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65章 抽签
    礼台之上,礼仪小姐推上来一台电脑,紧接着,台上的大屏幕亮了起来,上面呈现蓝色,还有两排英文。

    英文的意思是“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抽签仪式”,但是张禹根本看不懂。

    在英文的左右两侧,则是有数字不停地滚动,两边的数字变幻的很快,而且是无规则的变动。

    艾伦小姐拿着麦克风走到电脑后面,说道:“现在即将抽出第一位嘉宾,每一位嘉宾,都有自己的报名序号。最先抽出的是左边的序号,并揭晓所对应的嘉宾。电脑会在第一时间,排除本国的嘉宾。好了,我们这就开始第一轮的抽签,这一轮是由我负责抽出左边的嘉宾,由古德逊公爵抽出右边的嘉宾。到了第二轮的时候,由上台的两位嘉宾,负责抽出这一轮的对阵,以此类推......现在有请古德逊公爵......”

    艾伦小姐说到这里,转身微笑地看向后面的古德逊公爵。

    “ok。”古德逊公爵站起身来,绕到前面,站到艾伦小姐的身边。

    艾伦小姐说道:“公爵,电脑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按键。我先负责按动左边的,等介绍完这位嘉宾之后,再由你按动右边的。”

    “没有问题。”古德逊公爵耸了耸肩吧。

    当即,艾伦小姐抬起手来,说道:“现在就由我抽出第一位嘉宾!”

    “啪!”

    话音落定,她的手就拍向电脑左侧的按键。

    在大屏幕上,两边不停滚动的数字,突然发生变化,左边的数字,一下子停了下来,显示的是17。

    紧跟着,大屏幕变化,17这个数字,来到了大屏幕的中间。

    “17号!”艾伦小姐精神抖擞,转身指向大屏幕,郑重地说道:“这就让我们来揭晓,17号嘉宾是哪一位!”

    屏幕上17随即转了一下,十分的立体。等转过来之后,屏幕中间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袈裟的女人,这女人不是空弈小尼姑,又是何人!

    “是她!”“是她!”“她!”“师姐。”“师妹!”......

    张禹看到屏幕上的人,忍不住叫出声来。就连张禹身边的子弟们,也都叫了出来。他们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空弈。

    空弈就在张禹后面,坐在空弈旁边的尼姑们,也都看向空弈。空弈的脸上,不禁闪现出一丝紧张,估计也是因为第一个被抽到。

    但她的脸上,随即变得淡定、从容,说道:“阿弥陀佛,每个人都会被抽到,我只是碰巧第一个罢了。”

    这功夫,会场周边的广播音响内就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人说的同样是英文,张禹也听不懂。

    好在耳麦中有国语进行翻译,“17号,来自东方佛教普陀庵的空弈师太,空弈师太精研佛法,且是由东方大国镇海市佛教协会选派......”

    原来,这就是对空弈的一番介绍。

    等介绍完毕,大屏幕上空弈的照片也跟着不见,又变得和先前一样。只是左边的数字定格为17,右边的数字仍然在不停地滚动变幻。

    艾伦小姐看向古德逊公爵,说道:“请公爵抽出与张道长一组的嘉宾。”

    “ok!”古德逊公爵抬起手来,随即在右边的按键上一拍。

    大屏幕右侧的数字马上落定22。

    艾伦小姐又转身指向大屏幕,郑重地说道:“这就让我们来揭晓,22号嘉宾是哪一位!”

    和先前一样,22这个数字来到了大屏幕的中间,然后转动过去,翻转过来的是一张照片。

    看到这张照片,张禹差点没笑了,竟然是熟人。原来,这位不是旁人,正是那位当日和他一起召开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星相师米开罗。

    这位米开罗星相师的实力,张禹是见识过的,同样他也见识过空弈小尼姑的本事。料想米开罗绝不是空弈的对手,空弈算是抽了一个上上签。

    广播照旧对米开罗星相师进行介绍,等介绍完毕,艾伦小姐跟着邀请空弈和米开罗一起上台,让二人说几句话。

    二人互不认识,顶多也就是客套几句,艾伦小姐请古德逊公爵回去就坐,让空弈和米开罗分别敲定下一组的两位嘉宾。

    空弈敲出来的是一个岛国女人,名字叫作车信由美,是一个阴阳师。据介绍,她的老师是岛国的花泽大阴阳师。

    一听到这个名字,张禹就是一愣,因为这个字号,他曾经听西泽小次郎说过。花泽大阴阳师是岛国最强大的阴阳师,甚至都可以不听天皇的调遣。没想到,这次竟然派了个徒弟来参加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

