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74章 吉尔
    “威尔摩尔......”张禹突然想到一个人。

    他在心中暗琢磨起来,要不要将这里的东西,交给威尔摩尔?

    略一犹豫,张禹就觉得不妥。

    如果说,张银玲没出什么事,自己把心脏和十字架都交给威尔摩尔,倒也没什么。可是张银玲现在也出了问题,如果自己将东西交给威尔摩尔,那自己就完全丧失了主动权。

    心脏留在自己这边,确实是危险,可话说回来,那个“吸血鬼”高手也不知道,照样会找到门上。真的碰面的话,自己总不能说已经把心脏给了威尔摩尔吧。

    再者说,从这个高手的表现上看,多多少少也是不敢和自己正面对敌的。对方偷偷摸摸,很有可能先从自己的徒弟下手,然后逼自己就范。就像今天晚上,那个家伙突然跑去张银玲和苑小小的房间。若不是张银玲有天罗地网,后果都不堪设想。

    帕丽斯一直看着张禹,见张禹半天不说话,她不由得问道:“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这东西在我的手里,那个吸血鬼一定还会再来。你说,我该怎么做比较好呢。”张禹说道。

    “说实话,你门口布置的阵法挺厉害的,我在里面也转了一会,怎么也转悠不出来。若是布置一个更加厉害的,估计就能把那个家伙给困住。”帕丽斯说道。

    “你不提这个茬,我还忘了。那个家伙好厉害,竟然还能从我的阵法中走出来。可以说,想要破我的阵法不难,可想要从容进出,绝不是这么容易。起码,这人得精通我道家的奇门遁甲。”张禹认真地说道。

    “这......”帕丽斯沉吟一声,片刻之后摇头说道:“这个我就说不清了......不过说真的,你这阵法,我师父和我师兄想要进出的话,恐怕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费些时间......”

    “那吸血鬼呢?也会奇门遁甲?”张禹疑惑地说道。

    “可能......有些吸血鬼也会吧......要不然这样,等我回去之后,帮你打听一下......关于吸血鬼,我觉得我师父和师兄,应该都比我清楚......”帕丽斯说道。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麻烦了。”

    “给你添麻烦的人是我......”帕丽斯歉意地一笑,又行说道:“对了,你今晚不研究阵法了......趁现在还有时间,抓紧研究吧......”

    “你怎么还关心起这个了......”张禹笑了起来,饶有兴致地看着帕丽斯,说道:“我没有时间研究,不是正中下怀,白天交手的时候,你师兄就赢定了......”

    先前张禹的注意力,都是在心脏和十字架上,根本没有多看帕丽斯。此刻这一打量,旋即发现帕丽斯背心内的真空地带。

    之前帕丽斯身体溃烂,也没啥诱惑力,后来则是拿双手捂住,张禹也没看到。此时此刻,让张禹看了个正着。

    帕丽斯见张禹这般说,不禁故意没好气地说道:“你爱研究不研究,该我什么事,输了更好......”

    这话刚出口,她就发现张禹的目光不是在看她的眼睛,而是正好看到她的身体。

    帕丽斯低头一瞧,张禹穿的是跨栏背心,帕丽斯的又那么大,从上面一眼就能看清里面的一切。

    一瞬间,帕丽斯的双颊一烫,下意识地双手护胸,嘴上呵斥道:“你看什么呢?”

    “我看你手上的心脏呢......”张禹连忙狡辩。

    “天晓得是真是假......”手里拿着的那颗心脏,刚刚被帕丽斯下意识的贴到身上,现在她随手给丢到盒子里,又道:“时候不早了,我休息的也差不多了,这就告辞。能劳烦你,送我出去么。”

    她还知道,那个阵法自己走不出去。

    “没有问题。”张禹点了点头,旋即转过身子。

    现在已经是后半夜四点,帕丽斯若是还不回去,难免会让杜鲁夫起疑。这里的事情,张禹并不希望杜鲁夫知道。至于说,帕丽斯会不会说,张禹也不去叮嘱她,一切全都凭她自己吧。

    另外,放帕丽斯走,也是不得不这么做,虽然他也有点痛恨对手的阴招,无奈眼下不能多树强敌。天主教那边已经是个麻烦,又有一个难以捉摸的“吸血鬼”,要是再和杜鲁夫这边结下死仇,自己肯定招架不过来。

