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51章 雏形
    约翰布朗自己也明白,麻烦的源头,其实是他。当初他被阿勒代斯打成重伤,是张禹救的他,为了保住三清观的地皮,这才发生了后面的一切一切。哪怕是这一次,也是对方先对他下手,准备把他给弄死。张禹都没出手呢,天主教堂就毁于一旦,还死了两个人。

    天主教如果算账,正如张禹所言,肯定是找本事大的,现在不方便找三清观的麻烦,却也得看张禹在不在三清观。

    当然,如果张禹回国,那天主教的人也不敢轻易到镇海市撒野。可张禹仍然留在英吉利,对方必然要暗算他。

    约翰布朗也觉得内疚,所以才提出这个建议。只要张禹回国,对方恐怕就会将火气撒在他的身上,自己一死也就是了。到时候保全了其他人的性命,也算是一件幸事。

    可张禹哪能答应这个,直接说道:“约翰,哪怕昨天晚上,不是那个人出手,我也会想办法教训一下天主教的人,只是不会杀人,充其量是给对方点颜色,让对方知道厉害。至于说对方会不会再来生事,这个不好说。但是眼下,既然已经到了这步田地,那就只能一路走到底,我也想看看,这个背后黑手到底是谁!再者说,现在我也不可能回国,我还要去伦敦参加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呢。距离交流会也没几天了,这就动身也好。”

    “这......”约翰布朗的脸上满是愧疚,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当当当......”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张禹说了声“请进”,房门打开,跟着就见史蒂芬丽莎走了进来。

    “师父,上次来的那位艾伦小姐到访,想要见您。”

    “哦?她来了......”张禹迟疑了一下,说道:“请她进来。”

    “是,师父。”史蒂芬丽莎退了出去,很快又折了回来。

    这次跟她一起进门的,还有皇家赌场的艾伦小姐。

    今天的艾伦小姐,腿上穿着一条黑色的皮裤,下面是一双黑色的靴子,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马甲,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皮风衣。

    “艾伦小姐你来了,快请坐。”张禹面带微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谢了。”艾伦小姐也不客气,直接来到张禹的对面,坐在刚刚汤姆坐过的蒲团上。她跟着开门见山地说道:“艾露高呢?你回来了,怎么不见她。”

    一听这话,张禹就明白了,原来人家过来,主要是找艾露高的。

    张禹微笑着说道:“艾露高和阿勒代斯倒是回来了,但是有点事,又去镇海了。”

    “有点事去镇海了......他俩......”艾伦小姐有点意外地说道。

    “是啊。”张禹摊手说道:“你若是找她有事,给她打电话好了......”

    “我倒不是不信你说的,只是纳闷,你怎么会让阿勒代斯和艾露高一起去。”艾伦小姐说道。

    “我这个人做事,一向让人意想不到。”张禹笑着说道。

    “这倒也是。”艾伦小姐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什么时候到皇家庄园报名啊。”

    “还要报名吗?”张禹打着哈哈说道:“我也算是主办人之一吧。”

    “那也得报名。”艾伦小姐郑重其事地说道:“这次的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已经不再是你和星相师米开罗之间的较量了。在经过宣传之后,报名的形象风水师络绎不绝,而且还有各大企业的赞助,奖金极为丰厚。所以,不管是你,还是米开罗,都需要报名参赛。”

    “你们皇家赌场办事的效率这么高......”张禹笑道。

    “你也说了,我们是皇家......不过说来也怪,报名的人那么多,哪怕是你们东方,还有和尚、尼姑参赛,可是你们当道士的,怎么除了你之外,就没别家了呢。”艾伦小姐说道。

    “可能他们忙呗,不愿意凑热闹。再者说,你也没下邀请函啊,谁知道还能随便报名。”张禹故意说道。

    “邀请函是没下,但报名确实可以随便,我相信全世界的媒体,都报道过这件事。不过,他们不来报名,也不影响这次交流会的顺利召开。张先生,什么时候先跟我去把名给报了。”艾伦小姐的脸上洋溢着笑容。

