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59章 溃烂的尸体
    眼瞧着七个怪物从吧台上扑上来,张禹毫不怠慢,手里攥着的金钱剑只是一松,便化作108枚铜钱向扑来的七个怪物打去。

    “噗!”“噗!”“噗!”“噗!”......

    一连串清脆的声音跟着响起,铜钱打中怪物之后,直接就将他们的身体给打穿了。然而,这些怪物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势道只是缓了一下,又继续扑了上来。

    张禹急忙向后退了一步,左手扬出火符,打向面前的黑衣怪物,右手跟着亮出黑色剪刀,射向旁边的一个绿衣怪物。这个怪物的目标是艾伦小姐,因为艾伦小姐的实力最弱,所以走在张禹的身边。

    火符出手之后,张禹又掏出玉虚绳,毕竟这些怪物只够在铜钱之下而不死,想来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可是,不等玉虚绳出手,张禹就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就好像面前的那个怪物,中了火符之后,立时以极快的速度燃烧起来,旋即付之一炬。被焚毁的速度,要比烧一个人可快多了。最令人意外的是,烧出来的味道,并没有半点烧焦的肉味,而是一股塑料味。

    黑色剪刀更是将一个怪物剪成两截,倒在地上。

    另外一边,威尔摩尔左手圣经一翻,一个火球砸在一个黑衣怪物的身上,也将那怪物烧成灰烬。他右手一挥,打出一个白光十字架,这个十字架的大小,远要比跟张禹动手时发出那个小得多,可是在击中一个白衣怪物的时候,直接就将怪物打的稀巴烂。

    由此也不难看出,他攻向张禹的那个白光十字架,威力得何等强大,估计绝不会亚于张禹的掌心雷。

    不仅仅是他,站在他身边的琳娜修女似乎也不是白给的。面对扑来的怪物,她纤细手掌一翻,掌中冒出十字光华,她跟着就是一掌,猛地朝怪物的脑袋打去。

    “噗”地一声,怪物的脑袋被他这一掌,硬生生的打的稀巴烂。但是,那怪物在脑袋爆开之后,并没有流出血来,反倒是近前一把抱住了琳娜的双肩。

    琳娜也不怠慢,嘴里默念一声,她挂在胸前的十字架突然发出一道白光,击中怪物的胸口。

    “轰!”

    怪物彻底被打散架。

    在朱酒真和张银玲的面前,也各有一个怪物。因为怪物的速度快,朱酒真也不能一下子就出手打两个,他抬腿一脚踹向面前的那个怪物,在他看来,这个世上也没什么鬼,不过是装神弄鬼罢了。

    他这一脚正好踹中怪物的胸口,怪物登时就被踹飞出去,重重地撞到后面的墙上。

    “啪嚓”一声,脑袋、胳膊、腿全都撞散架了。

    小丫头张银玲在面对扑上来的怪物时,也是丝毫不惧,在怪物近前之时,她的身子一让,双手一把抓住怪物的手臂,接着就势一甩,怪物被她直接给掀飞到棚顶之上。

    “哐”地一声,怪物也撞的支离破碎。

    “什么啊......”张银玲扑了扑双手,露出一脸的不屑。

    原本以为这个怪物能够挺厉害,结果倒好,真是不堪一击。

    可以说,这些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干掉的这些怪物。差也差不上一秒。毕竟怪物都是一起扑上来的。

    张禹看了之后,不由得愣了一下,嘴里嘀咕道:“这是什么东西,能挡得住我的金钱剑,结果却又这么不堪一击。”

    他一把收回金钱剑,走到旁边那个被黑色剪刀剪成两截的怪物前,低下头去,仔细打量起来。

    很快他就发现,这怪物根本就不是血肉之躯,从身上剪断的缺口来看,倒像是塑料制品的。也就是身上穿的衣服挺怪,尤其是脸上,看起来恐怖,但仔细观察,分明是戴着一个面具。

    张禹伸出金钱剑,只是轻轻一挑,就将面具从怪物的脸上挑了下去。再一瞧,看的更加分明,怪物的怪物脸上虽然也有五官,但分明就是塑料的脸孔,放在时装店里,完全可以拿来当模特了。

    “这不就是一个塑料模特吗?”张银玲也凑到怪物的边上,看到这个,不由得撇了撇嘴。

    “怪不得刚刚烧起来的时候,塑料味这么重,看来真是塑料的。”艾伦小姐也来了一句。

    “咚咚锵......锵咚咚......咚咚锵......锵咚咚......”

