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57章 最强交锋!
    叫唤的这个洋鬼子女人自然不是别人,正是琳娜修女。

    她这一嗓子,马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威尔摩尔连忙用英语问道:“怎么了?”

    说着,快步走了过去。

    四个神父,也赶紧跟了过去,哪怕是张禹和艾伦小姐,也朝楼梯洞走去。

    “喊什么喊?”这时,楼梯洞内,响起一个少女的声音。

    一听到这个声音,张禹登时听出是谁,不就是小丫头张银玲么。

    张禹心中暗自埋怨,不让你们过来,怎么还来了呢?

    “原来是人......”伴随着张银玲的声音,琳娜修女这次镇定地说道。

    威尔摩尔已经来到她的身边,跟着就见,从楼梯洞内,走出来两个人,一个是朱酒真,一个是张银玲。也是楼梯洞有点矮,朱酒真出来的时候都是低着头,加上他长的深,活脱脱一个黑铁塔。

    “不就是两个人么,怎么吓成这样?”威尔摩尔淡然地说道。

    但是他的声音中,似乎有一点点的不满,像是在埋怨琳娜修女,大惊小怪的,让两个人给吓成这样。

    “不是的......我刚刚看到他的时候......就看到两条腿,才把我吓一跳......”琳娜修女委屈地指向朱酒真。

    原来,就在刚刚她进到楼梯洞,准备往上走的时候,少不得要抬头往上看。这一看可好,赶上朱酒真和张银玲往下走。朱酒真走在前面,这位老兄长得那么高,琳娜这一条,光看到两条腿,着实把她吓得够呛。

    张禹和艾伦小姐也来到楼梯口,张禹直接说道:“他们两个是我这边的人。”

    “我知道。”威尔摩尔淡淡地说了一句,轻轻摆了摆手,又道:“你们到上面等着。”

    说完,他就朝原先四个神父所站的位置走去。

    别看张禹这边又来个两个人,威尔摩尔是丝毫不在乎。因为他清楚,张禹不会再伤害他的手下,如果想要动手,早就动手了。

    张禹也道:“大哥、三妹,你们两个和艾伦小姐也到上面等着,我和大主教先生要切磋一下。”

    说完,他则是朝自己原先的位置走去。

    “真的要动手啊!”张银玲闻言,精神不由得大震,张禹是怕误伤到她,可张银玲不在乎这个,自己下来是干什么的,不就是看热闹的么。

    这丫头马上说道:“我不上去,我就在这看着。”

    “二弟,如果是你们两个单对单,我和三妹是不会出手的,就在这里看着不动。”朱酒真也这般说道。

    张禹心说,我倒不是担心你们俩帮忙,主要是对手比较强悍,别伤到你们俩。

    可是这话,他已经没法说了。因为张禹了解张银玲的脾气,说了这话,估计这丫头的精神头更足,更不能走了。

    “你们不想走也可以,但若是有什么损失,可不要怪我。”威尔摩尔用国语冷声说道。

    “哼!”张银玲朝他紧了紧鼻子,仿佛满是不以为然。

    他俩是肯定不走了,艾伦小姐见他俩不动,也没上去,就站在朱酒真的身后瞧着。

    看来她也挺聪明,知道朱酒真块头大,就算有个误伤,也有人顶在前头。

    琳娜修女本来都已经按照威尔摩尔的意思进到楼梯洞了,但她和威尔摩尔一样,也能听懂国语。

    一听说对方的人不走,她一转身又折了回来。四个神父见她回来,也跟着走了回来。

    琳娜修女就站在朱酒真的旁边,她看着威尔摩尔用英语说道:“大主教,我们也不上去了吧。”

    她的意思很明显,是担心朱酒真和张银玲帮忙。

    “ok。”威尔摩尔点了点头,跟着就看向张禹,傲慢地说道:“咱们开始吧。”

    说话间,他的手掌一翻,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本《圣经》,被他托在掌心。他的右手跟着提起,五指伸开,旋即冒出来一个白光十字架。

    一看这个架势,张禹就知道对方不是等闲之辈,大主教就是大主教,绝不容易对付。

    所以,张禹也不客气,大喝一声,“来吧!”

    声音落定,他左手向前一挥,一条蛇形的东西就朝威尔摩尔席卷过去。

    没错,飞出来的东西正是玉虚绳。

    斗法较量就是这样,靠法术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则是靠法器。对手又是《圣经》,又是十字架的,张禹若是只用符纸和金钱剑,保不齐要吃亏。

    “咻!”

