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70章 连环鬼事
    “啪嚓!”

    “有鬼啊!有鬼......”

    张禹一到四楼,就听到一个玻璃破碎的声音,跟着又是苑小小的尖叫声响起。

    张禹这下听得清楚,声音是在张银玲的那个房间发出来的。他几步冲到房间门口,也不得敲门,抬腿一脚,“哐”地一下,就将房门给踹开,嘴里喊道:“没事吧!”

    说话的功夫,张禹随手先打开门旁的开关,房间登时大亮。张禹两步抢到里面,手握金钱剑,仔细观瞧。

    这个房间很大,房间内有一张偌大的双人床,苑小小蜷缩在床上,张银玲已经站在床下,在她的手掌中,好像握着一个带着铃铛的东西。在一旁的窗户那里,玻璃已经破碎,适才那个“啪嚓”的声音,显然是这里所发。

    “师父,鬼、有鬼......”苑小小见到张禹进来,却仍是惊魂未定,满是恐惧地说道。

    “有鬼......”张禹看向窗外,跟着看向还算镇定的张银玲,问道:“怎么回事?”

    “刚刚......”

    张银玲刚说出两个字来,院内突然又响起一声惨叫,“啊......”

    不难听出,这声惨叫是女人发出来的。

    张禹也听不出这是谁的声音,但听的出来,声音极为凄惨。

    他心下诧异,也顾不得拿下,纵身就从窗口跳了下去。四楼的高度,以张禹现在的修为,倒也不高,安全起见,还是随手丢出一张狂风符,在狂风向上的衬托下,张禹稳稳的落到地上。

    别墅外就是张禹白天布置的阵法,这里到处是石头,但张禹想要在自己布置的阵法中找到其他存在的人,还是易如反掌。

    他很快就察觉到,阵中有人,他顺着方向赶去,十几秒的功夫,就能看到前面的一块石头下面,躺着一个黑衣人。

    “你是什么人,竟然在这里装神弄鬼?”张禹怒声叫道。

    他手里握着金钱剑,只要躺在地上的人略有动作,就会直接出手。

    可是,等了片刻,躺着的人一点声音也没有。

    这个距离,周边又都是石头,张禹也看不清躺着的人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要再装了!”张禹嘴上叫了一声,抬手打出一张聚火符。

    “噗”地一声,一团火符落到黑衣人的身边,张禹又向前一步,这次终于能够看清黑衣人的面目。

    这一看到,张禹不由得一怔,因为躺在地上的人他认识,不正是那个会移魂术的女洋鬼子帕丽斯么。

    张禹诧异,这帕丽斯怎么会好端端的跑到这里来。

    “帕丽斯,你来做什么?”张禹知道帕丽斯会国语,直接出声问道。

    可是帕丽斯一声不吭,就好像没听到张禹的话一样。

    张禹慢慢地靠近帕丽斯,跟着发现,帕丽斯的脸色惨白,显然是受了重伤。

    “她怎么会在这里受伤?”张禹又是错愕,一步抢到帕丽斯的身边。

    他一边小心戒备,一边缓缓地蹲下身子,伸手抓住帕丽斯的手腕。

    才一抓住帕丽斯的手腕,张禹又是一惊。原来,在帕丽斯的手腕上,竟然是一片溃烂。

    张禹跟着拉开帕丽斯的衣袖,再往上看,那宽大的黑色长袍,一下子就能提到老高,所见之处,都是一片溃烂。这样子,就跟那天傍晚自己和艾伦小姐看到的死尸一般无二。

    “这是谁干的?是那个鬼......”张禹暗吸一口凉气,他下意识地伸手探视帕丽斯的鼻息,“嗯?”

