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48章 你在做什么?
    每次约翰布朗翻译的时候,张禹都会下意识的看过去。

    这次一瞧,约翰布朗的头顶,竟然冒出一团黑色的气流。

    黑色的气流是厄运的象征,厄运要比霉运厉害的多。

    张禹不由得仔细大量起来,很快他就能确定,这是约翰布朗要遭受火光之灾。

    约翰布朗发现张禹一直盯着自己瞧,不禁有点纳闷,好奇地问道:“师父,您这么看我做什么?”

    “没什么......”张禹特意看向谢丽尔,说道:“谢丽尔,阿勒代斯马上就要出门了,家里的东西都烧了,总不能就穿道袍走。你陪着阿勒代斯去买些衣服什么的。”

    约翰布朗又行翻译,谢丽尔点头说道:“是,师父,你真贴心......对了,那我......要不要把事情告诉阿勒代斯......”

    在约翰布朗又翻译后,张禹琢磨了一下,说道:“这个都是无妨,但不能让艾露高知道。”

    “我明白,师父放心好了。”谢丽尔高兴地说道。

    张禹示意她可以出去了,谢丽尔出去之后,就会同阿勒代斯,一起去购物准备。

    房间内现在,只剩下张禹和约翰布朗两个人。

    张禹再次看向约翰布朗,郑重地说道:“今天晚上,三清观怕是要有火光之灾。”

    “啊?”约翰布朗刚刚就觉得有事,此刻闻言,不由得吓了一跳,他连忙说道:“师父,那该怎么化解。”

    “化解倒是容易,水能克火,即便有火光之灾,也不算什么。只是我觉得,今晚的火,恐怕不一般。”张禹认真地说道。

    “您的意思是......”约翰布朗略一琢磨,就诧道:“灭顶之灾的预言......”

    “正是。”张禹点了点头,“这些预言的把戏,都是天主教搞出来的。估计今晚的火,跟他们也脱不了干系。”

    “天主教堂的人,明显是让把咱们道教从这里撵走......只是他们的做法,实在是太过了......”约翰布朗都有些痛恨地说道。

    对手一次又一次的出手,差点要了他的命。但约翰布朗也清楚,自己的实力有限,根本无法报仇。唯一能替他出头的人,只有自己的师父。

    “确实太过份了,如果咱们一直被动挨打,岂不是显得咱们道家好欺负。是时候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了。”张禹的声音沉了下来。

    “师父,您打算怎么做?”约翰布朗一听说张禹要出手,不禁有点激动。

    “不必着急,到了晚上就知道了......”张禹微微一笑,“不过为了防止夜里烧伤人,今天晚上,能回家住的弟子,就让他们回家住,不能回家的,你就带着他们在大殿通宵做晚课。”

    “是,师父。”约翰布朗点头答应。

    汤姆从教堂回来,跟着道观里的人一起忙碌,等到了晚饭时间,大家又一起吃晚饭。

    这个时间段,上香的人已经都走光了。新旧弟子们吃过饭,有序的来到大殿,进行晚课。

    道教和天主教是有所不同的,特别是三清观这里,不管是不是在家道士,道观都管饭,而且也不收费。新拜入道观的弟子,不少还是单身汉,晚上过来吃晚饭,吃完饭做晚课,然后回家,倒是省了不少事,全当是吃食堂了。

    约翰布朗倒是不在乎这个,毕竟以前请人来吃,人家也不稀罕来吃,都嫌一来一回的耽误时间。

    一众弟子们进到大殿,开始今晚的晚课,快到半点的时候,晚课也就结束了。

    但约翰布朗告诉大伙,今晚比较特殊,要进行通宵的晚课。有想回家的,那就回家,住在这里的弟子,都要上通宵晚课。

    新收的那些在家道士,也就纷纷拜退,只有汤姆一个人留了下来。

    大家伙对他的举动,并不觉得意外,汤姆现在说是在家道士,其实这几天每天晚上都住在道观,宿舍内给他加了床,已经把他当作自己人了。

    等在家道士走了之后,约翰布朗领着众人继续做晚课。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渐渐快到晚上十二点了。

    汤姆盘膝坐在蒲团上,总是偷眼去看腕上的手表。见时间差不多了,他突然举起手来,说道:“师父,我想去上卫生间。”

    这么长时间的晚课,想要去上卫生间也很正常,约翰布朗平和地说道:“去吧。”

