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44章 回来了
    “赵华,师父这都进去有一会了,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别墅外的众人自张禹进去之后,就在原地翘首以待。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艾露高,明显有点不耐烦了,忍不住这般问道。

    赵华哪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说道:“我也不明白。”

    “那你问问啊,肯定有明白的。”艾露高又道。

    “我问问......”张禹跟着用国语说道:“诸位师伯,师公也进去半天了,具体是怎么情况,你们知道吗?”

    张清风马上得意地说道:“这还不简单么,不难确定,这里肯定是一个阵法,有人藉此吸走了阿勒代斯的财运,估计还有爱情运......不过放心好了,师父一定能够把阵法给破掉的......到那个时候,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赵华如实翻译,艾露高一听说最后的那句话,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那、那我和阿勒代斯......他已经答应我了......”

    “这个......”赵华可不敢回答她,只好照例翻译。

    其他的人听了这话,同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倒是阿勒代斯说道:“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兑现承诺的!”

    小丫头张银玲有些不耐烦了,她的心是向着谢丽尔的,眼瞧着阿勒代斯又握住艾露高的手,她又是替谢丽尔着急起来。

    “我进去瞧瞧。”张银玲说着,直接朝里面走去。

    张清风等人不敢拦她,朱酒真连忙说道:“三妹,二弟说他一个人进去就行,你还是不要进去打扰他。”

    “这都进去多久了,我等不及了!”张银玲大声说道。

    “也就......十五分钟......”一边的张清风冒出来一句。

    “十五分钟......”张银玲迟疑了一下,好像时间是不长,但她跟着撇嘴说道:“对于张禹来说,正常有五分钟就够了,现在用了十五分钟,怕是里面有什么问题,我进去帮帮他,你们在这等着好了!”

    这丫头也会找借口,快步就朝别墅门口走去。

    刚到门前,就看到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张银玲愣了一下,随即认出来人,不是张禹又是何人。

    她急切地问道:“怎么样了?你怎么进去那么长时间?”

    “很久了......”张禹耸了耸肩膀,脸上露着微笑。

    他继续朝门外走去,张银玲从台阶上跳了回来,而张禹的目光,则是落在阿勒代斯的身上。

    只见前面的阿勒代斯,头顶的气运已经发生变化。淡淡的财运,现在变得浓郁,原本的亮粉色桃花运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正粉色的爱情运。

    看到这个,张禹松了口气。

    就在刚刚,张禹找到那个双色十字架的之后,看出这上面带着阵法,是一个邪门的法器。对于这种法器,只要给毁掉,一切就会回归正常。

    以张禹的本事,毁掉这个还不容易么,当场就给毁掉。

    他现在出来,就是要查看一下阿勒代斯的情况。

    正如自己所料,阿勒代斯恢复正常了。但是,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便是站在阿勒代斯旁边的艾露高。在艾露高的头顶,仍然有正粉色的爱情运,丝毫没有潇洒。张禹知道,这是姻缘到来的征兆。

    可张禹没有说话,信步向前,朝面包车走去。

    车上只有苑小小和昏迷未省的谢丽尔,张禹探身进了面包车,朝谢丽尔那里看去。

    再看谢丽尔头顶的气运,也已经恢复正常,不见了的爱情运再次出现,变成了正粉色。淡淡的财运,也变得浓郁。恰好和阿勒代斯的相符。

    通常来说,两口子都是一荣俱荣,在气运方面是相连的。就好像张禹曾经看杨颖的气运,他俩的也是相连。

    张禹琢磨了一下,说道:“小小,你先下车。”

    “是,师父。”苑小小马上下车。

    张禹也从车里下来,然后看向阿勒代斯,说道:“阿勒代斯,你过来一下。”

    阿勒代斯、张银玲的目光都是跟着张禹而来。眼下张禹的话,阿勒代斯能听出来,是在招呼他。

    阿勒代斯走到张禹身前,说道:“师父,什么事?”

