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67章 小丫头的变化
    会场楼上的宴会厅,现在是十分热闹,这里的面积丝毫不比楼下的小,能够摆下几十桌的宴席。

    张禹、张银玲一行在礼仪小姐指引下,朝无当道观的坐席走去。

    一边走,小丫头和张清风等人,都是东张西望,看看别人桌上的宴席。

    这里以西餐为主,皇家庄园准备的宴席,能够差了么。英国名菜威尔士兔子、惠灵顿牛肉、烟熏鳕鱼,苏格兰国菜哈吉斯,牛排和腰子派,炸鱼和薯条,另外还有法国名菜鹅肝酱,牡蛎杯,蜗牛,马令古鸡,麦西尼鸡,洋葱汤,沙朗牛排,马赛鱼羹。

    看着这些菜肴,张银玲都有点流口水。另外还有各种红酒,酒香四溢,那些外国星相师们,举着高脚杯,满是享受的样子。

    很快,他们看到了一桌穿着僧衣的尼姑,也就是普陀庵的尼姑,身穿黑色袈裟的空弈最为显眼。

    她们的桌子上,基本上都是青菜,张银玲看到之后,不禁皱了皱眉。

    “张道长,无当道观的桌位到了......”这时,会说国语的礼仪小姐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张禹等人顺着礼仪小姐的手看了过去,旋即看到一个标签上带有无当道观字样的大桌子。这是一个能坐下二十人的大桌子,但是张银玲关心的不是桌子大小,而是桌上的美味佳肴。

    这丫头到伦敦的时候,在皇家赌场吃过很多美味,一直流连。可是这次到莱沙镇的时候,道观就是吃素,水平也不怎么样,可把这丫头给素坏了。

    今天她们早上吃的稀饭,开幕式和抽签仪式的时间着实有些长,现在都一点钟吧,莫说是张银玲,其实大家伙都有点前心贴后背。

    张禹他们的桌子上摆放的菜肴,竟然是和空弈她们那一桌是一样的,也都是素菜。这也是皇家庄园方面做的考虑,以免触了人家的戒律。

    张禹、张清风他们倒是无所谓,可是张银玲因为先前看到别的桌都是美味佳肴,到自己这一桌就成素菜了,不禁有点不满。

    她也是直性子,边上要是没有张真人,基本上没人降的住她。小丫头直接说道:“你们这算什么?我们这一桌为什么都是青菜萝卜?”

    这话把礼仪小姐造了一愣,礼仪小姐忙说道:“你们不是道士么......”

    “道士怎么了?道士就得当兔子养啊?”张银玲撅嘴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道士不是应该吃素么......”礼仪小姐陪着小心说道。

    庄园方面有过交代,不能得罪每一个客人。

    “我们是正一教道士,不是全真教道士,正一教道士是可以吃荤的,而且也可以喝素酒,也就是你们的葡萄酒。你们赶紧把我们的菜给换了......”张银玲指向前面的桌子,“按前边桌子上的东西上,就是鹅肝那一桌......”

    礼仪小姐没敢马上答应,而是看向张禹,她知道这里面是张禹说的算。

    要是张禹的话,其实吃什么都行,能吃饱就完事。可张银玲已经把话给说出来了,自己总不能打这丫头的脸吧。

    他点头说道:“我们正一教道士是可以吃荤的。”

    “啊......好......我这就让人给调正一下,诸位稍等......”礼仪小姐说着,赶紧拿起对讲机,用英语叽哩咕噜的说了一大堆。

    过了片刻,礼仪小姐说道:“我们这边马上就将诸位换。”

    还真别说,皇家庄园的效率就是高,也不知道这是准备了多少桌,没用上五分钟,就有八个服务员推着四辆手推车过来。她们将桌上的素菜赶紧装入两辆车中,跟着又从另外两辆车里端出来一大堆菜肴,摆了一桌子。

    摆好之后,礼仪小姐说道:“请诸位入座用餐。”

    张银玲第一个桌下,其他的人可不敢想她这样,得等张禹和朱酒真、布莱顿坐下之后,才敢坐下。

    王杰看向小丫头,竖起了大拇指,“银铃,你可真棒,要是没有你,我们就吃不上这些美味了。”

    “银铃最棒。”“银铃最棒。”......张禹的这些徒弟们,也知道什么好吃,无当道观只是偶尔吃荤,特别是那些这次随同张禹来的弟子,还是第一次吃这些美味呢。大家伙一起向张银玲竖起大拇指,这让张银玲不禁有点小得意起来。

    张银玲也不客气,从盘子上抓起叉子,笑着说道:“这都是小意思,凭什么让咱们吃素,咱们这次就得吃好的,要不然的话,不就亏......呃......”

