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60章 虚实
    “大主教......这......这是怎么回事......”琳娜修女之前一直沉默寡言,现在的脸上也不禁露出紧张之色,她看着威尔摩尔,用英语说道。

    威尔摩尔现在脸色深沉,他没有马上回答。片刻后,他转头看向张禹,平和地说道:“张道长,关于此事,你怎么看?”

    事情终究是发生在张禹的家里,不管是不是刚买的,归根到底是他家。

    张禹故意无奈地一笑,说道:“大主教,我实在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说我早知道这房子里的问题这么多,打死我也不会购买。眼下事情已经发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但我觉得,这里的事情,应该不是针对我,而是在针对你......”

    说到这里,张禹顿了顿,接着又道:“不瞒大主教,我买下这栋别墅之后,就去皇家度假庄园去登记,都没仔细参观过这里。等我回来,天都黑了,我在主楼别墅和艾伦小姐聊了会天,就打算睡觉了。”

    “哦?”威尔摩尔听罢,脸上渐渐浮现出疑惑之色,他随即问道:“那张道长怎么会发现我的人到了这里呢?”

    张禹之所以会来到这里,自然是因为跟踪艾伦小姐。

    可他知道,这件事他不能直说,否则会给艾伦小姐带来麻烦。

    艾伦小姐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张禹决定还是等威尔摩尔走后再说。于是,张禹说道:“以我的修为,家里进来客人,我想要发现,应该不难吧。”

    “若是这么说的话,杀死我四个手下的那位客人,不知道张道长有没有发现?”威尔摩尔盯着张禹说道。

    别看威尔摩尔当时败给了张禹,现在即便再打一次,也不见得有把握赢下张禹。可是作为天主教大主教,不是说打不过就要自己跌份的。所以,他表现的依旧强势,唯一的不同就是,他已经把张禹当成同一档次的人物,不敢过份。

    “哈哈哈哈......”张禹不由得大笑起来,跟着说道:“大主教,杀死你四个手下的那个客人,实力明显远胜于你的四个手下。你想想,咱们进到舞厅的房间之后,总共才用了多长时间,那个人能在咱们进去之后,立刻进到这里,将人杀掉,还令尸体变成这样,得是什么样的修为。以我之见,此人的实力绝不在你我二人之下。即便不敌,也差不了太多。像这种高手,心思又如此缜密,想要轻易发现他,谈何容易?大主教,你不会认为,是我联合别人,想要暗算你吧......”

    张禹的目光好不避让,正视着威尔摩尔,特别是说最后的那句话时,语气看起和缓,其实多少有点不客气。像是在告诉威尔摩尔,我要是想干掉你,刚刚就行了,用不着这么麻烦。

    “张道长多心了......”威尔摩尔的脸上瞬间露出笑容,“我绝不是那个意思......”

    对方笑了,张禹的脸色也温和下来,说道:“这里的事情,着实诡异,我也很好奇,不知道大主教可否说说,这墙壁之内,到底藏的是什么,也好让我能够有效的进行分析。”

    “只不过是一点私人物品,不值一提......”威尔摩尔说着,又扭头看了眼那个空空如也的洞,然后信步朝另外尸体走去。

    张禹等人也跟着过去查看,每具尸体都一样,但凡露出来的地方,都是溃烂不堪,令人作呕。好在之前看到过一具了,余下这三个,倒没有太过害怕。

    不过,他们的脸上都挂着惊骇之色,下手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用的又是什么手段,怎么能一出手就让四人变成这样。

    哪怕是张禹实力了得,杀这四个人易如反掌,也做不到这一点。

    由此更加能够看出,这人绝对是一个邪门的人物。

    转了一圈,等威尔摩尔停下脚步,张禹说道:“四具尸体都是这样的,凶手用的绝非常人之手段。不知道大主教的印象中,可曾识得这样的人物。”

    一听这话,威尔摩尔的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即正常。他微微摇头,说道:“我并不认识这样的人物,也不会招惹这样的人。不过张道长说的也对,对方用的是邪门手段,绝对常人所用。我想,即便是你我,充其量也就是杀掉他们四个,毁尸灭迹也不难,可想要令人变成这样,却是万万不能。特别是如此短的时间,更能看出,这应该就是凶手的惯用伎俩。”

