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68章 南斗六星
    “那时候我才多大年纪,哪能留意这个,而且这么多年,有什么画,我都不记得了......”艾伦小姐摇头说道。

    这都也是,艾伦小姐那时候才十岁,这么多年过去,哪能记得这么清楚。

    但有一点,张禹已经能够确定,鲁马吉尔是死在万圣节的晚上,他的死很有可能和那幅油画有关系。更为令人诧异的,则是鲁马吉尔关于甄先生的那段日记。甄先生说他们家族的命运和罗妮吉尔相连,结果竟然真的是这样。

    张禹的心底不禁暗自感慨,这个没事给人逆天改命的甄先生,到底是什么来路,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见张禹半天不出声,艾伦小姐问道:“怎么了?你今天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些问题?”

    “只是好奇,所以才问问。”张禹马上说道。

    “那你说,还能找到罗妮姐姐吗?”艾伦小姐又问道。

    “够呛。”张禹轻轻摇头。

    因为在张禹看来,这个罗妮姐姐,肯定是已经死了。

    “其实......我也没抱什么希望......对了,还有事吗?”艾伦小姐有点失落地说道。

    “没有了。”张禹说道。

    “我下面还有事,就先下楼了。”艾伦小姐说着,站了起来。

    “我送你。”张禹也站起身来,送艾伦小姐出门。

    原本他是打算一起下楼的,可发现张银玲并没有跟出来,仍然是坐在沙发上。

    他只好关上门,重新走了回来,说道:“咱们下楼吧。”

    小丫头没有马上出声,片刻后才正视着张禹,严肃地问道:“你刚刚看到什么了?”

    “什么看到什么了?”张禹不解地说道。

    “你说呢?”张银玲瞪起了眼珠子。

    张禹立刻反应过来,肯定是小丫头刚刚掉裤子的时候,自己有没有看到里面的小裤裤。

    张禹当然是看到了,但他知道不能说,张禹赶紧摇头说道:“什么都没看到。”

    “这就是看到了!”张银玲腾地一下跳了起来。

    她又一脸抓狂地叫道:“你这个王八蛋,竟然敢偷看我!”

    “我......我......”张禹无辜地说道:“我哪里有偷看......”

    “你还敢撒谎!”张银玲瞪起眼珠子。

    “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刚刚她敲门,我就去开门呢......你说的偷看什么啊......”张禹又是一脸无辜地说道。

    见张禹这般,小丫头扁起了嘴巴,“你真的没看到......”

    “我都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真是要命了......现在腿上没事了吧......”张禹打起马虎眼。

    “暂时是没事了......可是不知道......会不会复发......这可真是太邪门了......”小丫头的注意力跟着转移到张禹的话题上。

    “我这可是用的明黄色的符纸,你是天师府的,应该也知道这符纸的厉害吧。放心好了,肯定不会复发。”张禹打着包票说道。

    “这倒也是......”张银玲点了点头。

    “行了,咱们下楼吃饭,好东西别都让他们给吃光了。”张禹说道。

    “对!”一听到吃,张银玲来了精神,现在她的肚子饿的是“咕咕”叫,若不是突然发生状况,早就大吃起来。

    她兴冲冲的朝外面走去,张禹跟着她出了房间,二人下楼,来到宴会厅。

    到了他们的桌子那里,张禹发现,空弈那一桌,连一个尼姑都看不到了。他们那桌子的人,都在翘首以待,见张禹和张银玲回来,朱酒真马上说道:“二弟、三妹,没事了吧。”

    “没事了。”张禹露出微笑。

    “没事了,开饭!”张银玲也是笑呵呵地说道。

    这丫头不愧是粗线条,刚刚还要死要活,现在已经不当回事了。

    二人坐下,发现桌子上的菜肴,一点没少,看得出来,谁也没动筷子。当然,桌上基本上都是刀叉。

    不少人的脸上,还带着担心之色。张银玲一把抓起筷子,咧嘴说道:“别担心了,没事了、没事了......吃饭吃饭......你们可真仗义,竟然都没动筷,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她直接用叉子叉起牛排。

