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46章 你们没什么事就回去吧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瘫坐在地上的杰克,身子都在颤抖,仿佛是不敢相信,电话里听到的一切。

    “我也不想的......谁知道那辆宾利开的那么快......”电话里的露丝哭着说道。

    “他开得快,你闯什么红灯......”杰克的眼泪都好流出来了。

    “我、我没注意......老公,你赶紧来警局救我吧......”露丝又是哭着说道。

    “尼玛啊......”杰克死的心都好有了。

    和妻子又说了几句,杰克才无力地挂断电话。

    此刻在场的所有人,目光基本上都落在杰克的身上,不太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一分钟前还气势汹汹的杰克,一瞬间变得这副样子。

    “杰克......出什么事了?”在杰克旁边的一个天主教徒好奇地问道。

    “没了......都没了......”杰克终于忍不住,哭出声音,“呜呜......没了......我的一百万......”

    闻听此言,众人更是一愣,进而一个个地问道:“杰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没了?”“一百万怎么会没了?”“不是存银行了吗?”“你不是说你媳妇去买车了吗?”“钱不是换另一种形式陪在你身边吗?到底怎么回事?”......

    大家伙七嘴八舌,就连张禹这边的人,也都看着杰克,心中充满了疑惑。

    “我媳妇打电话说,她开车去保险公司的路上,撞了一辆宾利雅致......她当时闯了红灯,警方判她全责......车还没买保险......我们连人带车,差不多要赔九十万镑......我的钱......我的钱......”杰克根本控制不住心中的悲戚,哭着说出原委。

    众人听了这话,一时间全都傻了眼。

    “我的天啊!车没买保险就撞了一辆宾利雅致。”“还是闯红灯全责。”“赔九十万镑,那加上自己车的损失,岂不是要赔光所有。”“不会这么点背吧。”“喂喂喂,那个张真人刚刚就说,杰克将要破财,会变得和原先一个样子,不会这么准吧。”“我的妈......真是这样......”......大家伙都是七嘴八舌议论起来,不过说话的时候,他们的目光不自觉地从之前杰克的身上,转移到了张禹的身上。

    这些人的话,都不等约翰布朗翻译给张禹听,之前被杰克气的够呛的谢丽尔就大声说道:“这个预言可真准哈!说我和阿勒代斯离婚,结果我和阿勒代斯过的好好的,还是像以前一样恩爱。反倒是某个人只当了两天的百万富翁,就打回原形!”

    杰克听了这话,险些被气吐血,有心想要回击,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功夫,约翰布朗跳主要的内容,翻译给张禹听。

    张禹听罢,微微点头,平和地说道:“财运该是谁的,就是谁的。阿勒代斯家里失火,导致破财,杰克突然中奖,到底财运到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预言而起。当这个所谓的预言失效之时,一切又会变得和以前一样。”

    约翰布朗并没有完全听懂张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按照张禹的话,翻译成英语。

    在杰克身边站着的一个天主教徒忍不住叫道:“你这话算是什么意思?预言失效,一切就会变得和以前一样......哪里一样了......不管怎么说,杰克也是做过百万富翁的,这个一点没错,只是他的妻子太浮夸,才连累了他......神的奖励,那是一点也没有错的......”

    “没错!神确实给杰克送来了福音!都怪露丝不够虔诚!”“就是!都怪杰克的妻子!”“这和杰克是没有关系的!”......那些天主教徒又这般叫嚷起来。

    对于杰克没有钱了,变得和他们一样,这些人的心里,其实还挺高兴。

    因为布雷德瓦曾经说过,最虔诚的那个人会得到神的赐福,成为百万富翁。在杰克中奖之后,这些人表面上恭喜,其实心中还是很嫉妒的。在他们看来,凭什么杰克是最虔诚的,我们也是每天都去礼拜,做的丝毫不比杰克差。

    约翰布朗又翻译了他们的话给张禹听,张禹仍然是面带微笑,说道:“我知道你们虔诚的天主教徒,在你们的心中,其他的教派都是异教徒,所以不管我说什么,你们也不会相信。但是,我们道教就不一样,我们道家海纳百川,有教无类,哪怕你是其他教徒,同样也可以信奉道家。现在,一切都很明朗,我相信,事实胜于雄辩。好了,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情,你们可以回去了。”

    约翰布朗又把张禹的话告诉他们,刚刚那个率先开口的天主教徒立刻不满地叫道:“什么叫事实胜于雄辩!你说一切都会恢复的和以前一样,那我就问问你,阿勒代斯被烧毁的家,难道也会马上变好吗?还不是得他自己掏钱重新装修?要是不用他自己装修,直接就能变得和以前一样,那我就相信你!”