    张禹旋即发现,帕丽斯并没有死,还有微弱的气息。刚刚因为发现帕丽斯手腕的溃烂,张禹并没有给她把脉,张禹赶紧又抓住她的手腕,感受起她的脉搏。

    帕丽斯的脉搏极为微弱,估计随时都能丢掉性命。

    也就在这一刻,让张禹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在帕丽斯的脖颈处,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溃烂,转眼间就溃烂到下巴那里,跟着就弥漫的嘴唇和香腮。瞧那意思,很快就能够令整个面部全部溃烂掉。

    “不好!”张禹瞬间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他心下清楚,如果让溃烂达到面部,那帕丽斯就会必死无疑。而这死状,就会和那天晚上死在地下室里的四个神父一模一样。

    现在是唯一就帕丽斯的机会,张禹也不多加思考,直接抽出两张辟邪符,“噗噗”点燃之后,一张登时贴到帕丽斯的下巴上。

    “嗤”地一声,符灰和溃烂的地方一接触,都冒出一道青烟。

    张禹随即掰开帕丽斯的嘴里,将另外一把符灰,塞入帕丽斯的口中。

    帕丽斯现在根本没有知觉,符灰即便塞入口中,也无法咽下去。刚刚的那张辟邪符,也只是勉强延缓了溃烂的速度,帕丽斯的双颊都已经烂了,如果不马上让帕丽斯咽下符灰,怕是必死无疑。

    其实帕丽斯挺漂亮的,奈何现在这个样子,跟鬼都差不多了。张禹顾不得那么多,一咬牙干脆用自己的嘴堵住帕丽斯的嘴,用舌头帮着帕丽斯将符灰给顺了下去。

    “呃......”

    符灰才一下去,帕丽斯就不由得闷哼一声,闭着的双眸缓缓睁开。

    之所以这么快,一来是符灰的作用明显,二来则是帕丽斯身上太疼了。

    听到帕丽斯的声音,张禹忙抬起头来,见到帕丽斯睁眼,张禹问道:“你没事了。”

    “疼......我身上......好疼......”帕丽斯有气无力地说道。

    “知道疼就好......”张禹安慰道:“这说明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对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

    帕丽斯刚要回答张禹的话,别墅内却响起了急切的叫喊声,“着火了!”“不好了,着火了!”......

    一听说别墅着火,张禹又是一惊,今天晚上的事儿实在太多,而且还太过诡异。

    张禹有心赶紧进去,又担心地下的帕丽斯再出现什么危险。毕竟帕丽斯所中的招数和那四个死掉的神父一模一样,也就是说,她见过那个凶手。

    只是现在,张禹无暇寻问,猛地一把将地上的帕丽斯横抱起来,嘴里说道:“我先去救火,你现在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等下咱们再说。”

    说话间,张禹已经朝别墅的方向赶去。

    “嗯。”帕丽斯轻轻应了一声,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但仍然强咬着牙,没有叫出声来。

    张禹按照套路,很快来到别墅门前,他抬腿踹门,嘴里喊道:“开门!开门!是我!开门!”

    很快,就听“咔”地一声,别墅的门打开。

    开门的是尹尚杰,他见张禹抱着个外国女人从外面进来,纳闷地说道:“师父,这是......”

    “出什么事了,哪里着火了?”张禹一边说着,一边进到别墅。

    他已经能够闻到烟味,甚至还能看到阵阵浓烟。

    “是地下室着火了,大家伙正在救火。”尹尚杰说道。

    “我来!”张禹已经冲到大客厅,将帕丽斯放到沙发上,旋即朝地下室跑去。

    一楼现在已经聚集了好些个弟子,虽然都在忙活着救火,可多少有些混乱。好在这么大的别墅,灭火器什么的都有,等张禹赶到地下室,看到张清风、青梅子等几名弟子,有的拿着灭火器,有的拿着能够喷出寒气的葫芦,有的拿着水桶正在救火。

    着火的地方,是在地下室的家庭影院中,火势已经被控制,就是烟特别的大,可谓是浓烟滚滚。要不然的话,上面也不可能那么乱,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火得有多大。

    影院内少的是一片狼藉,地上摆着的油画、一幅,有的已经烧没了,有的则是烧成焦炭,影院中的沙发,大多都被烧塌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弟子们一个个被熏得直迷糊,不停地咳嗽。

    在很多着火的时候,火势虽大,却不一定能够烧死人,因为人都会躲到没有烧着的地方去。真正的威胁,往往都是来在于浓烟,吸入大量的浓烟,会令人窒息而死。

    张禹见烟这么大,赶紧大声喊道:“大伙都上去,不要在下面逗留!”