    她想说的话还没说完,突然闷哼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银铃。”“三妹!”......

    众人一见张银玲突然这般,不由得都是一惊,全都关心的寻问起来。

    “我......”张银玲嘴上说着,伸手摸了下自己的大腿,跟着微微咬牙,她看向张禹,低声说道:“昨天的......那个毛病......好像又犯了......这次是在我腿上......”

    “啊?”张禹登时一怔,昨天自己可是用辟邪符治好了这丫头的毛病,怎么现在又犯了,这不可能的。

    但是张禹也知道,这丫头不可能胡说八道,而且还是在开饭的时候。

    旁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全都好奇地问道:“什么毛病?”“没有事吧。”......

    “二弟、三妹,这是怎么回事?”朱酒真看了看张禹,又看了看张银玲。

    “这话一言难尽,咱们回头再说。”张禹说着,扭头四下观瞧,很快看到站在不远处伺候的一名服务员。

    张禹也不知道服务员能不能听懂自己的话,他直接朝服务员招手,客气地说道:“请问你这里有包房吗?”

    服务员马上走了过来,用比较生涩的国语说道:“你好先生,我们这里是有包房的,不过是在三楼,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我朋友需要吃药,我现在要带她去包房,可以带路吗?”张禹站起身来说道。

    “可以,请。”服务员礼貌地说道。

    “银铃,跟我走。”张禹看向张银玲。

    小丫头现在已经没了吃饭的心情,赶紧站起身来,随着张禹、服务员朝一旁的楼梯口走去。

    他们顺着楼梯,来到三楼,楼上都是包房,服务员请二人进到包房之中。

    张禹让小丫头进去等着,他对服务员说道:“你认识艾伦小姐吧。”

    “认识。”服务员点头说道。

    “请你去喊一下艾伦小姐,就说是我有事想要见她。”张禹说道。

    “没有问题。”服务员当即离开。

    张禹将包房的门关上,这个包房也不小,里面有一张能坐下二十人的大桌子,另外还设有卫生间,以及一排大沙发。

    张银玲扁着小嘴站在前面,满是委屈地说道:“怎么办?”

    “到沙发坐,我看看情况怎么样。”张禹说道。

    “嗯。”小丫头点头,来到沙发这里坐下,可跟着脸上就是一红,“你......你转过去先......”

    张禹在楼下的时候,也听这丫头说了,这次犯病的地方是在大腿上。

    张禹赶紧转过身子,说道:“你好了告诉我。”

    “知道。”小丫头应了一声。

    今天来参加开幕式,大家伙穿的都是道袍,小丫头掀起道袍的下摆,慢慢地将里面的白布裤子给褪了下来。

    一双白嫩的大腿直接露了出来,在右腿膝盖上面一寸的位置,有一个拳头大的疮口,烂的是血肉模糊。

    小丫头看到这个,不由得又是皱眉,眼泪都差点出来。

    她双手抓着道袍下摆,只把烂的地方露出来,嘴里委屈地说道:“你转过来吧。”

    张禹转过身子,只见小丫头的样子,就能坐在马桶上差不多。他几步走到张银玲的面前,低头一瞧,也不禁皱眉。

    昨天刚刚治好的,今天又犯病,这算是怎么回事。

    蹲下身子,张禹仔细观察疮口,跟尸毒后的溃烂,其实没什么区别。以辟邪符的特效,不应该没用啊。

    张禹琢磨了一下,伸手抓住小丫头的手腕,脉搏没有特殊的症状,他又用心眼查看,还和昨天一样,也没有问题。

    小丫头等了半天,实在有点等不及了,担心地说道:“找没找出问题......”

