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56章 对视
    在威尔摩尔的脸上,满是傲慢与不屑。

    王杰在心中嘀咕一句,“牛气个屁!”

    但他还是面带微笑地说道:“没错,我不是张禹,那是我师叔,也是我们无当道观的方丈。我叫王杰,是......”

    王杰侃侃而谈,本来还想自我介绍一下,威尔摩尔似乎对这些没有什么兴趣,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淡淡地说道:“我不用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叫张禹来见我。”

    “你!”眼瞧着对方如此嚣张,王杰的脸上露出不平之色。

    倒是张清风说道:“大主教先生,方丈师尊正在你要去的地方等着你。”

    “我要去的地方?”威尔摩尔的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就是你今晚派人去的地方......”张清风不卑不亢地说道。

    “哦......”威尔摩尔微微点头,说道:“好吧,那我就去会会他......”

    说完,威尔摩尔也不再废话,直接跨步朝张禹先前进去的别墅走去。琳娜修女只管跟在后面,一句话也不说。

    眼瞧着这两位朝别墅走去,都不用王杰他们带路,众人少不得互相瞧瞧。

    苑小小先凑到张清风的旁边,低声说道:“师兄,师父不是说,让咱们出来迎接他,顺便给他带路么。瞧这意思,这家伙对这儿比咱们都熟呢,咱们现在干啥?”

    “我看还是先给师父打个电话,汇报一声。”张清风还是机灵,说着就掏出手机,拨了张禹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张禹的声音,“喂。”

    “师父,那个洋鬼子大主教已经来了,他就带了一个修女,两个人正朝你那边走呢,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张清风直接说道。

    “就在大门口等着就好。”张禹说道。

    “就在门口等着......那、那您一个人能成么......”张清风有点担心地说道。

    “没事的。”张禹自信地说道。

    “那、那好......我带着师弟们就在门口等着您了......”张清风有点无奈地说道。

    他挂了电话,张银玲和朱酒真已经从门房里出来,其他的弟子们,也都围到张清风的身边。大伙都知道,他们和天主教是有过节的,对方到此,搞不好就得打起来。

    “师父怎么说?”“师父怎么说?”......张清风一挂电话,几个弟子就寻问起来。

    “师父说,让咱们在这等着就行。”张清风说道。

    “在这等着......”张银玲第一个不满起来,“留在这有什么意思,多无聊......”

    苑小小赶紧说道:“这是师父的意思,师父既然这么吩咐,那我们还是留在这吧。”

    “你是他的徒弟,我可不是,我得去瞧瞧热闹。”张银玲撇了撇嘴,直接朝威尔摩尔所走的方向走去。

    朱酒真见她过去,马上跟了上去。

    众弟子看到他俩过去了,却也都不知道该不该跟过去。毕竟张银玲和朱酒真的身份比较特殊,也不是无当道观的人,朱酒真更是张禹的结拜大哥。

    “观主,你看呢?咱们......”尹尚杰还是比较好事儿的,知道肯定有热闹看,可他不敢直接去,特意寻问王杰。

    王杰一向是嘴上把式,他隐约能够感觉到,张禹不让他们去,肯定有危险。不过这个不能说破,他故意拿出一副观主的派头,说道:“方丈师叔既然不让咱们去,必有他的道理。搞不好等一会,会有人闯来也说不定。我看这样,咱们不如就在这里等着,以备不时之需。”

    见他这么说了,众人只好点头,不能再有二话。

    布莱顿和卡卡等人也都在这里,他们的身材并不比威尔摩尔矮多少,可是刚刚在看威尔摩尔的时候,似乎有点仰视。

    大主教啊!

