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73章 心脏
    张禹顺着楼梯,来到地下室。烟已经被狂风走,不再那么呛人。张禹走进里面的家庭影院,这里没有开灯,他打进去三张聚火符照明,紧接着便能看到一片狼藉。

    原本很是气派的家庭影院,被烟火熏得漆黑,沙发什么的,更是被烧成焦炭。

    眼前大多数的东西,都被狂风吹到了玻璃窗那边。虽说风很大,可这里因为是第一火灾现场,其中还有不少烤焦的味道。

    张禹慢慢步入,四下观望,寻找着可疑的痕迹。

    在前面看了一圈,也没看到什么特别的地方,张禹又往后面走。后面都是被烧塌、烧焦的沙发,有些还没有狂风吹走,一片的狼藉。

    张禹一直走到最后,也没看到问题,他只能转身返回,不过回来的路上,他亮出金钱剑,将地上的一个个烧烂的沙发都给拨了起来,看看下面有什么不同。

    “咦?”

    当张禹重新走到前面,来到第二排沙发之时,一拨开破烂的沙发,他就看到地上好像有一个洞。

    因为黑乎乎的,看的特别清楚,张禹索性又用金钱剑试探了一下,果然是一个洞,洞内还有不少黑灰。

    这个洞是正方形的,能有三十公分,张禹缓缓地蹲下身子,用八卦仙衣的袖子一扫,旋即黑灰乱飞,进而让他能够看的清楚。

    在下面,有一个十分明显的十字架,这个是十字架半黑半红,黑色的那部分,看起来像是被烟熏的。

    除了这个之外,洞内还有一些水泥,周边也有一些,这是被凿过的痕迹。要不然的话,就算是着火,也不能烧成这样。

    “这个人是先凿开了这里,然后放的火......看来他是想要烧毁这里的东西......十字架......这个十字架,或许有什么问题吧......”张禹在心下嘀咕,再次打量了十字架几眼。

    “那人既然要毁掉这里的东西,为什么十字架依然留在这里......”张禹想要伸手将十字架给拿出来,但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动手,而是将手里的金钱剑伸了下去,轻轻向上一扳。

    “咔”地一声轻响,十字架松动了一下,张禹稍微再用力,整个十字架就被它给掀了上来。

    旋即,张禹又看到,在洞内还有一个东西,看起来像是一个盒子,上面为金色,还有一个十字架的图案。图案的大小,好像跟自己掀上来的十字架差不多。

    张禹没有马上去拿下面的盒子,先将那个红色十字架给拿了起来。现在他能看的更加清楚,十字架的一面半黑半红,另外的一面,全是红色。也就说明,上面的黑色真的是熏黑的。

    他跟着就能感觉到,在十字架的上面,有这一股浓郁的灵气。但是这种灵气比较特殊,不属于道家和佛家的灵气。和张禹见过的那些西方法器上的灵气差不多。还有一点就是,十字架上的灵气,特别的浓郁,要比自己以前见过的西方法器浓郁的多。顶多也就是比自己最厉害的玉虚绳稍微逊色。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法器......”张禹的目光再次落到下面的金色盒子上。

    对方西方法器怎么用,张禹根本不清楚,这个十字架就放在这里,看起来似乎也不难给拿出来,为什么那个人只是放火,并没有将十字架给拿出来呢?

    张禹的心中充满了疑惑,渐渐的,他的心中隐然有了一个念头。

    “会不会是那个人根本不敢触碰这个十字架......所以,才没法将十字架给拿出来呢......”

    张禹也看过一些影片,其中有用十字架对付僵尸的电影。

    十字架这种法器,就和东方的一些法器一样,连普通人都能触碰,但是那些脏东西,却是碰都不能碰,否则的话,轻则受伤,重则丧命。另外,在十字架的上面,还有耶稣像,不难确定,这是天主教的十字架。

    而被十字架压住的盒子,盒子中会有什么东西,似乎不难想象。

    “这么看的话,那个家伙的目的应该是想毁掉十字架下面的盒子。可是即便放起这么大的火,也没有做到。现在我该怎么办......要不要将这个盒子给拿出来呢......”张禹在心中琢磨起来。

