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72章 要毁掉的东西
    “我......我哪有什么办法......”帕丽斯皱起眉头,“张先生......我毕竟是一个女人,总不能......”

    “我无所谓。”张禹故意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别、别......”帕丽斯急切地说道:“张先生,请你一定要治好我......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现在已经全身溃烂,想要治好你,就需要将身上的衣服脱掉,然后用辟邪符贴到你溃烂的皮肤上......”张禹说着,又故意摊了下手,“可男女有别,我也不能随便看......”

    “那算我求你看的还不行啊......”帕丽斯连忙扁着嘴说道。

    眼下生死攸关,别的什么事,都能放一放。

    张禹其实也是在故意逗她,见她这般说,便转头走到窗边,看向窗外。

    外面星空万里,张禹的心底却有些发愁,他暗自讨道:“到底是什么人?吸血鬼......即便和行尸不一样,应该也差不多,我这阵法,尸修之中也就叶凤凰能够轻易破掉,可想要走出来,估计照样得费些力气。洋鬼子的吸血鬼,就算本事再大,又怎么可能出入自如。还有......张银玲的那件法器,丝毫不亚于我的玉虚绳......那道白光,难道吸血鬼的身上也能发出天主教大主教的那种白光么......不可能吧......”

    帕丽斯躺在床上,看着张禹站到窗边。张禹虽然没有出声,但是张禹的这个举动,已经表明了态度。张禹肯定是会救她的,只是不去看她脱衣服罢了。

    她撑着坐起身子,慢慢地将身上的长袍解下来。她穿的衣服并不多,下面只是一条黑色的打底裤,上面是一件白色的背心。

    背心已经被脓水给染头了,几乎是粘在身上,看起来模模糊糊。帕丽斯掀起裤腰,往内看了一眼,腿上也是溃烂不堪。

    帕丽斯轻轻地将打底裤拉了下去,一双大腿已然是千疮百孔,跟往常的雪白相比,令人不敢直视。最要命的是,打底裤都和溃烂处粘连,拉下来的时候,更是疼痛不已,仿佛是揭下来一层皮。

    帕丽斯连吭都没吭一声,将裤子丢到一边,她重新躺到床上,这才看向张禹,还算平和地说道:“今晚的夜景很美么,这么吸引你。”

    她刚刚脱衣服时的声音,张禹都听的清楚。

    “景色还是很美的......”张禹转回身子,看向床上的帕丽斯。虽然早就知道会是什么状况,可看到之时,也不禁皱眉。

    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可怕的邪术,只能让人在短短时间内变成这个样子。

    来到床边,张禹取出一叠空白的符纸。

    在张禹的身上,一向以火符为主,其他的符纸不多。不曾想,来趟英吉利,辟邪符的需求量竟然这么大。

    自己的箱子之前和行李一起被搬了过来,张禹找出朱砂和毛笔,一连画了几张辟邪符。帕丽斯也不出声打扰他,张禹画好之后,站到床边,点燃一张辟邪符,直接排在帕丽斯的左腿上。

    “嗤!”

    青烟冒起,紧接着,帕丽斯的左大腿的上的溃烂便以清晰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转眼间,大腿恢复正常,变得特别雪白。

    随后,张禹又接连用了三张符纸,终于将帕丽斯的双腿全部恢复。

    还真别说,帕丽斯的双腿足够美丽,双腿笔直,但她的腿上,难免也有着西方白人的特性,那就是皮肤有点粗糙,可这并不影响美感。

    只是她的那条白色小裤裤,实在有点不能恭维。

    张禹转身从皮箱里找出一条自己的大裤衩子,他头也不回的甩给帕丽斯,嘴里说道:“我还没穿过,你要是不嫌弃,就凑合先穿着。”

    他的手劲恰到好处,正好丢在帕丽斯的身边。帕丽斯看了一眼张禹丢来的裤衩子,又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这条。

    帕丽斯自己也清楚,自己身上这条实在是没法看了。见张禹背着身子也不看她,她又坐了起来,飞快的脱掉自己的,又飞快的穿上张禹的。

    她显然是不愿让张禹看到自己脱下来的小裤裤,赶紧藏到长袍下面,躺下后才道:“谢谢。”

    “不必客气。”张禹转过身子,又看向帕丽斯的白色背心,说道:“你自己掀起来一些。”