    张禹指了指车内,说道:“你进去将谢丽尔招呼醒。”

    “我?”阿勒代斯愣了一下。

    “你不是要跟她去离婚吗?不招呼醒她,怎么离。”张禹说道。

    赵华凑过了,翻译了张禹的话。

    “也是哈......”阿勒代斯点了点头,钻进了车内。

    阿勒代斯一上车,就看到谢丽尔躺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

    他走了过去,此刻的谢丽尔无比狼狈,秀发散乱,穿着睡衣,脚上的拖鞋在地上,露出一双脏兮兮的教。在谢丽尔的脸上,也满是泪痕。看在眼里,阿勒代斯不由得心头一痛。

    一瞬间,他不由得想起二人的往事。作为一个拳击手,阿勒代斯以前并不出名,赚的钱也不多,相较之下,谢丽尔反而比他有名气,而且赚的钱也比他多。

    拳击手是一个开销很大的职业,请教练,雇助手,都是需要钱的。另外营养的费用也不低。阿勒代斯的出场费才多少,不得已之下,甚至还要干点liumang的勾当,比如说帮着弗朗收回三清观。

    家里的开销,几乎都是谢丽尔出的,阿勒代斯赚的钱,基本上都用到了自己的身上。但谢丽尔并没有因此瞧不起他,一直对他很好。

    自己不过是因为张禹的提携,刚刚打出点名气,若不是击败了梅威瑟,艾露高认识他老几。

    “其实就是个误会......我......我是不是过份了......”阿勒代斯在心中嘀咕起来。

    也就这时,躺在座位上的谢丽尔,缓缓地睁开眼睛。

    才一睁眼,她不由得先揉了揉脑袋,跟着才看到阿勒代斯站在身边。

    谢丽尔有些无力地说道:“阿勒代斯......”

    阿勒代斯正想心事呢,听了妻子的话,这才反应过来。

    “你醒了。”阿勒代斯不自觉地柔声说道。

    “醒了......”谢丽尔的双臂缓缓地撑起身子,阿勒代斯下意识地伸出胳膊,扶住她的肩膀。

    “这是哪啊......”谢丽尔有点迷茫,“怎么在车里......我怎么睡在这......”

    前天晚上到现在,也就是因为被张禹打昏了,她才睡了一觉。其他的时间,根本就没合眼。

    阿勒代斯也不知该怎么说,总不能说,是被张禹给打昏的吧。

    谢丽尔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是又道:“我好像做了个梦,梦到咱俩要去离婚......”

    她的声音,楚楚可怜。

    阿勒代斯的心头又是一痛,有心说这不是梦,却开不了口。

    谢丽尔抓住阿勒代斯的胳膊,轻轻地将丈夫拉到身边坐下。她跟着靠到阿勒代斯的身上,抱住阿勒代斯,轻启朱唇,满是真情地说道:“那个梦好吓人......我不要和你离婚......我这辈子都要和你在一起......”

    “谢丽尔......”谢丽尔的话,又一次刺痛阿勒代斯,他的眸子中,不自觉地淌出眼泪。

    谢丽尔正抱着他,看着他,见到阿勒代斯落泪,她不解地小声说道:“你怎么哭了?”

    “没什么......没什么......”阿勒代斯连忙柔声说道:“就是一个梦......谢丽尔,我也不要和你离婚......我也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两口子就是这样,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斗气,最后才令矛盾扩大。如果有一方先妥协,一切就会水到渠成。

    再说外面。

    阿勒代斯上车之后,张禹就向前一挥手,说道:“咱们过去说话。”

    众人都是糊涂,不明白张禹这是什么意思。艾露高有些欣喜,毕竟她是女人,在爱上一个人之后,一定是要跟这个人在一起的。

    可是,张银玲急了,待张禹过来,就直接跳脚叫道:“张禹,你这算是什么意思?让阿勒代斯招呼谢丽尔起来离婚,你干的这是什么事儿?”

    张禹摊开双手,只是一笑,说道:“你别着急,等着就好。”

    “等着......你还让我等......这都等多长时间了......”小丫头不满地说道。

    “几分钟就好。”张禹自信地说道。

    看到张禹自信的模样,张银玲越发的诧异,实在不明白,张禹到底是什么心思。

    他们站在别墅的院中,其实也没说话,大家伙的眼睛都看着面包车,不知道现在里面会发生什么。

    随着阿勒代斯进去的时间越来越长,众人都纳闷起来。先前两个人不可开交,要死要活的,怎么阿勒代斯这次进去了那么久,也没听到争吵的声音。他俩这么久,在里面说什么呢?

