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54章 夜半凿墙声
    张禹白天来庄园的时候,还觉得有点压抑,也是这里太过萧条的原因。

    晚上的时候,有了人气,明显好了不少。

    他所住的房间是最大的,里面家具什么的都有,只是家具里并没有什么东西。用吉尔的话说,家里值钱的都被拿走了。

    张禹躺在床上,总觉得今天艾伦小姐的反应,有点反常。

    先是看到死尸的时候,后来看到张银玲等人将一些油画丢掉的时候,这都不应是艾伦小姐该有的反应。

    “这都是些什么画啊?”张禹有点好奇起来。

    他索性拿起手机,给张清风发了条短信,“睡了吗?”

    很快,收到了回复,“师父,我没睡,有什么事吗?”

    见徒弟没睡,张禹干脆拨了张清风的电话号码。电话接通之后,张禹问道:“清风,今晚你们搬的那些油画,都是从哪里搬出来的?”

    “是四楼张银玲房间的,全都挂在墙上,她嫌难看,让我们帮着就给摘了。”张清风答道。

    “原来是这样......”张禹嘀咕了一声。

    “咔......”

    就在档口,张禹突然听到,走廊上发出一声轻响,好像是哪屋的房门开了。

    若是旁人,估计是听不到,更加无法确定是哪个房间的。但是张禹一下子就能确定,声响的位置应该是艾伦小姐房间所在的那一侧。

    紧跟着,又有轻微的脚步声走过,不过并非是他的房间,而是路过。随后,脚步声就朝楼下走去。

    这个声音,让张禹十分好奇,他立刻说道:“好了,我知道了,早些休息吧。”

    “是,师父。”

    张禹挂了电话,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抓过道袍穿到身上,就快步朝外面走去。

    他几乎是一边穿道袍,一边出的门。

    即便这样,张禹的动作也很轻,常人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

    张禹快步朝楼下走去,一边走一边听着下面的脚步声。

    那个脚步声一直向下,张禹一路跟着,很快追到二楼,而那个声音已经下到一楼。

    张禹能够清楚的听到脚步声所走的方位,他一直追到一楼,脚步声却不见了。但是张禹知道,人去了哪个位置。

    大吊灯并没完全关闭,留着不明不暗光亮照明。他慢慢地朝那个方向走去,在一楼佣人房的旁边,有一个向下的楼梯,张禹曾经看过图纸,完全知道,这是地下室的所在。在这之前,张银玲等人还把油画拿到地下室。

    “这人应该是艾伦,她下去做什么?难道是看那些油画......”张禹暗自嘀咕,心中颇为不解。

    要知道,皇家赌场早就得到了这栋楼,里面值钱的东西,能卖的估计都让那个败家仔吉尔给卖了,这里的画,肯定也不值几个钱。就算有什么特别,艾伦小姐应该也早就看到了,现在这算是什么意思?

    张禹有心跟下去看看,可又担心被发现,迟疑了一下,他摊开手掌,掌心华光一闪,跟着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

    昏暗的光线下,艾伦小姐蹲在地上,在她的面前,正是一叠油画。艾伦小姐的手,放在油画上,4轻轻抚摸,仿佛十分的怜惜。

    “这算是什么意思?”张禹更加疑惑起来。

    圆光术维持不了多长时间,在画面中,艾伦小姐一直都在抚摸着面前的油画,并没有其他的举动。

    直到光镜消失,也依然如此。

    张禹站在原地,又等了一会,下面终于又响起脚步声。

    张禹连忙闪到隐蔽的地方,藏起身形,进而就见一到靓丽的身影走了上来。一点没错,不是艾伦小姐还能是谁。

    艾伦小姐上来之后,似乎并没有上楼的打算,而是朝玄关那里走去。

    看到她这般,让张禹越发地疑惑,张禹能够听到别墅的门打开,艾伦小姐走了出去,但并没有将门完全关上,只是虚掩上。

    “她又要去哪?”张禹满心疑惑,搞不明白艾伦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禹迟疑了一下,随后跟上,来到玄关的时候,和自己听到的一点差别也没有。

    房门是虚掩上的,张禹轻轻把门推开,朝外面看去。艾伦小姐右边走,也不知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张禹等了一会,待艾伦小姐走的远了一些,这才从里面出来,同样也是将门给虚掩上。