    在这些老外的心中,面对一般的神父,或许还可以对等。可是在面对这种大主教级别的神职人员时,都不敢多看。天主教的大主教,根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只是现在,大主教竟然亲自来见张禹,即便是敌对的态势,也可以看出,威尔摩尔是把张禹当成同一级别的人来对待了。

    王杰猜的一点都没错,张禹确实是担心他们有什么危险,自己真要是和威尔摩尔打起来,绝对是法器无眼,当到谁都没准。弟子们修为有限,根本帮不上忙,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在外面等着。何况,他也听张清风说了,威尔摩尔就带了一个修女过来,显然对方的心思和他差不多。

    此刻的张禹,仍然是在二层地下室内。

    两边泾渭分明,他和艾伦小姐站在入口的左边,天主教的四个神父站在右边。四个神父的《圣经》和十字架,都在张禹这边。

    雷纳四人虽然是站着,可身上仍然剧痛,脸色苦哈哈的。张禹的铜钱没直接把他们打死,都是手下留情。

    两边都没人说话,摆明是各怀心思。

    张禹并不去猜对方想什么,因为在他的眼里,对面那四个家伙,屁都不算。

    在他的心里,想的是两件事,一件事自然是石壁后面藏的是什么,另一件事则是艾伦小姐为什么会大晚上的跑到这里。

    张禹完全可以直接出手将石壁打碎,看看后面到底有什么,可他没有这么做。

    张禹有张禹的心思,四个神父大晚上的跑到这里来,因为这件事,威尔摩尔大主教都会亲自前来,这里面重要的秘密。

    虽然他很想知道秘密是什么,但张禹明白,一旦自己看了,那就很有可能和威尔摩尔结下死仇。本来双方就有梁子,估计也不至于真的你死我活,对方会按照彼此的实力进行取舍。倘若看了对方的重要秘密,那就不好说了。在自己还没有立稳脚跟的前提下,张禹并不愿意和一个大主教,乃至整个天主教不死不休。

    他正琢磨的功夫,楼梯那里响起了不大的脚步声,而且还是两个人的。张禹知道,应该是威尔摩尔和那个修女来了。

    张禹料想旁人肯定不会听到,他干脆直接说道:“无量天尊,来者可是天主教威尔摩尔大主教,贫道在此恭候多时了!”

    他这一出声,艾伦小姐就是一愣,也没看到人呢,张禹是怎么知道人到了。

    对面的四个老外,并不知道张禹说什么,脸上满是好奇。

    不过紧跟着,他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就听楼梯口那里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哈哈哈哈......道长果然厉害,这都被你发现了......”

    四个神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却也知道这是大主教的声音。

    艾伦小姐也惊讶地朝楼梯口看去,旋即就见威尔摩尔和琳娜修女走了进来。

    “参见大主教。”“参加大主教!”......雷纳等四个神父一起躬身施礼,用英语喊道。

    威尔摩尔的脸上,满是傲慢与严肃,他看了四人一眼,没有任何反应,跟着又看向张禹这边,旋即脸上意外之色,用英语说道:“这不是皇家赌场的艾伦小姐吗?你怎么在这?”

    两个人都是颇有身份的人,即便英伦皇室主要成员必须信奉国教,对天主教很是抵触,可同样也在一些场合上见过面。

    艾伦小姐用英语说道:“大主教应该知道,我们皇家赌场是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主办方,张禹先生是最初的发起者之一,我们之间,还是有交情的。今天我到他这里做客,时间有点晚,就留在这里。”

    “这可真是有趣,据我所知,这里应该是吉尔家的产业,怎么突然成为东方人的住所了呢?”威尔摩尔还是要给艾伦小姐点面子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大主教或许有所不知,吉尔先生已经破产,这套庄园别墅交由我代为拍卖。今天正好遇到张禹先生,他出一千三百万镑买下了这里,成为这里新的主人。”艾伦小姐也是面带微笑。

    “代为拍卖......吉尔看来是真的将家里的一切都输给你们赌场了......”威尔摩尔的脸上仍然挂着淡淡的笑容。

    “博彩有输有赢。”艾伦小姐淡然地说道。

    “对于贵赌场的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兴趣,艾伦小姐也不必这么谦虚......”本是用英文说话的威尔摩尔,突然换做国语说道:“张道长,咱们说说咱们的事吧。你把我请到这里,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事情很简单,你们教堂有四位神父,大半夜的跑到我家里来,你自己看看,还捣毁了我家的建筑......”张禹说着,伸手指向被凿开口子的石壁,嘴里慢条斯理地说道:“他们说,是奉大主教的命令前来。对于这种行为,大主教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否则的话,就是私闯民宅,盗窃抢劫了。我若是报警,对教堂的声誉,多少也不太好吧......”

