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62章 灭迹
    吉尔庄园。

    今天一早,艾伦小姐跟张禹等人一起吃了早饭,就告辞离开。

    临走的时候,她叮嘱张禹,明天上午十点,就是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开幕式,一定要准时参加。

    该说不说,英吉利皇室干这种事情,还真是蛮正规的,一个星相风水的较量,也能整出个开幕式来。

    送走艾伦小姐,张禹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坐运气,调正状态,打算以最好的状态去参加明天的开幕式。

    这次较量的流程,张禹并不清楚,也不知和上两次自己参加的交流会一不一样。

    “咔!”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张禹正闭目打坐呢,他突然听到,外面响起开门的声音。

    张禹连忙睁开眼睛,心下纳闷,是谁敢进来不敲门。

    可紧接着,他就听到张银玲急切的声音,“张禹、张禹......不好了......”

    伴随着她的声音,张禹看到小丫头一个人冲了进来,脸色焦急,直奔他的床边。

    张禹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你看我的手,怎么会这样......”小丫头穿着道袍,一到床边,就直接将右手伸到张禹的面前。

    张禹是不看则已,看到之后,心头都为之一颤。

    原来,在张银玲的手背上,烂出来一大块,整个是血肉模糊,满是脓水。

    “你的手!”张禹一把抓住张银玲的手腕,眼睛睁得老大,都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怎么办......我的手......突然就烂了......呜呜......”小丫头天真无邪,有的时候还机灵可爱,此时此刻,却不禁哭出声来。

    “你先坐下,别担心,我一定会给你治好的......”张禹急忙安慰。

    “你赶紧给我治好,我不要这个样子......”张银玲哭着坐到床上。

    张禹翻过张银玲的手,手掌的位置,并没有问题,溃烂的地方只有手背。张禹跟着拿住小丫头的脉门,先给她把起脉来。

    很快,张禹就能确定,张银玲的脉搏没有任何问题。

    他接着闭上眼睛,用心眼去查看张银玲的三魂七魄。

    虽然不像是魂魄的问题,可脉搏没有什么问题,那就只能用心眼查看一下了。

    三魂七魄一切正常,也没有问题。

    张禹睁开眼睛,又打量起张银玲来,小丫头的脸色有点苍白,略显憔悴。

    见张禹看了半天,也没说话,张银玲又急着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呜呜......”

    “别哭、别哭......我现在问你,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儿......你今天见过什么人么,还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张禹温和地说道。

    “我今天就和张清风他们在院子里打拳,没见过什么人,也没发生什么事。就是在刚刚,也就是十分钟前,我突然感觉到手背一痛,抬起手看的时候,就是这样了......”张银玲委屈地说道。

    “什么也没发生......这可真是邪门了......”张禹疑惑地说道。

    “就是什么也没发生......”张银玲又是哽咽地说道:“我的手......怎么和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些尸体一样啊......我不会也变成那样吧......”

    “不会的,不会的......”张禹连忙用哄孩子一般的口气说道:“有我在呢,怎么可能会让你有事......我现在就给你治疗......”

    “那你快点......”张银玲急切地说道。

    张禹眼下并不清楚,张银玲的手背上到底是什么症状,但是张禹却有治疗这种症状的经验。

    当初聂倩和三家河的尹大龙都曾经中过尸毒,身上开始发臭,尤其是尹大龙,身体溃烂的不像样子。

    张银玲现在的症状,跟尹大龙相比,那可就差远了。张银玲手上的溃烂,看起来不像是尸毒,因为在张银玲的身上没有尸臭味,手上的溃烂虽然也散发出臭味,但却是正常的臭味。

    张禹从怀里取出来一张辟邪符,符纸只是一晃,瞬间点燃,化作纸灰。张禹随即翻过张银玲的手背,将纸灰拍到张银玲溃烂的地上。

    “嗤”地一声,小丫头的手腕上不由得冒出来一股青烟,张银玲更是疼得大叫一声,“啊......”