    看到她这般样子,大家伙都松了口气,也都拿起刀叉。

    张禹看向张清风,问道:“清风,普陀庵的人呢?怎么都不见了。”

    “她们都吃完走了。”张清风答道。

    “吃的这么快?”张禹又往那边的桌子上看了一眼。

    “都是些素菜,有什么吃头,我在家里吃饭,比这还快呢。”张银玲撇了撇嘴,跟着将切好的牛排放进嘴里。

    桌上的都是美味,众人吃的不易乐乎,而且还喝了红酒。

    吃饱喝足,这才离开皇家度假庄园。

    他们的车子向回驶去,一路之上,张禹都在琢磨吉尔家里的事情。他的心中,隐然已经有了一种猜测,但他不太敢相信这种猜测。

    车子驶入庄园,才一进大门,他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人在后面窥视自己。

    张禹扭头朝后面看去,只见有一辆车缓缓使过,再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还有这种被窥视的感觉,一闪而逝。

    “刚刚肯定有人是在盯着我......这里还真是一个是非之地......”张禹暗自嘀咕一句。

    车子在停车场停下,张禹等人下车,众人的心情看起来都挺不错的。

    毕竟对于真正的麻烦,弟子们还不是特别清楚。但张禹现在觉得,自己应该给弟子们提个醒,让他们时刻留神。

    于是,张禹说道:“你们都过来,打电话让守在门房的弟子也过来,咱们到大客厅里开个会。”

    弟子们面面相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张清风还是赶紧给留守的弟子打了电话。

    张禹带着大伙进到大客厅,他让众人在沙发那里坐下,而自己则是搬了把椅子坐在坐前面。

    等留守的弟子们进来,张禹才郑重地说道:“今天给大家伙开这个会,原因不是别的,乃是因为咱们和天主教之间,终究是有些矛盾的。所以大家伙,每天都要提高警觉,以免被人暗算。现在大伙都是一人一间房,住起来虽然方便,却难以互相照顾,我决定,从今天开始,两个人一间房,彼此能够有个照应。”

    “是,师父。”“是,师父。”......弟子们当然没有二话,全都点头答应。

    “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是......我打算在庄园里布置三个阵法,其中各有千秋,如果有人进来,想要强行破阵的话,我一定能够感觉出来。另一方面,也可以锻炼一下你们......”张禹正色地说道。

    “好。”“好。”“好。”......弟子们立刻露出兴奋之色。

    张禹的这些徒弟们,学习的阵法,大多是风水阵,然后就是几个人联手布阵对敌,这属于战阵。

    阵法的种类很多,困阵、杀阵、幻阵种种,可是这些,徒弟们还没学,毕竟入门时间短。

    现在张禹一说要布阵,他们都明白,布阵的阵法肯定不简单,必然是有困阵什么的。这可是学习本事的机会,大家伙自然兴奋。

    见到徒弟们这么积极,张禹说道:“好,那咱们这就出去布阵,我布阵的时候,会给你们进行讲解。”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带领着所有人走出别墅。

    英国园林建筑,早就被国内的一些庄园所模仿,彼此间也都是互相借鉴。

    在吉尔庄园中,也有假山石头、喷泉、泳池什么的。

    张禹让人将搬来石头,然后在距离别墅周边二十米的位置,开始布阵。

    他先是来到别墅正面的左侧,在这里摆放了一块石头,周边又辅助了九块小的石头。

    摆放妥当,张禹才道:“我现在布置的阵法叫作南斗六星阵,是一个困阵。这个方位,则是南斗六星中的天府星的星位。”

    弟子们听了这话,一个个纷纷点头,有的已经掏出小本子,开始进行记录。

    张禹见有记录的,就没有马上接着说,等记录的弟子写完,他才说道:“天府星古来称为‘令星’,‘令’就是发号施令,表明了天府的领导欲。天府星在命盘上与紫微星遥遥相对,紫微称为“北斗星主”,天府称为“南斗星主”,两个都是帝王,但表现方式不同。紫微是北面王,喜开创,地位如一国之君,有如掌管全部领土的大帝;天府则是南面王,好享受,地位如臣封边疆的国王。既然是偏安一隅的世袭王爷,所以责任压力不重。在阵法中,就有了北斗主攻,南斗主守的说法......想要布置南斗六星阵,必须先确定天府星的星位......”