    不得不说,英吉利皇家的招牌是强大,以前国内举办的两次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和这次相比,简直没法比,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接着,米开罗又敲出来一位,这是一个巴西人,叫作罗马尼奥利,是巴西坎东布莱教的。

    在巴西以天主教为主流,但也有一些地方的人信奉这个坎东布莱教。对于这个教派,张禹是闻所未闻,对方有什么本事,更加不清楚了。

    但这种事情,往往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能够来这里参加交流会的,绝不可能是棒槌。

    艾伦小姐又让车信由美敲击电脑左边的的按键,“啪”地一声,大屏幕左侧的数字停了下来,是一个10号。

    随着屏幕中间的转动,翻出来一张照片,是一个白人。

    “10嘉宾因扎吉,在意大利,是大星相师皮萨诺的二弟子......”

    一听到这个介绍,张禹的徒弟们又都嘀咕起来,“又是那个什么皮萨诺的徒弟。”“那个大徒弟都不行,估计这个二徒弟更白费。”“我觉得师父能抽到他也行。”“对,上次教训了杜鲁夫,这次教训因扎吉。”......

    杜鲁夫和因扎吉自然都在会场,他们的位置,是在张禹的侧后方。除了他二人,还有几个师弟妹,其中肯定也包括帕丽斯。

    帕丽斯坐在杜鲁夫的右手边,在杜鲁夫的左手边坐着的便是因扎吉。

    因扎吉一脸的微笑,说道:“师兄,看来我要先你一步登台了,真希望这次能够抽出张禹。”

    “那个张禹,还是留给我好了,正好报仇雪恨,也当着世人的面让他知道,上次能够赢我,不过是侥幸罢了。”杜鲁夫沉着地说道。

    话是这么说,其实在他的心底,巴不得因扎吉直接将张禹给抽出来。

    他甚至希望,张禹能够赢下因扎吉,然后由自己出手打败张禹。这不单单的给自己报仇,同样也能让因扎吉明白,谁才是大师兄。

    原本这也是他设计好的剧本,希望张禹先赢了因扎吉。只是没有想到,这次的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套路是这样的,参加的人这么多,谁能碰到谁,真是没准。

    “7号!”在介绍过之后,台上又一次敲定人选。

    大屏幕画面转动,出现的是一个身穿红色袈裟的和尚,不过看和尚的样子,不像是国人。

    果不其然,这一介绍,原来是来自印度。

    因扎吉见自己没有抽中张禹,微笑着说道:“真是运气不佳,竟然没有抽中张禹,只能寄希望于师兄了。”

    “也不知我的运气怎么样,你没抽中,希望能够让我抽中。”杜鲁夫也是面带笑容。

    不过,在他的心里却在暗骂,这家伙的运气不错,竟然没有让他抽中张禹。希望上帝保佑,也不要让我抽中张禹。

    因扎吉和印度和尚上台,继续抽签。

    渐渐,一组又一组的嘉宾被抽了出来,参加交流会的人,不说是来自全世界也差不多了,什么印度、马来西亚、泰国、西班牙、德国、捷克、俄国、意大利、葡萄牙、澳大利亚、岛国都有人前来参加。

    这里面,有的是教派的,有的是星相师、风水师什么,称呼也是五花八门,教派的名字,主流的张禹还听说过,一些杂牌子的,就是第一次耳闻了。

    眼下台上再次敲定了一位,这位的名字叫作罗肯维尔,这位老兄四十来岁,经过介绍之后,这才得知,竟然是国教的一位主教。公证人是国教的大主教,却有国教的主教来参加,多少有那么一点点说不过去。可是,这里是英吉利,在人家的地头上办交流会,国教若是不派人参加,不知道的还以为国教的本事不大了。