    “对!”“只要不用他掏钱装修,直接就能变得和以前一样,那我们才相信!”“我倒也看看,他家怎么就能变得和以前一样。”......这些天主教徒抓住了张禹的话语中的漏洞,又不停地攻击起来。

    张禹转头看向谢丽尔和阿勒代斯,才一瞧,他突然发现,两个人的印堂都带着红光,好像是有财运。

    他刚要开口,不想就在这一刻,外面响起了一个声音,“阿勒代斯先生和谢丽尔女士在这里吗?”

    伴随着这个声音,有三个人从外面挤了进来。

    大家伙不知道他们三个是干什么的,脸上都是好奇之色。阿勒代斯大声喊道:“我就是阿勒代斯,找我和我妻子有什么事吗?”

    “阿勒代斯先生,你们在就好。”来人一听到阿勒代斯的声音,马上高兴起来。

    转眼间,三个人挤到张禹他们的面前。

    这三个人是两男一女,中间的那个男人能有四十来岁,一干就是有点身份的人。在他的两侧的一男一女,都是穿着职业装,好似跟班,或者是秘书。

    中年男人打量起张禹等人,随即说道:“请问这位是东方的张真人吗?”

    约翰布朗进行翻译,张禹打起揖手,说道:“无量天尊,正是贫道。不知三位高姓大名,到此有什么事?”

    “我叫戴尔,是曼珠沙华集团广告部的经理。今天到此,主要是来找阿勒代斯和谢丽尔女士的。能在此见到张真人,实在是荣幸。”中年男人在听了约翰布朗的翻译后,如此说道。

    “贫道也是有幸。”张禹点了点头,跟着看向阿勒代斯和谢丽尔,说道:“这位戴尔先生是来找你们的,你们跟他谈吧。”

    谢丽尔和阿勒代斯马上走到张禹的身边,谢丽尔客气地说道:“原来是曼珠沙华集团的戴尔先生,不知道找我们夫妻有什么事?”

    曼珠沙华集团,在英吉利十分有名,集团的主营业务是装修材料和家庭装修、工程装修。可以说,英吉利的所有城市,都有曼珠沙华集团的业务网点。

    虽然莱沙镇上没有,但是镇上的不少人,大体上也知道这个公司,甚至买过这家装修公司的装饰材料。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在新闻上看到,前天晚上二位的家失火,并且造成巨大的损失。我们公司打算,无偿给二位的家进行重新装修,并且想邀请谢丽尔女士给我们公司拍一个新型装修材料的广告。酬劳好说,不知道谢丽尔小姐是否愿意。”戴尔诚意十足地说道。

    这番话一出口,在场的人直接都懵了。

    刚刚还说,不用谢丽尔和阿勒代斯出钱,让家就恢复成原来一样。这下可好,真不用二人出钱,马上就有人主动找上门给装修,而且还是曼珠沙华这样的顶尖装饰公司。另外,还邀请谢丽尔拍广告,估计这钱也不能少给。家里的损失,估计马上就能挽回。

    谢丽尔当然不会拒绝这种好事,特别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她直接点头说道:“我当然愿意与贵公司合作。”

    “定金我们已经带来,不知道谢丽尔女生现在可否方便,咱们找个地方,谈一下合作细节。”戴尔又诚挚地说道。

    “师父,你看......”谢丽尔看向张禹,用生涩的国语说道。

    约翰布朗将他俩的对话,翻译给张禹。张禹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没有问题,你们就去后面商谈吧。”