    “谢师父。”汤姆站了起来,退出三清殿。

    汤姆可不是真的要去卫生间,按照布雷德瓦的说法,十二点的时候,要在三清观拿出十字架进行祷告,散布福音,唤醒那些无知的人。这是给神做事,会受到神的奖赏。

    拿着十字架在三清殿内进行祷告,那么多人呢,显然是不行的。真的去卫生间祷告,这不是对神的亵渎么。

    天主教堂。

    今天晚上的布雷德瓦并没有在静室内,而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欧式大床上,啥也没穿的躺在上面,在他的身上,坐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女郎。女郎没有化妆,同样身上也没穿衣服,是教堂的修女。

    跟白天相比,布雷德瓦的脸上不再苍白,出现了红润。倒是这个修女的脸上,却苍白无比。

    修女气喘吁吁,布雷德瓦神情自得。片刻之后,随着一声**,修女无力地趴到布雷德瓦的身上。

    可是,布雷德瓦似乎并没有怜香惜玉之心,抬手一掀,将修女从自己的身上推了下去。

    他跟着高傲地说道:“帮我穿衣服。”

    这已经是第三次激战结束,一直都是修女在上面,她十分疲倦。对于布雷德瓦的话,她丝毫不敢违背,拖着疲倦的身子,开始帮布雷德瓦穿上内衣和黑色长袍。

    等替布雷德瓦穿完,她又赶紧穿上自己的修女长袍。

    布雷德瓦从床上下来,跨步朝窗前走去,嘴里淡淡地说道:“去将鲁尼喊来见我。”

    “是。”修女匆忙穿戴整齐,出了房间。

    过了能有五六分钟,外面响起敲门声,布雷德瓦淡淡地说了声“进来”,房门敞开,进来的正是鲁尼神父。

    他看布雷德瓦站在窗前,忙凑了过去,满是讨好地说道:“大人,还满意吗?”

    “勉强可以。”布雷德瓦不以为意地说道。

    “大人还满意就成......”鲁尼神父又是不住地点头讨好。

    布雷德瓦不再出声,眼睛盯着窗外。在这个位置,远方就是三清观。

    鲁尼神父站在布雷德瓦的旁边,白天的时候,布雷德瓦说神的怒火,这让他十分的好奇,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眼下这个时候,布雷德瓦又让自己过来,更让人好奇。

    鲁尼神父小心地问道:“大人,你怎么一直站在这里......看什么呢......”

    “看三清观......”布雷德瓦淡淡地说道。

    “看三清观......三清观倒是在那个方向......不过这大晚上的,有什么好看的......”鲁尼神父又是小心地问道。

    “我不是说了么,神的怒火会焚毁整个三清观,今天晚上,那里将会绽放出绚丽的火花......好好欣赏吧,今晚过后,莱沙镇将不会再有三清观这个地方......”布雷德瓦得意地说道。

    “你一直说神的怒火,不知道神的怒火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我很是好奇,能不能跟我说说,这都憋了一天也没想明白......”鲁尼神父又是讨好地说道。

    “阿勒代斯家里着火的事儿,你还没忘记吧。”布雷德瓦说道。

    “当然不能忘记......”鲁尼神父连忙点头。

    “阿勒代斯家里的火,就是我用了一点小小的手段,噗地一下,就着起来了......很快就将那里烧的一干二净......这次,我让汤姆拿去的那根十字架,威力要比我放在阿勒代斯家里的十字架更强,只要汤姆进行祷告,三清观很快就会被烧成白地......”布雷德瓦得意地笑道。

    “这么厉害......那汤姆呢......一旦着火,他岂不是会发现其中缘故......”鲁尼神父有点担心地说道。

    “哈哈哈哈......”布雷德瓦不由得大笑起来,“发现......发现又能怎么样......当他发现的时候,已经随着三清观的一起烧焦了......哈哈哈哈......”

    三清观。

    汤姆一个人从三清殿出来之后,琢磨了一下,悄悄地绕到药王殿的后面。

    快到半夜十二点,三清观内不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也差不多。借着星光,汤姆从怀里掏出那根红色的十字架。

    “这可是我立功的机会,杰克都能成为百万富翁,我给神立下这么大的功劳,神一定会好好的褒奖我。到时候,我一定会低调,绝不会像杰克那样得瑟......”汤姆在心下嘀咕。

    他双手郑重地将十字架捧到面前,这就要出声祷告。

    也就在这时,在他的背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你在做什么?”