    “盒子放在这里,这个家伙总是会想办法进行破坏,甚至还会耍些阴谋诡计......总是被人这么惦记,似乎不太妥吧......”张禹在这一刻,终于拿定主意,“不如就把这盒子给拿出来,看看盒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或许这样,还能逼那个家伙现身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张禹伸出双手,慢慢地放了下去,抓住盒子的两边。

    果不其然,手一触碰到盒子,张禹又能感觉到一股奇怪的灵气,这股灵气和十字架上的灵气,应该算是一种。

    他慢慢地将盒子给抱了上来,盒子也是正方形的,长宽都是二十五六公分左右,四四方方。他的一只手放在上面,用心眼去感受,却无法感受到里面有什么东西。

    张禹将盒子放到面前的地上,按照经验,这里面必然镇压着什么东西。张禹又观察了一下,在盒盖上面,有一个纽扣,只要扳动,就能将盒盖给打开。

    他用牙齿顶破先前本就咬破的手指,鲜血流出,在眼前划了一下。哪怕是用天眼,从外面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张禹咬了咬牙,干脆一手抓住金钱剑,一手掏出来玉虚绳,手上的金钱剑,轻轻地触动纽扣,“咔”地一声轻响,纽扣被拨开。张禹跟着用金钱剑一挑,盒盖跟着掀开。

    与此同时,张禹的身子向后一窜,跳出能有三米多远,金钱剑横在胸前,玉虚绳蓄势待发。

    他的一双眸子,紧盯着盒子,可过了能有五秒钟,一直没看到盒子里有半点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封印着什么脏东西么,为什么不出来......”张禹暗自嘀咕起来,“难道说,那东西已经被压死了......”

    张禹不敢确定,只能向前走了两步。这个距离,他能够看清盒子里有什么东西。

    在盒子中,放着血糊糊的东西,张禹仔细观瞧,几秒钟后,心头不由得一颤。

    原来,那个血糊糊的,好像是人的心脏。

    “人心......”张禹倒吸一口凉气,一步来到盒子旁边,此刻距离更近,低头看的更加清楚。

    里面的东西,不是心脏又是什么?

    “这里怎么会是一个心脏呢......”张禹蹲下身子,也不敢随便触碰,仍是用眼睛继续盯着。

    他用天眼去瞧,看不出什么,跟着用金钱剑去触碰那颗心脏。金钱剑与心脏触碰,张禹感觉到,这东西很硬,好像不是什么真的心脏。

    当然,如果真的是人心,估计早就烂掉了。

    张禹想不出个所以然,心中越发的好奇。要知道,不管是十字架还是那个盒子,都是相当不错的法器。特别是金色盒子,摆明是高手加持过的。迟疑了一下,张禹把手伸进盒子,轻轻地触碰起这个心脏。

    张禹瞬间感觉到,心脏上带着一股邪气,但是邪气并不浓郁。另外,这东西真的很硬,令张禹不自觉地用两个手指捏了一下。

    他的手劲可不小,一捏之下,确实很硬。最要紧的是,张禹都没捏出来,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材质。

    好像不是金属,好像也不是石头,更加不可能是血肉了。

    “这到底是什么......”张禹好奇地将心脏给抓了出来,心脏一跳不挑,只是上面依旧有淡淡的邪气。

    他对西方的魔法,就了解个大概,像这种特殊的情况,便猜不出具体是怎么回事了。

    想了一下,张禹把心脏重新装进盒子里,盒盖盖上,将十字架放到盒子上。他捧起盒子,朝外面走去。

    张禹一直上到五楼,来到帕丽斯现在所在的房间,他也不客气,根本不敲门,直接拧动把手,将房门打开。

    走进去之后,反手将门给关上,嘴里说道:“睡了吗?”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不礼貌。”床上响起帕丽斯的声音。

    此刻的帕丽斯正躺在床上,上面穿着张禹的白背心,下面穿着大裤衩子,活脱脱一个乡下大姐的造型。

    只是那金发碧眼,能够彰显特殊,不过要是现在拍张照片,发到微博上,估计会转发无数,点赞无数。

    张禹微微一笑,大咧咧地说道:“你擅自闯到我的家里来,难道就有礼貌了。”

