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69章 尖叫
    “what!”“what!”“怎么是这个样子......”......

    布莱顿、卡卡、赵华等人一进到阵中,嘴里立刻睁得老大,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刚刚在外面没进来的时候,他们能够看到张清风等人在里面乱转,还有那些散乱的石头。此刻进来,看到的则是乱石丛生。

    里面的石头,一块能有两米多高,好在每块石头之间都是有空隙的,这个空隙能够容纳一个胖子走过去。抬头上望,可以看到前面的别墅,别墅就好像被石头包围一般,好在距离不是很远,看起来也就是二三十米。而在地上,还散落着一些不大的石头,这些石头,就和之前布阵用的石头差不多大小。

    “刚刚在外面也没看到石头......这是哪来的......”阿德里亚诺蛮是错愕地说道。

    “不知道啊,要不然,回头问问师伯......”卡卡说道。

    说话的时候,他转过头去,毕竟刚走几步。

    可是这一回头,令他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原来,在他背后,哪里还有张禹的影子,也是乱石丛生。能够看到的只有远处的两栋别墅楼,其他的啥也看不到,全被石头挡住了。

    “这......这......怎么后面也是石头......”卡卡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咱们进来的时候,也没石头,现在怎么被石头给围住了。”......布莱顿等人也都回头看到,见到被石头包围,再次傻了。

    半晌之后,卡卡又道:“这些会不会是幻觉?”

    “不能吧......”赵华嘴里说着,向前走了两步,伸手推动面前的时候。

    好家伙,一推之下,根本推不动,石头就好像有上千斤一般。不但如此,还触手冰凉,实打实的石头。

    “推不动,是真的石头,不是幻觉......”赵华跟着说道。

    “这不太可能吧......不是幻觉,这些石头都是哪来的......”布莱顿走到赵华的身边,使劲推了推石头,以他的力气,同样推不动。不来的这下也懵了,“真的是石头......”

    卡卡等人也都先后试验,一点没错,就是石头。

    “这也太夸张了吧,那咱们现在怎么办?”阿德里亚诺挠头说道。

    “还能怎么办......师公不是说了么,就是让咱们试试,走不出去也不要紧,他会进来接咱们的......”这次说话的是钱飞。

    “对。”布莱顿点头说道:“有石头挡路也没什么,咱们就是试试。再者说,别墅就在前面,也不太远,看能不能走进去。”

    “对对对......”“对对对......”卡卡等人都是点头。

    他们跟着布莱顿,前后脚朝前面走去。

    面前就是石头,穿过最近两块石头的缝隙,前面又有三块石头横在面前,这下只能从旁边绕,在距离最近的石头夹缝中穿了过去。

    走了一会,前面的别墅距离他们已经不远,看起来也就十多米。

    布莱顿说道:“你们看,咱们距离别墅近了不少。这说明咱们一直都在前进,估计再走一会就能到别墅跟前。哪怕看到的地方不是门,是窗户也曾,绕着走过去,不就是门么。”

    “是这个理。”“我觉得不会这么容易吧。”“师公都这么说了,要是真这么容易,也就不叫阵法了。”“也许咱们碰大运碰上了呢。”“就是,先往前走再说。”......

    他们嘴里说着,又继续向前,又走了一会,他们就发现不对了。

    别墅就在前面,可不管怎么走,始终无法接近。刚刚觉得,也就差十多米,可走着走着,发现好像又远了点。总而言之,不是在十来米的地方晃悠,就是在二十多米的地方转悠,一直都走不出来。

    更为要紧的是,走了这么半天,他们都没看到张清风等人。

    这里才多大地方,不过是别墅周边的二十米区域,张清风他们进来多少人,总不能一个也碰不到吧。

    再说阵法外面,张银玲和朱酒真都站在那里。

    在他们的眼前,布莱顿等人还是走在一起,在里面瞎转悠。而张清风、王春兰、苑小小、青梅子等一众弟子们,现在已经走散了。这些人之所以走散,主要是因为总找不到路,决定分头寻找。特别是青梅子几个,他们是吕祖阁的弟子,以前也学过南斗六星的一些知识,认为带路的张清风纯是瞎走碰大运,这可不行,这次提出他们的方针走。他们带路的时候,也没找到生门。

