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50章 幕后黑手
    次日天明。

    天主教堂外聚集了好多人,不说是人山人海也差不多,就跟赶庙会似得。

    到此的人,不仅仅是镇上的人,还有警察和消防队的,以及救护车。往日里气派的天主教堂,现在就跟废弃工厂似得。

    教堂上高高悬挂的十字架,现在都摔在地上,支离破碎。教堂但凡有玻璃的窗户,窗户都是碎的,房子上有的犄角,也都漏出窟窿。

    英吉利的道路工程是很好的,毕竟英伦三岛多雨,气候不是那么的好,雨季特别多,不仅仅是夏天下雨,冬天也下雨。所以,他们的下水设施特别完善,一场大雨过后一两个小时,地上就不会有多少积水了。

    可是眼下,教堂里还不停地往外面淌水,特别是在教堂的门打开那一刻,里面就跟泄洪似得,水哗哗的往外涌。由此不难看出,昨天晚上灌进来多少水。

    消防队员先从里面人救出来,先出来的是一众修女和执事,别看是从里面出来的,身上跟落汤鸡没什么区别,就和淋了一宿雨似得。

    过了一会,又抬出来两个担架,一个担架上面,简直都没法看,血肉模糊,还有烧焦的痕迹。警方的说法是,这位看不出相貌的人,是被雷给劈死的。经过寻问,得知是新近来到教堂的布雷德瓦神父。另外一个担架上,抬出来的是鲁尼神父。鲁尼神父的脸色发青,警方初步认定,不是冻死的,就是吓死的。

    原因很简单,被雷劈死的布雷德瓦就在他的旁边,任何人看到这一幕,也都得吓个半死。当时很有可能是吓昏过去了,由于教堂的玻璃都碎了,狂风大雨,又是大冬天的,是个人也受不了。昏迷躺在地上,极有可能被活活冻死。

    一听说布雷德瓦神父被雷劈死,鲁尼神父被吓死,周边围观的人群,整个就炸开锅了。

    “怎么会这样呢?”“不知道啊。”“昨晚的雨是下的不小,又打雷又闪电,大风呼呼的,但也没到这个地步吧。”“那是雷没砸你们家房子上。”“这雷难道还能妙着教堂砸啊。”“我看没准,你看上面的十字架,不都下来摔碎了么。”“确实哈。”“不会这么邪门吧。”......

    “邪门!你一说这话,我想起来一件事。”“什么事?”“之前做出预言的那个神父,不就是被雷劈死的布雷德瓦神父么。他说三清观将要有灭顶之灾,还说约翰布朗活不了几天了。结果可好,三清观没看有什么事,这天主教堂一夜大雨变成这样了,约翰布朗没见有啥事,作为预言的神父,现在倒是死了。”“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天晓得。”“不过我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说法......”“别乱猜,我现在突然有点害怕。”“是啊,我突然觉得,这天主教邪门,道教也邪门。”“这算不算是两家在斗法比试,要不然的话,怎么昨晚就教堂有事,别的地方没事。”“有道理。”......

    “詹姆斯,你说以后咱们怎么办?是不是不能再来天主教堂了。”“打死也不能来了,太危险了。”“那三清观呢?”“这个......我跟你说......最好也别招惹,咱们老老实实过日子就行......有什么事,以后再看......”“对对对......”......

    天主教堂一夜之间,虽然不能说是毁了,可是经过这一劫,镇上的百姓几乎是达成默契,以后再也不来教堂了。

    在他们来看,教堂的实力显然是不怎么样的,要不然不至于这样。同样,他们也意识到,道教是不好惹的,估计今晚天主教堂变成这般样子,就是三清观搞的鬼。

    不管三清观是不是属于正常还击,可这其中透着邪门。

    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求个太平,教会是一种信仰,他们其实也不指望教会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太大的福利。

    三清观虽然风风火火,可同样也没说给每个人都带来福利。能得到好处的,不过寥寥。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们明白这个道理,担心成为池鱼。

    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在天主教搞鬼的时候,他们什么也没看出来。昨晚的暴风大雨,外加闪电,令天主教堂变成这个样子,摆明让人起疑。奈何这种事,也没有证据,镇上的人只能是猜测。

    一楼四层洋楼中,汤姆一个人坐在露台上,他显得有些魂不守舍。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让他想起来就后怕,差一点就被活活烧死。

    “咔”地一声,家门打开,一个中年女人从外面进来。

    女人走到露台,见汤姆坐在那里,直接开口说道:“汤姆,以后你可别再去三清观了,省的惹麻烦!”