    玉虚绳速度极快,直奔威尔摩尔席卷过去。自打张禹得到玉虚绳以来,从来没失手过,这东西着实厉害。张禹也希望一招就把威尔摩尔捆住,让对方知道一下自己的厉害。

    然而,让张禹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玉虚绳马上要把威尔摩尔捆住的一刻,在威尔摩尔的身上猛地绽放出一道耀眼的白光。

    “刷!”

    这道白光,光彩夺目,玉虚绳一触碰到白光,竟硬生生地弹了回来。

    “圣光!”“圣光!”“是圣光!”......哈利和雷纳等四个神父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琳娜修女则是不屑地看了四人一眼,淡淡地说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大主教拥有圣光不是很正常吗?”

    她嘴里这么说,心中却在纳闷,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大主教怎么一上来就使用了圣光。

    对于天主教徒来说,圣光无比神圣,而在英吉利天主教中,能够使用圣光的人,只有大主教一个人。这绝对是威尔摩尔最强大的法术,可他却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用上了。

    对于这些人的声音,张银玲和朱酒真是听不懂的。张银玲只觉得这道白光挺快,朱酒真却是大吃一惊。

    因为朱酒真曾经见识过玉虚绳的厉害,自己在面对这绳子的时候,毫无还手之力。可是,对方竟然能直接就把玉虚绳给震飞出去。

    “喝!”

    他们这边还在惊诧,威尔摩尔却没有怠慢,右掌直接朝张禹劈了出去。

    在他掌中的白光十字架,速度并不亚于掌心雷。张禹并没有画掌心雷,同样他这次也没打算在威尔摩尔的面前用掌心雷。

    张禹实战经验丰富,早就料到威尔摩尔的白光十字架是这般用途。

    他掌中的金钱剑迎着白光打了出去,金钱剑化作一道铜钱的大网,不过排列各异,正是张禹的拿手绝招,大四象阵乾坤十八变。

    张禹曾经在赵武灵王的古墓中,靠着这一招挡住陶俑,在他看来,想要挡住金光十字架,应该没有问题。

    果不其然,铜钱将白光十字架裹住之后,十字架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乾坤十八变!”

    张禹大喝一声,108枚铜钱立时飞速的旋转,“噗”地一声,白光十字架被撕得粉碎。

    “what!”“怎么回事?”“大主教的十字架竟然被他给打碎了!”......哈利和雷纳等四个神父这下再次懵了。

    在他们的心目中,大主教是战无不胜的,绝对会轻而易举的击败张禹。但他们实在没有想到,张禹还能挡住大主教的攻击。

    这一次,就连琳娜修女也怔住了。她错愕地看向张禹,简直无法接受,一个东方小子还有挡住大主教一击的实力。

    张银玲却浑然不当个事,在她看来,张禹肯定会赢的。

    “有些本事!看来我低估你了!”威尔摩尔的脸上不再是那般傲慢,而是变得严肃起来。

    他的嘴巴跟着开始振振有词地念叨起来,他念叨的都是意大利语,而且特别快,声音也不大,张禹根本听不懂。

    伴随着他的念叨,在他的胸口处,突然浮现出一颗红心。

    威尔摩尔穿的是紫色的袍服,袍服上还带着金色的花纹,这可红心的出现,令他本就鲜艳的袍服变得更加璀璨。

    “圣心!”“是圣心!”“大主教竟然使用圣心了!”“我的天啊!”“大主教......”

    好家伙,连同琳娜修女在内,教会的这五位都发出震惊的声音。

    “呼!”

    紧接着,在威尔摩尔的身后,竟然掀起一团红色的火焰。

    这是耶稣圣心,耶稣曾向圣女玛加丽达显现,表达他对人类的爱。圣心上的火焰,表示耶稣圣心爱火炎炎,如同烈窑。随着天主教的发展,圣心术已经不仅仅是宣扬爱意,同样也是毁灭之术,是将一切罪恶焚灭的法术。

    在场的众人都能够感觉到这里的气温飙升,热的有些让人喘不上气。

    适才张禹的玉虚绳被对手震飞,这是输了一招。他撕碎威尔摩尔的白光十字架,算是赢了一招。

    此刻看到对方用处如此霸道的法术,张禹不由得心头一紧,天主教的大主教,果然是不同凡响。

    “呼”地一声,威尔摩尔背后的那团烈火就朝张禹扑了过来。

    张禹连忙躲避,他的速度快,一下子就闪到一边,但没想到,这圣心烈火就好像是长了眼睛一般,拐了个弯又朝张禹扑去。

    炙热的高温,令张禹登时大汗淋漓。

    “喝!”