    帕丽斯见张禹转身,心中不禁又是一阵温暖,为何如此,她也不清楚。

    帕丽斯拿起自己的长袍,黑色长袍倒是还好说,可脱下来的小裤裤和背心、打底裤,已经根本没法看了。但这些东西,怎么也不能留下这里,她的脸又是一阵发烫,看了张禹的后背片刻,这才拿起长袍穿上。

    “你这有没有包?”穿好长袍,帕丽斯说道。

    “你等一下......”张禹似乎明白帕丽斯的意思,很快找出来一个口袋,然后交给帕丽斯。

    帕丽斯将自己的背心什么的都给装进口袋,张禹也把心脏放入盒子中,又有十字架盖在上面,并放入自己的皮箱里。皮箱上有阵法,加上十字架本身也是法器,想要料想,对方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拿到。

    两个人一起出了房间,朝楼下走去。张禹将帕丽斯带出别墅阵法覆盖的区域,甚至还是绕到后面,让帕丽斯从后院离开。

    在别墅后面,张禹说道:“你现在已经出来了,可以走了。不过我希望你下次来的时候,不要偷偷摸摸,最好是光明正大。我这里,随时欢迎你的光临。”

    说完,张禹友善的一笑。

    “我觉得,还是偷偷摸摸的好一些。”帕丽斯耸了耸肩膀,说道:“等我问明白之后,就会来找你。再见。”

    “再见。”张禹点头。

    帕丽斯一转身,快速地朝后院墙跑去,不一刻就翻过院墙,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禹则是摇头一笑,帕丽斯自己不清楚自己身体的状况,张禹却是知道的。张银玲当时溃烂的地方就那么点,结果还复发了,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帕丽斯就会来找他。

    布朗普顿圣堂。

    威尔摩尔正在自己的房间内睡觉,他睡的很香。

    “当当当......”

    突然间,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熟睡的威尔摩尔眼睛立刻睁开,“谁?”

    “大主教,是我。”门外响起琳娜修女的声音。

    “这么晚了,什么事?”威尔摩尔从床上坐了起来。

    “杰森回来了,他说他已经找到了吉尔,并将吉尔带了过来。”琳娜修女说道。

    “终于把人找到了。”威尔摩尔满意地说道:“将人带到我的静室,让他一个人在里面等我。”

    “是,大主教。”琳娜修女立刻答应。

    威尔摩尔站起身来,从衣架上拿下自己的长袍,穿到身上。

    他显得从容淡定,没有一点仓促,看起来好像根本不着急见吉尔。

    穿戴整齐,他还专门整理了自己的头发,这才出了卧室。

    一路来到静室,琳娜修女和杰森神父都在外面等着,二人看到他到来,都恭敬地行礼,“大主教!”......

    威尔摩尔点了点头,轻轻摆手,示意二人可以退下。等二人走了,他亲自走到门前,将房门拉开,走了进去。

    静室内,一个中年人坐在地板上,如果张禹看到,一定能够认得出来,正是那个一脸病态,卖给自己房子的家伙。

    吉尔听到开门的声音,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并没有站起来的意思,他淡淡地说道:“找我来做什么?”

    威尔摩尔没有马上回答,径直来到自己的位置,盘膝坐下。他上下打量了吉尔两眼,说道:“看你的脸色,身体似乎不太好啊。”

    “还好吧,死了也就死了,到今天我才发现,其实我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活的可真是没劲,还不如早死了。”吉尔冷冰冰地说道。

    “当初你找我借钱,我也不是没借你,可谁也架不住一次又一次。我早就跟你说过,赌场是一个无底洞,有多少钱都会输出去,你偏偏不听,这总不能怪我吧。有谁会把自己的全部家当,借给一个赌鬼。你凭良心说,我借给你的钱已经够多了吧,可你还过么?”威尔摩尔淡淡地说道。

    “呵!”吉尔轻笑一声,说道:“总共才一百六十万,杯水车薪罢了。”

    “你自己觉得少罢了......”威尔摩尔摇了摇头,又道:“还是说说正事吧,亨德利、比克、墨菲和卡梅隆都死了,你听说了没有......”

