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53章 有点反常的艾伦小姐
    “亨德利、比克、墨菲......还有你我......都是这个样子......”威尔摩尔的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是啊......他们死的时候真的是好恐怖......我不要像他们一样......大主教......你一定要帮我想想办法......”卡梅隆又是哭丧着脸说道。

    说到这时,卡梅隆突然一凛,诧异地看向威尔摩尔,“大主教......你刚刚说......你我......难道......”

    “闭嘴!”威尔摩尔的眸子中散发出摄人的目光。

    看到他狰狞的样子,卡梅隆吓了一跳,忙闭上嘴巴,再也不敢出声。

    威尔摩尔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半晌之后,才慢条斯理地说道:“当年你我,还有他们三个,包括吉尔,咱们六个人是最要好的朋友......怎么会这么巧,我们的身上都出现了这种症状......”

    “我、我也不知道......”卡梅隆因为刚刚威尔摩尔的神情大变,仍然心有余悸,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在我在教会做执事的时候,咱们经常在一起,可当我成为神父之后,咱们就很少在一起了......这种巧合的事情,我想不应该发生在我的身上才对......”威尔摩尔森冷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咱们确实都好些年没有来往了......特别是大主教你......好像......”卡梅隆说到这里,似乎是不敢继续往下说。

    “好像什么?”威尔摩尔冷声问道。

    “好像是......自打十五年前的万圣节之后......咱们就没怎么再见过面......”卡梅隆结结巴巴地说道。

    “万圣节......万圣节......”威尔摩尔原本苍白的脸上,突然变得更加苍白,仿佛想起了什么事。

    卡梅隆小心翼翼地看着威尔摩尔,根本不敢出声。又过了片刻,威尔摩尔才沉声说道:“这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吗?”

    “我不知道啊......”卡梅隆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我只是不想死......大主教......你一定要救我......”

    “没用的东西!”威尔摩尔骂了一句,他跟着昂起头来,仿佛若有所思。

    又过了一会,威尔摩尔才道:“这件事,不仅仅关系到你,同样也关系到我。我会想办法的......这样,你先回去,我明天联系你......”

    “不......大主教......我现在这个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教堂能不能先收留我,等我好了之后再回去......”卡梅隆连忙用祈求的语气说道。

    “你现在这个样子,教堂实在不便收留你......听我的,先回去,我今天晚上就会想到办法,到时候会治好你的......”威尔摩尔的语气头一次温和下来。

    “那......那好......大主教......就拜托你了......”卡梅隆可怜巴巴地说道。

    “放心。”威尔摩尔肯定地点了点头。

    他跟着抬起左臂,朝门口的方向指了指,示意卡梅隆可以走了。

    卡梅隆无奈,只好穿上衣服,朝外面走去。

    在他穿衣服的时候,威尔摩尔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威尔摩尔只说了一句话,“琳娜修女,到会客室来一趟。”

    琳娜修女来的很快,在她来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碰上卡梅隆出去。彼此间打了个招呼,卡梅隆便朝楼梯口的方向走去。琳娜修女进到房间,来到威尔摩尔的沙发旁。

    “大主教有何吩咐......”琳娜修女很是恭敬地说道。

    “记得刚刚出去的那个人吗?”威尔摩尔淡淡地说道。

    “记得。”琳娜修女点头说道。

    “通知雷纳,在这个人离开教堂之后,找个僻静的地方干掉他。记住,不要留下什么痕迹。”威尔摩尔冷漠地说道。

    “是,大主教。”琳娜修女直接答应。

    威尔摩尔站了起来,转身朝门口走去,嘴里又淡淡地说道:“解决之后,让雷纳到后面的神殿见我。”

    皇家度假庄园。

    张禹和艾伦小姐一同来到这里,庄园很大,面积完全超过戚家在镇海市的龙湖山庄。

    在伦敦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估计也只有英吉利的皇室能有如此大的手笔。

    这里面的欧式风情建设,大气中不失格调,让身在其中,就有一种流连忘返的感觉。

    艾伦小姐带张禹到报名处报名,需要提供护照资料和个人的简历,看起来十分的正规,要比以往张禹参加的两次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严格多了。