    张禹见躲不过,手掌一翻,一张蓝色的符纸出现在掌中。

    “噗”地一声,蓝色的火球迎向圣心烈火。

    圣心烈火能有一人多高,看起来威势无比,而张禹那蓝色的火球,看起来更为精炼。

    两道烈火撞到一处,瞬间掀起无数绚丽的火花。可即便如此,也没算完,因为张禹的火球在撞击之后,直接失去了威力,而圣心烈火虽然化作火花,却依然劈头盖脸的朝张禹这边笼罩过来。

    “金钱剑!”

    之前收回来的金钱剑,从张禹的掌中散开,化作一团大网,朝火花罩去。

    “噗噗噗......”“当当当......”“噗噗噗......”“当当当......”......

    火花与铜钱相撞,纷纷落地。

    张禹刚松了口气,旋即发现,这里的温度丝毫没有降低。转头一瞧,就见威尔摩尔的后背之上,又掀起一团火焰,又是圣心烈火。

    一看到这个,张禹心头一紧,刚刚已经见识过这招的厉害,如果再来一次,金钱剑一时间无法招回,自己想要挡住,绝不容易。

    情急之下,他顾不得许多,一扬手,“咻”地一声,一道寒芒朝威尔摩尔飙射过去。

    威尔摩尔看在眼里,似乎根本不以为意,他猛地大喝一声,背后的火焰即可涌出。

    “第三招了!”

    烈火直接将寒芒包裹,威尔摩尔的脸上,再次露出傲慢之色。

    可他的傲慢只维持了不到0.1秒,取而代之的是惊骇。

    “what?”

    原来,烈火并没有将寒芒焚烧一空,在火焰飞过之后,原本的一道寒芒竟莫名其妙的化作七道。

    没错!

    七星刀!

    “刷!”......

    七道寒芒,避无可避。当然,威尔摩尔也没打算闪避。在他看来,自己有圣光护体,即便张禹有再厉害的法器,也无法伤到他分毫。

    “呃......”

    不想,就在寒芒及身的那一刻,他的左臂猛地一阵剧痛。托着《圣经》的手,不由得一颤,紧接着,又是“噗”地一声,护体的圣光消失不见。

    “夺!”

    这是一个金属刺入金属刺入石壁中的声音。

    威尔摩尔不自觉地向后倒退一步,右手不自觉的捂住右肋。

    与此同时,那圣心火焰已经冲向张禹,张禹再次掏出一张蓝色的符纸,朝火焰打了过去。

    “砰!”

    两团烈火撞到一处,再次掀起绚丽的火花,跟刚刚一样,圣心烈火即便是化作火花,也依旧朝张禹的身上扑去。

    “呼呼呼......”

    一股狂风从张禹的身上刮出,狂风迎向火花。

    狂风符!

    这是张禹能够想出来应对这么多火花最好的办法了。

    “噗!”“噗!”“噗!”“噗!”......

    火花并没有被狂风给吹回去,似乎认准了张禹。铺天盖地的火花,有的砸在张禹后面的墙上,有的砸在张禹的身上。

    “二弟!”“张禹,你没事吧。”“张先生!”......

    “大主教!”“大主教!”......

    急切的喊声旋即响起,两边的人分别朝张禹和威尔摩尔冲去。

    张银玲三个来到张禹的身前,三人的脸上都是关切之色。

    火花从张禹的身上掉落在地,燃烧殆尽。张禹的八卦仙衣上,只是留下了几个灰点。

    “我没事!”张禹咧嘴一笑,大声说道。

    看到张禹这般说,张银玲和朱酒真、艾伦小姐才松了口气。

    他们下意识地看向对面。

    对面的威尔摩尔也被琳娜修女五个人给围住,威尔摩尔的右手还是压在左肋之上,他的手慢慢抬起来,手上沾满了鲜血。

    “大主教,你受伤了......”琳娜吓了一跳,紧张地叫道。

    哈利、雷纳四个神父,也都懵了,他们实在无法想象,他们的大主教竟然会被这个东方小子给打伤。

    “我没事!”威尔摩尔咬牙说道。

    他跟着朝张禹那边看去,眼瞧着张禹等人正看向他这边,张禹似乎啥事也没有,这让他的心头为之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