    “死了也就死了,我看是活该。当初我最困难的时候,向他们借钱,他们一便士也不借给我,就像是躲着鬼一样。要知道,当初我好过的时候,他们可没少花我的钱。我怎么就交了一群这样的朋友。”吉尔冷漠地说道。

    “他们死了,就当他们是活该。可难道你不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威尔摩尔说道。

    “没那个兴趣。”吉尔摇头说道。

    瞧他的样子,满是一副无所谓。其实想想也是,一个人将自己家族全部家当都给输光了,连祖产庄园都没了,他还会关心什么。

    “你没那个兴趣,我也想说。藏在你们家地下室圣母雕像里的那个......不见了......天晓得会去哪里......另外,亨德利、比克、墨菲和卡梅隆都是全身溃烂而死,这种死法,本来就很诡异,偏巧又是他们四个人先后因此而死,那就更加诡异了......吉尔,我看你的脸色和卡梅隆当天的脸色也差不多,不知道你的身上有没有出现什么溃烂啊......”威尔摩尔淡笑着说道。

    闻听此言,吉尔的脸色一凛,旋即说道:“我好得很,用不着你替我操心......反正我现在一无所有,是死死活,也无所谓了......”

    “吉尔,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看来你的身上,也是这样吧......”威尔摩尔的一双眸子紧盯着吉尔,他的右手突然抬起,掌心处冒出一个小小的十字架。

    “刷!”

    白光一闪,照射在吉尔的身上,紧跟着就见,吉尔身上的衣服竟然被白光撕得粉碎。

    然而,令威尔摩尔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吉尔的皮肤十分完好,根本看不到一点溃烂。

    “威尔摩尔,你这是什么意思?”吉尔沉声说道。

    威尔摩尔是天主教大主教,在英吉利能有几个人敢当着面直呼他的名字。可是,吉尔就敢,在他的眼里,隐然是根本不把威尔摩尔当盘菜。

    威尔摩尔也不介意,他只是纳闷地看着吉尔,半天才道:“我知道,你还在怪我没借你钱,当初我能有今天,也着实是靠着你的扶持,所以你在我面前不必客气,我也不会生气。我知道,你把吉尔庄园给卖了,这样吧......只要你听我的,我可以把庄园给你买回来,并且再给你五千万镑,振兴你们吉尔家族......但是,你不要再去赌博了......”

    吉尔的眼睛登时一亮,旋即问道:“你让我做什么?”

    “我总觉得,这件事和十五年前的那件事有关系,亨德利、比克、墨菲和卡梅隆他们四个都全身溃烂,所以我想知道,你有没有这样?”威尔摩尔正色地说道。

    “呵呵......”吉尔苦笑一声,说道:“我和他们一样......”

    “哦?”威尔摩尔疑惑地打量起吉尔,问道:“那你的身上,怎么看不到半点腐烂的痕迹?”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每天都在喝新鲜的血液。”吉尔又是苦笑道

    “喝新鲜的血液,这话怎么讲?这又是为什么?”威尔摩尔错愕地说道。

    “我输光了家里的所有,那天我去我父亲的书房,想要看看里面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知道么,自从我父亲死后,我一直不敢去他的书房......没有办法,那天我壮着胆子进去寻找,结果被我找到一本我父亲三十五年前的日记......他在日记上写着,尼古拉斯公爵夫人曾经在一个女孩送到我们家来,希望我父亲好好照顾,那个女儿便是我的姐姐罗妮......”

    “尼古拉斯公爵夫人,英吉利有这么一个公爵夫人么,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威尔摩尔疑惑地说道。

    “这个公爵当然不是英吉利皇室册封的,确切的说,他是吸血鬼家族的公爵......”吉尔的脸上露出了惨笑。

    “尼古拉斯......”威尔摩尔倒吸一口凉气,跟着说道:“就是当年被国教大主教比萨德杀死的尼古拉斯公爵夫人......”

    “没错!”吉尔点头说道。

    “可就算这样,我们的身上,又为什么会出现溃烂?”威尔摩尔有点紧张地问道。

    “尼古拉斯吸血鬼家族第九代吸血鬼,在他们家族有一个诅咒,那就是家族中的公主,如果在没有主动将血给男人喝的情况下,有男人将公主侵犯,就会全身溃烂而死。想要破解诅咒的方法,好像是杀光尼古拉斯家族所有的人。至于说,喝血为什么能够让身体不溃烂,我也只是在机缘巧合下发现的。”吉尔又是惨笑着说道:“现在的我,其实已经生不如死......威尔摩尔,我还是希望能够拿回我家族的祖产,你说的话,什么时候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