    他悄悄地跟在后面,眼瞧着艾伦小姐一路来到右侧的别墅。

    这栋别墅,张禹还没进去过,别墅的门,也是关着的。张禹距离艾伦起码能有二十步远,张禹自信,即便对方回头,自己也能快一步逃离对方的视线。

    艾伦小姐来到这栋别墅门前,张禹看的真切,艾伦小姐竟然从兜里掏出钥匙,将门给打开了。

    她能有钥匙,张禹并不意外,意外的只是,她为什么大晚上的又跑到这里来。

    别墅的门打开,艾伦小姐走了进去,反手将门给关上。等张禹过去一看,这次房门可不是虚掩着的,而是锁上的。

    张禹把耳朵贴到门边,倾听里面的声音。轻微的脚步声是朝右边走,但伴随着脚步声,张禹却又听到一个突兀的声音,“叮当......叮当......叮当......”

    这个声音不大,但张禹能够听的分明,这好像是凿墙的声音。

    “怎么大晚上的,还有人凿墙......不可能吧......”张禹再次迷糊,“这又是什么人,大晚上的做什么呢?现在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张禹继续倾听,地面的脚步声没了。张禹从袖口掏出一根别针,在锁眼里一勾,房门轻巧地打开。

    把门拉开,进门是玄关,里面没有开灯,只能借着院中的灯光,模糊地看清一些景物。

    张禹闪身进门,将门关上,绕过玄关,就是客厅。刚刚艾伦小姐的脚步声是向右边,而对面则是楼梯,显然不是一个地方。

    张禹也看过附属别墅的地图,右侧的方向同样也是地下室的所在。

    “叮当......叮当......”

    凿墙的声音更加的清晰,张禹甚至能够确定,这个声音是从地下发出来的。

    张禹索性也朝右侧走去,一直来到通往地下室的台阶。

    他还是能够听到凿墙的声音,但是艾伦的脚步声却是听不到了。

    下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张禹亮出金钱剑横在胸前,这才慢慢地朝下面走去。

    这个地下室还挺深的,走下去的时候,还有一个楼梯拐弯,不难确定,地下室足有四米高。脚踏实地的时候,竟然是一条走廊,走廊上没开灯,实在太黑,以张禹的视力,都无法看到远一点的景物。

    这让张禹份外纳闷,正常的人分辨不出来现在该怎么走,艾伦小姐如果对这里不熟悉,在不开灯的情况下,肯定得懵。甚至可以说,一般的女人都不敢下来。

    除了“叮当”的声音,仍然没有别的声音。张禹也是艺高人胆大,艾伦小姐既然不开灯,那自己也不用火符照明,他倒要看看,这到底是搞什么玄虚。

    记忆中,图纸上面的地下室好像有两个大房间,右边的大,左边的小。这里距离右边很近,张禹直接向右侧走去,片刻后,就发现墙边有一道门。

    张禹先是侧耳倾听,里面没有别的什么声音,他慢慢地将门给推开,很轻很轻。

    紧接着,他闪身入内,金钱剑护在胸前,以免有什么状况发生。

    里面还是没有动静,一片的黑暗。在这种地方,没有光亮的话,实在没法观察。

    “噗!”

    一个火球打了出去,这次他终于能够看清个大概。

    这个地方果然特别的大,而且装修的特别奢华。张禹看到墙壁的灯,顺手给打开,这次能够看清一切。

    这个大厅好似一个大型的舞会广场,棚顶的灯光,更是千变万化。周边有沙发,有吧台,有酒柜,有大小的舞池。

    只是这里,看不到半个人影。张禹朝前面继续走,整个逛了一圈,也没有任何发现。看来,艾伦小姐来的不是这边。

    张禹从这里出去,顺便关上了灯,朝走廊的另一侧走去。

    一直走到头,果然又有一个房间,这个房间的门是关着的,张禹轻轻推开缝隙,发现里面有昏暗的灯光。

    借着灯光,张禹将缝隙推开的更大,蓦地里,他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个狰狞的人头。