    当下,张禹就把布阵的主要方法说了一遍。南斗六星分别是天府星、天梁星、天机星、天同星、天相星、七杀星。按照顺序,确定天府星星位之后,就要来到天梁星所在,然后继续摆放石头,确定星位。

    等六星的方位摆放好,张禹又带着弟子回到了天府星的所在。

    这个阵法,不需要什么法器,只许要些许真气就能够催动。

    等到阵法催动,大家伙突然发现,原先摆放在这里的石头,竟然自动的窜动起来,这里的这些石头,在地上乱作一团,甚至在别处也飞来了石头,与这边的石头交替。石头虽然有大有小,可转眼间的功夫,就已经分不出来哪块是哪块了。

    “哪块是刚刚天府星的主石?”“没看出来。”“这个......这么多石头,上哪找......”......弟子们无不诧异地说道。

    张禹微微一笑,说道:“阵眼就是天府星的那块主石,只要将那块主石搬到七杀星的星位便可。当然,如果有本事将那块主石给毁掉,阵法一样会破掉。另外,不管是破掉阵法,还是毁掉别的时候,亦或是搬动这里随便一块石头到七杀星位,作为布阵人的我,都会感觉到。不过既然困阵,同样也有生门和出门,只是走生门和出门的话,我就不会感觉到。生门是在别墅的正门,出门则是离开困阵,来到院中的路径。你们对于星位,也都有研究和学习,不妨现在就进去试试,看能不能走进别墅,或者是进去之后从容出来。”

    闻听此言,弟子们一个个跃跃欲试,瞧那个意思,恨不得这就进阵瞧瞧。

    张禹看出大伙的心态,笑着说道:“那就进去试试吧。以半个小时为限,半个小时内出不来的话,我就进去接你们。”

    “是,师父。”“是,师父。”......

    弟子们当即纷纷了朝前进去,进到阵中。

    很快,他的身边就剩下朱酒真、张银玲和赵华、钱飞、布莱顿几个洋鬼子。

    布莱顿和他的弟子,他们听不懂张禹的话,只能拉赵华和钱飞帮忙翻译。

    刚刚他们几个也看到这里的石头不见,满心纳闷,等听了翻译之后,又是惊诧无比。

    布莱顿用英语说道:“就是说,如果我们现在进去,如果我们再往前走,就会被困住,就会进不去别墅,也走不回这里,是这样吗?”

    “yes。”赵华点头。

    “真的假的......”布莱顿一脸的不可思议,他看着已经进到阵法中的人。

    这个阵法只是单纯的困阵,没有叠加别的阵法,所以是能够看到阵中众人的。

    他们眼前的这些人,倒是走在一处,排队在里面转圈,眼瞧着他们转了能有三五分钟,也没转到正门那里。

    布莱顿等人这下有点傻了,卡卡说道:“他们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别墅的门就在那里,怎么走了半天,还在边上乱晃悠。”

    “我也不知道啊,看来真的是被困住了吧。”阿德里亚诺说道。

    “不至于吧......”布莱顿挠了挠头。

    张禹不知道他们说什么,但从语气中也能听出他们的错愕。

    他看向赵华,说道:“他们说什么?”

    “他们都不敢相信这阵法能把人给困住,现在能看到师伯他们,可是不明白,师伯他们为什么一直在别墅周边晃荡,就是不进去。”赵华如实说道。

    “哈哈哈哈......”张禹大笑起来,跟着说道:“你和钱飞信不信呢......”

    “我反正是信了。”赵华直接点头。

    “我也信。”钱飞也跟着点头。

    张禹又是一笑,说道:“你们两个跟布莱顿他们也都进去试试吧。”

    “好。”赵华和钱飞异口同声。

    别看相信张禹所言,可他俩也好奇,搞不明白,为什么就走不出来呢。

    赵华将张禹的话翻译了一下,布莱顿、卡卡等人跟着点头。当下,他们几个人也都走了进去。

    这一进到阵中,一行人瞬间就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