    “没有......”张禹无奈地说道。

    “这么半天,你还没找出来问题......”张银玲急道。

    “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吧......”张禹说着,从兜里掏出来两张明黄色的符纸。

    一般这种符纸,都是用来画进攻性的符文,很少说用来画辟邪符的。

    张禹的身上也没带毛笔朱砂,他索性咬破自己的手指,在符纸上画了两张辟邪符。

    张银玲用明黄色的符纸画符,作为天师府的人,自然知道这符纸的厉害,同样也知道这符纸的可贵。一般来说,哪怕是天师府的弟子,那也得积累功德,也能得到符纸,没有说随便用的。

    小丫头扁起嘴巴,脸上露出歉意之色。张禹将符纸画好,跟着伸手一摇,先将一张点燃,化作符灰递给小丫头,“先给吃了。”

    “嗯。”张银玲点头,张嘴将符灰放入嘴中,吃了下去。

    张禹随即,再次伸手一摇,将另外一张辟邪符点燃,符灰拍在小丫头溃烂的位置。

    “嗤”地一声,小丫头也算是有所准备,但还是忍不住叫出声来,“呃!”

    好在这次的声音不是特别大。

    不想,也就在这档口,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当当当......”

    听到这个声音,张银玲吓了一跳,毕竟自己现在脱着裤子,一个男人蹲下面前。她下意识地跳了起来,这不跳起来还好,人一站起来,褪下去的裤子,直接滑落到脚踝。

    因为她的手还是抓着道袍下摆,张禹蹲下那里,登时看的清楚,小丫头穿的是一条粉色的小裤裤。

    “呀......”

    发现自己的裤子掉了,张银玲忍不住又叫了一声,弯下腰去提裤子,嘴里忙不迭地叫道:“转过去!转过去!”

    张禹站起身子,转身朝门口走去,嘴里问道:“谁啊?”

    “张禹,是你找我吗?”外面响起艾伦小姐的声音。

    “艾伦小姐你来了……”张禹嘴里说着,扭头朝沙发那里看去。

    张银玲已经匆匆忙忙的提上裤子,放下道袍的下摆,像是怕被人给看出来,还赶紧整理了一下。

    见小丫头收拾完,张禹这才将门打开,说道:“里面请。”

    艾伦小姐的脸上带着一丝疑惑,她走进包房,旋即看到张银玲正低着头,仿佛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没有半点往日里活泼。

    当然,艾伦小姐也不会认为,张禹能对这丫头做什么。毕竟,如果真想干点什么的话,也不至于让人把她给喊过来。

    张禹把门关好,回到沙发这里,他神态自若,说道:“坐下说话。”

    张银玲坐下的最快,不过她的坐姿,也不似往常的大大咧咧,下意识的合拢双腿。

    张禹和艾伦小姐坐在张银玲两边斜侧的沙发上,艾伦小姐说道:“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上次你跟我说,你的那位罗妮姐姐是在十五年前的万圣节失踪的。那我想问一下,罗德吉尔的父亲情况如何,他也是罗妮姐姐的父亲,难道不着急,没有派人到处去找吗?”张禹这般问道。

    他是想要打探鲁马吉尔的情况,却没有问的那么直白。

    “你是说鲁马吉尔伯父吧,这件事,上次我忘记跟你说的。也就是在罗妮姐姐失踪的那个晚上,鲁马吉尔伯父竟然在书房内突然心脏骤停,就此离开人世。”艾伦小姐说道。

    “怎么会这么巧,女儿在万圣节夜里失踪,父亲还是在万圣节的夜里死亡?”张禹故意纳闷地说道。

    “那时候我还小,倒没有觉得如何,可当我长大之后,也觉得未免太巧了。”艾伦小姐说道。

    张禹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不知鲁马吉尔的书房是在哪里,警方来查看过了吗?”

    “估计警方应该是来查看过了……”艾伦小姐的回答模棱两可,她跟着说道:“我小时候也去过伯父的书房,他的书房是在五楼……对了,应该就是那天晚上我睡觉的房间对面……”艾伦小姐说道。

    张禹想要了解的就是这个房间,经过艾伦小姐的确定,看来问题的所在,就在这里了。

    张禹又问道:“鲁马吉尔也喜欢油画么?”

    “也喜欢的,小时候记得他的书房里,就有好些张油画。”艾伦小姐说道。

    “那你有没有见过一幅圣母玛利亚的油画?”张禹再次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