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49章 灭顶之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成功了......成功了......”

    天主教堂的卧室内,站在床边的布雷德瓦看到了远方突然迸发出来的火苗,这让他忍不住兴奋的大叫起来。

    “烧起来了!烧起来了!”一旁站着的鲁尼神父,也跟着兴奋的大喊起来。

    他的一双拳头紧紧攥住,眼睛里冒出炙热的光芒,嘴里又跟着说道:“烧死你们!烧死你们......让你们这些臭道士跑到这里跟我们天主教做对......现在好了吧......烧死你们......”

    两个人都十分的亢奋,布雷德瓦也开口说道:“鲁尼,你现在看到了吧,这就是神的怒火......伴随着火焰,三清观里的一切,都会被烧的干干净净......”

    “没错,灭顶之灾,这就是灭顶之灾......”鲁尼神父高兴地说道:“他们不是不信预言么,等到明天早上......不用,只需要再过一会,镇上的人就会都......”

    “哗啦啦......”

    鲁尼神父正说着呢,不等他的话说完,蓦地里,突然一连串的雨点猛地砸在窗户的玻璃上。

    “哗啦啦......哗啦啦......”紧跟着,雨点越发的猛烈,外面的雨,如同瓢泼一般。

    再看远方那红色的火苗,已经越来越小,很快消失不见。

    “火灭了......”发现看不到火焰,鲁尼瞬间懵了。

    “这......这......”布雷德瓦也愣住了,万没想到,火焰会突然灭掉。

    “哪来的大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雨......不应该啊......不应该啊......”鲁尼神父不甘心地叫了起来,他实在无法接受,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天上会下起这么大的雨。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大雨继续下着,豆大的雨点砸在窗户上。

    不过很快,外面又刮起大风。

    “呼呼呼......呼呼呼......”

    狂风之下,吹的窗户都吱吱作响,加上那暴雨连珠,瞧那意思,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将窗户给打破。

    “这雨好像有点邪门啊......也太大了......”鲁尼神父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不就是下雨么,有什么好担心的......今天晚上,算他们运气好,等到明天......”

    “啪嚓!”

    布雷德瓦本想说‘等到明天再一把火把三清观的人都给烧了’,可这话都没等说完呢,窗户上的玻璃竟然真的被雨点刚砸碎了。

    打破的玻璃碎片,直奔布雷德瓦的面门,好在这家伙的反应快,连忙向旁边一侧头,勉强躲过了面部。可是腮出,还是被玻璃刮了个小口,淌出鲜血。

    “哗哗哗......”

    雨点不停地从外面吹入,布雷德瓦和鲁尼连连后退。

    可就是退了三四步,猛地一声惊雷炸响,“轰隆隆......”

    电闪雷鸣,偌大的闪电在窗前出现,倒退中的二人,不由得心里打了个“突”,鲁尼神父更是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到地上。

    布雷德瓦低头看了眼鲁尼,嘴里不屑地说道:“真是个废物!”

    “轰隆隆......”

    突然间,又是一声惊雷,这一次,闪电竟然顺着窗户射入房间,直奔布雷德瓦。

    闪电何等快速,布雷德瓦看到的时候,哪里还来得及躲避,“啊......”

    一声惨叫,人已经是血肉模糊。

    “啊......呃......”坐在地上的鲁尼神父,眼睁睁地看着闪电将布雷德瓦劈的稀巴烂,吓得他大叫一声,跟着一口气没上来,竟然直接躺了下去,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昏过去了。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窗外的雷,似乎并没有停歇的意思,伴随着暴雨、狂风,肆虐着天主教堂,乃至整个莱沙镇。

    三清观。

    在药王殿的后面,张禹、约翰布朗以及道观中的弟子们,都站立在雨中。

    汤姆瘫坐在地上,大家伙能够清楚地看到,汤姆身上的衣服有明显被烈火焚烧过的痕迹,就是脸上,也是黑乎乎的。现在身上都是雨,但看得出来,他仿佛惊魂未定。

    约翰布朗是接到张禹的电话之时,出了三清殿,跟着就看到药王殿后冲天的火光,他吓得惊呼一声,将殿内上晚课的弟子们都给吸引出来。

    好在,众人跑过来查看的时候,火已经被天上落下的大雨给浇灭了。

    大伙的目光,都放在张禹和汤姆的身上,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而张禹的目光,则是投向远方,听着远处的惊雷之声。

