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75章 第一轮较量
    听了吉尔的讲述,威尔摩尔沉吟片刻,跟着说道:“为什么没有和那个女人发生关系的人,身体也会溃烂呢?”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吉尔摇头说道。

    “那本日记可以给我看看吗?”威尔摩尔问道。

    “日记在我住的地方,没有带在身上。”吉尔说道。

    “我对你的承诺,一定会兑现的。现在,我就跟你一起去取日记。”威尔摩尔说着,慢慢地站了起来。

    皇家度假庄园。

    天亮便是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比赛日。

    到场时间定在上午九点,伦敦的交通,其实和镇海市也没多大区别,早高峰的时候,车辆一样拥堵。

    张禹他们需要提前出发,赶到庄园的时候,是八点四十。

    按照规定,大家伙还到昨天的会场就坐,位置也是昨天的位置。

    快到九点的时候,所有参加交流会的嘉宾全部到场。一到正点艾伦小姐和昨天的评委,也都上台。

    三个评委和另外的几个人,还是到自己的位置就坐。只有艾伦小姐一个人站在前面,她面带微笑,用英语说道:“诸位嘉宾,今天就是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正式交流的时刻了。昨天我们进行了抽签仪式,三十二位嘉宾分为十六组捉对较量。每一场的时间是一个小时。可是,如果十六组嘉宾一同进行交流,难免有些混乱,起不到交流的效果。所以,我们现在要抽出先后的顺序,每四组嘉宾为一个序列,总共分四次进行较量。不管是谁先谁后,对于每一位嘉宾来说,时间上都是公平的。我想,在座的诸位嘉宾们,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她的话,即时被翻译成多国预言,传递到各个嘉宾的耳麦里。

    对于众人来说,正如艾伦小姐所言,先上后上并没有什么区别。毕竟每组对垒的嘉宾,在准备时间上都是一样的。

    大家伙纷纷点头,倒是杜鲁夫皱了皱眉。帕丽斯是天明的时候回到他们下榻的酒店的,告诉杜鲁夫,夜里在张禹的住处放了火。

    其实这个,杜鲁夫早就知道了。原因很简单,杜鲁夫还另外派人在别墅外盯着。在旁人的眼里,根本看不到这个阵法,看到的只是正常的别墅。张禹被地下室的玻璃窗打碎,那么多浓烟冒出来,黑夜中也很容易发现。

    不过此时此刻,帕丽斯却不在现场,她的理由是一夜太累,需要休息。

    杜鲁夫没有觉得不妥,带着心腹师弟前来。他和因扎吉虽然是同门,可俩人根本没住在一个酒店。

    台上的艾伦小姐见台下没人提出异议,旋即说道:“现在有情礼仪小姐,将事先准备好的抽签设备推上来。”

    话音落定,很快就看到两个礼仪小姐推着一辆大型的手推车上台。手推车挺稳之后,经过迅速的固定,旋即成为一张大长桌。

    桌上有一个盘子,一个特别大,余下的四个稍微小一些。大盘子内,装着十六个小球,小盘子内,什么也没有,只是在上面标注了“1、2、3、4”四个数字。

    台上的大屏幕亮起,艾伦小姐说道:“现在请公证人古德逊公爵过来。”

    古德逊公爵站起身子,走到艾伦小姐的身边,温和地说道:“艾伦,什么事?”

    “劳烦公爵进行抽签,将大盘子的小球,分别装入四个小盘子中,用来确定先后次序。”艾伦小姐微笑着说道。

    “没有问题。”古德逊公爵点头说道。

    他跟着按照艾伦小姐的要求,从大盘子中抓出小球,一个个的分别装入四个盘子里。

    艾伦小姐随后说道:“现在次序已经决定,1号盘子中的四组嘉宾,就是第一轮交流的四组嘉宾。2号盘子中的四组嘉宾,就是第二轮,以此类推......”