    “我......”张禹的一句话,直接把帕丽斯给噎住了。帕丽斯斜了张禹一眼,发现张禹的手里捧着一个盒子,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

    “正想找你帮我鉴定一下呢。”张禹说着,人已经来到床边,他直接坐下,把盒子往上面一放。

    帕丽斯就穿着背心,如此躺在床上,背心贴在身上,令那胸前的一对不说是全部暴露,也能看的轮廓分明。但她似乎没注意到这一点,顺势坐了起来,目光跟着就落到盒子上的十字架上。

    “鉴定什么?这十字架是天主教的......有什么问题吗?”帕丽斯又是好奇地问道。

    “我也知道十字架是天主教的......你先听我说,刚刚我去了下面的地下室,结果发现......”当下,张禹就将自己在下面的发现,以及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

    听完张禹的讲述,帕丽斯更为好奇起来,“你是说,盒子里有一颗心,而这个盒子和十字架,都是用来镇压这个心脏的。那你把盒子打开,让我瞧瞧,这个心脏是个什么样子。”

    “好。”张禹将十字架放到一边,又将盒盖打开,从里面抓出那颗心脏。

    看到这个,帕丽斯也愣住了,她伸出手去,张禹把心脏递给她。

    帕丽斯盯着掌中的心脏,按照张禹说的,还特意用手捏了捏,她也没有捏动。

    她试着感受这东西是什么材质,半天后说道:“这可真怪了......还有......”

    说到此,她猛地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想到了什么,“难道是......”

    “难道是什么?”张禹急忙问道。

    “吸血鬼的心脏......”帕丽斯睁大着眼睛说道。

    她的目光,已经从心脏上转移到那个十字架之上。

    “吸血鬼的心脏......”张禹沉吟一声,错愕地说道:“这话怎么讲......吸血鬼的心脏,怎么会在这个盒子里......”

    帕丽斯没有立刻回答,先是抓起旁边的十字架,她仔细地看了一遍,说道:“这个绝对是天主教的法器,好像还很厉害,看来我的猜测,应该没有错......”

    说着,帕丽斯看向张禹,有些严肃地说道:“这么说吧,吸血鬼虽然一直都是一个传说,我并没有见过,但好像真的是存在的。按照说法,吸血鬼害怕阳光、十字架、大蒜和木桩,可一些厉害的吸血鬼,虽然也怕阳光这些,却不会就此丢掉性命。想要最直接的杀死吸血鬼,最直接有效的手段,就是用木剑刺穿吸血鬼的心脏。然而,一些特别的厉害的吸血鬼,也就是达到公爵、侯爵、伯爵的这些吸血鬼,他们的心脏很难被刺破。据记载,曾经有天主教的三个红衣主教联手抓住了一个吸血鬼侯爵,用了很多办法,也无法将心脏刺破。没有办法,三个红衣主教最后剖出了吸血鬼的心脏,用法器将心脏镇压,然后再将尸体埋在无人知晓的地方。不管是被镇压的心脏,还是被埋葬的尸体,都不能让人知晓。因为一旦将心脏重新放入吸血鬼侯爵的尸体,那对方将会复活。”

    “那你的意思是......”张禹诧异地说道。

    “没错!这极有可能是一个吸血鬼侯爵的心脏,亦或是一个身份更高的吸血鬼的心脏......”帕丽斯郑重地说道。

    “还有这种事......”张禹不禁暗自咋舌。

    帕丽斯跟着担心地说道:“张禹,我今天晚上看到的那个家伙,好像就是一个吸血鬼......你说它到此的目的,会不会是想要将这个心脏给拿走......可他因为惧怕十字架,才没有得逞......”

    “极有可能......”张禹也是这么猜测的,他点了点头。

    “要是这样的话,事情恐怕就麻烦了......这个心脏在你的手里,那个吸血鬼一定还会来找你的......”帕丽斯又是担心地说道。

    “我知道......”张禹看向帕丽斯手中的心脏,不自觉地思量起对策。

    这个心脏是天主教的高手镇压在此的,可以说十分隐秘。现在被吸血鬼高手发现,一定还会想办法再来夺取。

    如此情况下,不仅仅是自己危险,就连自己的徒弟也危险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