    “这不是普通的雷雨......这是有人在做法......”张禹在心中嘀咕起来。

    原来,突兀的大雨,并非张禹所为。以张禹的本事,当然也可以降下这样的大雨,确切的说,张禹早就准备好了求雨的阵法,一旦有个闪失,会立刻求雨。只是这一次,还没等他求雨呢,雨就自己下来了。

    张禹本身就会求雨,加上空中的惊雷阵阵,以及大雨下的突然,张禹隐约能够确定,这雨不是正常的雨,乃是被人求来的。

    正是因为如此,反倒让他更为纳闷,求雨的人会是谁呢?

    这个求雨的人,是在帮自己,亦或是还有什么原因?

    张禹心下琢磨,想不出个所以然。

    “师兄,出什么事了?”这时,小丫头张银玲冲到张禹的身边,好奇地问道。

    她之前也跟着一起上晚课,赶过来之后,发现下雨,以及汤姆的样子,让她莫名其妙,终于忍不住开口寻问。

    纳闷的人,当然不止她一个,众人见她寻问,都看着张禹。

    张禹没有回答张银玲的话,而是慢慢地走到汤姆的面前,伸手拍了怕汤姆,问道:“好点了吗?”

    汤姆惊魂未定,根本都没注意到张禹来到自己的面前,等他反应过来,嘴里不自觉地叫道:“火!火!好大的火......我没死......我没被烧死......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你还没死......约翰,你过来帮我问他......”张禹沉着地说道。

    约翰布朗走到张禹的身边,也蹲下身子看向汤姆。

    张禹说道:“你问问他,从三清殿里出来,跑到这里做什么?”

    约翰布朗马上点头,按照张禹的心思问话。

    “我、我上卫生间......”汤姆哆哆嗦嗦地说道。

    “卫生间好像不在这边吧?你当时手里拿个十字架,这东西又是做什么的?”张禹沉声问道。

    约翰布朗又行翻译,同样也紧盯着汤姆。因为当时汤姆说是上卫生间出来的,为什么会跑到药王殿的后面,连他都想不通。

    “我......那个十字架......是用来祷告的......”汤姆心里发慌,结结巴巴地说道。

    “祷告......”听了约翰布朗的翻译,张禹轻笑一声,四下瞧了一眼,很快找到在地上正被雨淋着的红色十字架。

    张禹走了过去,将十字架捡了起来,有回到汤姆的面前,把十字架朝汤姆递了过去,微笑着说道:“我们道家并不反对信徒同时相信其他教派,在道观用十字架祷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这个十字架,好像很怪,在你趴下的时候,念了一通不知道是什么的词,跟着就突然发烫,掀起了好像十字架的大火。说实话,这雨来的也够及时,要不然的话,三清观怕是都要被烧成白地了。能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吗?”

    张禹的这番话,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哪怕是在瓢泼大雨之中,大家伙全是全神贯注地盯着汤姆。约翰布朗翻译了张禹的话,等待着汤姆的回答。

    汤姆连忙说道:“我只是祷告,为什么会突然着火,我也不清楚......”

    “你也不清楚,那这个十字架是从哪来的,你总该清楚吧?”张禹又问道。

    “十字架......十字架是我的......我以前就是一个天主教徒......”汤姆并不敢说出是布雷德瓦给他的十字架。当然,他现在都不太清楚,刚刚的大火,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是你的......”张禹一脸的不信,“你还有会喷火的十字架啊......要不然这样,你拿着它,再祷告一下......”