    眼下有的弟子,还在正面,而有的弟子,都绕到别墅后头去了。甚至有的弟子,明明和布莱顿他们相邻,可就是彼此没看到对方。

    朱酒真越看越奇,说道:“兄弟,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方圆就这么大点地方,他们走了这么久,咋就没走到别墅呢。”

    张禹微微一笑,说道:“这说这是困阵了,如果说进就能进去,那还困什么。”

    “看给你得意的。”张银玲横了张禹一眼,撅嘴说道:“不就是南斗六星的困阵么,当谁不懂似的。也就是能忽悠一下你刚入门的徒弟,还有不懂这个的朱大哥。”

    “这么说,你进去的话,就肯定能来去自如了。”张禹微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张银玲自信地说道:“我爹是干什么的,区区南斗六星,有什么了不起的。北斗七星有七星步法,南斗六星自然有六星步法,小儿科罢了。”

    “既然你这么说,敢不敢进去试试。”张禹笑着说道。

    “怎么不敢!”张银玲大咧咧地说道:“朱大哥,咱们进去,看我带你破了他的阵法。”

    “好,那我就跟三妹进去开开眼。”朱酒真爽朗地笑道。

    张银玲拉着朱酒真,两个人一起向前,进到阵中。

    张禹摇头一笑,像是再说,这丫头真是孩子心性。

    他又继续观看,看了一会,倒是点了点头。原来,张银玲走的果然是南斗六星步法,步法是没错,但同样走不到别墅门口。

    张银玲靠着步法都走不出去,更别说张禹的那些徒弟们了。

    不过别的徒弟都在寻找出路,只有三个人,在前面的一块地方,一动不动。这里面,有一个盘膝坐在地上,这位不是别人,正是王杰。站在王杰边上的,是苑小小和尹尚杰。

    “观主,我们俩跟着你是找出路的,他们都走了,你怎么还坐在地上不动了。”

    之前大伙分道扬镳,各去寻找生门的时候,就王杰没动。尹尚杰和苑小小见他不动,就留了下来,寻思着王杰是观主,应该是懂的一些的。自己是不懂,不如留在这里跟王杰学学。结果可好,等了半天,王杰不但不走,还坐地上了,这让尹尚杰有点等不起了。

    “着什么急啊,你师父不是说了么,等半个小时之后,就进来接咱们。咱们又走不丢,就在这里等着呗。”王杰满不在乎地说道。

    “可是师叔,别人都在找生门,就咱们不找,是不是不太好。”苑小小说道。

    “没错,这样太不好了吧。就算不会,也不能偷懒啊。”尹尚杰跟着说道。

    “谁偷懒了,谁不会啊......”王杰咧嘴说道:“我跟你们俩说,这阵法就是个小儿科,我想要进出,简直是易如反掌,我就是不愿动弹。要是愿意动弹,我早就出去了。”

    “那你再坐会,我先带他俩出去!”不想,王杰的话刚落定,斜侧方就想起一个青年人的声音。

    “师父。”“师父。”苑小小和尹尚杰听到声音,忙转头朝旁边声音的来源看去,就见张禹从一块大石头后面绕了过来。

    “师叔!”王杰见到张禹,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笑呵呵地打招呼。

    “小小、尚杰,咱们走。”张禹朝二人招手。

    “是,师父。”苑小小、尹尚杰异口同声的答应。

    张禹拔腿向斜前方走去,二人赶紧跟上,王杰也不怠慢,跟着就走。

    张禹自然能听到他的脚步声,头也不回的故意说道:“王杰,你不是想再歇会再走么。”

    “我那个啥......已经休息好了......那就顺便跟着你们一起走......”王杰咧嘴说道。

    苑小小和尹尚杰回头看了他一眼,嘴上没说,心里却说,这方丈也太能吹了。

    张禹带着他们,接连绕过几块石头,也就是一分钟的功夫,又找到了四名弟子。招呼了他们四个过来,张禹说道:“我先给你们几个讲讲,如何进出这个阵法。大家都认真听,因为之后的几天,家门口都是这个阵法,进进出出的,可别被困在里面。对了......如果有谁懂,那就不用听了......”