    帕丽斯将背心拽到胃部,张禹点燃辟邪符,直接拍了张禹。

    “嗤”地一声,帕丽斯腹部的皮肤恢复如初。只是上面的皮肤,仍然溃烂,看来还需要再来一下子。

    之所以这么费劲,也是因为张禹用的符纸威力有限,不是明黄色的符纸。明黄色符纸,大多数是用来绘画进攻性的符文,很少来画辟邪符。小丫头和张禹的交情不同,张禹又和帕丽斯没啥交情,凑合给治好就行了,用不着浪费。

    帕丽斯显然也清楚,张禹还需要继续给她治疗,她从张禹拉开领口,让张禹将辟邪符的符灰拍了上去。

    终于,帕丽斯的身体全部恢复。如此一来,那脏乎乎的背心反而十分碍眼。

    张禹又从自己的皮箱里找出一件背心,头也不回的丢给帕丽斯,“给你。那个东西我没有,不过我看你好像也没戴。”

    帕丽斯一直都在看着张禹,听了这话,她不禁都有些脸热。张禹所说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她自然清楚。

    见张禹仍然没有回头,她迟疑了一下,快速的脱掉背心。

    里面啥也没有,只有那一对随着背心的脱掉而弹出。帕丽斯抓起张禹的背心,刚要穿上,却又迟疑了一下。

    她的双手跟上向上,护住自己的要害,用不大的声音说道:“你不是要看我受伤的位置么,过来看吧......”

    “谢谢。”张禹微微一笑,很是自然地转过身子,走到床边。

    眼下帕丽斯的姿态,实在是太美,那样的白璧无瑕。如果说,哪里还有瑕疵的话,恐怕也就是腰间穿着张禹的那条大裤衩子,显得是那样的不搭调。

    张禹并没有多作打量,他的目光只是落在帕丽斯的胸口上。

    那里有着一块红肿,是受过重击留下来的。

    但是,光从外伤上来看,还看不出来有做过什么手脚的痕迹。

    张禹倒也不客气,直接伸手朝帕丽斯的胸口摸去。

    帕丽斯见张禹的手伸过来,心头不由得一颤。女人身上如此敏感的位置,这个家伙可好,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直接伸手,这也未免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吧。

    但帕丽斯也知道张禹是在验伤,没有别的意思。她索性闭上眼睛,全当啥也没发生。

    才一闭眼,张禹的手就来到那块红肿之上。没有触碰的时候,帕丽斯只是觉得隐隐作痛,可张禹的手一碰上,却疼得她闷哼一声。

    “好像没什么......”张禹有点不以为意,又有点纳闷地说道:“就是普通的外伤,不像是下过毒,更没有留下什么不对劲的痕迹......”

    以他的修为,大多数的伤,大体上一眼就能看出来,就算看不出来,稍微摸一下,也差不多了。更何况帕丽斯身上留下的伤,就是典型的皮外伤,只是对方下手比较狠。

    “你说我这只是外伤......不能吧......”帕丽斯有点不信地说道。

    “目前来看,就是外伤......”张禹说着,转身来到皮箱那里。

    帕丽斯听到声音,转头看出,见张禹这次拿着一个药瓶重新走了回来,坐到床边。

    “这是什么?”帕丽斯不解地问道。

    “这是我配制的药酒,对于外伤有奇效。你的伤,现在只是红肿,明天就会淤青。我先给你治疗一下,顺便看看,会不会有什么药物反应。”张禹淡淡地说道。

    说完,他拧开瓶子,将药酒倒在帕丽斯的胸口,跟着伸手在上面揉搓起来。

    药酒碰到皮肤的时候,有点冰凉,这种感觉,很快被另一种感觉所取代。

    那是张禹的手,他的手很是温暖,帕丽斯的皮肤有些凉,在和这温暖相触之时,她突然觉得一阵受用,仿佛特别的踏实。很快,胸口处火辣辣的,这是一种她从来没有感觉过的舒服。

    和刚刚一样,在张禹的手放上来之时,她也闭上了眼睛。不知为何,此时此刻,她不由自主地眯缝起眼睛,偷偷地看向这个男人。

    她的呼吸,在这种揉搓下,变得有点不正常。

    “呼......”

