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58章 音乐声
    威尔摩尔本来也能看出来张禹的本事不低,只是没想到,竟然强到这个份上。

    张禹先后化解了他的两团圣心烈火,更是将他的圣光给破了,怎不叫人心惊。他能意识到,张禹射过来的那把刀十分的厉害,要不然的话,也不能让他受伤。

    好在自己的大主教袍服是一件法衣,要不然的话,怕就不是单纯的在肋部划出一道口子了。

    当然,威尔摩尔也清楚,自己的圣光之所以被破,有一半的原因是跟自己左臂的疼痛有关。他知道出什么事了。至于说,如果左臂不抖那一下,能不能挡住七星刀,他心底也没准。

    “张道长,厉害......实在是厉害......”威尔摩尔这次说话时,脸上已经没了傲慢之色。在这一刻,他已经把张禹认定为,跟自己同一级别的高手。

    听他这般说话,张禹微微一笑,客气地说道:“大主教过奖了。”

    “没有过奖,我知道你们国家有一句话,叫作不是猛龙不过江......张道长绝对是称得上猛龙过江......”威尔摩尔再次恭维道。

    对方这般说,张禹自然不能显得狂妄,又客气地说道:“贫道实在称不上是猛龙过江,天主教的实力,着实令人钦佩不已。贫道前来传教,万不敢与贵教为敌,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大主教一定见谅。”

    此番和威尔摩尔交手,张禹也看出来人家的实力了。威尔摩尔只是一个大主教,用艾伦小姐的话,上面还有红衣大主教和教皇呢。

    一个大主教就这般实力,那红衣大主教和教皇得多厉害?

    而无当道观就张禹一个人,拿什么跟人家斗。就是这次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道教除了他之外,都没人来呢。说白了就是,倘若天主教来国内撒野,道家各派才能出手,也就是自保,跟上次在龙湖山庄的时候一样。若是张禹在国外惹事,道教方面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同样,通过威尔摩尔的实力,张禹也能想象到张真人对他说的那番话,并不是危言耸听。真正较量起来,欧洲的教派可不少,如果再像当年那样较量一下,怕是道教仍然不是对手。

    所以,张禹不打算跟威尔摩尔你死我活,事情挑明,看对方的意思。反正咱俩这次动手,你是输了。老子或许打不过什么红衣大主教,但起码能赢了你。

    “明白、明白......”威尔摩尔点了点头,“莱沙镇的事情,想来就是个误会。正如你们国家的那句话,冤家宜解不宜结,一切说开了也就好了。”

    威尔摩尔也确实不敢和张禹再叫板了,客客气气。张禹也是一笑,打起揖手说道:“无量天尊!多谢大主教!”

    说完这话,他的手掌一招,落在地上的玉虚绳先行回到掌中。紧接着,是钉入墙中的七星刀也飞了回来。

    张禹在心中也暗自感慨,这个大主教也确实厉害。

    自己的七星刀只是割破他一点皮肉,然后就划了过去,钉到了墙上。

    金钱剑最后收回,两边颇有点不打不成交的意思。

    谁都明白,一切都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没有实力,什么都是白扯。

    威尔摩尔又和张禹客套了几句,随后看了眼里面的石壁,又行说道:“张道长,实在是不知道吉尔的庄园已经被你买下来,今晚多有得罪,还请张道长见谅。”

    “不过是小事一桩,能有缘结识大主教,更是贫道的荣幸。”张禹平和地说道。

    “不瞒张道长,我和吉尔也是朋友,交情还不错。当年我在他的家里,存了点东西,这家伙总是赌钱,我也是担心他一时红眼,再把我的东西给卖了,这才让人过来,把当年存放的东西取走。其实,就是这么点事,不知道张道长可否行个方便......”威尔摩尔微笑着说道。

    “自然没有问题,东西是大主教的,大主教取走,也是理所应当。”张禹报以微笑。

    怎么回事,大伙心照不宣,到底是什么东西,藏着什么秘密,张禹也不想知道。你想拿走,那就拿走好了,反正也不是老子我的东西。

    “多谢。”威尔摩尔含笑点头,旋即看了眼雷纳神父,改用英语说道:“雷纳,你们四个继续干活,把那里凿开,东西取出来。”

