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52章 大主教
    在哪里买房子都一样,都需要签订买卖合同。吉尔家的大宅院即便是抵押给了赌场,可交易的时候,同样需要本人前来签字。

    艾伦小姐让人给吉尔打了电话,过了能有将近一个小时,吉尔就来了,随行的还有一个律师。

    吉尔能有四十岁,是一个高大的白人。刚一见到,给张禹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人身上有病。吉尔的脸色很是苍白,还带着点黑眼圈,另外一脸的晦气,一看就是个衰人。

    其实想想也是,一个能把家里祖宅都给输了的人,他要是不衰,那才出来鬼了。

    对于这种赌鬼,张禹也没什么兴致,即便是乐于助人,也得分什么人。嗜赌成性的败家仔,张禹自然不会主动帮忙。

    吉尔和他的律师看过了合同协议,合同分为国语和英文两种版本,而且经过了严格的翻译,不会有任何问题。

    接下来,就是张禹和吉尔签字,最为受押的一方和拍卖行,也需要签字确认,最终四方签字。

    张禹也给杨颖打了电话,拨款是没有问题,无当集团不缺钱,可这终究是给无当道观拨的钱,需要有一个说法,哪怕是萧洁洁没有问题,作为股东的一方,其中难免涉及到蒋家的利益。另外无当集团还是上市公司,同样也要有个说法。

    无当道观现在的营收不低,奈何是刚刚起步,在海外建设道观,可以说是业务拓展。

    款项的转移,需要法律支持,所以只能是无当道观向无当集团借钱,还需要还的。而这笔债务,就是用张禹在这里买下来的宅院作为抵押。

    这需要好几天的时间来办手续,好在这边有艾伦小姐帮衬,赌场方面的八千万并不着急,给吉尔的五千万,甚至能够帮忙支付。

    一直忙活到午后三点,一切才算搞定。

    跟着,艾伦小姐和吉尔陪张禹一行前往庄园。庄园距离拍卖行也就四十多分钟的路程,绝对的市中心路段。

    这样的宅院,在伦敦太少了,怪不得艾伦小姐敢说,一亿三千万都不愁下家。

    偌大的宅院,通常来说,一进去就该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可张禹一行进去之后,张禹却没有这种感觉,觉得稍微有点压抑。

    这种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他也说不清楚。倒是张银玲、张清风、王杰等人看到这个大宅院,一个个都叹为观止。

    “哇!好大啊!”“伦敦的豪宅啊。”“你说这个院子,跟京城的四合院比,哪个贵?”“那还用说,当然是这里了。上次听说,京城最贵的一套四合院拍卖了十一亿,师父买这个,可是一亿三千万镑。”“也别这么说,现在英镑贬值了。”......

    徒弟们怎么议论的都有,布莱顿和卡卡、赵华等人也都跟着来了。

    他们都是在英吉利生活了很久,看到这个的毫宅大院,也不免眼睛发晕。

    “伦敦市区的庄园......我的天啊......”“师伯也太有钱了......”“师公竟然能买得起这样的房子......”“我的妈啊......”......

    吉尔看了眼艾伦小姐,说道:“房子的产权已经过户给他,房子的图纸、钥匙什么,也都在赌场的手里。家里值钱的东西,也都被你们赌场给赢光了。现在就算是交割了,我实在没心情领着他们参观,就先告辞了。”

    艾伦小姐翻译了他的话,张禹也能理解对方的心情,换谁输成这样,也没心情带着买家欣赏自己输出去的祖产吧。

    张禹点了点头,摊手说道:“无妨,只要有图纸就行,我们慢慢参观。”

    有了他的话,艾伦小姐表示吉尔可以走了,等这家伙离开,艾伦小姐又道:“张禹,你是先跟我去报名,还是先留在这里熟悉一下环境,明天再去。”