    张禹又掏出来一张辟邪符,点燃之后,令符纸化作符灰,他送到张银玲的嘴边,说道:“吃了它。”

    “好......”张银玲张开嘴巴,由张禹将符灰给她送进嘴里,吞了下去。

    二人的目光,都落在张银玲的手背上,跟着就见这丫头手背上的溃烂,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渐渐,和好如初。

    看到这个,张禹不禁松了口气。张银玲更是激动地叫了起来,“好了、好了......这下好了......我不用死了......吓死我了......”

    “傻丫头,怎么会死呢,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张禹又是露出宽慰的笑容。

    “我就知道,你有本事救我......”张银玲说着,用左掌不停地抚摸右手手背,手背上的光滑,让她的脸上又露出笑容。

    但是很快,张银玲又纳闷地说道:“张禹,你说我怎么会突然这样,我的手也没碰过什么,像你说的那样,我今天也没见过什么人,没遇到什么特别的事儿......如果说有什么特别的事儿,就只有昨天晚上了......”

    说到这里,小丫头的眼睛猛地睁大,“对了!”

    “你想起什么了?”张禹急忙问道。

    “昨天晚上,咱们不是在地下室的舞厅里遇到了那些穿着跟鬼一样的塑料模特么......我当时用太极拳打飞了一个,我的手触碰过它的身体......除此之外,就没再碰过什么......”张银玲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那些模特......”张禹跟着想了起来,自己用铜钱都把那些模特的身子给打穿了,可那些模特仍然扑到近前,最后自己是用火符和黑色剪刀解决的问题。

    当时本以为朱酒真和张银玲会有危险,本想帮忙,但一瞬间的功夫,朱酒真一脚就把模特给踹碎了,张银玲也是把模特给抛飞出去,撞在棚顶上砸散架了。

    如果说,小丫头碰过什么特别的东西,好像也只有这个了。

    这让张禹的心中疑惑起来,“这东西能有这么邪门吗?”

    他不敢肯定,但已经拿定主意,一定要去看个究竟。而且,不管怎么样,自己也一定要把那些模特给毁掉,不能让这些东西继续害人。

    “应该不至于吧,你不用瞎想,回房休息吧。”张禹温和地说道。

    然而,张银玲却没有动地方,坐在床上的她,一双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张禹。

    张禹被她看的直迷糊,说道:“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你是不是想一个人去地下室看看那些塑料模特?”张银玲没有回答张禹,而是反问了一句。

    见心思被这丫头给点破,张禹咧嘴一笑,说道:“哪有的事儿......你赶紧下楼休息吧......”

    “少来糊弄我,你什么心思,难道我不知道啊......我不管,你得带我一起去看看......那个坏人,真是太可恶了,可别让我抓到他,要不然的话,有他好受的!”张银玲咬着牙,气鼓鼓地说道。

    “这个......”张禹不想带着张银玲再去那种地方,奈何心思都被戳穿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阻止。

    张银玲撇嘴说道:“什么这个那个的,你要是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去了......”

    说完,这丫头跳了起来,直接朝门口方向走去。

    “等等、等等......”张禹赶紧下了床,一边穿鞋一边说道:“我带你去,我带你去还不行么......”

    “这还差不多!”张银玲转过身子,双手掐腰地说道。

    张禹拿这丫头也没有办法,穿好鞋之后,两个人一起出了房间,下楼朝昨晚去的那栋别墅走去。

    别墅的钥匙,张禹已经从徒弟的手里要来,他也是担心有弟子好奇,跑去看看。

    来到别墅门口,张禹将门打开,率先跨步走了进去。

    现在是白天,里面的一切看的清楚。二人一前一后朝地下室方向走去,下到里面,径直走到舞厅门口。

    舞厅的门是开着的,昨晚出来的时候,谁还有心思关门。

    没等张禹走进去,突然闻到一股烧焦了的味道,味道还挺刺鼻的,是一股子烧塑料的味道。

    张禹和威尔摩尔昨晚各自烧了一个,但别墅地下室的通风设备不错,气味到现在应该不会这么强烈才对。

    张禹两步走了进去,里面的灯都没关,接着灯光一瞧,根本没看到昨天晚上遗落在地的塑料模特,有的只是烧焦的味道。

    “怎么一股烧焦的味道......”张银玲跟在张禹的身边,满是纳闷地说道。

    她打了一圈,旋即叫道:“昨晚上的那些塑料模特呢?”