    说完这话,威尔摩尔的左手又不禁颤抖了一下。

    连他自己都在纳闷,自己是什么时候被人暗算的,为什么自己的手臂会溃烂。

    以他大主教的修为,如果有人对他使了什么手脚,即便是再隐蔽,他自信也能察觉。

    是这人的实力太高,亦或是其他原因?威尔摩尔实在是无法确定。

    他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张禹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就连威尔摩尔刚刚的脸色微微一变,以及他左手的颤抖,都没有逃出张禹的眼睛。

    张禹完全能够确定,这件事情,威尔摩尔不可能是一点也不清楚。还有藏在石壁里面的东西,也不可能说随便的东西,摆明是威尔摩尔不方便说。

    人家不愿意说,张禹也不能逼人家说,何况张禹明白,这是有人在算计威尔摩尔,跟自己一毛钱关系也没有,自己何必没事闲的去淌这滩浑水。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估计就能把威尔摩尔忙死,哪有功夫再找他清算莱沙镇教堂的那笔账。即便有功夫,在见识到他的实力之后,估计也不敢轻易动手。

    见威尔摩尔半天不出声,张禹故作好心地说道:“这件事着实让人想不通,不知道大主教现在打算怎么做,如果需要贫道帮忙,大主教尽管开口。咱们也是不打不成交,大主教的事儿,贫道定然义不容辞。”

    张禹知道威尔摩尔绝对不可能找他帮忙,但是话得说的漂亮。今天的张禹,绝不是当初刚踏入镇海市的那个单纯的张禹了。

    威尔摩尔连忙说道:“多谢张道长,有道长的这句话,你这个朋友我也交定了。但是对方既然是冲我而来,我又哪能把道长拖下水,不管对方有什么目的,尽管放马过来就是,我天主教绝不怕他!”

    说到最后,他不禁咬了咬牙,可见心中是何等愤恨。

    要知道,这不是单纯的死了四个手下,自己身上也是这般,那得尽快解决。

    他确实也没有心情再找张禹的麻烦了,什么报仇啊,哪有这功夫。

    威尔摩尔看了眼地上的尸体,琢磨了一下之后,说道:“这四具尸体,我想带回去好好检查,只是眼下只有我和琳娜修女两个人,实在是力不从心。张道长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召集一些人手过来。”

    他这么说,已经是给足张禹面子了,也就是张禹的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换成别人,早就一个电话打回去叫人了,还跟你客气这个。

    “大主教请自便。这栋别墅我也就是刚来,里面的东西,也都不是我的,可任凭大主教处置。”张禹微笑着说道。

    “多谢!”威尔摩尔郑重地说道。

    跟着,他就从怀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一接通,他便用英语说道:“杰森,立刻带十个人来吉尔庄园。记住,都要上心腹之人,而且不要惊动其他人,还要带一辆空的面包车,准备四个麻袋。”

    安排妥当,威尔摩尔挂了电话,诚挚地说道:“张道长,实在是不好意思,深夜打扰了。”

    “客气、客气......”张禹客气地说道。

    威尔摩尔又看向琳娜修女,说道:“你马上出去,到门口等着杰森,万不要和张道长的弟子发生什么纠纷。”

    他这话都是故意用国语说的。

    “是,大主教。”琳娜修女点头说道。

    张禹也看向朱酒真说道:“大哥、三妹,还有艾伦小姐,你们陪这位修女上去,叮嘱张清风他们,大家伙是朋友。”

