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55章 把你们大主教请来!
    想到之前凿墙的声音,张禹下意识地朝前面,光亮就是从前方散发出来的。是四个手电在照明,手电发在地上,正朝着对面的墙壁,较强的光线能让张禹清晰地看到墙壁上的情景。

    在墙壁上雕塑着一个圣母玛利亚,纯白无瑕,旁边放有工具,无外乎是凿子和锤子。这些当然不是用来雕塑的,在圣母玛利亚周边的石壁上,已经有明显被凿出来的窟窿。

    看得出来,这四人的目的是凿开这道石壁。

    石壁后面会有什么,为什么会让四个神父大晚上的跑到这里来开凿,更是叫人好奇。

    张禹看着四人,沉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四个神父躺在地上,被张禹的一顿铜钱打得都迷糊,而且张禹说的是国语,他们哪里听得懂。四人迷糊地看着张禹,脸上都是警惕与害怕之色。

    张禹知道他们听不懂,扭头朝艾伦小姐招了招手,说道:“艾伦小姐,麻烦你过来给他们做个翻译。”

    “好。”艾伦小姐怯怯地走到张禹的身边,然后用英语翻译了张禹的话。

    四人这下听明白了,一个神父说道:“我们是天主教的神父,看不出来吗?至于说到这里干什么,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艾伦小姐又行翻译,张禹直接冷冷地说道:“怎么没有关系呢?这里是我家,你到我家来敲敲打打,挖我家的墙,我作为主人,是不是还要坐视你把我们家给拆了!”

    四个神父听了艾伦小姐的翻译,勉强从地上坐了起来,互相看了看,跟着就想去抓掉在地上的《圣经》。

    张禹哪能让他们把这个捡起来,又是一抬手,金钱剑又化作铜钱朝四本《圣经》打了过去。

    “噗!”“噗!”“噗!”“噗!”

    四本《圣经》登时被打出老远,而那铜钱,又重新回到张禹的手里,形成金钱剑。这一发一收,速度极快,就是在一瞬间完成,看的四人是瞠目结舌,脸色也如同死灰。

    四人彻底明白,他们根本不是张禹的对手。

    “我跟你们说话呢,最好不要乱动,更不要自讨没趣!”张禹沉声说道。

    艾伦小姐见到张禹这般强势,底气也壮了许多,这次翻译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这里是你家......这里不是吉尔家族的产业吗?”一个神父这般说道。

    “你说的那是以前,现在这里被我买下来了。”张禹在艾伦翻译后,朗声说道。

    “让你买下来了......”四个神父又互相看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还是说说,你们到这里来的目的吧。要是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怕是你们很难从这里走出去!”张禹干脆用恐吓的语气说道。

    不过他怎么说没用,人家听不懂,最多是看他的表情,翻译还是要靠艾伦小姐。

    四个神父听了翻译,脸上都露出为难之色。片刻之后,一个神父强硬地说道:“我们是布朗普顿圣堂的神父,我想你也应该听说过。如果你敢对我们怎么样,那肯定是必死无疑!”

    艾伦小姐又做了翻译,张禹冷笑一声,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个神父,默默念起来头痛咒。

    “啊......啊......疼......好疼......头疼......啊......”

    神父猛地双手抱头,不自禁地在地上翻滚起来。

    另外三个同伴见他这般,一下子全都懵了,“哈利......”“哈利你怎么了?”“哈利你没事吧......”......

    “我突然头疼......好疼......”哈利神父抱着脑袋,痛苦地说道。

    “我现在就对你怎么样了,你的感觉怎么样?”张禹冷冷地说道。

    艾伦小姐已然看出有问题,好像是张禹搞的鬼。现在一听张禹这般说,马上翻译起来。

    四个神父听了这话,不由得惊恐地看向张禹,这个年轻人的实力,未免也太强悍了吧。

    头痛欲裂的哈利神父则是最快反应过来,痛苦地说道:“知道了......我再也不敢顶撞......求你宽恕我吧......”