    张禹很想知道,东方都有哪些高手前来赴会,可是艾伦小姐表示,暂时保密,等到后天报名截至之后,才会正式公布。

    见她这般说,张禹也不多问,其实张禹隐约也能看明白,这场东西风星相风水的交锋,艾伦小姐不一定会站在他这一边。毕竟这是人家的主场,英吉利皇室也要代表着西方。自己不一定非得大获全胜,只要取得一定的胜果,就算是迈出了一大步。

    离开皇家度假庄园,张禹坐着艾伦小姐的车往回走。

    庄园是在郊区,车子一路开的很快,快到市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张禹突然看到,路边躺着一个人。

    “停车,那里好像躺着个人!”张禹一边说,一边伸手指点。

    艾伦小姐听了这话,马上将车开了过去,听到路边。

    果不其然,在马路牙子上,躺着一个人。

    张禹拉开车门,率先下车,来到那人的身边。这个人年纪能有四十来岁,穿着一件羽绒服。

    他先是查看鼻息,已经没有了呼吸,跟着拿住这人的手腕,旋即发现不对劲,这人的手腕肌肤有些发粘,仔细一瞧,竟然溃烂的不像样子。

    艾伦小姐也已经下车,来到尸体边,旋即嘴里就忍不住“咦”了一声。

    张禹抬头看向艾伦小姐,他发现艾伦小姐的眼睛此刻睁得老大,脸上还流露出一抹激动之色。张禹好奇地问道:“怎么了?你认识他?”

    “不认识。”艾伦小姐连忙说道。

    她脸上的表情也瞬间恢复正常,接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说道:“我就报警......对了,他人有没有事,我顺便叫救护车......”

    “已经死了。”张禹摇了摇头,伸手轻轻地将死者的衣袖拉上去一些。

    死者所露出来的皮肤,都是血肉模糊,叫人看着作呕。

    “这是怎么回事......”张禹在心中嘀咕,还是掐住死者的脉门,感受起脉搏。

    人没有了脉搏,绝对是死透了。张禹又用心眼查看了一下,三魂七魄都没了。他大概能够确定,这人死了能有差不多一个小时。

    张禹很想脱掉这人的衣服好好的查看一番,奈何自己终究不是警察。

    他站起身来,看向艾伦小姐,艾伦小姐正用英语跟电话里的人说些什么,张禹也听不懂。

    很快,艾伦小姐放下电话,说道:“我已经报警了,咱们在这等一会吧。”

    “没有问题。”张禹点头。

    英吉利警方的效率还真挺高,也就三分钟的样子,两辆警车就开了过来。

    几名警察从车内下来,有的查看尸体,有的寻问张禹和艾伦小姐。他们的话,张禹是听不懂,都是由艾伦小姐回到。

    张禹的注意力,主要是在尸体上。警察似乎也发现了尸体上有溃烂的问题,将尸体的衣服解开,好家伙,让人见了就想吐。

    在死者的身上有身份证件和电话,警方很快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名字叫作卡梅隆。警方联系了家属,得知卡梅隆最近得了怪病,身体溃烂,去医院治疗也没什么用,今天专门去教堂祷告。为什么会死在这里,并不清楚,但尸体没有外伤,警方初步认定,是病发而死。

    张禹和艾伦小姐少不得要去警局做个笔录,还真别说,警局的待遇来不错,因为到了晚饭时间,还专门给他俩准备的晚饭。

    等二人离开警局,来到新买下的庄园,都是晚上九点多钟了。

    一路之上,张禹时不时地会偷眼去看开车的艾伦小姐,他总是觉得,好像哪有点不对。为什么艾伦小姐在看到卡梅隆尸体的一刹那,会露出激动的神情。

    车子来到庄园外,庄园的大铁门紧闭,只能从铁门的栅栏上看到院内亮起的灯光。

    不得不说,这里的夜景很美。

    “我到了,谢谢。”张禹微笑着说道。

    “不必客气。对了,不邀请进去坐一会么?”艾伦小姐也是微笑。

    “欢迎之至。”张禹点头说道。

    艾伦小姐直接按了车喇叭,在大门内设有门房,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

    好在很快,栅栏那里露出一张脸,“谁啊?”