    重重地喘息一声之后,张禹还没有怎么样,倒是把她自己吓了一跳。她的一双贝齿急忙咬住上下嘴唇,眯缝起来的双眼,忙紧紧地闭上。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点加速,有点希望张禹快点停手,又有点希望继续。

    就在她处于矛盾中之时,张禹的手停了下来。

    帕丽斯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嘴里不自觉地说道:“你......”

    但只说出来一个字,她就立刻闭上了嘴巴。

    原因不是其他,她本来要说的是“你怎么停了”,好在反应的快,这才及时闭上。

    “怎么了?”张禹看了帕丽斯一眼,发现帕丽斯的表情有异,苍白的脸上有着一片红霞。

    眼下的帕丽斯,跟张禹上次见到的帕丽斯截然不同。那西方古典的美,东方人不具备的韵味,以及那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傲,现在荡然无存。

    “我是想说,你看出问题了没有。”帕丽斯改口说道。

    “没有问题......”张禹无奈地摇了摇头,“就是普通的外伤......”

    “普通的外伤......那我怎么可能变成这样呢......”帕丽斯诧异地说道。

    “可能是在你昏迷的时候,他使用了其他的手段也说不定。”张禹说道。

    “其他的手段......能有什么手段能让人变成这样......”帕丽斯难以置信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张禹站了起来,转身朝门口走去,“你现在的身体还挺弱,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等天快亮的时候再走。回去就说,在我这里放了一把火......”

    “呃......”帕丽斯听了这话,不禁愣了一下,见张禹已经走到门后,随即问道:“你这是去哪?”

    “我还有事。”张禹说完,已经拉开房门,跨步而出,随手将门给关上。

    见张禹就这么走了,帕丽斯的脸上闪出一丝失望之色。

    她看了眼旁边的那件背心,伸手抓了过来,心中又不自觉地想起一件事。

    还记得自己在龙湖山庄用chunv座的血海地狱对付张禹,结果被张禹给破了。最要命的是,自己还被张禹给擒住,甚至中了下的那种药。当时自己被张禹左右开弓,大嘴巴子跟不要钱似得,都不知道扇了多少。之后,张禹还用手托住她的下巴,举动极为轻浮,甚至让她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最要命的是,在这种恐吓与轻薄之下,再加上那种药物,自己的生理上竟然还有了反应,最后几乎是主动投怀送抱。结果也不知,这小子用了什么手段,一下子令她有了释放,这种解脱简直无与伦比,到现在她都不清楚,张禹是怎么做到的。

    今天晚上,自己差点丢掉性命,又是这个“坏家伙”救了自己。

    所有的一幕幕,好似幻灯片一样在她的脑海中闪过。

    “这样的家伙......”帕丽斯轻轻地嘀咕一句,“可真是少见......”

    再说张禹,出了房间之后,他直接朝楼下走去,一直来到一楼。

    下楼的路上,他还能听到每层房间内,都有弟子们的嘀咕的声音。

    大家伙似乎都有些紧张,除了布莱顿、朱酒真等少数几人之外,国内的那些弟子,基本上都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他们以前都是在学校生活,在无当道观的日子,有他张禹在,也算是温室中的花朵。

    此番英吉利之行,所遇到的劫难,绝对是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张禹本来不打算让弟子们担惊害怕,无奈现在,已然是不可能了。张禹只希望,这次的经历,是对弟子们的一次磨练。

    毕竟,就算是他张禹,也曾一次次的在死人堆里爬出来,历经无数劫难。

    来到一楼,张禹直奔地下室走去。

    之所以他会来到这里,并不是要看火到底灭没灭,烟有没有散干净,乃是因为一件事。

    帕丽斯想要来纵火,那目的是干扰张禹思考明天的布局。而这个“吸血鬼”跑到这里纵火,目的又是什么呢?还有,对方不在别的地方纵火,偏偏是在地下室纵火,要知道,在这里放火是烧不死人的。

    张禹隐隐地意识到,对方恐怕另有目的。“吸血鬼”在这里放火,应该不是为了烧死什么人,而是想要烧毁什么东西才对。

    “他要毁掉的是什么?难道偷不走么......”张禹在心中说道。

    ****

    今天是老铁母亲的生日,晚上又喝了点酒,以至于赶不出来全部的更新。今晚只能更新一大章,请诸位亲哥亲姐们见谅。

    谢谢亲哥亲姐们对老铁的一贯支持,老铁在此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