    艾露高明显担心起来,她两步抢到张禹的身边,紧张地说道:“师父......不会出什么事吧......”

    赵华就在张禹身边,直接翻译。张禹明白她的心思,温和地说道:“艾露高,我之前说过,会给阿勒代斯和谢丽尔一个交代。同样,你也是我的徒弟,我不会厚此薄彼,也会给你一个交代。”

    听了翻译,艾露高心头一紧,又是紧张地说道:“你、你的意思是......他俩不会离婚了......”

    “等他俩出来,一切也就明白了。”张禹说道。

    说话间,众人看到,车内走出一人,正是身材高大的阿勒代斯。

    紧接着,他伸手扶出一人,自然是谢丽尔。

    见二人出来,又显得如此亲密,众人再次一愣,这丝毫没有半点要离婚的架势。

    张禹直接朝二人走去,其他的人也要跟上,不过张禹马上抬手,做出一个禁止向前的手势,然后说了一句,“赵华,你跟我过来。”

    众人停下脚步,只有张禹和赵华来到二人的面前。

    “怎么样了?”张禹平和地问道。

    赵华翻译之后,阿勒代斯说道:“师父,我和谢丽尔已经说清楚了,我们俩......不离婚了......”

    “谢谢师父......我们不离婚了......”谢丽尔真切地说道。

    二人在车里,聊了很多。阿勒代斯也不能说,那真是一个梦,家里的房子都烧没了,说是做梦,那不是骗傻子么。

    于是,阿勒代斯就把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谢丽尔自然也反应过来,这都不是梦。听说是家里被人算计,才发生了这种事,谢丽尔清楚,这事不能去怪丈夫。

    赵华又行翻译,张禹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咱们先回道观。有什么事,回去再说。谢丽尔应该也饿了。”

    “是,师父。”“是,师父。”

    当下,众人大家伙分头上车,张禹没有和阿勒代斯和谢丽尔坐一辆车,也没有让艾露高和二人坐一辆车,只是让其他人上了这辆车。

    他专门和艾露高坐到一辆车上,还只让赵华一个人跟随。

    阿勒代斯和谢丽尔不离婚了,艾露高的脸上,难免尽是委屈。张禹单独和她坐一辆车,目的也是要安慰她。

    除了安慰,张禹再次郑重地告诉她,一定会给她一个交代。

    艾露高不知道这个交代会是什么,现在问了,也是无果。

    伯明翰市。

    一辆崭新的兰博基尼之上,坐车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司机。这辆兰博基尼都没上牌子,可见是刚刚提车。英吉利是全世界兰博基尼售价最便宜的过来,只需要二十万镑,就能拿下一辆高端的兰博基尼。开车的女司机,如果在莱沙镇,镇上的人大多认识她,那就是杰克的妻子露丝。

    杰克刚刚买**彩中了一百万镑,对于这种天上掉下来的钱,露丝当然不会吝啬,昨天下午就去了伯明翰,今天一早就提了一辆兰博基尼。

    现在是百万富翁,英吉利人没有什么存钱的爱好,有钱就是用来花。

    露丝开着车,前往保险公司,这是要去给车买保险。

    开着兰博基尼,露丝的心里美滋滋的,一路都在寻思,等回到镇上,一定会羡煞无数人。

    她幻想着旁人的恭维之词,开车的时候走了神。蓦地里,在走过一条十字路口的时候,明明是红灯,她竟然开了过去。

    另外路口的车也是不多,要不然的话,露丝还能及时发现闯红灯了。蓦地里,一辆宾利风驰电掣而来,旋即就是“哐”地一声,宾利的车头结结实实地撞到兰博基尼的车尾之上。

    兰博基尼登时在路上转了圈,宾利就惨了点,直奔前面的路灯杆子去了。

    “哐!”

    这辆宾利乃是传说中的宾利雅致,在英吉利售价七十万镑,此刻撞的不说是稀巴烂吧,却也是没了车样。