    看得出来,她对这次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排场,是十分有信心的。

    张禹今天就打算去伦敦呢,见她这么说,不禁正中下怀。张禹直接点头说道:“那就现在吧。”

    “好啊,那咱们这就出发吧。”艾伦小姐说道。

    “等一下,我还得收拾收拾,顺便召集门下弟子。”张禹说道。

    “哪这么多麻烦,报个名就回来,又不是搬家。”艾伦小姐说道。

    “虽说不是搬家,可我从国内又来了一些弟子,他们没见过世面,打算去皇家赌场转转,也算是开开眼界。”张禹微笑着说道。

    一听张禹这么说,艾伦小姐的脸上闪出一丝警惕之色,旋即笑道:“开开眼界倒是没有问题,但是不许赌钱。如果赌钱的话,赢了也不能拿走。”

    原来,她还是对上次的事情心有余悸,担心张禹的人在赌场搞事,所以把话说在前头。

    “放心好了,我不会准许他们赌钱的。”张禹笑着说道。

    他要带上徒弟,也是有原因的。徒弟留在这里,就自己一个人去参加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话,到时候徒弟们危险,道观里的洋鬼子道士们也危险。

    相对而言,道观里都是外国道士的情况下,应该能够安全不少。同样,他们走了,约翰布朗这些人跟镇上的人,也比较容易交流。

    而自己的徒弟,前往皇家赌场也会十分的安全,至于说会有什么危险,都让自己这个当师父的来承担吧。

    张禹安排下去,让门下的弟子们收拾东西,等下出发。另外,他还专门嘱咐了约翰布朗和史蒂芬丽莎,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

    约翰布朗都流下眼泪,颇有一点生离死别的意味。毕竟谁都知道,天主教是庞然大物,这里又不是在东方,在人家的地盘上,张禹的危险系数是很大的。

    张禹一行人收拾好东西,离开三清观,其中也少不得要带上赵华和钱飞两个翻译。张禹坐上艾伦小姐的车,因为知道张禹要去皇家度假庄园报名,张银玲也坐了上去,还把朱酒真叫上车。她还真是跟谁都不太见外。

    眼下还是上午,艾伦小姐今天开的是一辆牧马人越野车,颇有一些野性美。

    车子一路前往伦敦,张禹的弟子们坐着借来的依维柯和面包车跟在后面。

    快到伦敦的时候,艾伦小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铃铃铃......铃铃铃......”

    她让张禹帮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然后接听,“hello......&&&$$###......”

    聊了一顿,反正张禹三个也听不懂,只是到了最后,能够听出艾伦小姐的语气中多少有点不满。

    她挂了电话,将手机揣进自己的兜里,接着用国语说道:“张先生,我得先去拍卖行一趟,不过很快的,签了字之后咱们就走。”

    “也不差这么一会,你先忙你的。”张禹微笑着说道:“不过话说,你不是赌场经理么,去拍卖会签什么字?”

    “有个败家子将家里的祖产输给了我们赌场,我们家有的是产业,要房子有什么用,当然要拿到拍卖行给卖掉。也不知他们怎么办的手续,非得让我去签个字。”艾伦小姐有点不爽地说道。

    “你们赌场连房子都能押啊......”张禹笑道。

    “赌桌上当然不能押房子,可是他跟我们赌场借了钱,借钱总没有不还的道理,你说是吧。”艾伦小姐说着,不由得摇了摇头,“也是可惜了吉尔家族,当年也是风光无限,结果出了这么一个玩应。”

    “还是个家族的大少爷呢,可话说回来,要是没有这样的人,你们赌场吃什么。”张禹说道。

    “这倒也是......”艾伦小姐不由得笑了起来。

    张禹也是没什么事,随口又问道:“他们家族的房子,在你那押了多少钱?”

