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66章 时间上的较量
    “无量天尊,杜鲁夫先生你好,贫道在此有礼。”张禹微笑着看向杜鲁夫。

    杜鲁夫也是会国语的,在这种场合见面,哪怕是心里再恨这小子,也得保持风度。

    “张道长,真是巧啊,咱们又见面了。”杜鲁夫的脸上也露出笑容,并且上前一步,主动和张禹握手。

    张禹也伸出手去,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朋友呢。

    等把手松开,杜鲁夫又是微笑地说道:“我和张道长曾经有缘相识,道长的修为,实在令人钦佩。只希望这一次的交流,道长能够手下留情。”

    张禹连忙客气道:“上次和杜鲁夫先生交流,贫道不过是侥幸赢了而已。”

    两个人都是谦虚、客气,说了几句之后,艾伦小姐说道:“现在请二位按动电脑旁边的按钮,以确定下一组嘉宾。请张道长先来。”

    张禹点头,上前一步,伸手按动左侧的的按钮,然后转头看去,他也想瞧瞧,自己抽出来的人是谁。

    “32号!”艾伦小姐回过头去,先是念了号码,随即说道:“现在就让我们看看,32号嘉宾是哪一位。”

    随着数字来到中间,翻转之后,出现了一个老外中年人的照片。这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胸前带着十字架,张禹一瞧,心说这八成是天主教的。

    为什么这么说,这是有原因的,天主教也好,基督教也罢,不管是神父牧师,他们的袍服都是有黑又白,从衣服上,冷不丁难以确定。但是他们最大的区别是,在天主教的十字架上,是有耶稣苦相的,也就是十字架上带个耶稣。相反,基督教的十字架上就没有耶稣。

    神都是耶和华,可两家的教义确是有分歧的。

    “32号约瑟,英吉利布朗普顿圣堂大执事......”广播内开始进行介绍。

    张禹一听说这位老兄是布朗普顿圣堂的,心下暗说,这可真挺巧,先是碰到个大主教,今天又抽出来个大执事。

    等这边介绍完,由杜鲁夫来敲出下一个人选。

    两边完事,二人也就分别从左右下台。张禹下去的时候,正好赶上大执事约瑟上台,约瑟倒是挺客气,主动朝张禹点了点头,张禹见对方客气,没有傲慢之色,便也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张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几个徒弟叽叽喳喳,“师父,您回来了。”“师父,看来这一局赢定了。”“师父,我说的准吧,一下子就抽出来杜鲁夫了。”......

    “咱们也不要太过大意,这个杜鲁夫不容易对付。”张禹说道。

    上次看起来是他赢了杜鲁夫,但怎么赢的,张禹自己心中有数,若是没有张真人暗中相助,自己肯定就输了。

    此番再跟杜鲁夫交手,肯定不会有人帮自己,这也是自己公平公正的和杜鲁夫对决。谁胜谁负,这个真的不好说。

    还有这次的较量,是一对一的晋级,要比在国内的正规许多。但到底怎么比,难免也让人有点狐疑。

    既然自己现在已经抽出来,且确定了对手,对于之后的抽签,张禹也没有了什么太大的兴趣。

    又过了一会,抽签仪式彻底结束,在大屏幕上,出现了十六组的对阵图。

    艾伦小姐又当初宣布了一遍每一组都是谁对谁。

    随后,艾伦小姐又道:“星相风水的交流,首先是公平公正,其次是彼此从中借鉴,令星相风水之术更为发扬光大。我英吉利皇室有幸召开这次的星相风水交流会,从中也少不得诸位的支持。各组的对局形势已经抽签结束,现在就要公布交流的方法。星相与风水,本身就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用星相风水布局,更是能够改变家宅的气运与主人的气运。这一局,我们道具是一栋房子,十盆花和一条狗。房子自然是必不可少,花是用来构造星相风水局的。至于说狗,狗是人类的朋友,而且特别有灵性,能够预见未知的危险。房子是普通的别墅,嘉宾通过十盆花来进行布局,多一盆也不给。布局的时间为四十分钟,如果在规定时间内不能完成,就算输。道具只能用这十盆花,不许借助其他的道具进行布局,否则算输。在布局完成之后,要让房间内的狗感觉到舒心、踏实,这才算成功。因为狗能感觉到舒心、踏实,就说明这个地方是安全的,而且充满了气运......”