    “现在去,他们就先留在这里。”张禹微笑着说道。

    随后,他盯住了张清风一声,让他带着人就先留在这里,以后这里将要改为无当道观别院,这里也就是大伙的新家了。需要什么东西,现在可以去置办。

    一听这话,弟子们高兴的不得了。哪怕是张银玲,也是激动非常,一心着急参观一下英吉利的庄园,根本没有心情再跟张禹去皇家度假庄园报名。

    布朗普顿圣堂。

    在一个不是很大的圣殿内,里面的墙壁上,镶嵌着圣主的神像。

    神像之前,是一张椭圆形的长桌,中间的位置,是一把黄金椅子,坐在这把椅子上的是一个身穿紫色长袍的中年人,中年人脸色威严,神情肃穆,给人一种摄人的气势。特别是在他的勃颈上,挂着一枚金色的十字架。

    在中年人的下手,坐着八个人。这八个人有的穿白色长袍,有的穿黑色长袍,他们背后的椅子都是银质的,脖颈上也挂着银色的十字架。

    中年人左下手的第一位,坐着的身穿黑袍之人,不是别人,正是约瑟执事。

    约瑟执事在布朗普顿圣堂中,几乎可以算是二号人物,由此可见,坐在中间的那位,自然是这里的大主教威尔摩尔。

    “鲁尼死了,连罗马来的布雷德瓦也死了......约瑟执事,当日是你建议让布雷德瓦去莱沙镇的吧......”威尔摩尔的眼睛扫向约瑟执事。

    莱沙镇天主教堂毁掉的事情,已经传到伦敦。鲁尼神父的死,在威尔摩尔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布雷德瓦是从罗马来的,专程参加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现在死在了莱沙镇,这让威尔摩尔如何跟罗马教廷交代。

    其实这件事,约瑟是和威尔摩尔商量过的,威尔摩尔也答应了,同样也征求过布雷德瓦的意见。

    现在听威尔摩尔的意思,分明是不想认账。

    约瑟当然知道这是一个黑锅,他连忙说道:“大主教,这件事虽然是我提议,但也是布雷德瓦大人主动请缨,他显然是低估了对手,才丢掉性命。为今之计,我认为不是追究责任,而是尽快给布雷德瓦大人报仇,也好给罗马教廷一个交代。”

    “罗马教廷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并且给我打了电话。教廷方面很是生气,勒令我们办好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给布雷德瓦报仇,第二件事就是在这次的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上获胜。就这两个任务,你们自己主动报名吧,谁主动去参加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谁去给布雷德瓦报仇。”威尔摩尔似乎并没有为难约瑟的意思,打了个马虎眼,目光就扫上桌上的所有人。

    包括约瑟在内的八个人,不自觉地低下头,没有一个出声的。

    看到众人这般,威尔摩尔的声音冷了下来,“怎么了?没有人愿意吗?”

    一个身穿白袍的主教立刻说道:“大主教,布雷德瓦大人的实力,显然是在我等之上,连他都丢掉性命,就凭我们,恐怕对付不了那个东方消息。教廷既然严令要取得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最终胜利,那凭我们,恐怕更加没有希望了。我听人说,连意大利的大星相师皮萨诺都派了门下弟子出席,就我们几个,几乎是没有胜算的。”

    “是啊。”“是啊。”“大主教,不是我们不想为您分忧,主要是,修为实在有限。”......其他的几个,不管是执事还是主教,都小心翼翼地说道。

    “呵......”威尔摩尔轻笑一声,跟着将目光转移到约瑟执事的身上,“约瑟,干掉那个东方小子和参加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这两件事,你任选一件吧。但是不管你选哪一件,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我......”约瑟执事不禁皱了皱眉,但他也明白现在的情况。罗马教廷,显然是不会再派高手前来,原因很简单,比布雷德瓦厉害的,一个个都位高权重,让他们出手参加这个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难免自折身价。可是,教廷又一定要赢,索性以布雷德瓦死在这里为借口,强行令布朗普顿圣堂的人出手解决一切。

    约瑟也知道不能推脱,只好点头说道:“那我选干掉那个东方小子。”

    “好啊,祝你......”威尔摩尔的话刚说到这里,突然闷哼一声,“呃......”