    “怕是已经被人给烧了......”张禹说着,跨步朝前走去,直接走到吧台前面。

    只见地下,还有一些黑灰,至于说那些塑料模特,是一个也不见。

    “这......这......”跟在张禹身边的张银玲看到这个,直接就傻眼了,“那个坏蛋......又回来了......”

    “肯定是他......”张禹说话的时候,不禁咬了咬牙。

    他完全可以感觉出来这个人的厉害,来无影去无踪不说,而且下手很辣,料敌先机,不会给对手留下一点线索。

    张禹曾经遇到过的对手不少,像如此厉害的对手,还是第一次碰到。

    好在,这个人的目标应该是威尔摩尔,并不是他张禹。自己不过是意外的走了进来。

    “他、他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跟鬼似得.......不,比鬼还可怕......”这一次,张银玲的声音有点紧张起来。

    这丫头很好紧张,线条比较粗,一般都不知道害怕。能让她感觉到害怕,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不要害怕......”张禹安慰道:“这个人目标不是咱们,你的手只是误伤......而且,这个人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只会在背地里搞小动作,可见他的实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真正的高手,是不屑于做这种事情的......”

    虽然打心里认定对手的强悍,可张禹绝不能再气势上输了。

    “对!他藏头露尾的,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张银玲捏起了小拳头,也算是给自己鼓劲了。

    布朗普顿圣堂。

    在静室之内,威尔摩尔盘膝而坐,在他的腿上,则是坐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正是琳娜修女,她的修女袍服,此刻褪到腰际,白皙的娇躯完全呈现在威尔摩尔的眼底。

    不过,威尔摩尔似乎对她一点兴趣也没有,目视前方,只是用左臂拦住她的肩头。

    在琳娜修女的肩膀上,那块腐烂的疮口已经不见,恢复的和以前一样光滑。

    “大主教,谢谢你......”琳娜修女温柔地说道。

    “不必这么客气......”威尔摩尔平和地说道:“你现在还是先想想,今天有没有见过什么特别的人,亦或是触碰过什么特别的东西......”

    “特别的人,我除了早上去见了约瑟执事,就一直在办公室里办公,没有见过什么特别的人......同样,也没触碰过什么特别的东西......”琳娜修女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那你的肩膀怎么会突然这样呢?”威尔摩尔眉头深锁起来。

    “这个......我的肩膀......”琳娜修女的脸上猛地露出恍然之色,“大主教,昨天晚上我们在地下室舞厅里面,在对付那些塑料模型的时候,我曾经打爆了一个模特的脑袋......可是那个模型并没有就此倒下,而是上前抓住了我的肩膀......我是通过十字架,打爆了它的身体,才让它松手的......你说问题会不会是在这里......”

    “那些塑料模特......”威尔摩尔的眸子一下子精光大亮,“很有可能!”

    “要不然,咱们现在就去查看一下......”琳娜修女急切地说道。

    “好!”威尔摩尔微微点头,但是随即,他抬起右手摇了摇,“算了......不必去了......”

    “为什么?”琳娜修女诧异地说道:“难道你是怕了那个小子......”

    “嗯?”威尔摩尔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大主教......我不是这个意思......”琳娜修女脸色大变,尽是畏惧之色,她忙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只是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去一看究竟......以大主教的实力,如果真的动手,他肯定不是对手的......”

    “他的实力不在我之下,但我也不惧他,只是眼下,没有必要多惹是非。还有就是......以那个凶手做事的风格来看,绝对不会给我们留下任何线索,如果我猜的不错,在我们离开之后,他应该已经将那些模特都给毁了......”威尔摩尔淡淡地说道。

    “那、那敌暗我明的,咱们现在该怎么办......”琳娜修女有点担心地说道。

    “只需要找到吉尔,我就能想到办法......”威尔摩尔自信地说道。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琳娜修女不解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