    说完这话,张禹不由得一笑。

    新找到的四个弟子不知道什么意思,暗自嘀咕,都困在这里,谁能懂。

    尹尚杰和苑小小都故意看向王杰,王杰则是故意东张西望,好像张禹的话,不是在说他。

    张禹接着说道:“这个困阵,其实并不难,因为不管如何进出,不管你现在站在什么位置,走法只有两个,一个是到生门,一个是到出门。我先讲如何去生门,就走这里走,哪怕是在别的地方,这个方法也通用,先往右边走六块石头......”

    张禹说着,就朝右边走去,一连经过六块石头之后,张禹说道:“从第六块与第七块的石头中间走过去......”

    他率先走过去,弟子们跟着走过去。

    过去之后,张禹又道:“现在往左边走六步,这六步是罡步的距离,万万不能有差错。”

    说完这话,张禹就朝左边走,弟子们跟了过去,此刻张禹的面前,正好有一块挡路,张禹说道:“这里的石头,正常是推不动的,但是在这个位置上,是可以推动的......”

    说着,他轻轻伸手一推,挡在前面的时候一下子向后退去,让到一边。

    张禹领着他们过去,接着说道:“现在向右走过三块石头,再经过三块石头之后,在第三块与第四块石头之间穿过去......”

    他一边带路,一边告诉徒弟们方法,就这样,走了能有不到四分钟,就来到了别墅门口。

    徒弟们看到,都是叹为观止。张禹让他们在别墅门口等着,他独自一个人进到阵中,没一会功夫,又带回来几个,来回四趟,将里面的人都给带到别墅门口。

    无当道观的那些弟子,虽然惊叹,却也知道张禹的本事。布莱顿等人,可真是将张禹当成神仙了,这种阵法,做梦都想不到。

    而张银玲却撅着嘴,瞪着张禹,像是在说,你这个王八蛋竟然不按照套路出牌。

    人都齐了,张禹统一讲解了如何走到出门,也就是离开别墅。

    方法也很简单,就跟着刚刚到生门的方法相反。唯一的差别只是,在绕过两排之后,加了一个绕过五块石头,从第五块与第六块石头中间穿过。

    张禹让大伙巩固一下,复习一番,然后让他们自行往外面走。

    还真别说,张禹的这些徒弟们,哪怕是布莱顿、朱酒真等人,记性也相当不错,按照张禹的指点,很快都走了出去。

    张禹是最后一个出去的,当他看到弟子们都在对面等着,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

    跟着,他下意识地看向那天晚上自己和威尔摩尔动手的那栋别墅。

    先前打算布置三个阵法,现在已经布置了一个,无奈眼下的时间不太够用,自己还得研究明天的布局。

    于是,张禹表示,大家伙先回到别墅,他给众人画了一幅阵图,就是南斗六星阵的阵图。

    进出大伙是明白了,可原理他们不清楚,余下的时间,研究阵图就好。

    他一个人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琢磨起来明天以十盆花布局的阵法来。

    布阵容易,但想要达到要求,并且令自己的对手在破阵的时候费上一番手脚,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张禹一直没有想出来,特别好的方法。毕竟想要在四十分钟内布置出来一个特别高明的阵法,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半夜十二点钟。他拿着十枚铜钱,充当十盆花,来回的在床边的桌子上移动,蓦地里,楼下突然响起一声尖叫,“呀!”

    一听到这个声音,张禹的心头不由得一颤,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不过,不正是苑小小的声音么!

    张禹猛地站了起来,手在桌子上一划,十枚铜钱入手不说,掌中已然出现了金钱剑。

    他跟着快步朝门外冲去,直扑楼下,嘴里同时大声喊道:“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