    看到这个,张禹不由得后退一步,金钱剑差点就手打出去。但他还是没有出手,因为看向他这边的狰狞人头并没有动。

    张禹仔细观察,旋即发现,这哪里是什么人头,不过是一个面具罢了。

    “吓我一跳!”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句。

    他没有听到里面其他的声音,能听到的还是“叮当”之声。

    张禹干脆将门给整个推开,靠着灯光,这次完全能够看清里面的一切。

    这里应该是一个化妆间,里面有几个梳妆台,还有衣柜,还有挂的到处都是面具。

    张禹听人说过,洋鬼子有个什么节日,好像就是装神弄鬼。

    但让张禹意外的是,在这里并没有看到艾伦小姐的影子。

    “人去哪了?”张禹更纳闷了。

    他亲眼看到艾伦小姐下来,这里一共就两个所在,刚刚已经去过一个,没看到有人,这里面怎么也没有人,难道还能钻到地底下去。

    可他马上意识到,“叮当”的声音,摆明还是从下面发出来的。

    张禹跨步而入,一边走,一边四下观察,当走到衣柜那里时,张禹看到别的衣柜,门都是关着的,只有左侧最后面的那个衣柜,门是虚掩着的。

    他轻轻地将门给拉开,再一瞧,就见里面挂着的衣服分开左右,正对面露出一个可以容纳一个人进去的门户。

    不等如此,张禹还能看出,这里应该是有一个暗门,因为颜色是有对比的。暗门是朝里面开。

    “这里还有门户......艾伦怎么会知道这里......”张禹又是一阵意外,下面那凿墙的声音,听起来更加清楚,张禹完全能够确定,声音就是从这下面传上来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禹抬起脚步,踏了进去。

    一过暗门,就能发现,向下的宽度可不窄,起码能容纳三个人了。门户内是有个缓步台,然后才是台阶。

    张禹顺着台阶向下,这个地方,在图纸上可没有标注。但是看楼梯,也带着扶手,就和刚刚下来的楼梯差不多。

    中间还有拐弯的地方,站在这里往下看,张禹能够看到在下面站着一个人影。

    这人站在台阶的最下面,再往里的话,还有空间。在这个空间内,竟然有昏暗的光亮。人影站在那里,好像是在看其中的情况,而“叮当”之声,分明就是从前面发出的。

    张禹看那人影,接着前面传来昏暗的光线,隐约能够确定,这人就是艾伦小姐。

    张禹慢慢向下,他十分想要看看,那凿墙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张禹的实力,下楼的时候,脚步当然不会发出半点声音。

    很快,张禹就来到艾伦小姐的后面。张禹也怕艾伦小姐发出声音,在这种地方,一旦发现后面有人,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叫唤。

    张禹猛地向前一步,一把捂住艾伦小姐的嘴巴,嘴里低声说道:“别出声,是......”

    他本想说“别出声,是我”,可这个“我”字还没等说出口呢,他猛地感觉到自己的第三条腿一痛,忍不住叫出声来,“啊......”

    “who?”“who?”“who?”......

    前面的空间内,立时响起一连串叫喊的声音,跟着又是快速的脚步声冲了过来。

    张禹听到声音,忙松开艾伦小姐的嘴巴,艾伦小姐已经花容失色,扭头间看到是张禹,不由得说道:“对不起......我......”

    “咻!”“咻!”“咻!”......

    张禹哪有心思管她,因为他已经看到,对面有四个人冲了过来。

    这四个人都身穿黑袍,同时有四道银芒正朝他这边打过来。

    张禹向后拽了把艾露高,自己向前迎了过去,抬手间金钱剑爆射开来,化作无数铜钱,朝前方打去。

    “咻咻咻......”“咻咻咻......”......

    “当当当当......”“啊!”“啊!”......

    有铜钱和银芒撞到一块,直接将银芒打落,银芒终究太少,只有四道,而张禹的铜钱可是一百零八个。

    多余的铜钱跟着打在那四个黑袍人的身上,四人头上脸上中招,先后摔倒在地,发出惨叫之声。

    张禹翻手收回金钱剑,再仔细一打量,旋即发现,自己打落的四道银芒竟然是四个十字架。躺在地上的人,只需要瞧他们的装束,加上掉落在地的《圣经》,张禹就能确定,这四个家伙是天主教的神父。

    确定是天主教的人,张禹登时一惊,心中诧异,这帮人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但他旋即发现不对,对方如果是来找自己麻烦的,那跑这里来凿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