    有了张禹的话,谢丽尔和丈夫马上邀请戴尔三人前往后面说话。

    待他们五个离开,张禹面带微笑的看着对面的天主教徒们。张禹并没有说话,但是刚刚发生的事,已经说明了一切。

    约翰布朗趁机说道:“诸位,不管你们信不信,刚刚我师父也说了,事实胜于雄辩。你们也看到了,三清观地方不大,这么多人,要是上香,就去殿里,要是没有别的什么事情,我们这里还有事。”

    天主教徒们互相看了看,眼下真的是无言以对。

    一切都是那样的邪门,一切都是那样的巧合。

    说好的七个预言,瞧现在这个意思,充其量算是兑现了两个。一个是莱沙球队输了比赛,一个是阿勒代斯和谢丽尔的家里着火。

    可看这个意思,阿勒代斯家里着火的事儿,好像也不算是惩罚。曼珠沙华这样的大公司主动上门给重新装修,还给了谢丽尔一个广告的单子,相当于还赚了一笔。

    来的时候,是杰克牵头,大伙属于跟着他来的。眼下杰克已经半死不活,显然是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打击,现在还瘫坐在地上,双眼无神,根本没有半点之前的神采。

    站在杰克旁边的天主教徒说道:“我们也没什么事了,这就回去了。杰克......咱们走吧......”

    说着,他弯腰搀扶杰克。又有个教徒帮忙,一并将杰克馋了起来,他们一起朝道观外走去。

    来的时候,他们可谓气势汹汹,扬言要拯救那些被蒙蔽的人。可是现在,就跟斗败的公鸡差不多,一个个都是灰溜溜的。

    天主教堂。

    静室之内,布雷德瓦一个人盘膝而坐,在他的面前,还放着一个小圆桌,桌上是一瓶红艳艳的葡萄酒。

    美酒倒入杯中,布雷德瓦细味的品尝。

    “当当当......”外面响起敲门的声音。

    “请进。”布雷德瓦说道。

    房门打开,鲁尼神父从外面走了进来,“听说你醒了,昨晚睡的好么。”

    “刚刚起来,睡的不错。找我有什么事吗?”布雷德瓦淡淡地说道。

    “本来想早点向你汇报,结果你没醒,我就没敢打扰。”鲁尼说着,来到布雷德瓦的桌子前。

    他没有坐下,看来是在等待布雷德瓦的示下。

    布雷德瓦做了个下压的手势,然后说道:“是什么紧要的事情吗?”

    鲁尼坐下说道:“也不算什么太紧要的事情,就是那个中了一百万的杰克,在第一堂礼拜之后,带着教徒们去了三清观。看意思,是要教训一下那些人。”

    “呵呵呵呵......”布雷德瓦高兴地点了点头,说道:“这不是很好么......进展怎么样?”

    “他们还没有回来,暂时没有消息......”鲁尼说道。

    “很多时候,不仅仅要靠之后,更是要靠人的力量。人数越多,力量越大......我相信,经过这一闹,三清观在这里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到时候,估计都不用我出手,他们就滚蛋了......哈哈哈哈......”说到最后,布雷德瓦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

    “铃铃铃......”这时,鲁尼神父怀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忙掏出手机一瞧,是汤姆打过来的电话。

    鲁尼笑道:“看来是有消息了。”

    他跟着接听,说道:“汤姆,什么事?”

    “神父,杰克他们从三清观走了。”电话里响起汤姆的声音。

    “情况怎么样?三清观的人,是不是被折腾的够呛?”鲁尼得意地问道。

    “没被折腾的够呛,倒是杰克......差点没死了,走的时候,都是被架出去的......”汤姆说道。

    “啊?”鲁尼一惊,连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打起来了?”

    “不是打起来了,是杰克从百万富翁一下子变成原先的样子了。”汤姆说道。

    “怎么会这样?”鲁尼诧道。

    “是因为他老婆去伯明翰买车,结果撞了一辆宾利,要给人家赔钱......”汤姆如实将当时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鲁尼听了,也傻了眼,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那个张真人的话,全都应验了......”汤姆跟着将三清观内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讲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