    “大主教。”“大主教。”“你怎么了?”......众人都是一惊,连忙关切地叫了起来。

    “我没事......”威尔摩尔的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就是前几天修炼,遇到点小小的问题。好了,这就散会吧。约瑟,尽快干掉那个小子,不过你要记住,不要把事情闹大,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是,大主教。”约瑟执事立刻点头答应。

    威尔摩尔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就想习惯性地抬起右手,可是微一抬起,他就换成了左手。

    “都下去吧。”威尔摩尔挥了挥手。

    约瑟等八个人全都站了起来,向威尔摩尔躬身施礼,这才退出房间。最后一个出门的,将房门关闭,只剩下威尔摩尔一个人坐在里面。

    这时,摩尔摩尔轻轻地挽起右臂的衣袖,只见他的右臂之上,有一个拳头大小的伤疤。这个伤疤,血肉模糊不说,上面都带着浓,看起来都能让人作呕,这显然伤口的溃烂。

    “混蛋......又发作了......”威尔摩尔用左手摘下脖颈上的金色十字架,然后将十字架晃晃地放到距离伤口还有两厘米的高度。

    他的嘴里振振有词,很快就见十字架上散发出一股金色的光芒将伤口包裹。那溃烂的位置,在三分钟后,终于恢复原样。

    可是,威尔摩尔的脸上,却变得很是苍白。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身体怎么会突然这样......”威尔摩尔咬着牙嘀咕起来。

    “铃铃铃......铃铃铃......”

    这时,威尔摩尔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伸手拿过电话,直接接听,“hello!”

    “大主教,有一个叫卡梅隆的人想要见你。”电话里响起一个修女的声音。

    “我是任谁都能见得吗?”威尔摩尔不悦地说道。

    “我当然只是,只是对方自称是你的好朋友。”修女急忙说道:“要不然的话,我也不敢打扰大主教。”

    “我的好朋友......”威尔摩尔沉吟一声,又道:“他叫什么来着......”

    “他说他叫卡梅隆。”修女说道。

    “好像是有这么一个朋友,不过已经很久没联系了。好吧,你让他到会客室等我。”威尔摩尔淡淡地说道。

    “是,大主教。”修女说完,挂了电话。

    威尔摩尔将手机放进怀中,又看了看右臂上的肌肤,肌肤已经完好如初。

    “卡梅隆,来找我做什么......不会是跟那个家伙一样,也向我借钱吧......这些无知的人,越来越讨厌了......”威尔摩尔有些不爽地嘀咕起来。

    即便这样,他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

    出了神殿,威尔摩尔一路下楼,出了这栋楼,走向前面的一栋楼。这是礼拜的大教堂,他没有走正门,而是从后面进去,上到四楼。

    来到会客室,里面有一个身穿羽绒服的家伙坐在沙发上,这人的脸上满是焦躁之色。除此之外,在他的脸上,还有些苍白,带着病态。

    见威尔摩尔推门进来,中年人马上站了起来,“大主教,你终于来了。”

    威尔摩尔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他将房门关上,走到男人对面坐下,然后冷淡地说道:“卡梅隆,找我有什么事吗?”

    “求大主教一定要救救我啊......”卡梅隆立刻哭丧着脸说道。

    “出什么事了?”威尔摩尔又是冷淡地说道。

    “我不想死啊......你看......”卡梅隆说着,忙伸手解开羽绒服脱下。

    这一刻,威尔摩尔突然闻到一股臭味,令人几欲作呕。

    在卡梅隆的羽绒服里面,只有一件黑色的衬衫,他跟着将衬衫解下,露出里面的肌肤。

    看到他胸前的样子,威尔摩尔这般人物,都差点吐出来。

    原来,在卡梅隆的身上,几乎看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上面血糊糊的,满是脓水。就连那解下来的衬衫上,也沾满了脓水。

    “你、你这是怎么了?”威尔摩尔皱眉问道。

    “我也不知道......”卡梅隆苦着脸说道:“就在半个月前,我的手臂突然溃烂,去了医院也没有用。溃烂越来越快,半个月下来,几乎烂边了我的全身......大主教,求你一定要救我,我相信,这个世上你有你一个人才能救我......我不要死......我不要像亨德利他们那样死掉......”

    听了这话,威尔摩尔不由得一怔,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右臂,跟着诧异地说道:“你说亨德利死了,什么时候的事儿......你指的他们,又是谁......”

    “是亨德利、比克、墨菲三个,他们都死了......我跟他们还是有联系的,听他们的家人说,他们都是因为身体突然溃烂,医治无效死的......大主教......求求你救救我吧......”卡梅隆这次说话的时候,眼泪都好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