    听到女人的声音,汤姆回头看了一眼,无精打采地说道:“媳妇,怎么了?”

    “怎么了?”女人严肃地说道:“我跟你说,今早大伙都去了天主教堂,发现教堂已经毁了,就连鲁尼神父和新来的那位布雷德瓦神父也都死了。听人说,昨晚的大雨和闪电,就是三清观的道士耍的手段......咱们家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平安安的,你以后少去参合......”

    在女人的眼中,并不知道汤姆天天去道观,其实是卧底。她一直以为,丈夫真的信道了。

    “有这样的事儿?”汤姆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镇上的人都这么说,大家伙都说了,以后再也不去三清观了,以免给自己惹麻烦。你也别去!”女人又严肃地叫道。

    “这......”汤姆迟疑了一下,旋即就走出露台,朝门口方向走去。

    见他要走,女人急道:“你上哪去?”

    “我有事,你别管了!”汤姆说着,已经走出家门。

    女人气的重重地跺了下脚,没好气地叫道:“你这算什么意思!”

    汤姆离开家门,他并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一路赶往三清观。

    来到道观,道观的大门开着,里面并没有几个人来上香,这也是因为镇上的人都去了教堂。

    汤姆走进大门,马上有知客道人迎了上来,一看到是他,脸直接冷了下来,“你还来干什么,嫌昨晚没烧死我们啊?”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那个东西会着火,要是知道的话,我也不敢啊......”汤姆委屈地说道。

    “谁知道你知不知道,师公已经说了,不难为你,但是你以后,也不要再来了。这话,你昨晚也听的清楚吧。”知客道人大声说道。

    “我知道,可我今天是有重要的事情来通知师公的。”汤姆真切地说道。

    “那......那你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看师公见不见你......”知客道人说道。

    他随即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号码,电话是打给约翰布朗的,接通之后,他就把汤姆来的事说了一下。

    很快他就得到了回复,点头答应之后,挂了手机,说道:“你跟我来吧,师公大人大量,不跟你一般计较。”

    当下,知客道人就领着汤姆来到中院,进到张禹的房间。

    在房间内,坐着张禹和张银玲、朱酒真和约翰布朗、史蒂芬丽莎。

    张银玲看到汤姆,不禁皱眉撇了撇嘴,显然是对这个家伙没有半点好印象。

    汤姆进来后,挨个打了招呼,张禹示意给他拿个蒲团,就在对面的位置坐下。然后,张禹才道:“你今天来,还有什么事吗?”

    “今天早上,天主教堂已经毁于一旦,鲁尼神父和布雷德瓦神父都死了。”汤姆在听了约翰布朗的翻译后,急切地说道。

    约翰布朗又行翻译,张银玲撇嘴说道:“他们死了活该,这些坏蛋!还有,这事我们已经听说了。”

    张禹也道:“这件事,我们已经知道了。怎么了?”

    “但是镇上的人都说,教堂被毁的事情是三清观搞的鬼,大家以后,都不会再来三清观了。我媳妇回家的时候,也是这么叮嘱我的。”汤姆急切地说道。

    张禹淡淡一笑,说道:“当时我们和你都在一起,是不是三清观的人做的,我想你应该最清楚。”

    “我就是清楚不是三清观做的,所以才来通知师公的。这件事,我最清楚不过,但是那些人,都说是三清观做的。我觉得这件事很重要,就来汇报师公了。”汤姆说道。

    约翰布朗照例翻译,张银玲愤愤地说道:“清者自清,根本就不是我们做的。再者说了,就算是我们做的又能怎么样,那些王八蛋可是要烧死我们的!”