    这是一句国语,汤姆听不懂,可听到声音之后,汤姆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子,惊恐地叫道:“who?”

    一转身,他隐约看到站在他身后能有四五步远的那个人。这个人,身穿一套白色的八卦仙衣,年纪不大,不是张禹又是何人。

    见是张禹,汤姆的心头又是一凛,毕竟他也知道,这里是三清观,拿着十字架祷告,这算什么。

    最为让人紧张的是,自己过来的时候,脚步很轻,后面跟着一个人,自己怎么都没发现。

    他强作镇定地说道:“师公。”

    这句倒是国语,不过十分生涩。这是他仅会的几句国语。

    张禹慢慢地朝他走了过来,来到他的面前,汤姆紧紧地将十字架攥在手里,希望不让张禹看到。可张禹来到他的面前时,只是单纯的伸出右手,用生硬的英语说道:“给我!”

    “what......what......”汤姆忙拿出一副无辜的表情,看起来像是不懂张禹说的什么。

    “啪!”

    蓦地里,汤姆就觉得自己的手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疼得他手掌下意识地张开,掌中的十字架登时掉落下来。

    “刷!”

    不等十字架落定,张禹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伸手一抄,就将落下的十字架抓入手中,并且向后倒退一步。

    这一系列的动作极快,但也就是在汤姆的眼里,若是在张银玲的眼里,充其量是一般个小快。

    而刚刚打中汤姆手的东西,也不是别的,只是一枚铜钱。

    张禹拿着红色十字架,低头看了看,他完全能够感觉到,在这上面蕴含着邪门的气息。这种气息,要比上次从阿勒代斯家里捡到那个,更为强悍。

    上次那个双色十字架,就把阿勒代斯家里烧的啥也不剩了。手里这个十字架,张禹能够肯定,一旦催动,定能够将整个三清观给烧没了。

    “你、你干什么抢我东西......”汤姆见十字架落入张禹的手中,急的大叫起来。

    奈何张禹听不懂他说什么,只好从怀里掏出手机,拨打约翰布朗的电话。

    汤姆见张禹打电话找人,情急之下,竟然忘了张禹的厉害,猛地朝张禹冲去,嘴里大叫起来,“你还我十字架!”

    在他心中,这是“神”赐给他的宝物,自己是在为神做事。如果让张禹把十字架抢走,自己怎么交代。

    汤姆一步扑了上去,张禹哪能让他得逞,向旁边一让,腿只是一扫,“扑通”一声,汤姆就摔出个狗啃屎。

    同时,张禹也没耽误打电话,手机一接通,张禹直接说道:“约翰,你马上到药王殿后面来一趟。”

    趴在地上的汤姆,已经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可能是张禹的对手,十字架被张禹抢走,自己再也不可能抢回来。

    无奈之下,他委屈地小声念叨起来,“我们的天父,愿你的名受显扬,愿你的国来临,愿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间,如同在天上。求你今天赏给我们日用的食粮,求你宽恕我们的罪过,如同我们宽恕别人一样。不要让我们陷于诱惑,但救我们免于凶恶。”

    张禹根本听不懂他在念些什么,并且能够看出,汤姆没有什么本事,所以没放在眼里。他只是想让约翰布朗赶紧过来,明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哪曾想,这一瞬间,他的手上一烫,忙下意识地将手里的东西丢了出去。

    “噗!”

    一道红色的十字架火柱,凭空冒出,红色的火光,染红的天际,令黑漆漆的三清观院中,变得如同白昼。

    ****

    特别鸣谢:乌龟公子、开心坏人、freestanding、金克成、聿小言、r0c、gzsheng、黑天马、书友201801、一贱霜寒十四州、广伟、一般二般、用户,,,,,解读,礼貌的火花,x先生,dvn,dadai,哥要远行,弘诚,锦素安年,回忆是最美好,夏天的雨,阎王殿前的鬼卒,用户sunrise,大大的打赏,还有这个月的5000多张推荐票和800多张月票。

    貌似过年的时候,老铁的更新确实没有平时给力,月票少了点,老铁也会自我检讨的。年后的更新,一定会稳住神稳住劲,绝对不会让亲哥亲姐们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