    所以,大家伙倒也没有说什么,估计就算说了也没什么用,还不如不说呢。

    不过,听到这位名号,暂时没被抽出来的人,心里多少有点打鼓。

    道理很简单,罗肯维尔基本上算是东道主了,第一轮肯定不能被打下来,如果输了,人就丢大了。

    对他的介绍完毕,很快又敲定了另外一个人选,是澳大利亚一个叫作古法明教的教派的人,名叫拉古斯。这个教派,听说的人不多,至于说实力,更加不清楚了。

    这两位上台之后,同样是简单的客气两句,然后要决定出下一组的的嘉宾。

    嘉宾一共三十二个,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怎么还没到咱们。”“就是,都抽出来这么多了。”“什么时候轮到师父。”......张银玲和张禹的弟子们都小声嘀咕着。

    说话间,台上响起了艾伦小姐的声音,“31号!”

    “这就让我们来揭晓,31号嘉宾是哪一位!”艾伦小姐转身看向大屏幕。

    大屏幕上的数字31和之前一样,来到了中间,跟着翻转过去,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色八卦仙衣的青年人。

    “张禹!”“师父!”“师公!”......

    没错,这次敲出来的嘉宾正是张禹。

    广播又开始介绍起来,“31号是来自东方大国无当道观的张禹道长,张禹道长是镇海市道教协会副会长,精通道法。众所周知,新晋拳王阿勒代斯就是张道长的徒弟......”

    等介绍完毕,台上很快又敲定了下一个号码16。

    艾伦小姐又转身指向大屏幕,郑重地说道:“这就让我们来揭晓,16号嘉宾是哪一位!”

    和先前一样,16这个数字来到了大屏幕的中间,然后转动过去,翻转过来的是一张照片。

    “是他!”“是他!”“杜鲁夫!”“我说的这么准!”......

    都不等介绍呢,张禹这边的人就忍不住叫出声来。

    这可真是巧了,到场的嘉宾那么多,熟人总共没几个,竟然还真让张禹又碰到了一个熟人。

    帕丽斯下意识地看向杜鲁夫,旋即发现,杜鲁夫的嘴角都抽搐了一下。

    杜鲁夫另一侧的因扎吉也看向师兄,脸上露出微笑,“真是恭喜学长,一下子就抽到了这个张禹,报仇雪恨,就在明日。”

    杜鲁夫的牙都好咬碎了,心中暗说,这可真是不想来什么就来什么。

    他虽然想赢张禹报仇,但也得分时候,等张禹把因扎吉给赢下来,自己再碰张禹多好,也能显示出自己的实力。第一轮让自己赢了张禹,好像也没多大意思。

    再者说,这张禹是说赢就能赢的么。万一第一轮自己输了,那可真成大笑话了,不仅仅得让因扎吉寒碜一顿,回去之后,估计也没法见师父。

    广播内正在进行介绍,“16好杜鲁夫,来自意大利,是大星相师皮萨诺先生的大弟子。杜鲁夫先生精通星相风水,在欧洲极有名气,在场的很多人应该听说过。据爆料,杜鲁夫先生曾在东方大国的镇海市举行过一次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当时连胜数阵,但最后却输给了无当道观的张道长。”

    旁人的介绍,都是说说有什么本事,有什么名堂,这次给杜鲁夫介绍,未免有点详细,竟然连在镇海市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杜鲁夫是个白色,听了这段介绍,脸色登时通红。

    因扎吉一直在偷眼看师兄,见师兄脸色这般,差点没笑出声来。

    艾伦小姐随即邀请张禹和杜鲁夫上台,按照规则,从左边抽出来的,就从左边上台,从右边抽出来的,就从右边上台。

    张禹朝礼台走去,来到台上,正好看到刚刚抽出自己的罗肯维尔走下来。二人打了个对面,罗肯维尔一脸的高傲,似乎没有跟张禹打招呼的意思,张禹也是就对他视而不见,直接上去。

    他来到艾伦小姐的左边,差不多的功夫,杜鲁夫来到艾伦小姐的右侧。

    旁人上台,都是意思意思就完事了。轮到他俩,艾伦小姐说道:“刚刚听介绍,原来张道长和杜鲁夫先生在镇海市曾经见过面。不知二位这次在此再次相会,有什么话想要说呢。”

    艾伦小姐还算客气,没直接说,你杜鲁夫上次输给了张禹,这次狭路相逢,有没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