    “是,大主教。”“是,大主教。”......雷纳神父四个,立刻躬身答应。

    但是,雷纳却没有动,朝张禹那边看了一眼,想说什么,似乎又有点难以开口。

    张禹立时明白过来,笑着说道:“我和你们的大主教已经是朋友,你们的东西,我自然也不会留下。东西都在后面,你们去拿吧。”

    不用艾伦小姐翻译,威尔摩尔就瞪了雷纳一眼,像是再说,真是废物。

    可话说回来,以张禹的实力,自己都奈何不了,自己的手下,就更加白费了。

    “还不快谢谢张道长。”威尔摩尔看着手下的时候,脸上尽是威严之色。

    “thankyou!”“thankyou!”......

    在四人道谢之后,威尔摩尔朝张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张道长,咱们上去坐回。”

    张禹知道,下面的东西不可对人言,所以他也没打算留下看看。张禹也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大主教,请!”

    两个人跨步向前,走到之间相会,联袂朝楼梯口那边走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交情颇深的老朋友呢。

    张银玲和朱酒真、艾伦小姐也只能跟着张禹离开,琳娜修女也跟在威尔摩尔的身后,那四个神父则是毕恭毕敬,躬着身子,并没敢马上就去过拿地上的《圣经》和十字架。

    来到楼梯口,威尔摩尔扭头说道:“拿到东西之后,先给我来个电话。”

    “是,大主教。”雷纳立刻答应。

    威尔摩尔不再说其他,和张禹联袂上楼,顺着楼梯,来到上面,从衣柜中走了出来。

    这里当然不是聊天的地方,一行人从这个化妆间出来,张禹打算请他们到大客厅坐。

    但是,才一出来,他突然听到前面有隐隐的声音,“咚咚锵......锵咚咚......咚咚锵......”

    听到这个声音,张禹不由得一愣,停下脚步说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没有啊。”“没有。”......朱酒真、张银玲、艾伦小姐都是摇头。

    威尔摩尔疑惑地看了眼张禹,说道:“张道长,有什么声音么,我怎么没有听到。”

    “我的耳力一向不错,要不然,咱们再向前走走,我敢肯定,确实有声音。”张禹正色地说道。

    “好。”威尔摩尔点头。

    几个人全都出了房间,继续向前走。

    走廊上的灯是开着的,比较明亮,这是之前张禹招呼弟子们过来了一趟,把灯打开的。

    他们现在越往前走,那个声音就越是清楚,张禹已经确定,这是音乐声,而且还是那种十分激烈的音乐。

    “好像真有声音。”威尔摩尔停下了脚步。

    朱酒真也点头说道:“确实有声音,好像是音乐声,声音像是在旁边,又像是在前面。”

    “这是怎么回事?”威尔摩尔疑惑地看向朱酒真,说道:“我们来的时候,还没有听到有什么声音,现在怎么出现了?你们两个是在我们后面来的,有没有听到。”

    “没有。”朱酒真肯定地说道。

    “这可真就邪门了......”威尔摩尔看向张禹,问道:“张道长怎么看?”

    毕竟这里是张禹地盘,威尔摩尔还是有点担心的,因为他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张禹耍的花样。

    张禹明白,威尔摩尔似乎不太相信朱酒真的话。他不相信,可张禹相信,朱酒真说来的时候没有声音,那这个声音,又是怎么来的呢?

    张禹也十分疑惑,说道:“大主教,我看不如这样,咱们继续往前走,找找这声音的源头。如果说真有什么问题,请大主教放心好了,这里是我的地方,绝不会让大主教有丁点闪失。”

    他这是摆明立场,刚刚大主教先生你都输给我了,我要想杀你,应该也不是问题,所以你就放心好了,不是我搞的鬼。这话他当然不能明说,太打人家脸了。

    国语中的意思,有的时候千变万化,隐晦的意思很多,一些话中,能有好几种解释。

    可这话在老外的面前说,哪怕威尔摩尔的国语不错,也听不出其中隐藏的意思。只能听懂字面上的意思。

    好在他也知道,自己刚刚都输了,作为胜利者,张禹在这种情况下,不应该耍阴谋手段。

    “你说的有道理,咱们就继续找找。”威尔摩尔说道。

    他们又继续向前,音乐的声音,越来越清楚。当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张禹已经能够确定,声音是从前面那个舞厅中传出来的。