    说到这里,艾伦小姐顿了顿,接着说道:“这只是交流的第一环,第二环节,同组嘉宾交换房子,破掉对方房子里的风水,并招来厄运。要求很简单,二十分钟内完成任务。在破阵时,可以使用其他的道具,条件是不许遗留下来。另外,这里面有两个要求,第一是不得损坏房间内的十盆花,并且不能移动,要做到肉眼无法看出问题。第二,判定成功与否的方法是,家里的狗会产生恐惧,焦躁不安,同样也不让狗死掉......”

    “第一局的规则,已经说完。如果同组的两位嘉宾都在规定的时间给完成,那如何来判定胜负呢?方法很简单,那就是大会方面会进行计时,以布阵和破阵时间相加,用时最短的一方为获胜方。倘若两边都无法破掉对方的风水局,那就以布局的时间为准。如果同组都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布局完成,则一起被淘汰。届时,大会会在余下输掉的选手中,选择成绩最佳的一名淘汰者,让他补位继续参加。补位继续参加的选手,所取得最终名次,并不会受到那一次落败的影响。”

    艾伦小姐说完这番话,朝台下扫了一眼,最后说道:“刚刚我所说的规则,在座诸位嘉宾是否都听明白了。如果有没听明白的,可进行提问,我再予以解释解答。”

    她说的方法与步骤十分的详细,在场的众人,听的相当明白。

    可以说,她的方法,那是相当的公平公正,摆风水局的东西就是十盆花,不许再用别的道具。用花摆风水局,对于张禹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而且这个较量,考量的还是硬实力。破阵的时候,使用法器,倒是无可厚非。

    张禹暗自点头,再次佩服。这真是太正规了,国内那两次交流会和这次比,已经显得极为儿戏。

    台下没有人出声,显然是都认可了这个规则。话说回来,不认可也不行。

    见没人出声,艾伦小姐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问题,那就是认可了规则,明天的第一场比试,就按照这个规则进行。比赛地点,是定在皇家庄园,等下会进行样板房的参观。原本皇家庄园想要给诸位准备午宴,可是由于到场的嘉宾们习俗各异与门规不同,让庄园实在难以准备。经过研究,在参观结束后,嘉宾们如果方便,可以到会场的楼上进行午宴,如果不方便,可以回去准备明天的比赛。当然,荤宴、素宴都有,一切自行决定。”

    她这话说的也没错,到场的和尚、尼姑、道士什么职业都有,大家伙的清规戒律也不一样,这让皇家庄园也没法进行准备。毕竟到场的嘉宾全都有头有脸的,因为饮食出现隔阂,实在是不太妥当。

    所以,人家的观点是,愿意留下吃就留下吃,如果有什么忌讳的话,可以不吃,反正是都准备了。

    到这里来的人,也不是因为宴会,有没有无所谓。一听说现在去参观样板房,大家伙都来了精神。

    礼仪小姐很快入场,分别领着每一排坐着的嘉宾有次序的前去参观。

    房子的格局都是一样的,就连摆设都一样,十盆花在大客厅内摆的整整齐齐。其实这也不是什么花,学名叫作小乔木,说白了就是发财树。

    大客厅内还有个狗笼子,但是暂时没有狗。

    参观之后,也就是这么回事,到底摆什么阵法,得回去自己研究。

    不少来宾都是吃过见过的,也不差这一顿午宴,回去准备明天的比赛才是真格的。当下,就有人先行离开。

    杜鲁夫和因扎吉是一块参观的,等从样板房内出来,因扎吉说道:“学长,饿了没有,咱们一起去尝尝皇家庄园的午宴吧。”

    “我就不去了,突然想起来有点事,就先走了。”杜鲁夫直接说道。

    帕丽斯见他走,马上说道:“我也有点事,学长咱们一起走吧。”

    杜鲁夫终究是大师兄,跟着又有两个师弟跟着他一起走。

    不过,因扎吉的身边也不是一个人也没有,和他关系最好的蒙托利沃,加上两个不得志的师弟,都留在他的身边。

    蒙托利沃笑着说道:“学长,我猜杜鲁夫学长肯定是希望你能够抽到那个叫张禹的东方人,结果真是不巧,竟然让他先给抽到了。”

    马上又有一个师弟小声说道:“杜鲁夫学长这么着急走,我看肯定是着急回去准备明天的较量。上次他输给这个东方小子,嘴上这次叫的欢,一心要来报仇,怕是自己心里也没底吧。”

