身了。”

    “学长,连你都......输了......因扎吉怕是更没有胜算了......”帕丽斯小心地说道。

    “我输的莫名其妙,现在都不知道,张禹那小子搞的什么鬼。但是这一局,并不是比拼破阵,只是比拼布阵,看谁布置的阵法,聚集的财运更多......”杜鲁夫说道。

    “那以学长的看法,他们两个的胜算谁高一点呢......”帕丽斯说道。

    “这个不好说,我两次输给张禹,输的都是莫名其妙,张禹的真实实力到底有多强,我有些难以评估。看起来,应该不在我之下吧。正常情况下,他和因扎吉谁赢谁输都很正常,可是这一次是准许使用法器的,师父给了因扎吉一件很厉害的宝贝,怕是张禹必输无疑。”杜鲁夫慢条斯理地说道。

    “师父确实是给了因扎吉一件宝贝,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在这次的较量上,能不能派上用场。”帕丽斯好奇地说道。

    “我已经查出来了,是七运珠。其实星相风水较量,主要不就是拼运气。有七运珠在,布置的风水局气运旺盛,难以破掉,确切的说,是无法破掉。张禹即便会什么特别的法门,也是派不上用场的。所以,张禹必输无疑。”杜鲁夫面色凝重地说道。

    “那、那要是让因扎吉赢了,可如何是好......”帕丽斯担心地说道。

    “办法也不是没有。”杜鲁夫说道。

    “什么办法?你不是都说,张禹必须无疑么......”帕丽斯说道。

    “张禹若是没有准备,自然是输定了,若是有所准备,我想就不至于了......或许他能想出什么办法......”杜鲁夫说道。

    “但是......张禹怎么可能知道......”帕丽斯不解地说道。

    “那还不好办,你想办法通知他一声,不就行了......”杜鲁夫直截了当地说道。

    “我!”帕丽斯心头一颤,急忙说道:“我怎么通知他......我和他非但不熟,还是敌人......”

    说这话的时候,帕丽斯的心里不停地打鼓,都在怀疑,杜鲁夫是不是知道她和张禹的事情了。

    杜鲁夫哪有心情观察这个细节,随即说道:“我都说让你想办法了,你昨天都能混进去纵火,今晚不如想办法,给他送一封信。”

    见他这么说,帕丽斯松了口气,说道:“那我尽量想想办法......”

    皇家度假庄园。

    眼下抽签已经结束,十六强的嘉宾分别抽中了各自的对手。

    接下来,他们前往样板房参观,样板房不再是联排别墅,而是后面的独栋别墅。

    正如艾伦小姐所说,别墅内二楼一个拐角的地方,放着一棵桃树。

    这课桃树之上,挂着风铃,甚至上面开满了桃花。这个季节,想要桃树开花,就得像张禹那样,有着一定的实力。

    桃树上散发着桃运的气息,弥漫到别墅四处,完全能够确定,这是一个增加桃花运的阵法,而阵法的阵眼,其实就是在桃树上。

    另外,这个阵法也确实与众不同,不像是西方的那种形象风水阵,和东方的同样也没有什么关系。

    张禹一行,在别墅内参观,看到桃花树之后,张禹就一直站在这里。他开着天眼,看着这里飘浮的桃花运气流,琢磨着,这到底是一个什么阵法。

    “嗯?”过了一会,张禹突然发现,这里面好像有点问题。

    没错,这确实不是玄门风水,也不是西方风水。张禹隐隐能够确定,这应该是一种巫术风水。

    巫术是最早期的法术之一,其中也包括风水。而且巫术不仅仅是东方才有的,西方最早的时期,也有巫术。

    张禹走到树边,把手放到树杆上,用心眼感受着这棵树。很快他就能够看到,树木之中,已然有无数的断裂。更为诡异的是,这里面还红色鲜血。

    一瞬间,张禹就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课表面光鲜的桃花树,已经活不了多久,布阵者通过巫术风水,在短时间内催发桃花运,令这里的桃花运达到顶峰。

    桃树的生命,最多能够维持一周,然后就会死掉。在桃树死后,房子里的主人,可以通过得到的桃花运,暂时女人缘无数。但问题在于,这个阵法是主人投入鲜血滋养而成,并非布阵者的鲜血。这些血液,代表着生命,说白了就是,房子的主人在得到桃花运的同时,付出了一定的寿命。比如说,将会少活十年。

    很多事情,都会有得有失,特别是一些最为直接的巫术,更是如此。

    张禹完全能够确定,这是之前有人付出了代价,才布置出此阵。

    这个人到底是谁,那就不得而知了,而且也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他要做的事情,只是按照规则,将自己的阵法与这个阵法相契合。

    这样一来,很有可能救活这棵树,令付出代价的人,不用损耗寿命。

    看破这一切,张禹的心中不禁暗自咬牙,这主办方可真是有办法,给别人提升了桃花运,还想着让这帮人救活这棵树,弥补那些献祭人的寿命。

    当然,布阵的这个人,应该也有足够的实力做到这一点。无奈十六强的嘉宾都是这个阵法,哪怕布阵人的实力再强,也无法在所有的桃花树死亡之前,救活全部的树。

    单纯救活一棵,倒还好说,消耗不是那么大。一下子救活十六棵,谁也做不到。

    张禹同样可以选择不救活这里的树,无奈规则在这里摆着,要是自己不救,岂不是同于输给因扎吉了。

    参观完阵法,张禹等人从样板别墅里出来,他们已经吃了午饭,现在可以离开,等到明天酒店,再继续交流。

    艾伦小姐负责在门口送诸位嘉宾,三位公证人早已不知去向。

    在杜鲁夫先前布阵的那栋别墅里,此刻倒是站着一个公证人,这人就是英吉利国教大主教查尔森。

    查尔森到处打量了别墅,他已经来到这里能有一段时间了,确切的说,在张禹他们参观样板房的时候,他就一定来到了这里。

    他走到二楼一间卧室的发财树前,观察着这盆发财树,眸子中闪现出疑惑之色。

    “蹬蹬蹬......”

    突然间,外面有轻缓的脚步声响起。查尔森转头看去,很快见到一个人走了过来。

    “大星相师,你也来了。”查尔森客气地说道。

    来人正是大星相师爱德华兹。

    爱德华兹点了点头,说道:“你也觉得不对劲。”

    “没错。”查尔森点头说道:“杜鲁夫应该是用天马座的星位布局,主星位应该就在这里,可现在却不见了,而且也没有被破掉的迹象,实在叫人纳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