    在艾伦小姐翻译后,张禹用了解头痛咒,哈利神父的脑袋跟着就不疼了。

    “好了......不疼了......这是什么魔法......”

    其他的人见他这般说,好像也真的不疼了,不禁跟着松了口气。

    只是在这一刻,他们对张禹更加畏惧。

    “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为什么要到我家里来撒野!不要说你知道之类的话,我要知道原因......如果你们不说......”说到这里,张禹指向对面的墙,接着又道:“我也不介意这就把墙彻底凿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不过这样的话,你们永远也走不出这里了......”

    四个神父听了翻译,脸上更是露出紧张与畏惧之色。

    那个刚刚被整的哈利神父,看向身边的一个神父,担心地说道:“雷纳神父,你看......”

    雷纳神父是一个标准的白人,身材也很高大,见哈利看过来,他咬了咬牙,跟着看向张禹说道:“我们是奉威尔摩尔大主教之命前来,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们也不清楚。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就问大主教好了!”

    艾伦小姐又行翻译,张禹一听说对方是个大主教,立刻来了兴趣。

    他朝艾伦小姐说道:“这个大主教,你应该知道吧。”

    “当然知道,他是布朗普顿圣堂的大主教,布朗普顿圣堂是英吉利最大的天主教堂。这个威尔摩尔大主教可以说是英吉利天主教里级别最高的人物了。”艾伦小姐说道。

    “英吉利天主教中级别最高的......”张禹沉吟起来。

    艾伦小姐以为张禹不懂其中的含义,专门解释起来,“天主教有许多教堂,其中罗马大教堂是天主教的核心所在,也就是教皇的所在。在教皇之下,还设有红衣大主教,不过只是存在于意大利教廷之中。在世界各地的天主教,基本上按照国家区域划分,就好像是在英吉利,这里又被天主教称之为英吉利区天主教,这里神职最高的,就是区大主教,也就是布朗普顿圣堂教堂的大主教威尔摩尔了。”

    “原来是这里最位高权重的人物了......”张禹微微点头,琢磨了一下,说道:“让他们给他们的大主教打电话,叫那个威尔摩尔过来。”

    艾伦小姐明显愣了下来,显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禹,你不是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他的人既然到我家里来撒野,那就要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吧。既然是他下令让人过来的,那就请他过来聊聊吧。”张禹淡然地说道。

    自己和天主教方面,现在有很深的矛盾,对方摆明是想要干掉他的。

    眼下正好遇到这么个机会,张禹认为,自己不妨会一会这个大主教。如果对方实力在自己之上,那想要在英吉利干掉自己,就太容易了。如果对方不是自己的对手,那也正好让对方知道一下的厉害,给对手予威慑,让对方不敢轻举妄动。

    至于说真的跟天主教对着干,拼个你死我活,张禹自认为以自己的实力,根本是白费。两边都是有家有业,天主教那边家业更大,一切都得一步步的来。利益也是需要实力的,起码张禹明白,对方就算冲着他,也不敢太明目张胆。

    还有就是,张禹也不能当着艾伦小姐的面,真就直接把这四个神父给杀了。毕竟这是上指下派,四个人有去无回,天主教不找他张禹还会找谁。

    自己不怕对方找麻烦,自己的这些徒弟呢?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

    艾伦小姐见张禹说的这么肯定,于是翻译道:“那你就你们的大主教打电话,请他来一趟。”

    四个神父听了这话,也都怀疑自己听错了,那个哈利神父叫道:“你说什么?”

    “让你们把你们的大主教请来,没听懂吗?是不是都不想走了。”艾伦小姐直接说道。

    “这......”“这个......”“雷纳神父,你看......”哈利等三个神父都看向雷纳神父,这种事情,他们可不敢做主,更不敢给大主教打电话。

    雷纳神父咬了咬牙,瞪起眼珠子看了看张禹和艾伦小姐,跟着说道:“是你们想要见大主教的,但是别怪我没奉劝你们,等大主教来了,你们千万别后悔!”