    “这是肯定的了......如果杜鲁夫学长这一次再输给张禹,而因扎吉学长跟着赢下张禹,那就有意思了......到时候看杜鲁夫学长回去跟老师交代......”剩下那个师弟也是用讨好的语气说道。

    因扎吉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心中暗说,杜鲁夫啊杜鲁夫,这可真是不巧,让你遇到了张禹,等你再输一次,在老师的眼中,你就彻底废了。如果碰巧,由我替你报了仇,我相信未来继承老师事业的人,那就非我莫属了。张禹啊张禹,你可一定不要让我失望,一定要赢了杜鲁夫。

    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没有这么说,只是淡淡地说道:“你们也不要这么说,我看师兄这一次胜券在握,应该能够报仇。他不去吃饭,咱们去吃吧。”

    “走走走,咱们去吃。”“咱们去吃。”......蒙托利沃三人马上笑呵呵地说道。

    他们三个簇拥着因扎吉,朝会场走去。

    杜鲁夫四人,则是一起出了庄园,来到停车场取车。

    他乘坐的是一辆奔驰g级越野车,像是一个大饭盒子。

    来到车旁,杜鲁夫看向两个师弟,说道:“你们两个留下,一个负责跟庄园内部的人打听下来,那个张禹住在什么地方。另外一个,调集几个人手,等张禹出来,沿路交替跟着他,确定他的住处。”

    “是。”“是。”两个师弟立刻点头答应。

    帕丽斯皱了皱眉,却没有出声。

    “上车。”杜鲁夫随即给帕丽斯做了个手势。

    帕丽斯进到驾驶位,杜鲁夫坐上副驾驶,二人一同离开。

    车子才开出不远,杜鲁夫就说道:“帕丽斯,你猜我打听张禹的住处是什么意思。”

    “这个......学长难道是打算干掉他......”帕丽斯不解地说道。

    “干掉他,哪有这么容易,何况他还带着那么多人呢。”杜鲁夫说道。

    “不是干掉他......这我就想不太明白了......”帕丽斯说道。

    “对于皇家庄园宣布比赛规则,你是怎么看的?”杜鲁夫突然这般问道。

    “时间上......多少有点紧......四十分钟布阵,二十分钟破阵......不是那么容易做到......”帕丽斯说道。

    “时间上确实紧了点,但是对于高手来说,并不算什么。你要知道,有一晚上的研究时间呢。”杜鲁夫说道。

    “一晚上的研究时间......”帕丽斯微微颦眉,“不许使用法器,道具只有十盆花,只能借助这点东西来布局,这对功底要求很高的......哪怕是研究一晚上,也不一定能够布置出太过精妙的阵法......而且,还要完成那个狗的指标......”

    “确实不容易,但你要知道,对我们来说不容易,对于张禹来说,一样是不容易的。一晚上的时间,我相信我应该能够研究出来明天的风水局,至于说张禹......”说到这里,杜鲁夫没有继续说,只是扭头看着帕丽斯。

    帕丽斯完全不明白杜鲁夫的意思,说道:“学长的意思是,张禹在一夜只能,研究不出来......”

    “一夜的时间,他能不能研究出来,我是不知道的。但我相信,他现在肯定跟我一样,也是没有一次成功的方案。所以,我不打算给他这么长时间考虑。”杜鲁夫正色地说道。

    “可是......他要考虑,也没人能够阻拦啊......”帕丽斯说道。

    “怎么没有人,你不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么。”杜鲁夫说道。

    “我?”帕丽斯露出一脸为难之色,“学长,我这点手段,怎么阻拦他......”

    “我知道你不是他的对手,但你不是曾经和他较量过么......”杜鲁夫说道。

    闻听此言,帕丽斯心头一紧,吓了一跳。她在暗说,自己圣课被张禹抢走的事儿,杜鲁夫是怎么知道的。

    好在杜鲁夫随即说道:“你曾经不是用移魂术帮过戚家么,好像那个张禹一时间也解不开。这说明,你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想要偷偷的折腾他一宿,也不是不行。只要让他今晚没有时间思考正事,我明天就赢定了......帕丽斯,千万不要小瞧自己......想想你破掉的水晶球,是谁补给你的......”

    一听杜鲁夫提到水晶球的时候,帕丽斯也知道拿人手短,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是,学长!只要知道他今晚住在哪里,我一定想办法让他没有时间去思考布局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