    说着,她抓起来1号盘子中的一个小球,又道:“时间很紧,这就让我们揭晓每轮交流的四组嘉宾都是哪一位吧。”

    她轻轻地拧开小球,在小球内有一个折叠起来的纸条,她把纸条展开。先是自己看了一眼,跟着朝着台下众人,嘴里说道:“第一轮的第一组嘉宾是来自意大利的因扎吉先生和来自印度的阿君阿特瓦尔大师。”

    随着她的声音,摄像机也将纸条上的姓名拍摄下来,在大屏幕上显示出来。

    因扎吉仍然是和杜鲁夫坐在一起,见自己第一个被抽出来,扭头看向杜鲁夫,说道:“学长,没想到我竟然是第一个,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先拔头筹,不会让师父和学长失望的。”

    “我相信你的实力。”杜鲁夫的脸上挤出笑容,点了点头。

    这功夫,台上的艾伦小姐又抽出来第二个小球,打开之后,公布结果。

    “第一轮第二组的嘉宾是来自岛国的车信由美小姐和来自巴西的罗马尼奥利先生!”

    众人只是四下瞧瞧,也没有说什么话。

    艾伦小姐又抽出来一个小球,“第一轮第三组的嘉宾是英吉利的罗肯维尔先生和来自澳洲的拉古斯先生。”

    第一轮已经抽出了三组,杜鲁夫不禁暗自咬牙,心中暗说,“张禹啊张禹,我就再给你一点时间准备。我已经想好了阵法,这次就看你怎么破!”

    台上的艾伦小姐将盘子中最后一个小球拿了起来,拧开后看了眼上面的内容,旋即说道:“第一轮第四组的嘉宾是来自东方大国的张禹先生和来自意大利的杜鲁夫先生!”

    紧接着,大屏幕上就出现了纸条上的字样。

    如果说第一轮的对阵抽签,或许会有点猫腻,毕竟也是电脑主控,想要给某个人排个弱一点的对手,并不困难。但是,在对阵的次序上,就没什么好作弊的了,早晚都得上。

    杜鲁夫一听到“张禹”的名字时,心头不由得一阵激动。

    原本以为第一轮抽不到张禹了,结果可好,竟然在最后整出个惊喜。

    他不禁有些喜形于色,因扎吉转头看了他一眼,微笑着说道:“看学长这么高兴,看来是有必胜的把握。”

    “还好吧。”杜鲁夫有点得意地说道。

    “那就祝学长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因扎吉又是微笑着说道。

    嘴上这么说,他却在心底暗说,张禹啊张禹,希望你小子争点气,可千万别被这个家伙给赢了。

    张禹在听到自己的名字之时,表情淡定,仿佛什么事也没有。

    在她一旁坐着张银玲,小丫头说道:“张禹,你昨天晚上研究好摆什么阵法了吗?”

    “没有。”张禹直截了当。

    “那能行啊?”张银玲立刻睁大眼睛看向张禹。

    莫说是小丫头了,张禹的徒弟们听了这话,差点没从椅子上滑下去。

    较量马上就要开始了,师父连摆什么阵法都没想到,扯什么呢?

    不过转念一想,昨天晚上发生那么多事情,师父哪有功夫去想。

    还有,师父的对手杜鲁夫也不是等闲之辈,当初在龙湖山庄的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上,杜鲁夫大显身手,多少人败给了杜鲁夫。

    可师父若是在第一局就败给杜鲁夫,这个面子丢的未免太大了。一时间,大家伙都给张禹捏了一把汗。

    艾伦小姐仍然没闲着,继续将第二个盘子中的小球给抽出来,然后亮出名姓,确定每一轮的四组嘉宾都是谁。

    不大工夫,所有的次序敲定。

    艾伦小姐说道:“交流次序已经全部确定,接下来我们将前往交流会现场,也就是昨天诸位参观过的别墅。交流的规则,我昨天已经说过,此刻再重复一遍......”

    当下,她又说了一遍规则,时间是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布阵,二十分钟破阵,以及详细的评定胜负的方案。另外,在别墅的选择上,等到了现场,会有一个猜硬币的过程,以便确定,每组的两个选手,联排别墅中的哪一套。

    讲完这些,艾伦小姐又道:“本次星相风水交流会虽然要分胜负,但却是以交流为主,可以相互借鉴。希望诸位嘉宾,能够将自家星相风水之术的精华尽量展现出来。另外,到场的除了诸位嘉宾之外,还有各家赞助方也来到现场。他们已经在别墅区的现场等待。好了,闲话少说,有情礼仪小姐引领诸位嘉宾前往交流会现场!”