    张禹看了眼张银玲,示意她不要多嘴,跟着说道:“这件事我知道了,谢谢你。”

    “师公这么说就言重了......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三清观......同样也是师公救了我......并且宽恕了我......我现在是真的很想为师公做些事情,用来赎罪......”汤姆真切地说道。

    张禹迟疑了一下,说道:“知过能改,善莫大焉......好吧,那你以后就仍然是一个道士......”

    “谢谢师公......谢谢师公......”汤姆感激地说道。

    张禹又和汤姆随便说了几句,然后让史蒂芬丽莎带他出去,顺便告诉道观的人,已经宽恕了汤姆,大家以后还是自己人。

    等汤姆和史蒂芬丽莎出去,张银玲直接不满地说道:“张禹,你怎么又让他回来了!他都出卖过咱们,差点害了整个三清观!”

    “我知道,但是咱们现在遇到麻烦了,他既然悔过,那不如就让他回来,毕竟是用人之际。”张禹平和地说道。

    “用人之际,用谁也用不上他吧......”张银玲又是不满地说道。

    “三妹,你也别这么说,二弟是有分寸的。”朱酒真说道。

    约翰布朗也是点头,说道:“师叔,我想师父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现在,咱们应该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什么麻烦?天主教堂毁了,那是好事,是他们活该!也让那些人知道咱们的厉害!”张银玲不以为然地说道。

    “但是,天主教堂不是咱们毁的。”张禹认真地说道。

    “那也是天灾!”张银玲得意地说道:“他们更是活该!”

    “也不是天灾。”张禹说道。

    “那是什么?”张银玲撇嘴问道。

    “是另外有高手毁了天主教堂!”张禹郑重地说道。

    “另外有高手......那就是有人帮咱们了......”张银玲似乎还有点高兴。

    “帮咱们......怕是在害咱们......”张禹严肃地说道。

    “害咱们?怎么会呢?他都帮咱们对付天主教了。”张银玲比较单纯地说道。

    “这个世上,不是你强,旁人就一定要顺着你,而是要分正邪的。你没听汤姆说么,镇上的人已经把咱们当成魔鬼了,他们现在害怕咱们了。天主教的人确实算计了咱们,可他们是偷偷摸摸,没敢光明正大,加上他们在此地日久,早就培育出良好的形象。但是咱们呢,突然毁掉了天主教堂,杀掉了两个人,镇上的人能不畏惧么。”张禹有些担心地说道。

    “天主教堂也不是咱们毁掉的,人也不是咱们杀的。”张银玲无辜地说道。

    “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加可怕......因为在背后有一只黑手在算计咱们......这个人,一方面毁掉了天主教堂,一方面又把黑锅扣到了咱们的头上,让所有的人都认为是咱们做的......”说到这里,张禹不禁捏了捏拳头,又道:“你想想,连镇上的人都认为是咱们做的,那天主教的教会肯定也会这么认为!不出意外,天主教的人很快就会来找咱们报仇!”

    “原来是这么回事......”听了这话,张银玲终于反应过来,不由得大吃一惊,“这是什么人啊,也未免太坏了......简直是在冤枉咱们......”

    “我也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不过眼下,咱们必须要小心应对。”张禹认真地说道。

    “张禹,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张银玲焦急地问道。

    “离开这里,去伦敦。”张禹直截了当。

    “去伦敦......那咱们走了,三清观怎么办......”张银玲有些担心地说道。

    “约翰的实力,天主教的人心中应该清楚,约翰没有能力做出这种事情,他们一定认为是我做的。我留在这里,才会连累到三清观。如果我走了,他们的目标就是我,绝不会来找三清观的麻烦。特别是天主教堂刚刚出了这种事,天主教的人如果马上来对付三清观,那就太明显了。加上约翰又是英吉利人,惹出了麻烦,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处。所以,我决定今天就离开三清观,让天主教的人来找我吧。”张禹认真地说道。

    “师父......”约翰布朗一听这话,登时就急了,“不管怎么说,这事也是因我而起......我看您也别去什么伦敦了,还是回国吧......他们要报仇,就让他们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