    “好。”朱酒真也点头答应。

    就这样,朱酒真三人陪着琳娜修女一起上去,出了别墅,到院门口等着。

    朱酒真将张禹的话转达给张清风等人,众弟子听了之后,那是直迷糊。

    他们和天主教过节,那是板上钉钉的,人家的大主教都来了,怎么见面之后没多久,就成朋友了。

    好在张禹的这些弟子都挺聪明,猜出来师父很有可能和大主教动手了,结果可想而知,肯定是师父赢了,让对方心服口服,这才不敢敌对。

    想想之前这位大主教来的时候,那是何等派头,他们的心中不禁都得意起来。

    原本众人有心问问是怎么打的,交手的场面如何,碍于琳娜修女也在,就没有开口问。

    现在还是后半夜,街上比较安静,过了一个小时,有三辆车开了过来,一辆轿车,两辆面包车。

    车子停下之后,一个身穿黑袍的神父先行下车。琳娜修女直接迎了上去,“杰森神父你来了。”

    “琳娜修女,大主教呢?”杰森神父客气地说道。

    “在里面呢,你们开着车跟我来。”琳娜修女说道。

    说完,她坐上杰森神父的车,一同朝里面驶去。

    张禹的弟子们已经得了吩咐,直接放行。

    等他们都走了,张清风就忍不住问道:“银铃,那个大主教进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和师父打起来了。”

    “当然打起来了。”张银玲说道。

    “打的怎么样?”“对对对,什么经过。”“谁赢了?”......苑小小等人也都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张银玲得意地说道:“那还用说么,肯定是张禹赢了呗,要不然的话,他们能这么老实?不过说真的,那个大主教也不是盖的,实力特别的强,当时他们两个......”

    当下,张银玲就绘声绘色讲述起张禹和威尔摩尔交手的过程。

    二人斗法的时间不长,但绝对是拿出来看家本事。加上小丫头讲述,有些夸张,听的众弟子们无不神往。

    等张银玲讲完,尹尚杰懊恼地说道:“这么精彩的斗法,我怎么就没赶上呢,太可惜了。”

    跟着,他是一个劲的跺脚。

    其他的弟子,也有不少跺脚的,一个个都显得极为惋惜。

    布莱顿和他的四个徒弟听不懂张银玲的话,见众人跺脚,赶紧拉着赵华,让他帮忙翻译。赵华将张银玲说的经过,添油加醋的讲述了一遍,这五位听了之后,都不禁神往。

    他们见过张禹的一些手段,可那都是皮毛。一听说道家法术如此高明,一时间心潮澎湃起来。

    过了一会,进去的三辆车开了出来,开到门口停下。车门打开,只有琳娜修女一个人下车,然后进到先前他和威尔摩尔来时所坐的那辆车里。

    张清风、张银玲等人见他们出来,又不见张禹从车里下来,赶紧朝别墅方向看去。很快就见张禹和威尔摩尔联袂而来,两个人有说有笑,就好像是多年的老朋友。

    这一幕,在张银玲他们的眼中,其实不算什么,可在布莱顿、卡卡、赵华、钱飞的眼中,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能跟天主教的大主教谈笑风生,绝不是普通人就可以的,别说普通人的,就是有钱人都白扯,没资格让大主教接待,更别说这么聊天了。只有其他教会的大主教,以及一些贵族才有资格。

    他们眼瞧着张禹和威尔摩尔走到门口,两个人又客气了几句,威尔摩尔这才告辞上车。他的车子一开动,后面的三辆车才跟着开动,旋即离开。

    刚刚的那些人进到别墅,并没有干别的,就是将四具尸体装进麻袋带走。另外还顺便干了一件事,就是在别墅上下转了一圈,目的自然是找那个凶手。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估摸着人家杀人之后,顺便将石壁后藏着的东西抢了,肯定是走了,怎么可能还傻乎乎的留下。凶手如此速度,威尔摩尔当时发现中计,反应的速度就够快了,可仍然没有堵住对方,由此不难看出,凶手的实力。

    他们车子走了,弟子们又七嘴八舌的寻问张禹,情况到底怎么样。

    张禹只是告诉他们没什么事了,但特别叮嘱了一句,那就是刚刚他出来的那栋别墅,以后绝不要进去。

    众人虽然不明就里,也知道张禹这么说,肯定有道理。大家伙纷纷点头答应。

    张禹让弟子们回去休息,仍然是按照弟子们之间先前的安排,该哪三个弟子留在门房,就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