    和昨天一样,礼仪小姐们立刻来到各派,井然有序的带领各家各派前往庄园的别墅区。

    这次较量的地方,是联排别墅区,别墅两两相连,八套别墅都在一排,距离的也不远。

    在皇家庄园内,联排别墅只能算是中档的套房。在别墅前,有一个小型的景观广场,这里的摆设,都已经被拆除,安放了八个大屏幕。广场和周边的草坪上,摆放了桌椅,有不少西装笔挺,衣着华贵的人在此落座。

    适才艾伦小姐已经说过,这些人是本次星相风水交流会的赞助方。有国人,有老外,当然是以老外居多。

    赞助方都是坐在左边的位置上,参加交流会的一干嘉宾,则是到右边就坐。

    张禹、杜鲁夫、因扎吉等八个第一轮较量的四组嘉宾,被请到最前面。

    现场进行猜硬币的仪式,规则很简单,八套别墅,分为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第一组的因扎吉和阿君阿特瓦尔,规定是在第一个联排别墅,也就是1号和2号,两个确定,谁去1号别墅,谁去2号。

    张禹和杜鲁夫属于第四组,可供选择的就是7号和8号。

    这其实就是一个象征性的仪式,因为每套别墅全是一样的。前面的三组猜完,轮到张禹和杜鲁夫,张禹猜的是正面,杜鲁夫猜的是反面,结果是杜鲁夫猜对了,由他先选。

    杜鲁夫挑了7号,张禹就是8号。

    艾伦小姐表示,所有的人走到门口,站稳之后,宣布计时。

    八个人走到门口站下,广播内旋即响起“开始”的声音,谁也不怠慢,快步进到别墅。

    他们的一举一动,外面的人完全能够通过大屏幕看的一清二楚。可见,里面设有摄像设备,要在第一时间进行直播。

    至于说,布阵的时候,会被现场的人看到,这也实属正常。如果不让人看,那还叫交流会么,干脆就说斗阵好了。

    在屏幕内,除了张禹之外,还有四个人,看起来是负责监视的工作人员。比赛有计时,还不许使用其他的法器,还还得完成项目指标,这些都需要有人盯着,包括大屏幕前坐着的这些人。

    较量的评判标准是一只狗,这是一个德国牧羊犬,而且还是成年大狗。狗就摔在楼梯的扶手上,可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加上这里又有这么多生人,狗显得十分警惕,小心地盯着里面的人。

    八个大屏幕,每个人主要观察的人都不同。

    张禹的弟子们,主要观察的是张禹和杜鲁夫。

    只见杜鲁夫将十个花盘摆成一圈,他独自坐在中间,双眼闭上,也不知是在做些什么。当然,他没有使用法器,那就不算违规。

    再看张禹,正在不停地忙碌,他先搬着一盆发财树来到二楼,放到楼梯正对着的位置。紧跟着,又先后将余下的九盆发财树,分别摆放在大客厅,四个房间,以及露台上。

    等他固定的位置,又来到最先摆放的那盆花前面。他嘴里念叨了两句,袍袖一挥,转头就朝一直跟随自己的人说道:“ok!”

    跟踪他的四个人都是一惊,嘴巴张成了“o”型,不过负责掐表的那位反应很快,将可将表定格。

    “咔”地一声,就连外面的大屏幕上显示的时间,也为之定格。

    上面显示着“ok”,时间为4分39秒。

    “完成了!”“这么快!”“阵法摆成了吗?”“真的假的?”......现场的众人,不管是嘉宾还是赞助商,一个哥哥也全懵了,他们全部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同样也有反应快的,说道:“那条狗不就是评判标准么,看看狗是什么反应。”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大屏幕上,分支镜头中的那条狗的身上。

    刚刚满是警惕的德国牧羊犬,现在已经趴到地上,显得是十分老实。张禹和四个工作人员一同下楼,来到楼梯口的时候,德牧不但没叫唤,还趴着摇起尾巴。看它的神情,十分的踏实,也就是说,张禹按照规定,完成了布局。

    “师父太棒了,这么快就完成了。”“那是,要不然能叫师父吗?”“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内布置完成,也不知道这个阵法怎么样?”“以师父的实力,肯定是十分高明的阵法。”......

    张禹的弟子们,又小声嘀咕起来。

    张银玲听了他们的话,不由得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说道:“这算啥高明的阵法,屏幕上有每个房间的监控视图,能够看到花盆的摆放。咱们昨天也不是没进去过,你们师父的这些花盆摆放,也太小儿科了,连我都能看出来。有四个花盆,摆在四象方位上,有六个花盆,则是**辅助,这分明是一个四象**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