    一听他这么喊,众人都捂着鼻子往外跑。

    在地下室里,也不是说完全封闭的,现在的别墅,地下室不仅仅留有风道,还专门留有地下室阳光房。也就是四周是玻璃,外面挖出来一道空间,在上面装置玻璃,用来通风。

    在这里的地下室,更是如此,影院里面的墙壁上,都挂着窗帘,窗帘后面就是玻璃。

    张禹在大伙走后,直接催动金钱剑,将前面的玻璃打的是稀巴烂。紧接着,他掏出狂风符来,往里面一丢,阵阵狂风将浓烟朝外面吹去。

    这里的烟实在是太重,想要都给吹走,也不是那么快。

    张禹也不想在下面挨熏,随即顺着楼梯上去,然后又用狂风符堵住楼梯口,让风往下吹。

    大客厅内,弟子们打开了全部的窗户,饶是如此,烟味也是很重。

    张禹再次取出狂风符,将客厅中的浓烟给吹出去,众人这才能好好的喘上几口气。

    “师父,地下室怎么还能突然着火了,是不是天主教的人算计咱们。”缓过精神的张清风有些担心地说道。

    众人也都觉得这次的大火蹊跷,听了这话,也都跟着点头,纷纷说道:“没错,肯定是天主教的人干的。”“上次在三清观,他们就想放火烧死咱们。”“没想到来了这里,他们还耍出这种花样。”“那咱们怎么办啊?”......

    “不一定是天主教的人干的!”不等弟子们议论完,张禹就正色地说道。

    “那还能是什么人?”“对啊,除了他们,还会是谁?”......他们不知道吉尔庄园内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所以在他们看来,除了天主教的人之外,不可能会有别的人。

    “有鬼......这里有鬼......”蓦地里,一个不大的声音响起。

    声音虽然不大,众人却听的清楚,一同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见在上楼楼梯那里,站着苑小小、张银玲、朱酒真和王春兰。说这话的人,正是苑小小。

    “师姐,你说什么?有鬼,真的假的?”“怎么可能会有鬼呢?”“你别吓唬我们好不好。”......弟子们听了苑小小的话,不由得都紧张起来。

    又是着火,又是闹鬼,这也未免太骇人了。

    张禹看得出来,弟子们现在都被恐怖的气氛所包围。

    他镇定地说道:“大家不要害怕,这个世上哪有那么多鬼。你们见过,有鬼在逃跑的时候,会打破玻璃的么!”

    “打破玻璃?”“怎么讲?”“我好像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众人又嘀咕起来。

    “都给我安静!”张禹厉声叫道。

    张禹一向随和,几乎不会跟弟子们发脾气,现在突然这一嗓子,吓了众人一跳,他们谁也不敢再出声。

    “现在咱们是被暗算不假,但对手绝不可能是什么鬼。”张禹沉声且自信地说道。

    说完,他走到楼梯口,苑小小的面前,又道:“小小,我晚上听到你的尖叫,就直接下楼赶了过去,下楼的时候,还听到窗户破碎的声音。我进到你房间的时候,你说有鬼,可是玻璃是碎的,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没来得及问你。现在你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又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鬼......真的是鬼,好吓人啊......”苑小小怯怯地说道。

    瞧她的样子,显然是心有余悸。

    一旁的张银玲见她怕成这样,忍不住说道:“鬼不鬼的有什么大不了的,还不是破了。不过照我看,八成是人。就像张禹说的,要是鬼的话,能破窗逃跑么......”

    “可是......那个鬼长得好可怕,他的眼睛是红色的,脸上可白可白了,露出一双獠牙......我一睁眼的时候,就看他这么瞪着我,像是要把我给吃了......”

    “那之后呢?”张禹又问道。

    张清风等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苑小小的身上,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顺便判断一下,来人到底是不是鬼。

    但是他们在听了张禹和张银玲的话之后,隐隐觉得,恐怕还真就不是鬼。

    “我一看到他,就忍不住叫了起来。银铃今晚和我睡在一个床上,她在看到那个鬼之后,马上丢出去一件东西,好像是一张网。那网一下子把鬼给罩住,但是不曾想,鬼的身上冒出来一道白光,又把网给弹了回来。鬼好像受惊,然后就跳窗跑了......”苑小小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网......白光......”......众人不敢大声说话,却也忍不住小声嘀咕,他们的目光,也不自觉地落到张银玲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