    “前前后后借了三千万,算上利息,达到八千万。”艾伦小姐说道。

    “八千万......英镑么......”张禹诧道。

    “当然是英镑了,在我们这里,总不能花软妹币吧。”艾伦小姐说道。

    “那得是什么房子......能值这么多钱......”张禹好奇地问道。

    “这么说吧,你们国家京城的房价已经很贵了,可是跟伦敦的房价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吉尔家族的房子,是在伦敦不错的地段,房屋面积两万平,还有六千平米的院落。光这院子,最少价值一亿三千万镑。起拍的价格是八千万,估计拍到一亿三千万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甚至更高。毕竟这是身份的象征,即便是有钱,也很难在伦敦市区内买到这样的房子。”艾伦小姐如数家珍般地说道。

    “原来这么大......”张禹沉吟一声,心中跟着冒出来一个念头,自己本身就打算英吉利传道,这样一来,就必须要有一个道观,总不能完全靠三清观吧。要知道,三清观毕竟是在莱沙镇这种小地方,要想真正的有牌面,就必须要在大城市。

    伦敦无疑是英吉利最大的城市,寸土寸金,自己要是在这里建立一个无当道观别院,那声势可想而知。对于英吉利的庄园价格,张禹即便是不太了解,却也听说过一点,自家公司终究是干房地产的。郊区的庄园,肯定不贵,估计有一两千万镑就能买下来。可市区和郊区终究是两回事,把市区的庄园拆掉盖成楼房,都是能够赚钱的。

    虽说现在天主教一定会报复他张禹,可自己若是退缩的话,还传个屁道,干脆向天主教投降算了。

    传道本来就不容易,特别是还是到欧洲跟别的教派抢饭碗。可话说回来,欧洲的那些天主教、基督教,又何尝不是来到国内跟道教抢饭碗呢。

    总不能说,只许你们来抢我们的,不许我们去抢你们的吧。

    既然干的,那就得干大点,容不得半点退缩。

    拿定主意,张禹说道:“艾伦小姐,我正好也打算在伦敦置办点房产,要不然这样,你把这宅院卖给我算了。也省的拍卖,浪费时间。”

    “你?”艾伦小姐明显愣了一下。

    “怎么?怕我买不起?”张禹笑着说道。

    “以前我不知道张先生的底细,现在可是清楚的很。爱睡手机的创始人,怎么可能拿不出这点钱。”艾伦小姐也笑着说道。

    “那艾伦小姐就开个价吧。”张禹说道。

    “以咱们的交情,我就算一个亿卖给你也是无妨。可是这产业不完全是我们赌场的,拍卖之后余下的钱,还要给吉尔那个败家子。这样吧,一亿三千万镑,这是市场价。如果张先生愿意接手,可以直接签署合同,我也相信张先生的实力,是不会赖账的。如果嫌贵,那就只能等到拍卖会了。”艾伦小姐正色地说道。

    张禹明白,既然艾伦小姐能这么说,显然这宅院一亿三千万镑是完全能够卖出去的。欧洲的有钱人多的是,如此大的宅院,又是在伦敦市区,肯定不乏买主。

    “没有问题,一亿三千万就一亿三千万。”张禹点头说道。

    朱酒真和张银玲坐在后排,张禹二人的对话,他俩听的清楚。

    一听说张禹要花一亿三千万英镑买房子,不由得都是大吃一惊。

    特别是张银玲,忍不住说道:“张禹......一亿三千万英镑呢......折合国内的钱就是十三个亿啊......”

    “钱是小事。”张禹扭头一笑。

    “你可真有钱。”张银玲撇了撇嘴:“同样是道士,我怎么就没那么多钱。”

    车子继续行驶,没过多久就进到伦敦市区,伴随着街道上的车水马龙,他们来到了一家名叫“苏富比”的拍卖行。

    艾伦小姐带着张禹几人进到拍卖行,先是看了关于这套房产的资料。

    果如艾伦小姐路上所说,这套庄园是在伦敦市区内,属于十分稀有的房产资源。庄园中央是一栋连带地下共有六层的大别墅,另外还有两套附属别墅,院落中尽是绿地,十分的漂亮。

    这套院落,可要比莱沙镇的三清观大多了,如果改造成道观,绝对亮眼。

    至于说钱,张禹并不在乎,艾伦小姐同样也知道张禹的实力,别看张禹当场拿不出这么多钱,艾伦小姐也不介意让张禹先欠着,等钱到了之后再结算。同样,张禹也不怕房子与资料不符,双方终究是谁也不敢糊弄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