    “呵呵呵呵......”威尔摩尔不由得冷笑起来,“你们东方人果然是能言善辩......没错,这件事我们教堂却是多有得罪,有些理屈......但是我想问问张道长,关于莱沙镇天主教堂发生的事儿,张道长又该怎么解释呢?”

    “如果我说跟我无关,不知道大主教会不会相信?”张禹微笑着说道。

    “跟你无关......那跟谁有关......”威尔摩尔的一双眸子,立时逼视张禹,仿佛是要看穿张禹的心脏。

    他的目光,变得十分凌厉,像是两把利刃,又像是两面镜子。

    看到威尔摩尔的目光,艾伦小姐似乎都有点害怕,不自觉地将眼睛转向别处,根本不敢接触对方的目光。

    可是张禹呢,他的脸上仍然带着微笑,一双眸子与威尔摩尔相对,没有半点避让的意思。

    “跟谁有关,我也不知道,或许大主教自己能够想到也说不定。”张禹说道。

    见张禹的目光不躲不闪,而且张禹的目光中,除了平易近人之外,还有一股子不怒自威,这种目光,威尔摩尔曾经在一个人的眼中看到过,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罗马教廷的教皇。

    “这个东方人,真的是很特别啊......”威尔摩尔在心中嘀咕一句,跟着仰天打了个哈哈,才接着说道:“既然你说,跟你无关,我勉强可以相信你......只是不知道罗马教廷那边会不会相信......”

    张禹看得出来,威尔摩尔的气势比之刚刚进来的时候,弱了一分。张禹也想给对方一个台阶,故意说道:“大主教相信,这不就行了么。据我所知,在英吉利这里,天主教的一切都以你马首是瞻。”

    “可布雷德瓦不是我英吉利教会的,而是从罗马教廷来的。”威尔摩尔严肃地说道。

    张禹明白,对方是在故意试探,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必须再展现出强硬的一面来,“那按照大主教的说法,已经认定是我做的,一切都没得谈了?”

    说话间,他还专门朝圣母玛利亚石壁那里扫了一眼。

    这是在告诉威尔摩尔,老子现在是给你面子,这后面肯定是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如果老子选择报警,就不知道是谁的脸上不好看了。

    果然,威尔摩尔发现了张禹的目光,也同样发现,石壁没有毁坏,张禹应该是没有看到里面到底有什么。

    威尔摩尔淡淡一笑,说道:“我也没说就没得谈,毕竟我还是相信张道长的。可是,此事事关重大,我总要给罗马教廷一个交代。”

    “那大主教想要怎么交代呢?”张禹微笑着问道。

    嘴上这么说,张禹清楚,这是动真格的时候了。

    威尔摩尔表情从容地说道:“很简单,只要张道长能够挡住我三个回合,那不管莱沙镇天主教堂的事情是不是张道长所为,咱们一切都一笔勾销。怎么样?”

    说完,他傲慢地看着张禹,想看张禹敢不敢答应。

    张禹仍旧淡定,说道:“原来是大主教想要试试贫道的手段,那贫道只能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威尔摩尔点了点头,旋即看向自己一旁站着,满脸莫名其妙的四个神父,用英语说道:“雷纳,你们四个,还有琳娜修女,都到上面站着去,我要和这位张道长切磋一下,以免误伤你们。”

    “是,大主教。”“是,大主教。”......琳娜修女和四个神父赶紧点头答应,然后一起恭敬地朝楼梯口那里退去。

    他们之前听不懂威尔摩尔和张禹说些什么,可是一听说大主教要和张禹切磋,这就是要开打。

    他们清楚大主教的实力,真是容易误伤。

    尤其是那四个神父,在往楼梯口走的时候,下意识地瞪向张禹,像是在跟张禹说,你小子倒霉了!

    张禹也知道自己一旦和威尔摩尔动手,有可能会误伤到艾伦小姐。好在他知道,这些人不敢把皇室中人的艾伦小姐怎么样,他刚要让艾伦小姐也过去,不想却突然听到一个女洋鬼子的叫道:“w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