    音响仍然放着劲爆的音乐,威尔摩尔显然对这里很熟悉,他绕到吧台后面观看,琳娜修女也跟了过去,然后说道:“这里也没个人啊......”

    威尔摩尔微微点头,向内走了几步,他已经看到音响的主控设备,弯腰关了按钮。

    舞厅内瞬间安静下来,威尔摩尔又四下看了看,最后将目光落到张禹的身上,“这里没有人。”

    “这就怪了......”张禹疑惑地说道:“会是什么人打开了这里的音响设备,又把这些假人藏在这里暗算咱们呢......”

    “就这堆破烂,还能叫暗算吗?白送的一样......”张银玲不以为然地说道:“也太瞧不起人了......”

    然而,威尔摩尔听了这话,却猛地大叫一声,“不好!”

    跟着,他就从吧台内绕了出来,快步朝舞厅外冲去。

    琳娜修女见他往外跑,也赶紧快步跟上。

    张禹等人不明就里,朱酒真、张银玲、艾伦小姐都看向张禹,张银玲出声问道:“怎么不好了,他跑什么?”

    “对啊!”刹那间,张禹也想到了什么,立刻叫道:“快走!”

    说着,他也朝外面跑去。

    见他也跑,张银玲等人只好都跟着跑。

    小丫头一边跑,一边好奇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这么着急?”

    “调虎离山!是调虎离山!”张禹一边说着,一边快步的跑出舞厅。

    他的速度快,琳娜修女虽然跑在他的前头,可也被他追上,第二个冲出舞厅。

    威尔摩尔的速度还是快,冲出舞厅之后,直奔走廊的另一端跑去,张禹紧随在后。琳娜修女、张银玲等人先后跑出舞厅,也都跟着往那边跑。

    张银玲也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丫头又是一边跑一边问,说道:“张禹,你别说半截话啊,什么调虎离山?”

    张禹在前面叫道:“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有人故意把咱们引到这里。他把音乐放的这么大声,咱们一旦进来,肯定就听不到走廊上的半点声音。那个人的目标,恐怕就是地下室里藏着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张银玲这下才反应过来,嘴里又道:“那咱们快点,把那个人给堵住,绝不能让他跑了。”

    他们嘴里叫嚷着,已经重新冲进化妆间。来到那个衣柜的外面,最前面的威尔摩尔抬起右手,掌中浮现出那个白光十字架,他在十字架凝聚到最大的时候,才跨步冲进去。

    其实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对方真的在下面,也不用着急。因为只有这一条路,只要把路给堵住,人也上不来。

    在摩尔摩尔凝聚起十字架之后,其他的人也都进来了。张禹第二个冲了进去,手里攥住七星刀。

    对于张禹来说,他需要防备的人,不仅仅是打开音响布局的那个人,还有威尔摩尔。

    张禹进去之后,跟威尔摩尔也保持着一点距离。但他看的出来,威尔摩尔是真着急,当他来到楼梯拐弯的地方时,威尔摩尔都已经冲到最下面了。

    “雷纳!哈利!”

    威尔摩尔的叫喊声响起,张禹也往下跑,可并没有听到有人回答的声音。

    转眼间,张禹也下了楼梯,冲出楼梯洞。他只看到,威尔摩尔朝对面狂奔,马上就到对面的墙壁那里。至于说先前留在这里的四个神父,张禹没看到有人站着,靠着昏暗的手电光亮,他隐约能看到地上躺着四个人。

    再找其他的人,根本没有。

    张禹也快步朝对面跑去,他看的清楚,威尔摩尔来到墙壁那里之后,最先看的不是那四个神父的尸体,而是蹲下身子,朝石壁那里看。

    张禹这个角度能够看到,石壁上原本的圣母玛利亚雕刻不见了,露出一个大洞。张禹之前虽然没有查看那边的情况,却也能够猜到,肯定是别有洞天。

    他的速度也快,转眼来到威尔摩尔的旁边,此刻有机会,张禹也朝洞内看去。

    洞内的空间不大,大体上也就是两三个平方,看起来差不多能躺下一个人。在这了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张禹完全能够确定,威尔摩尔虽然是先到,可并没有动手从里面拿什么东西,估计当时就是空的。

    “嗯?”紧接着,张禹突然发现有点不对。

    怨气!