    说着,张禹就将十字架塞进汤姆的手里。

    “我不要......我不要......”虽然汤姆不知道火是不是从十字架里冒出来的,但印象中,好像是这个样子。

    “为什么不要呢?这不是你的吗?”张禹问道。

    “我......我......”汤姆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猜你恐怕还不完全知道,这个十字架是怎么回事。这样,咱们再试试。”张禹说着,捡起十字架,朝前面远处一丢,又道:“现在离得远,雨势又大,即便起火,也不会有事的。你刚刚是怎么祷告的,你就怎么祷告,咱们再重新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约翰布朗在翻译的时候,表情也是十分的严肃,瞧那意思,如果汤姆不答应的话,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我......那我念......”汤姆被眼下的形势吓得够呛,只好开口念了起来,“我们的天父,愿你的名受显扬,愿你的国来临,愿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间,如同在天上。求你今天赏给我们日用的食粮,求你宽恕我们的罪过,如同我们宽恕别人一样。不要让我们陷于诱惑,但救我们免于凶恶。”

    当他念完,就听“噗”地一声,原本躺在地上的十字架上,猛地喷射出冲天的火焰。火焰好似火柱,更像是一个十字架。

    好在大雨不停地的落下,火焰很快被压制下来,消失不见。

    “这......”“这......”“怎么会这样......”“这么大的火......”......三清观的众人,一个个是目瞪口呆。谁也想不到,汤姆随便祷告一下,那个不起眼的十字架上,就会冒出这么大的火。

    要知道,这还是在雨中,如果没有大雨,大火一旦蔓延,怕是小小的三清观很快就会被烧个精光。

    汤姆也亲眼目睹了火柱,整个人都吓傻了。

    张禹蹲在他的面前,淡定地说道:“你要拿着这个十字架在这里祷告,是不是打算把这里给烧了。对了,连你都一并得被烧死,这是打算和我们同归于尽吧。”

    约翰布朗马上重复张禹的话,他的眼睛里,露出逼人的光芒。

    “不......我知道的......我不想死的......是鲁尼神父带我去见一位布雷德瓦神父,是布雷德瓦神父给我的十字架。他说这是神赐给我的,拿着这个十字架到三清观进行祷告,就是为神传播福音,能够拯救这里所有的人......还说这是为神做事,神会赐个我福音的......我实在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个样子......这个十字架会自己放火......”汤姆这次再也不敢隐瞒,如实说道。

    因为在看到十字架喷火之后,他心中明白,自己肯定是会被烧死的。

    约翰布朗恨的是直咬牙,但他还是先给张禹翻译了这番话。

    站在后面的那些外国道士们,现在也都是怒目圆睁,恨不得这就上去将汤姆给生撕了。

    张禹听了翻译,淡淡一笑,说道:“我也不瞒你说,这应该就是天主教所说的第七个预言了,三清观将会遭到灭顶之灾。一旦这火烧起来,三清观必然在劫难逃。只是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爷下了这么一场雨,让天主教的人没有得逞。看来,他的这个预言也不准。唯一的不幸是,如果预言准了,你也会跟三清观同归于尽......你每天留在这里,在旁人的眼中,同样也是天主教的叛徒,被火烧死,应该也算是神对你的惩罚了......”

    “不......不......”汤姆在听了翻译之后,不由得浑身上下寒毛直竖。因为他相信张禹说的这番话。一点没错,自己是被神父给利用了,这十字架上喷出来的火如此厉害,先前自己沾了一点,就被烧成这样,好在大雨来的及时,要不然的话,非得被烧成渣。

    “天主教的人,实在是太可恶了。”“他们简直是禽兽不如。”“什么神,我看他们根本就是魔鬼!”......大家伙已然是义愤填膺,忍不住叫喊起来。

    约翰布朗看向张禹,问道:“师父,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一切等天亮再说吧。”张禹说着,再次朝那个十字架走去,他重新将十字架捡了起来。

    十字架上,仍然充斥着邪气,只是上面的邪气已经消耗了能有一半。

    之前满是邪气的时候,张禹也不能一下子就给破掉,但是现在,他亮出黑色剪刀,几下子就将十字架撕的稀巴烂。

    张禹走回汤姆的身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只是被人利用,我不难为你,你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