    这番话,艾伦小姐翻译给张禹听了,张禹淡淡一笑,说道:“叫他请他们大主教来就是了,不必废话。”

    艾伦小姐跟着翻译,雷纳听罢,直接咬牙说道:“好!既然你们想见大主教,那我就遂了你们的心意,别后悔就成!”

    说完,这家伙从怀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大主教威尔摩尔的声音,“hello。”

    “大主教,我是雷纳,出事了......”雷纳急切地说道。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威尔摩尔有点不悦地说道。

    “我们到了吉尔家,你所说的地方,可就在我们撬开石壁的时候,一个东方人和一个本国女人出现了。那个东方人十分厉害,我们根本不是对手,全被他给打伤了。那个东方人问我们来做什么,我们当然不会说,叫他不要多管闲事。没想到,那个东方人却说,这个房子是他新买下来的,这里是他的家,我们到他家里来折腾,他当然要管。没有办法,我们只能亮出你的招牌,不想那个东方人竟然提出来,让你亲自过来跟他解释......”雷纳一口气将整个经过说了一遍。

    “什么?”威尔摩尔显然一怔,但他旋即说道:“东方人......哪个东方人......”

    “我们也不知道那个东方人是做什么的......只是他特别厉害......我们在他的面前,甚至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雷纳颇为无奈地说道。

    “这个东方人的年纪,是不是不大,还有......你问问他,是不是从莱沙镇的三清观前来......”威尔摩尔说道。

    对他来说,知道的东方高手,印象中也就张禹这么一个。

    雷纳马上答应,跟着冲着张禹说道:“你是不是从莱沙镇的三清观前来?”

    “yes!”张禹在艾伦小姐翻译后,张禹直接点头说道。

    “大主教,他说是。”雷纳即刻对着电话说道。

    “我知道了......”威尔摩尔沉吟一声,接着说道:“你告诉他,我很快就到,让他等着我。”

    “是,大主教。”雷纳说道。

    此刻威尔摩尔正独自盘膝坐在一间静室之内,这里只有十字架和耶稣的雕像,再没有其他。

    他挂了电话,脸上已然浮现出愤怒之色。

    “又是那个东方小子......混蛋......”威尔摩尔忍不住骂了起来,但是很快,他的脸上就露出疑惑之色,“不对啊......那里是吉尔的家,怎么会被他给买去......吉尔这个家伙哪去了,电话也找不到他......”

    他缓缓地站了起来,“看来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不管怎么样,今天怕是都要会会那个小子了......也好......”

    紧接着,他就朝外面走去,推开静室的门,他就大声喊道:“备车!”

    威尔摩尔没有带太多的人,只有一个司机再加上琳娜修女,在他看来,以自己的实力,根本不需要带那么多人。带的人多,反而容易缩手缩脚。

    车子一路来到吉尔庄园,都是在市区内,深更半夜的,路上也不堵车,所以比较快。

    一到庄园外,就见庄园的大门敞开,大门两侧站列着几个身穿道袍的年轻人,在最中间,则是三个身穿道袍的青年。

    看到都是年轻人,威尔摩尔也不以为然,车子停下,琳娜修女先行下车,然后绕过去将他那边的车门拉开。

    威尔摩尔背负双手,昂首挺胸朝院门内走去,看那样子,仿佛丝毫没有将这些道士们放在眼里。

    琳娜修女就跟在威尔希尔的侧后方,双手捧着《圣经》,一脸的虔诚。

    站在大门两侧的人,自然是张禹的徒弟,站在中间的三个,分别是王杰、张清风和赵华。另外,张银玲和朱酒真站在门房内,张禹并不在其中。

    他之所以这么安排,乃是他心里清楚,威尔摩尔即便是有动手的心思,也不可能在大门口这里动手。

    “无量天尊!请问阁下可是布朗普顿圣堂威尔摩尔大主教!”王杰面对着傲然进来的威尔摩尔,丝毫也不怯场,打起揖手,大咧咧地说道。

    赵华刚要翻译,不料威尔摩尔却用还算流利的国语说道:“没错,正是我。你......好像不是那个叫张禹的道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