    “前面是个大舞厅,大主教既然是吉尔先生的朋友,又知道刚刚那个地下室,我想一定也知道这里吧。”张禹说道。

    “我年轻的时候来过,这是吉尔家举行派对时候用的。声音确实是那里发出来的,咱们过去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威尔摩尔说道。

    他俩还能神情自若,张银玲的脸上,已经满是疑惑。

    小丫头纳闷地说道:“我和大哥下来的时候,确实没听到声音,现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人做的?张清风他们,都在外面没进来啊......”

    “三妹别怕,有我和二弟在,绝不会让你有什么闪失。”朱酒真认真地说道。

    “我才不怕呢,只是好奇!”张银玲撇了撇嘴,一脸不在乎地说道。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舞厅的门外。

    站在这里,声音更是清楚。张禹抬腿一脚,将门给踹来,“砰!”

    他嘴里跟着叫道:“里面是什么人?”

    “咚咚锵......锵咚咚......咚咚锵......锵咚咚......”

    里面传出来的,只有激烈的音乐声,并没有任何人的回答。

    不过,除了音乐声,还有里面的灯光闪烁。

    这里以前是舞厅,里面的灯光五颜六色,而且还忽明忽暗。

    张禹之前进到过这里,还专门搜寻过,当时没发现有什么特殊。而且在走的时候,他也把灯给关上了。

    通过张银玲和朱酒真的话,更加能够断定,灯光和音响应该是二人下来之后才被打开的。

    这个人会是谁,张禹相信,不可能是自己的徒弟,难道说,其中另有他人。

    张禹也是艺高人胆大,他率先一个箭步抢了进去,嘴里叫道:“什么人在里面,不要藏头露尾了!”

    说着,他四下扫视一番,没有见到任何人。

    音乐继续播放,特别的摇滚,听在耳朵里,让人很有激情,恨不得随着音乐摇摆。

    威尔摩尔第二个冲了进去,接着是张银玲、朱酒真、艾伦小姐和琳娜修女。

    眼瞧着里面没有人,他们互相看了看,琳娜修女小声用英语说道:“大主教,怎么办?”

    威尔摩尔作为大主教,自然不是等闲之辈,他浑然不惧,只是对张禹说道:“这里没有人,你怎么看?”

    “我想到前面看看,这里的音响实在是太吵了,令我什么也听不清楚。”张禹说道。

    他六识过人,想要找什么隐藏的人,并不困难,除非对方不发出一点声音来。

    所以张禹自信,只要将闹人的音乐关掉,自己想要找人,会更加容易一些。

    “有道理。”威尔摩尔点头。

    张禹率先向前走去,他给张银玲等人丢了个眼色,让他们跟上。

    这里的古怪,不是自己搞出来的,天晓得会是什么人。自己这些人,最好距离的近一点,如果有什么事,也方便照应。

    威尔摩尔想法和他一样,朝琳娜修女丢了个眼色,一同朝前走去。

    舞池实在有够大,好多音响挂在墙壁上,主控开关是在最前面的吧台那里。

    张禹等人一起朝吧台走去,这里的吧台就和酒吧的吧台一样,里面有酒柜,外面有椅子,可以供人坐在那里饮酒。

    就当他们快到来到吧台之时,就见吧台内,突然跳起来七个人,直接站到吧台之上。

    看到有人突然跳出来,张禹等人都是一惊,即便是有所准备,可对方的形象,实在是有够吓人。他们穿着红色、黑色、蓝色的衣服,脸上惨白,有的眼睛凸出,有的嘴上是血,看起来都是些妖魔鬼怪。

    “啊......”“呀!”小丫头和艾伦小姐更是吓得叫出声来。

    哪怕是张禹、威尔摩尔也都下意识停下脚步。

    “刷!”“刷!”“刷!”......

    不等张禹等人缓过神来,这七个人就猛地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