    这人说的还是国语,张禹马上探出头来,说道:“钟飞,是我。”

    “师父回来了,我这就开门。”里面的人是张禹的徒弟钟飞。

    他将大门打开,放张禹的车进去。张禹暗自点头,虽说自己不在,这里还真是有条不紊。

    门内的门房里,有三个弟子值班。艾伦小姐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前面只能人行,两边才能走车,她开车顺着右侧,一直来到中间那栋别墅旁的停车场。

    车子停好,二人一起下车,走到别墅门前,不用张禹动手,艾伦小姐就按了门铃。

    “咔!”

    很快,有人过来开门,是张禹的一个弟子。一见到张禹回来,立刻躬身见礼,“师父,您回来了。”

    “回来了。你们安顿的怎么样?”张禹温和地问道。

    “正在收拾呢。”弟子笑着说道:“这里可真够大的,每人一个房间,都绰绰有余。大家伙都安排了房间,需要的生活用品也都买齐了。”

    “这就好。”张禹点了点头,朝里面走去。

    艾伦小姐就跟在他的身后,走过玄关,就是大客厅。

    这欧式风格的大客厅实在是有够气派,整整两层高,都可以开舞会了。上面一圈是二层,一切设施都有,看来赌场当初也没说什么东西都要,像沙发什么的,也给留下了。

    “快点、快点,把这些破烂都给搬地下室去。”蓦地里,楼梯那里响起张银玲的声音。

    张禹转头看去,就见张银玲和张清风,以及几个弟子正抬着一些画下来。这些画都是有框的,有的一眼就能看到画面。

    这是油画,看起来乱七八糟,根本不知道画的什么。

    不想,站在张禹身边艾伦小姐猛地朝楼梯那里冲去,嘴里大声叫道:“whatareyoudoing?”

    也不知她为何这么着急,喊出来的都是英语,张银玲哪能听得懂,直接造了一愣。

    也是这英语有够简单,这丫头听不懂,张清风还是听得懂的。他翻译道:“她问咱们干什么?”

    “干什么?把这些破画搬地下室去呗!”张银玲直接说道。

    “为什么要搬走,这些画挺好的!”艾伦小姐叫道。

    “都不知道画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还挂在卧室里,让人看着就眼晕。你要是觉得好,我都送给你了!”张银玲理直气壮地说道。

    “怎么回事?”张禹心中纳闷,走到了艾伦小姐身边问道。

    “没、没什么......”艾伦小姐见张禹过来,脸上急切的神情恢复自然,说道:“我只是觉得这画扔了太可惜了。不过这房子既然已经是你们的了,里面的东西你们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我也管不到。”

    说完,她摊开双手,拿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来。

    “你也知道房子是我们的!”张银玲撇了撇嘴,跟着说道:“走走走,这画框还挺沉的呢,赶紧给扔地下室去。”

    她和张清风等人搬着画框,快速下楼,前往地下室。

    王杰跟在最后面,他手里什么也没拿,就一甩手掌柜的。

    他几步走到张禹面前,笑呵呵地说道:“师叔,你的房间我们都给收拾好了,就在五楼左边拐那个最大的房间,里面水和吃的都有。今晚有的忙了,你们先上去聊,这边灰大,估计怎么也得再折腾一个多小时。”

    “灰大怎么没看你身上有灰,脸上连汗都没看着。”张禹故意问道。

    “我、我是监工......一个合格的监工,抵得上四个干活的呢......”王杰舔着脸说道。

    “行,继续监......”张禹一笑,朝艾伦小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请,张先生。”艾伦小姐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张禹本来以为,艾伦小姐非要到此,是有什么事想要跟自己说。

    可是上楼之后,并没有说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随便聊天。

    一直聊到晚上十一点多,艾伦小姐表示自己困了,想要留下住一晚。张禹当然没有什么异议,眼下房间都分派好了,五楼住的都是男的,除张禹之外,还有朱酒真、张清风、王杰。四楼住的都是女弟子,少不得还有张银玲。

    艾伦小姐并不打算去四楼睡,张禹就给她在五楼找了个房间,安排了一套新行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