    这里有怨气!

    要知道,怨气基本上都是人死之后散发出来的。往往都是死的人心中委屈,才会留下这个。

    可是这里的怨气很怪,一来是不重,二来是张禹先前停留在地下室的时间也不短了,如果有怨气的话,早就应该发现,但他根本没有感觉到。而且之前,四个神父已经将石壁撬开不少了,里面竟然都没有怨气溢出来。

    旋即张禹反应过来,极有可能是因为挡在这里的圣母玛利亚雕刻。

    现在雕刻已经被撬了下来,扑在地上,再也无法挡住里面的怨气,令怨气能够飘出来。

    在张禹看来,这里藏着的东西,应该是宝贝什么的,不应该是死人吧。先前威尔摩尔也说了,是有东西放在这里,里面放着的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这么巧,威尔摩尔以前不来取,偏偏今晚来取。还有那个神秘人,为什么也是之前不来取,今晚变得花样的来取。

    其中的道理,张禹想不明白,但他的心中,已然是无比的好奇。

    他忍不住闭上眼睛,用心眼去感受这里的怨气。

    张禹的脑袋中,先是一片黑暗,只过了不到三秒钟,就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

    一个女人躺在地上,在她的身边,围着六个男人。这六个男人,有的按着女人的胳膊,有人抓住女人的腿,还有人压在女人的身上。

    女人不停地反抗,可她一个人哪里能够从六个男人的掌中挣脱出来。她不停地喊叫,不停地嘶吼,叫喊的是什么,张禹听不明白,都是英语。

    六个男人轮番对女人进行肆虐,他们的嘴里发出狞笑,甚至殴打这个女人。

    张禹看不清女人的模样,同样也看不清六个男人的模样,但即便如此,脑海中的一切,已经足够令人愤慨。张禹依稀看到,女人的眼中淌出悲愤、屈辱的泪水。终于,一只大手,朝女人的喉咙伸出。

    也就在这一瞬间,张禹脑海中画面突然没了。

    “嗯?”张禹愣了一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忙睁开眼睛。

    他跟着就见,威尔摩尔手里托着《圣经》,嘴唇不停地动,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刚刚还能感觉到的怨气,此刻竟然完全感觉不到了。

    张禹不用去猜,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是威尔摩尔强行化掉了这里的怨气。毕竟这里的怨气不是特别重,以大主教的实力,化解这点怨气,绝对不成问题。

    “呀!”

    蓦地里,一个女人惊叫的声音响了起来。

    声音就在身后,张禹忙转头看去,威尔摩尔自然也听到了声音,几乎是同时转过头去。

    发出声音的人是艾伦小姐,只见她和张银玲、朱酒真、琳娜修女站在最靠外的一具神父尸体旁。

    张禹过来的时候,是直奔威尔摩尔的身边,并没有注意神父的尸体。艾伦小姐突然的惊叫,让张禹愣了一下,因为今天白天他们俩就见过一具尸体,艾伦小姐表现的很镇定,根本没当回事。

    何况以艾伦小姐的职业,赌场不可能没闹过人命。

    张禹站起身来,走了过去,没走两步,就能看得清楚。

    看到这尸体,张禹也是一怔,原来这尸体的面部,已经溃烂的不像样子,就跟鬼都没什么区别。怪不得艾伦小姐会害怕叫出声来,估计一般的人看到,都得吓得叫出来。

    威尔摩尔也走了过来,但他的反应却是另外一种,张禹能够听到,威尔摩尔明显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是害怕,而是吃惊的反应。

    张禹不明白威尔摩尔为什么会吃惊,隐隐能够意识到,威尔摩尔有可能是见过这种手段。张禹没有寻问,又向前一步,仔细打量起尸体来。

    尸体不仅仅是面部溃烂,露出来的脖颈也都溃烂,尽是脓水与血水。似乎在脖颈下面,被袍服挡住的身体,也极有可能溃烂。都已经认不出来,死者到底是哪个神父了。

    袍服的袖子中露出双手,特别是右手的衣袖,还往上拉了一些。不管露出来的手,还是向上的手臂,整个都是溃烂不堪的。

    这一刻,张禹猛地想起傍晚时分自己和艾伦小姐一同见过的那具尸体。溃烂的程度,几乎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恐怕就是之前见到的那个,面部没有溃烂。

    ****

    亲哥亲姐们,元宵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